“事以至此,多说什么都没有用。く星狐族的人留下,其他的人抓紧时间把这边的情况。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已经生,以后估计雷森还会送人来,所以大家要有准备,多想想办法,比在这里无用的火强。”龙族的长老一脸的阴郁的说道。

    新来的星兽感到不可思议,现实总是残酷的,他们想的和见到的是两种情景,这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他们来之前把一切都想像的很美好,没有做好应对恶劣情况的思想准备。好吧,现在让他们接受现在的状况,确实,他们没法接受啊。

    这怎么可能呢,好像说的和在那边听到的是两码事,新来的星兽很想吼一嗓子,在知道了星兽现在在这边住的地族很拥挤的时候,而且前一段时间刚打了一场败仗,若不是后来出现了转机,说不定早到的星兽早就死绝了!

    震撼!悲伤!一切的热血和热情到最后只换来的是深深的失望和恐惧。负责接待他们的星兽也苦笑,谁都不愿意事情是这种样子,但是没有办法啊,他们也不想打败仗,可是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他们只能接受战败的结局。

    早来的星兽并没有和新来的星兽说明,现在星兽暂时免于破败和灭亡,功劳是雷森的,是那个让所有星兽都不爽的人类,是他救了这些星兽。

    龙族的长老把星狐族的人留下,其他的星兽离开后,龙族的老老愣了一会,又让无关的星狐族人离开,最后,他只留下了星狐族的个长老,一女两男。

    “留下你们,你们也都不要再有保留,都说说吧,接下来我们星兽一族该如何应对!”龙族长老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我们先前的判断出错了,雷森并没有停止向我们这边输送我们的人。我想,下一步,用不了多久,合相族就会大批的送过来。真要送过来,以我们目前占据的星域根本就无法安排,现在我想听一听各位的好办法。”

    现在的好办法,能有什么好办法?显然的,个星狐族的长老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在他们看来,无非就两条,一条是找到雷森,好好的谈一谈,让雷森停止这种给星兽增加麻烦和压力的行为。还有一种就是和翅目族拼了,拼命的扩大星域,只有战领了更多的星球,才有地方安置合相族,也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前一条很难,后一种选择对于目前的星兽来说无疑于就是自杀,和翅目族开战,他们已经知道这种想法很危险了。

    龙族长老似乎知道了这个星狐的想法,说道:“找到雷森不太现实,雷森不想见到我们,我们就找不到他。各位不要忘了,我们在这里根本就无法联系上他,更不用说怎么样去说服他了。还有我知道你们都有和翅目族决战的想法。这个想法我也有,但是我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只要选择了就是死路一条,是加我们星兽一族灭亡的过程。”

    个星狐族的长老沉默着,这个时候他们能说什么,做为星兽族群很聪明的星狐一族来说,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有些晚了。

    他们不该跑到这边来,如果他们知道会是这种后果,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离开盘龙王朝原本属于他们的地方。都是野心惹得祸,如果他们当时没有什么野心,直接归顺了雷森,也不会有今天的结局。一切只能说是他们自取的。

    现在让他们有些难受的时,雷森并没有强迫他们过来,一切都是他们自愿的,甚至他们星兽族在最后关头投靠雷森,雷森也都大度的接受了。

    龙族长老见个星狐族的长老不说话,马上就爆了,“你们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说话,是觉得我们星兽完全没有前途了吗》还是说你们对我有保留,不愿意相信我?”

    个星狐族的长老被龙族长老这么一说,倒是无奈了,龙族长老这是把怒火转移到他们星狐族的头上啊,他们要是不说,还人承受龙族长老更多的愤怒。

    人那位一直和龙族长老配合很好的长老马上开口道:“长老息怒。这件事情我们是想得简单了,没想到雷森根本就没有把我们这边生的事情当回事,还给我们送人,其目的很明显,他是要逼我们去的翅目族战斗。只有战斗,只有胜利,我们才能得到更多的星球来安置即将到来的合相族。如果我们拖着,这一次被雷森送进来的人,多半会生出埋怨的心里,必竟把他们从一个安逸的环境弄出来,还随时有可能被杀掉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动暴动,让我们无法应对?这是一件必须要重视的事情。”

    龙族长老冷冷的说道:“你继续说!有什么说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不比往日,我们整个星兽一族必须劲朝一处使,心往一处想,如果再向以前那样各打小九九,我们要么停滞,要么倒退,到时候我们想后悔就晚了。所以,这一次危机必须要亲励亲为,不要让我抓住应付了事的证据,否则在这个节骨眼,谁出了错,我会第一个要他的性命。”

    龙族长老狠,星狐族的位长老背后直冒凉气。他们都知道,所谓的星兽一族龙族是天然的皇者,光是这些龙族的天赋龙吼和龙吟,就够和他们这些星兽不敢起逆乱之心了。

    龙族长老显然知道自己把火气泄在个星狐族半仙身上没有道理,他缓了口气,说道:“当然,这件事情不是你们星狐族的主要责任,这一次是我们整个星兽族的劫难,要说责任我们整个星狐族都有。你们星狐一族以智谋见长,我现在需要你们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当下我们该什么做才能让我们星兽一族过得好一些?”

