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说话,龙族长老现,他开这种会越来越压抑。压抑到没有人想说些什么了。大家都有一股颓废的感觉,也许是他们觉得他们想得再多,没有用处吧。

    大家都认命了。龙族的长老觉得他都快认命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只能打下去,和翅目族继续开战,抢夺更多的星域。

    见没有人说话,龙族长老脸阴冷下来,紧紧的握了一下拳头,“既然没有选择,那就战吧。战吧!”

    这难道就是是雷森想看到了?龙族的长老能肯定,这就是雷森想要的,想要他们星兽作马前卒,去和翅目族拼死一搏!到底还是如了雷森的意思!雷森实在是太狠了,一步步逼着他们按照他的心意行事。不给他们留一点喘气的机会。

    龙族的长老现在心里面没有了自信,有和只是悲凉,到底他们这些星兽在雷森的眼算什么?是抛弃了雷森,还是被雷森抛弃了?他们满怀信心到这里来,到头来,只是做炮灰的命运,这一点让人很难接受。

    现在,龙族长老只是希望他们星兽和雷森之间有一点情份可讲,雷森会看在这一点情份的份上不把他们星兽一族朝死地上逼。

    龙族长老的话让下面的人心一紧,大家都是聪明人,明白眼下的局势,明明的,他们这些想要自立,想要脱离雷森的掌控星兽现在陷入一个死局。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这这些星兽都是弃子,是雷森放弃的一群人,除了在这里和翅目族拼命,他们别无选择。

    有的星兽不死心,问道:“我们难道就不能和翅目族好好的谈一谈,我们在这里不和他们打了,让他们让出一些星域给我们生活。”

    天真!可笑!龙族长老悲凉的笑了一声,“就是我们星兽族和合相族在面临突然而来的人类时,我们不也是不同意吗,还是和人类打了很多场,眼前了打不过后才退却的,才去和人类签下和平共处的协议。别忘了,这还是有人类大能提前安抚的情况了生的。我们在这里,别说安抚翅目族了,从一开始我们就气势高炽,完全没有把翅目族放在眼,只要占领了星球,往往把星球上的翅目族杀光砍尽,早就和翅目族结下死仇了。”

    星狐族的长老插话道:“我们会和翅目族谈,替我们族群争取一些东西。但是我要提前声明,希望不大。如果谁觉得有把握可以现在说出来,代表我们星狐一族,我们星狐一族绝无二话,让出谈判的位置。”

    星狐族的长老还记得上次被人摆了一道的事情,借此机会拿出来说事。马上有星兽干笑道:“星狐族智力群,为我们星兽这个群体供献颇大,我看啊,谈判的事情星狐一族是最合适的,不会有人异议。星狐族不要多虑。”

    在场所有的星兽都被一片愁云笼罩住,没有哪一个再有心情和心力去搞内斗了。龙族长老已经说了要战,战事一起,他们有几个星活得下来还是未知数,谁还有心情这里搞内斗?有那份精力不如想着接下来的战斗该怎么样才能不死的好!

    星狐族的长老冷笑,“我记得,有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怀疑我们星狐族出卖我们星兽一族的利益,为了我们星兽好,也为了我们星狐一族的清白,我看啊,这次的谈判我们星狐族还是避嫌得好。这次谈判我们不准备参加了,全力备战!”

    龙族长老看着星狐一族的长老,十分的不悦,这个星狐族长老想干什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搞这一出,没看出来现在是星兽一族生死存亡的关头吗?

    星狐一族的长老面容恢复平淡,“我说的是认真的。现在谈判虽然能拖,但是对我们星兽一族来说意义不大,还不如全力备战,争取来个一战而胜。虽然胜利很难,但是我们没有退路,雷森绝对不可能把我们再接回去,翅目族也不会给我们那个机会。我们现在唯有奋力一搏,也许还能搏出一线生机来。如果是这样,谈判谁去谈都一样,我们要的不是结果,是时间。请大家考虑,星狐一族和所有的星兽族群一样,别无所求,也别无退路。”

    有星兽突然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我现在才现星蚁一族很幸运。在最后关头因为出了意外,转而投靠了雷森,反而能活得下去。”

    众人无语,这位星兽提这件事情干嘛?星蚁一族不来,还不是他们设计的,用星蚁一族度探雷森的态度,结果大家见势不妙,马上就舍弃了星蚁一族。无语的同时,这些人又纷纷的叹息,为什么星蚁一族不是他们的同族,如果是,现在也不用坐在这里眉头紧皱,长吁短叹的,担心死亡了。

    龙族的面皮抽了抽,他们大都后悔当初不智,但是一切都晚了。这个时候还有人拿过往的错事说事,实在可恶,但是他们又转念一想,如果那些星蚁们知道他们现在的境况,一定会是欣喜不已吧,庆幸他们当初被暗算的对了!

    龙放长老马上说道:“好,既然星狐一族有这等打算,我成全他们,星狐一族可以放弃这一次的谈判,另派他族接手。就这样吧,散了!”

    星兽不可能就这样被动的坐以待毙。龙族的长老眼睛冒火,他暗暗的下定决心,就是灭亡了,也要打出血性来,让翅目族知道星兽一族的可怕与疯狂。

    转念一想,龙族的长老又觉得,这也许正是雷森想要的,这使他又感到很难受,好像雷森从引起他们星兽注意的时候,就给他们星兽下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把他们网在大网里,让他们不得动弹,甚至拖着他们一步步走到绝境。

    翅目族对于星兽又忽然的把星狐族撤走,换上亲的谈判人员感到不解,上一次是他们有意为之,趁着星兽撤换谈判人员,麻痹了星兽,然后突然动袭击。这一次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星兽有什么阴谋不成?

