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离开了。く我这个徒弟啊,爱好调酒制酒。人又热心,又很有自尊,上次的事情给他打击很大,又加上我听说有些人将罪过诿过于他,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他灰心了,离开这里,去营造他的红酒山庄去了。”回话的是调酒师的师父,回答的不紧不慢,似乎很支持调酒师的行为似的。问话的是另一位老人,听了这话,笑了笑,没有再作声。

    下面的长老们倒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上次的事情引得调酒师的师父不满了,刚才的话是对他们长老院的这些老人的诿过行为一种不满的表现。当然,这更像是一种警告。警告他们这些人,我火了,你们敢如此对待我的徒弟。

    “那就让他抓紧回来,上次的事情也不怪他,是我们大意了,没有判断出来。现在既然他能提前知晓,我们更需要他的经验。这种事恶性肿瘤不是斗气的时候。”另一个长人开口了。确实,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如果追究起业,长老会很定要背负责任。因为就是他们诿过于调酒师,才让调酒师不满的。、

    没有人接话,长老们不敢,生怕引起调酒师师父的怒火。上一次是他们做的不光彩,现在被人掀出来,他们无话可说,到了长老这个份上,面对的就量群翅目族最高的人,他们只能听着,私下里怎么样是另外一回事了。

    调酒师的师父过了一会才表态道:“好,通知他吧,让他回来。”

    调酒师接到命令,很不情愿的回来了。在会议上,别人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以眼光不到,实力不足为由推托了。

    大家都知道这是调酒师对上一次一事件的回应,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就不说了,你们让我来,我就带个耳朵来,把嘴巴封住。

    老人们的脸色马上就难看起来了,长老院的长老们心大怒却不敢表现出来,他们大部分是补上来的,知道上一拔长老是被血洗后他们才有机会的。他们怒调酒师不知高低,敢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这些权力极高的人上眼药。

    老人们不可能去逼调酒师表自己的看法,调酒师的师父脾气可不怎么好,前面的事情明显的是在欺负调酒师了,已经让调酒师的师父冒火了,现在要是再拿调酒师说事,难保调酒师的师傅不会爆。可是他们又不愿意重提旧事,长老们清洗过一批,添上的这一批大都和他们有关系,不可能再向上一次一样直接干掉了。

    “那就这样吧,大家都先回去。做好自己的事情。”一个老人开口了,结束了这一场有些让人不快的会议。

    调酒师走出来,长出了一口气,他在想星兽忽然开口要二十个星球是因为什么,是不想谈了,还是恶魔的意思,另有阴谋。

    一个长老走到调酒师身边,笑道:“上次的事情啊过去就过去了,没有是与非。已经生的事情就是分出是与非也没有用处了。只要是有关恶魔的事情,都是事突然,不给我们反应的时间,你和恶魔接触过,我们是真的想听听你的看法。”

    调酒师懒懒的说道:“对这件事情我真的没有什么看法。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怎么能回有想法。你说的对,事关恶魔都是突,我们根本就判断断不出他想做什么,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你上次……”

    “上次是意外。我只是瞎说的,长老会是正确的,如果因为我胡乱推测而有什么大的举动,到头来恶魔偏偏不动,所造成的影响不是我能承担得起的。”

    “呵呵!”长老笑起来,“这样说来,你心还是介意啊。上次你猜得正确,但是我们翅目族的星星众多,无人知道恶魔会在哪个星球上,什么时间出现。就是猜到了,我们也不可能提前有针对性的布置,猜对了也是无用。不过,能猜对,对于我们研究恶魔来说是很有帮助的。我们也知道。恶魔一天天壮大,对我们翅目族永远是个危胁。我希望你不要介意,能和恶魔接触的也只有你一个……”长老拍子拍调酒师的肩膀,走开了。

    调酒师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接返回他的红酒庄园,继续摆弄。

    这一天,调酒师乘坐飞车在庄园上空俯瞰,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感到极度的不安,他急忙让飞车下降,一个巨物突然出现砸在他的飞车上,飞车被砸成碎块掉落到地上。那个巨物只一现便消失了。

    调酒师遇袭,这件事情让调酒师的师父震怒。好在调酒师没有死,只是被打成重伤。经过调养还能恢复过来。

    一些老人纷纷去安抚调酒师的师父,向他保证这件事情一定会调查清楚。他们劝慰调酒师的师父不要动怒,调酒师没有死,这件事情还是先调查清楚的好。翅目族现在被恶魔搅得四处漏风,自己人就不要再折腾了。

    老人们要长老院拿出调查报告,没多久,长老院提交一份让人气笑的报告,长老院认为,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恶魔所为,与翅目族无涉。

    老人们不傻。看样子这些身处长老院的老们不甘心啊,拿出这分报告来,这是明目张胆的无视他们这些老人的权威,想把他们架空。这份报告被利索的打回去,老人们只会了一句话,“能不能干事,不能干事,下次恶魔再出现,去和恶魔近战去。”

    长老们又打了一份报告,他们一口咬定,这件事情他们无法调查,证据太少,他们们没有办法证明凶手是谁。但是从攻击的手段来看,很在可能是恶魔所为。长老们给出的理由和上一次差不多,调酒师是和恶魔唯一接触的人,说不定哪句话就把恶魔给得罪了,所以恶魔才会对调酒师动手。如果不是,也极有可能,恶魔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在向翅目族传达出一种信息,这种信息极可能很重要,当务之极是解读这种信息。

