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有半仙不满道:“你这不是等于没说吗?雷森不可能带着我们族人回去,他送过来就不会带回去,就是回去,我们回去的那些族人也不会得到他的认同。合相族那边带来的最新的情报显示,我们星兽一族的星域已经大量移进人类了,大量有灵气的星球全部被接管,变成灵植种植星。驻守的有一部分是星兽,一部分是修士。好,就算是我们能找到雷森,求着他答应,回去以后,那些星兽也不会待见我们回去的族人,别忘了,那些星兽九成九都是雷森的兽仆,对雷森的忠诚是深入到灵魂当的,就是雷森愿谅了,他们也会把我们回去的族人当成敌人给杀掉。投降更不行,雷森要是知道了,他就有出手的理由,在翅目族各处大开杀戒,只要提杀掉我们投降过去的族人要求,翅目族绝对不会维护我们的人。”

    “这么说,我们星狐一族是没有活路了?”

    “只能在这里和翅目族拼到底了。没有别的选择了。也许拼到底我们还有一线生机,不拼,我们只能死。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们当初的选择选错了,怪不得别人。各位,这话我们自己反思说行了,出去千万不能说,就是别人说,也不能承认,否则,很容易招惹其他族的怒火,我们承受不起!”

    “明白!今天说了,以后我们自己也不要说了,准备战死吧。我回去准备一下。各位,告辞了!”一位半仙辞退,很快其他的半仙也离开了。

    同样的情影也发生在其他族群当,稍有差异的是时间早晚而已。

    龙族长老很快得到这些信息,脸色阴沉和可怕,出现这种事情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星兽已经开始分裂了。有一些人想让另外一些人承担责任。

    承担责任!龙族长老苦笑,要说最大的责任应该在他龙族身上吧,龙族当再推出一个最大责任承担者,非他莫属,是他拢聚族群之力,力主脱离和雷森的接触,想要在这边替星兽打一个漂亮的天下。到头来,他才发现,一切都是太天真了。漂亮未成,先得丑陋!

    这种局面,龙族长老在战败时就考虑到了,不管他是星兽族的罪人也好,还是什么也好,他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壮大星兽族的实力,拖延一下星兽一族灭亡的过程。他想,也许在这个过和当,就会有人出手解救星兽一族,雷森或许就是其一个。

    纠结到现在,龙族长老已经明白,他原来所想的那些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得了。冷静且理智下来的他理解了雷森,如果他换到雷森那个位置,他会强行让兽打开神魂,打下魂印,如果不从,招来天劫直接灭掉。雷森相比他来说,已经很仁慈了。

    星兽这边有反应,合相族不知道,他们正在尽心尽力的接收分给他们的星球,这些星球以后就是他们立足在这个宇宙的根本了。

    翅目族长老们在研究前方传递回的资料,他们在判断这些星兽想要干什么。推测来推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星兽那边来援军了,现在所占领的星球不够他们使用。

    这个推测对翅目族来说是个不好的消息,如果证实,只能说明恶魔把他的手下源源不断的朝这边来。但是另一方面的资料却让他们不解,一些俘虏的供词表明他们与恶魔之间并不愉快,从来示形成隶属关系,这一点让人十分不理解。恶魔那么强大,为什么还要派出一群并不能决定大局的力量,恶魔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们觉得恶魔这么安排,一定有着他们不了解的玄机。这个玄机他们一天解不出,一天就感到难受,如梗在喉啊。

    雷森如果知道翅目族这么想他一定会笑得不行,他只是让星兽和合相族到翅目族试一下水,根本就没有对这两个族群抱有多大的希望,希望星兽和合相族能把翅目族的宇宙攻占下来,雷森可没有那么天真,也不会那么去想。

    且说调酒师的飞车受袭,人也在受袭重伤,等他在翅目族的手段下迅速恢复后,无论他的女人怎么安慰他,他都没有再向以前那样,整个人变得暮气沉沉起来。调酒师不再去管红酒庄园的事情,他直接搬回原来租住的小屋,和谁也不联系。

    间他的几位师兄过来看过他,没有对他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好好修炼,一切的根本还是他太弱了,经不住别人的算计。

    对于恶魔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提,似乎不再在意他是恶魔看的翅目族人这个身份。他也不看重,恶魔就是来,他及时上报,也改变不了什么。恶魔来与不来,对他和整个翅目族来说都差不多。

    今天,他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一个万古族族人。万古族的到来,他提前并没有得到通知,听到敲门,打开门,人家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冒昧了!我代表万古族前来看看你,听说你受伤了,我就想过来,没有合适的身份和机会,今天特意蹬门,希望你不在意。我能进来吗?”

    万古族上门,对调酒师来说,是个意外,他只想了一下,便让开,请万古族进来,

    屋里只有他们两人,调酒师打量了一下万古族,淡淡的说道:“请坐,其实我对你们万古族一点好感也没有,你们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再过一万年,也不会得到原谅。”

    万古族坐下,坦承的说道:“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和你一样,也是在那之后出生的,我对发生那么多伤害你们的事情感到抱歉。真的,我们万古族也是被裹挟的,你们清楚,在拿下该拿下的宇宙之后,我们很规矩,从不以势压人。我说的对吧?有些事情我们该朝前看,一味的沉浸在过去的仇恨解决不了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受神族的威胁,为了本族群的大计,不得不违心的听从他们的命令……”

    “喝点什么?”调酒师极不礼貌的打断对方的话,“如果你想对我说些什么的话,就直接一些,说这些推诿的话,只会让我不开心。”

    “来点酒吧,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的调酒师。调酒师我们那里也有,而且手艺还都不错,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邀请你到我们万古族去交流一下。我们那里的调酒师很乐意和外族交流,你要是去到那里,他们一定会非常的开心。酿酒师我们那里也有,我们万古族寿命长,修炼对我们来说不算很困难,所以我们有很多的时间用在别的上面,也有别的一族没有的心得和传承。呵呵,你这屋子是你一开始住的地方吗?”