    翅目族的长老会得到汇报,很快的合计一下,看不出这其有什么阴谋,这场战争因为星兽来的突然,翅目族想在星兽族内职安插内奸都没有时间,根本就不知道星兽那边这是什么意思,只能靠猜!猜了半天,他们也猜不出星兽族是在卖什么药。

    最终,长老们给前面谈判人员下达了命令,注意观察和刺探,看看能不能从挖掘出有用的消息。如果不能,对星兽一族提出的各种条件小心处理,不要给变化不定的星兽以空子可钻,如果没有恶魔在背后盯着他们,他们真想把这群讨厌的家伙马上人道毁灭,一个也不留,实在是太可恨了!也太让人讨厌了!

    调酒师很郁闷,上一次恶魔突然出现,他向上面示警,结果被忽视,以至于长老会的那帮权力极大的长老们迁怒于他,见们都是冷冰冰的。调酒师觉得这不怪他,他该做的都做了,是长老们不信,他也没办法。你们不信,结果不幸被我言,你们到现在怪我,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这是你们的错,你们还想怎么样?

    牢骚的话调酒师只能自己私下里想想,但绝对不能说出口。这些日子,调酒师一直很低调,不和自己的师傅联系,也不和自己那些师兄弟联系,长老会他更是一次也不去。他想好了,恶魔出不出现,该做什么,他尽量的不去操心了,如果恶魔出现,有什么话向他说,他就向上传达,当一个传声筒就行了,不加自己的主观判断。

    那个替调酒师拿下酒吧和一些产业的师兄过来找调酒师喝酒,顺带的问他一些关于恶魔的情况。调酒师对这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师兄很尊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他对恶魔的印象一一的和师兄说了。

    师兄眨了眨眼睛,“这么说,恶魔并不是真的嗜杀成性,他只是报复,报复我们这几个被神族奴役的种族当年对他所在的种族属杀的仇了?”

    调酒师点头,“从我个人来看,就是这样。当年我们对他那个宇宙破坏的太大了,几乎是灭族,所以他才给不依不饶,对我们翅目族一直紧咬着不放。”

    师兄说:“这个恶魔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如果有机会我很想会会他。看看他到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当然,如果能杀死他就更好了!”

    调酒师倒了一杯酒,放在师兄面前,“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我感觉他很危险,从一开始他挑明他的身份,我就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除了我所见过的半仙级的族人前辈,在其他人身上没有感觉到。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实力,但是我能保证,他在某方面绝对有让半仙头疼的实力,一般的半仙也许拿他没有办法。”

    师兄说:“我知道,他有穿梭宇宙时空的本领,只要给他很短的时间,他就能遁走,遁到另一个空间里去,让我们找不到他。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本领,他能随时来杀我们的人,但我们却无法找到他。我现在对他所属的那个族群很感兴趣,他的族群是不是有一批人都有这种本领,如果是,不但是我们,就连刀臂族和万古族都会陷入恶梦当。”

    调酒师仔细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如果如你所说,我们这边现在不应该只有一个恶魔,应该是恶魔横行才是,到目前,我能确定,和我接触的只有一个。其实,要是想多了解,完全可以活捉一个星兽,审问一下有关恶魔的事情就行了。不用多想。”

    师兄一拍脑袋,“这倒是,我们好像没有人想到这个,我马上让他们活捉几个星兽来,抓紧审讯,尽量多了解一下恶魔,如果能知道恶魔生活的宇宙就更好,我们如果能找到到那个宇宙,面对恶魔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师兄说完,把酒喝完,说了一声好,起身走了。

    调酒师打心里有些厌倦这种生活,他收起师兄用过的酒杯,想了想,去自己几家酒吧去走一走,看一看各家的经营情况。

    有那个喜欢他的女人替他打理,酒吧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大笔的进帐,因为他的身份的原因,各方面都没有人找他的麻烦,这就给他的酒吧展带来了各种机会。那个和他生了关系的女人能力很好,趁此机会又收购了几家酒吧,扩大了酒吧事业。

    在各个酒吧转了一圈,调酒师来到他的私人造酒场,手里有了恶魔给他的配方,他现在酒场的产量不错,只是有一些酒需要时间的沉淀,他都放在地下酒窖里。他现在担心,他藏的那些酒,有没有机会拿出来给别人喝。

    摇了摇脑袋,他不去想这件事情,他现在要建一个葡萄种植园,建一个上规模的酒庄,把他的酿酒事业展下去。这是他的爱好。目前,他已经在准备这件事情了,在温度湿度降水都理想的地方选好了一大块地方,准备开始种植葡萄和建他心目的酒庄。

    现在的翅目族宇宙里,有上千个酒庄,葡萄酒庄有历史的也有不少。葡萄树苗是从恶魔的家乡移植过来并培育好的,早已经适应这边的环境。如果调酒师有钱,他会收购一个。只是调酒师目前虽然说过得不错,远远算不上有钱,一个稍好一些的葡萄酒庄就是把他卖了他也买不起,更不用说那些有名气,有历史底蕴的酒庄了。

    所以,调酒师只能自己从零开始。他这才去买了地,买了适合酿酒的葡萄树苗。

    有一种担忧始终让调酒师难以放下,恶魔随时会动手,现在恶魔也许没有那么大的毁灭力量,但是只要恶魔不死,早晚有一天恶魔会壮大到让所有翅目族胆寒,到那时,翅目族就会变成第二个双角族,被恶魔灭掉。

    在酒窖里,调酒师挨个看着藏酒标签,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没有战争,没有争斗,所有的生灵都和平相处多好。(。)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