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点,给他们一半的星球,呵呵,雷森正在把其他的合相族族人运送过来,一半的星球不够他们用,等他们住不下去了,而翅目族又不愿意给我们星球的话,他们会主动向翅目族起战争。  网你们说,是他们主动打的好,还是我们请求他们帮我们一起打翅目族的好?”

    这种帐谁都会算,当然是合相族主动更好了。请求过去,他们出工不出力,更麻烦。

    星狐一族的长老马上说道:“这样大家就理解了,我们也要多准备了。我个人感觉很不乐观,有很大的可能,我们要和翅目族再打一仗了,我们要仰靠合相族了。拿走了我们一半的星域,他们不出手也说不过去了。”

    “这就可以理解了吧?”龙族长老看着这些半仙,这些半仙可谓是百战余生,他不想失去他们,只能用合相族冲在前面了,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一次很有可能又要和翅目族开战了,而且会比上一次还惨。

    在一片赞同声,这些带着怒火带的半仙纷纷退去,理解了龙族长老的布局,他们必须马上把划给合相族的星球给腾出来,交给他们,安他们的心。

    星狐族的几位长老坐在一处脸上均是一片愁云淡雾,聪明的他们知道,很快他们又要面临一场战斗了,有很大的可能比上一次还要惨烈。

    “我们要做好准备了。上一次龙族护着我们,我们星狐一族的实力没有损失多少,再来一场战斗,我们不想上也得上了,虽然不至于顶在前面,但要向像上一次那样轻松没有可能了。唉,这是何苦来着?”女半仙叹道。

    女半仙对面的男半仙瞪了女半仙一眼,“说这个有什么用?别的族能说,唯有我们族不能说。不向雷森低头当时也是我们星狐一族力主的。这话以后不要说了。”

    女半仙不服气道:“什么叫不用说了,当时力主的是你们,我没有表意见。怎么,现在事情和你们想像的不一样,就把我也拉上?我的事情人你们都想替我做主?”

    男半仙哼了一声,“别忘了,你也是星狐一族的,虽然你是半仙,但是有些事情要服从我们星狐族的大局,而不是个人情绪主导。”

    女半仙嘲讽道:“哟,这话说的,大局,你所说的大局,就是把我们整个星兽从安全的地方送入死地。这个大局我还真是服了!”

    男半仙受不了女半仙的话,一瞪眼,“怎么说话呢你?什么叫死地?这是我们能想到的吗,我们不是神仙,想不到这种结局,我们只能结合当时的情况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这就是你说的最正确的选择?”女半仙脸上讥讽的笑容越来越大,“我还真服了!”

    “你……”男半仙气结,当时可是他力主跑到这边来的。他没有现女半仙的嘴会这么的利害,根本就不让他。但转念一想,也能理解了,女半仙的女儿战死,女半仙心没火不可能的,可是,在坐的哪一个半仙后代都有战死的,又不是你一个,别人都没有说什么,你一个女半仙,战力并不显眼的叭嗒叭嗒的说这么多干什么?

    “我看也是,当时我还犹豫着呢,就有些人逼上门来,说我是奴性十足,根本不配做星兽,更不配做星狐一族。这话说的我当时那个脸臊得啊,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坐在最末的半仙笑呵呵的说道,但谁都能听出来,他一肚子的怨气和怒火。

    男半仙忽然现他要再说会把更多的怒火激出来,这对他很不利,他很干脆的认错道:“各位,我知道各位对我和一些同族力主不向雷森低头有看法,我也知道我的选择是错了的,但是各位要知道,过去就是过去了,再纠结过去我们也回不去了,我们要做的只能是面对现实,各位要好好的想一想我们该怎么把眼下的难关给过去……”

    女半仙一点也不客气的打断男半仙的话,“话说的好听,我们都不是那些笨蛋,这难关过得去过不去,我们都知道,那些我们回不去,在这边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事情,最终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能逃得过一死的。还过去,骗小孩子呢!”

    女半仙的话说得很难听,男半仙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很想作,教训女半仙一次,但是他余光扫了一下,现最少有一半的半仙眼露出的是不满的目光。他心一叹,知道自己力主做的事情已经让很多人有看法了,他要是作了,不但讨不到便宜,很有可能会引起公愤,他理智的叹息一声,闭上了嘴吧。

    一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半仙,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呢,岁数比较大了,以前呢,我和人类修士颇有交情,还能从他们那里弄个仙桃来维持一下寿命,离开那边,对我来说就是断了后路,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我能活着的日子也有限了。我就说几句吧,当时你们做出决定,我没有说什么,不反对也不赞同,因为我知道我就是反对也没有用处,在那个时候人人都以大局,都以气节做理由,都很冲动啊。不会冷静的考虑一下得失,所以我说什么都不对,就随着你们过来了。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我们内讧的时候,想想办法吧,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替我们星狐一族保一丝血脉。雷森那边可是没有星狐族,别的族在这里都灭了,在雷森那边还有延续,我们族要是灭了,整个星狐族可就真的灭了,再也不存在。你们有精力折腾,眼下就把这件事折腾明白吧。别的事情不要找我,如果这件事情上有任何要我做的事情你们都可以来找我,我去做。”

    这位上了岁数的半仙说着站起来,朝外走去,“冲动是魔鬼啊!我们星狐一族在这件事情上判断失误,后果只能你们去想办法了。”

    老半仙走了,剩下几个半仙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同时心头又都一沉,老半仙不说,他们还真没有想到一个事实,雷森那边的星兽军透露出来的消息说明了星兽军是雷森手下全部的星兽,其根本就没有星狐一族。要是他们星狐族真的在这个宇宙灭亡了,星狐一族可就真的灭绝了。

    几个半仙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身边几位当初力主跑到这边打宇宙的半仙,目光的怒火能把这几个半仙给烧死。

    “我……”一个半仙脸色变了,变得很难看,星狐一族很聪明,但是自私的还很少,老半仙的话让这些半仙如坠冰洞,“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大,大家要是有什么办法赶紧说,我们星狐一族不能灭族。是我之前想差了,只要能弥补要我去死都行!”