    调酒师去调酒,“不是,我到这个地方后租了好几处地方,这是我收入稳定后租得,也是我租的最后一所房子,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我就把这所房子给买下来了,为了方便。”

    “噢,我们能聊聊恶魔吗?随便聊聊,聊聊你对恶魔的观感的看法。他和我们万古族长相差不多,只是发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事情,我们和他之间的关系很差。”万古族看着调酒师笑着说道,“只是随便聊聊,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我知道,你们看我不过是看我曾和他打过交道的份上。这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对于他,我也说不清楚好坏,说他好,很多族人死在他的手,而且在将来,我们族人还会死得更多,他的存在让我看不到希望。我不是说丧气的话,我是说真的,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感觉,他能和我们整个翅目族对抗,早晚有一日,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不妥协,不想和我们讲和,也许双角族人的下场就是我们的未来。我对他了解不深,以我个人猜测,他会先对付我们翅目族,然后是刀臂族,最后是你们万古族……”

    “理由呢?”万古族问道。

    “个人直觉,我只是说说,没有根据,你不信也罢,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调酒师想了想,“谢谢你们能派出人手帮助我们。”

    万古族笑了笑,“这是应该的。我有一个好奇的问题,你见过他的真容吗?”

    “我不知道哪个是他的真容,他来找我,都是以不同的面目来的,气场,声音,各方面都不一样,如果不是他能自由往来我的房间,承认他是他,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就是他。”调酒师抬眼扫了万古族一眼,“听说他还能变成你们万古族的样子。”

    “他和我们本来就像,没有办法,就算他不变化成别的样子,拿他本来面目出现在我们的族人,我们也很难一眼分辨得出来。”

    调酒师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他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现在他结合了解的东西,分析出一个让他很震惊的结论,那个恶魔变化出的翅目族几乎能以假乱真,反正恶魔几次变化成翅目族的样子来见他,近距离的,他没有发现什么破绽。要是有一天,恶魔突然用出他们翅目族的天赋神通,他也不会意外。

    “请尝尝我调的我们是英雄。味道特殊。”调酒师把一杯酒放在万古族面前。

    “谢谢,我知道这杯酒的来历,也为这件事情道歉,那天去酒吧的有我们的族人。幸好,他没有动手,这让我们没有进一步的恶化双方的印象。嗯,味道独特!”

    调酒师给自己也来了一杯酒,自己酿的纯白酒,原汁原味的,是华族的白洒配方,他很喜欢喝原汁原味的酒,他知道华族当,很多人一直都是这么喝的,调酒是别的族群的技艺,在华族当只有一小部分人当成生活调剂,偶尔喝上那么一会。

    因为恶魔的原因,调酒师很喜欢这样喝酒,刺喉的爽不是一两句能说得清楚的。他很想还原出恶魔的生活状态,饮食住行等等一切。他想从弄明白什么样的族群能出现一个让其他族群手足无措的恶魔。让他感到可惜的是,他对恶魔那个族群了解的很少,根本就还原不了,这是他心的一大憾事。

    “都过去了,我们的高层不追究,我再追究就是不省事了。现在如何面对神族是我们个族群共同的难题,我们谁也不知道神族会在何时发动攻击。我看了一些资料,神族当年的手段可以很恐怖的,在这方面,我知道什么是大局。”调酒师又抿了一口白酒,眉头皱了皱,“你来我这只是想和我聊恶魔的吗?”

    “嗯,是,我对恶魔很感兴趣,他和我们的外形一样,只是寿命没有我们这么长而已。”万古族放下酒杯,品了一下酒,笑道。

    “因为没有你们万古族寿命长,所以你们万古族就把他的那个族群定成下等族群,当成奴役看待!我真不知道你们那些自以为是的前辈是不是脑子里面装得都是石头。这回好了,人家只出现恶魔一人,就让你们睡不着觉了。这叫报应。”

    调酒师语气很淡,没有什么感*彩,恶魔对待他们族都一样,并没有因为万古族的神通比翅目族厉害而有区别对待,都是恶魔要清除掉的族群,这是调酒师觉得自己的族群第一次和万古族及刀臂族获得了公平的待遇。

    万古族很不喜欢听这到种话,淡淡的解释道:“这只是个误会,我们会和他解释清楚。当年的事情有许多内情是他不知道的,误会就在这里面,只要我们能和他见上面,一切都能说清楚,必竟我们和他身体长得差不多,说不定还是有什么渊源的。”

    调酒师又给杯子里倒了酒,端起来晃了晃,“我希望你们能解释的清楚,不过,我可是知道,他对你们万古族是最恨的,这让我很开心,真的,我们翅目族,刀臂族,还有双角人族都是被你们万古族给祸害的,没有你们万古族就没有今天的因果。在我看来,如果你们万古族不灭族,天理不存啊!”(。)++,极力推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