    见龙族长老都这样问了,星狐星的个半仙想了一会,那个女的半仙便道:“我认为,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一是拖住翅目族,同时遍布人们的眼线和耳目在我们占据的星域各处,一旦现雷森的踪影,立即好言好语的留下他,希望他能给机会,让我们面对对和他好好的谈一谈。现在局势很明显,我们星兽一族要在翅目族的嘴夺下一口肉来,单靠我们自己的实力肯定不行了,就是有合相族加入,在强大的翅目族面前,我们也没有多大的胜算。除非我们能有一个和雷森一样能自由往来翅目族各个地方的人。我知道,这不可能。”

    龙族长老没有表态,只是做了一个手势,让女半仙继续。女半仙接着说道:“刚才是我说的第一点,第二点就是,我们在寻找雷森的同时,要做好再次和翅目族开战的准备。雷森的态度很明确了,反复的送我们的族人过来,就是告诉我们,他对我们停战很不满意,但是他也不会给我们找借口的机会。他送我们的族人过来,一批接一批,最重要的就是要告诉我们,他要我们和翅目族开战,既然我们放弃了跟随他的机会,说不定在他的眼我们这些昨兽就是大逆不道,我们的死活和他就没有关系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像,我想,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必须和翅目族再次撕破脸了,不打一次,给我们的星兽和合相族打下一个能生活展下去的星域,马上蜂拥而来的合相族就会把我们压垮!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龙族长老不置可否,“其他的呢,你们还有谁想说。大胆的说,现在我们必须冷静下来,前一段时间我们有些飘了,看不起翅目族,看不起雷森,觉得我们星兽是所有生灵最完美的生物,现在,我们才现,我们根本就不算什么。想来到这里,雷森几乎没有为难我们就让我们走了。这一点可以看出,在雷森那里,我们真的就不算什么。”

    龙族长老突然不说了,脸色有些疲倦。那位女半仙又道:“我目前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其实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和雷森为敌……”

    这一场四人之间的对话外人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很多人都清楚这是到了很危急的时候,龙族的长老这是要向星狐一族问计了。他们都希望星狐一族能想出一个好的点子,帮助星兽一族度过眼前面难关。

    雷森不知道他送最后一批的星兽会惹出这些事情。他还不知道,他最后这几次送人,让整人星兽族感到压力大。同时又有很多星兽又有些愤怒,好你一个雷森,我们星兽一族多留在你们那边一天,那是我匀星兽一族看得起你的表现。你不但不接,还敢像扔垃圾似的把我们这些亲人全都扔了过来。一点也没有给我们星兽一族面子的意思。

    他就是知道也不会在意,自从他有了利用星兽一族的心思后,这些星兽他就没有打算他们回去,死是他们的不幸,生是他们的悲哀,雷森也要用这么一件事情告诉所有人,别背叛,背叛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雷森正在督造送合相族的运输工具,眼见着工具差不多了,便命令天机仙翁他们人,命令他们开始了。

    合相族确实感觉某些事要生了,该来的总是要来。躲是躲不掉的。这边宇宙的历史有多长时间雷森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活着是最后不过,也是一件很美丽的事情,如果你不珍惜,自然就有什么接。但是合相族突然就明白了,跟着星兽去一个很陌生很陌生的地方去,而且还有可能是九死一生,他们想要的也许根本就得不到。

    合相族一时之间有不少人突然就不想走了。天机仙翁可不会管这些事情,他找到那些半仙宣布了雷森决定,并当场点了一个半仙的名,告诉他,现在就要跟着他们走,送他们去那些星兽的地方。被点名的半仙脸色有些白,他知道这次一去,也许就是死亡。这位半仙突然间就有些留恋起他生长过的这个宇宙来,他深吸一口气,对天机仙翁道:“我能再回去看一看生我养我的星球吧,就看一眼。”

    天机仙翁心好笑,这算是什么要求,一个半仙,临走时突然某种很高尚的情绪大爆,要弄一些记记的,最后再看一眼他熟悉的地方吗?这个要求确实很小,而且还带着人情味,让人不好拒绝。不过,天机仙翁脸一板,“没有时间了。你们之前的星兽可没有这种要求,你们也不行。这是规定,你们必须遵守,如果不遵守,很抱歉,各位,你们真的搞不不清楚你们想要什么,以为跟随那些离开的得兽就有一个好的结果,那你们就去争取,我们这里你们已经不是我们的人了。好了,祝你们好运!”

    飞车飞到指定的地点,雷森就等在他里,他把飞车带进空间,再次出现在星兽的星域,扔出飞车后,天机仙翁出来,打探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见没有敌情的埋伏,松了口气。对于这边的翅目族,修炼了狗屁神族给的功法外,几乎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只是,这也只是应付不过来巴,。

    接着就就其他的半仙了。一个个送了过去。

    当所有合相族的半仙出现在龙族的半仙后,所有的星兽再次开了一个会,没有办法,从合相族的嘴得知,马上就会有大批的合相族给扔过来,现在大家没有多少时间了。

    怎么办!现在是现场所有人的心思!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留在盘龙王朝不要太舒服好不好?没有对比就不知道落差,没有对比就没有感到英明。

    龙族老老还是那一句话,“大家都说说!”话语里包含了许多的焦虑和无奈。

    还有什么好说的。知情的都十分沮丧,他们派出去盯着雷森的人,几乎都没有现雷森的出现,大部分都是那合相族的半仙直接找到他们,让他带路来到星兽族的大本营。偶尔有人现,也都是被雷森身边的位半仙直接出手禁锢了,根本就不能出声。雷森这是一点机会也不给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