    这一次大多说的老人可就怒了,这长老会是赤果果的想要夺权啊,视他们这些老人为无物,根本不把他们这些老人放在眼,自行其事,更把他们的警告当成笑话。

    不得不说,长老会很强势,因为接照翅目族的规定,长老会是翅目族最高的管理机构,比它高的机构没有。老人们的存在与干涉是不合法的,让长老会的长老们觉得他们的权力没有保障了,他们如同被控制了的人偶,只是老们推到台前请人看的摆设。

    “这些人是没有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啊。好啊,有魄力,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有干劲,很惹人喜欢。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惹人嫌了。”一个老人嘿嘿嘿笑道。

    当天,一群老人突然出现在长老院,打杀掉近九成的长老,这是长老院第二次被血洗了。老人们这一次动手,没有再选什么长老,他们直接下全宇宙下达命令,依然用的是长老会的名头,但所有得到消息的人已经知道,这天又变了一次。

    雷森不知道变些事情,他仍然朝星兽这边扔成飞船的合相族族人。星兽,合相族布下的人马想向雷森传住,却无奈的现,人家只是很愉的把一艘艘飞船扔到这边,不管这边的人如何喊叫,如何的想引起他的注意,一概不理,丢下飞船,一闪身就没有了人影。

    “我们上次说的事情,你们翅目族考虑得怎么样了,给个确切的答案,行就行,不行就是不行,我们自己去取。”星兽族的谈判代表带着一股恼怒冲翅目族的代表吼道。

    “不要着急吧,我们正在研究你们提出的要求。这是大事,我们的长老正在研究这件事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如果影响较低,我们可能暂借给你们。好事多魔,别激动,坐,坐。”翅目族的代表这一次倒是冷静了,反过来安慰星兽族的代表。

    “我们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说没有用的话,如果行就行,如果不行,也是一句话,哪有这么多的说辞,你说说吧,别给老子玩这个,老子看着烦。”

    翅目族的代表仍然不紧不慢,“这种大事怎么能急得来,一件件去处理好处理,就是我们都答应了,也得有个过程,哪有这么快。呵呵,你们不要着急,我们可以向你们透露一件事情,我们长老会正在讨论这件事情,行与不行,等等看就行了。”

    “再有天,过是不候!”星兽的谈判代表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翅目族的代表互相看了一眼,“看出来什么没有?要星球好像不是作伪,他们是真想要,不是拿这件事情当幌子。抓紧时间上报吧,让上面头疼去。”

    龙族长老都快要愁坏了,这可怎么办,这两天雷森又朝这边扔了千万合相族,现在他们控制的星域真的是人满为患,兽满为患了。这不,这两日合相族和星兽之间已经生数不精的摩擦了,如果处理不好,真的要内斗起来。

    更让龙族长老担心的是,由于前一次的战斗,星兽一族的半仙大量的殒落,半仙数目还没有合相族的多,再想像以前那想压制合相族不可能了。这就是个隐患,如果是以前,他们可能用武力强行让新来的合相族老实下来,由于星兽的半仙多,他们不用担心合相族的反应,也不会在乎他们的反应。

    这回,他们敢不在乎?他们敢,合相族就敢和他们反目。现在,星兽的总数战损得厉害,肯定没有合相族的人数多了。普通对抗,星兽也不会占到什么便宜。

    谈判代表回来向他汇报谈判的情况,他感到很忧心,这是不是星兽的拖延啊,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有意的想把他们拖出火来,把内部不和拖到爆炸,不用星兽动手,让他们自己解决掉自己啊!

    “报告,合相族又现一批被送过来,人类过千万!”进来一个星兽向龙族长老汇报一个让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继续监视,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报告。”龙族长老整理了一下情绪,让来者下去,然后坐下来,眼睛慢慢的失神。

    合相族的半仙要爆了,他们来的族人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些星兽因为他们的到来开始不安起来,刚开始还好,最多是冷眼相看,现在已经动手了。这和他们一开始达成的协议不一样,简直是两回事。

    是星兽一族作主要到异宇宙打下一片基业的,是星兽一族拖着他们来的,是星兽一族保证合相族只要和他们并肩战斗,星兽一族永远是他们的好朋友。

    现在,一切都是扯淡,合相族现他们根本就是上当了,星兽一族把他们给诓来,不但不想着给他们解决困难,还阻止他们得到一些生存的资源,这是要把他人合相族朝死路上逼啊,这是想逼着他们动手。

    合相族的怒火后与怨恨纠结在一起,合相族的半仙脸都是阴沉的,在盘龙王朝的宇宙,他们面对着的是人类的危胁,不得不和星兽一族抱团取暖,但是到这里,星兽一族还想控制他们,把他们当成下属,这些半仙再也忍不住了。

    龙族长老正在盘算着事情,又接到通报,合相族的半仙集体来访。

    “该来的总会来。让他们进来吧。”龙族长老起来,拿出一张星域图,手在星域图上划拉着,眉头紧皱。

    合相族的半仙闯了进来,龙族长老抬头,“你们都来了,坐吧。你们不来,我也要去找你们了,现在这个样子,让我们实在是无法子了。低下的冲突和摩擦如果不控制好,用不多久就会爆出冲突,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龙族长老一拍星域图,“你们来看,我准备把现有的星域平分,我们星兽一半,你们合相族一半,这样,暂时能缓解一下。你们看怎么样?”

    龙族的长老先把话说出来,一下子堵住了这些合相族半仙的嘴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