    “是啊,我们也是想得简单地,忽略了雷森的警告,认为雷森能打下一个宇宙,就凭他那弱弱的能力行,我们星兽一族比他强万倍,我们当然也能行。是啊,是雷森话没有说清楚,才让我们做出这种错误的判断的,不能全怪我们。”

    面对这个半仙的狡辩,女半仙冷哼一声,“你的意思,要怪雷森,是他让我们星狐一族来的,我们不来,他逼着我们来?是这个意思吗?”

    那个半仙的声仙马上弱了很多,“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既然知道这边会是这种情况,在我我战斗不利时,就不应该再把我们后面的族人送过来,送过来就是送死,这个雷森是想着我们星狐一族死绝的。他,他,他不应该这样?”

    女半仙气笑了,“哪他应该怎么样?是你从产要离开,好像还和他那边特意强调,只要我们过来,雷森那边必须经最快的时间把我们放在那边的族人全部送过来。你们怕我们离开了,雷森对剩下的星兽打主意。现在好了,人家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你们反而去怪他,我就想不明白了,理都在你们嘴里面,这道理不是道理,是你们的排泄物!”

    “你,你,你放肆!”那个把责任朝雷森身上推的半仙受不了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着女半仙大声吼道,“就是怪雷森!就是怪他!你还是不是星狐族,你替谁说话!”

    女半仙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说的是公理,做错了还朝别人身上推,我和你这样的族人做到一块,我感到没脸。失陪了!”

    女半仙转身就走。剩下的半仙忽啦啦站起一大半,都用阴冷的目光瞪了那个手臂还没有放下的半仙一眼,丢下一声让人身子凉半截的冷哼,转身要走。

    其他的半仙一看不对,这是要散伙啊。这个节奏可不是他们想要的,在这个时候,可是散不起伙,散了,可就完了。

    “别,别,各位,坐下,坐下!有什么话咱说,你们看啊,咱们星狐一族确实是大意了,没有留下什么后苗在雷森那边,要是在这边给该死的翅目族给灭了,我们就是都死了,也没有脸去见那些先辈们了。咱们都冷静下来,好好的商议一下,好不好!”

    好言好语并没有留下这些要走的人,这些人也很快的离去,只留下四个目瞪口呆的半仙。当初就是这几个力主跑到这边来的。想当初,这几个在星狐一族可都是掌着大权的,只要他们决定了的,整个星狐族都会执行,今天这么一闹,他们知道他们要是再想做什么,除了自己直属的族群,其他的就别想支使得动了。

    也就是说,从现在起,星狐一族分裂了,而分裂的罪魁祸就是他们这几个。将来就是星狐一族能延续下去,他们也是星狐族的罪人。

    更让他们闹心的是,他们直系的族群对他们也有不满,都说是他们这些家伙昏了脑袋,把整个星狐族推进死地。这个罪人的冠帽他们已经戴在头上了。

    良久,他们的一个才开口道:“都坐下吧,已经这样了,我们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了。把事情朝雷森身上推,那只会让更多的族人反感,对我们更不利!”

    那个开口说雷森不是的半仙口吃的解释道:“不,不,不是!我,我……”

    “好了。你不要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是不想我们来背负这个责任。你的话对外族的人说可以,对我们星狐族说没有用处,当初雷森给出选择时,他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确了,是我们自大,才有的今天,这件事怪不到他头上。你要是再说,只能说我们一点担当没有,有功就揽,有过就推,只会越的激起别人的不满。”

    “我,我……”那个半仙越的口吃起来,脸皮儿起了热。

    “现在,我倒是很想把我们星狐一族和星蚁一族换换,最后的关头星蚁一族被雷森强行留下了。当时那么设计星蚁一族还是我们几个干的,没想到了,倒是让他们逃了一劫,把我们自己推到了死地,而我们还是带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来的,来这里送死!哈哈,想想可笑啊,我们很有智慧,什么都想着算计一下,这一回自己把自己算计到死地里来了。”

    “唉!说这些有什么用,都这样了,我们再说什什么都没用了!说吧,你们有没有给我们星狐一族保留血脉的办法,如果有,赶紧说出来……”

    “有倒是有,都是很难实现……”一个半仙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说,赶紧说出来,我们一起合计一下。我们已经是本族的罪人,能弥补一分就是一分,不能再错了。”

    “有两个办法,一是,尽快的找到雷森,求他把我们星狐一族带走一些回到那边去。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找,不是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他也不理,我想这一条很难达成。二是,投降,我们的一支投降翅目族,那样也许能保留一份血脉,但是凶险更大,凶险一是,翅目族有九层会让我们投降过去的反过头来和我们星兽战斗,二是,就是翅目族暂时的容下了投降过去的,事后,也不会容得下投降过去的那些星兽,该杀一样会杀……”(。)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