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现,又有一个族人失踪了,因为那个人退了房后,只知道进入到山林当,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派人去山森搜寻,却又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根本就无从调查。

    对万古族来说,每一个族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一下子失踪十一个,这件事情当地调查不出来结果,只能向上报告。

    一层层的下来查,最后却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这些失踪的人根本就无处可查,谁也不知道这些人去了哪里,是不是死了,如果没有死,为什么用什么手段也联系不上。

    这些人当然会死,约翰森就不会放过他们,万古族送回去的当天,约翰森就活活解剖死了一个,把毛皮血肉骨全部分拆,贴上标签,分六别类的放好。

    约翰森要的材料雷森也通过盘龙王朝给搜集起来,不过由于空间和外面不一样,这些东西送到约翰森的手,已经是过了一段日子之后了。

    雷森一批接一批的把合相族送走,直到合相族分到手的宜居星人满为患,合相族才着急起来,马上向星兽求援。龙族长老手一摊,告诉合相族,星兽族也没有办法,上一次分给合相族一半星域后,星兽族里已经把属于星兽族的宜居星球划分了,现在都是各个族自己的私有星球,龙族的长老做不了主。

    合相族转而向各个星兽族求援,每一个都拒绝了,他们回答合相族,这些是他们本族的私有星球,他们要是把星球让给合相族,会成为本族的罪人和敌人,这种事情他们做不来,也不可能去做。爱莫能助了。

    合相族忽然间有一种穷途末日的感觉。他们疯狂的派出能在星空自由往来的族人,准备阻止雷森继续朝他们这里投放族人的行为。如果雷森再这么做,可以想见,就是没有外部的因素,合相族也只有通过血腥的清洗才能稳定合相族内部的安定。

    只是,他们碰到了雷森,雷森却不理他们的传音喊话,把一艘艘飞船扔出来后,转身就消失了,完全就不管他们。

    这是报应,合相族不得不召开一场族内的紧急大会。准备了一系列的稳定计划,所谓的稳定计划,就是要杀掉一批实力弱小的合相族人,给其他们腾出生存的空间和资源。

    正当他们的计划要实施的时候,龙族的长老突然通知他们,要召开一场星兽族和合相族的联席会议,会上要讨论有关两兽生死存亡的决议。

    合相族的半仙们勿勿赶到会议现场,龙族长老看着到场的人,基本上都是半仙,只是星兽半仙的数目明显的少于合相族。

    “让大家来,是通报我们和翅目族谈判的进程。我实话实话,非常的不乐观,翅目族一拖再拖,似是知道我们的底细,准备拖到我们内部动乱,等我们实力大减,无暇他顾时,翅目族肯定会动致命的一击。各位……”

    龙族的长老语气沉重,告诉大家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为了我们两族能生存下去,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再起一场决定性的战斗。我清楚,在座的各位都不想战争,可是大家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虽然很难,甚至来说一点希望都没有,但是我们两族别无选择,因为,我们来了,在这里,没有人会给我们活路……”

    “……想想吧,各位,是等待死亡,还是有尊严的一争,就看各位了。我们龙族已经做出决定,和翅目族决一死战,龙族决不会无尊严的活着……甚至到最后任由翅目族宰割!”

    龙族长老的语气沉重,内容却是带着血性,“雷森不知道会不会帮我们,现在,我们这些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也许没有用处,但是希望还有。那就是,我们都出动,在我们的星域等着雷森出现,不管他理还是不理我们,我们朝他喊话,告诉他,最近我们要和翅目族决一死战,别的都不用说……我想,只要他听得到,一定会在我们和翅目族大战时,在其他的地方给翅目族造成沉重的伤害……”

    合相族听到龙族的话,集体赞同,他们没有选择,让族人死在翅目族手下比死在他们的手要好很多,不然,所有翅目族日后想起自己动手杀死过族类,都会不安。

    星兽族一部分支持,一部分沉默。支持的是一开始就力主整个星兽和合相族和雷森割裂,打下一个宇宙,要自由和自主的那些。沉默的是当初被动支持的星兽,现在星兽沉默是人数比支持的人数多,沉默的星兽不知道他们该如何选择。

    龙族长老必须说服这些沉默着的星兽,他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这一次的决定让我们星兽进入绝境,但是我不后悔,在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们也反复的分析过,只是我们的分析是没有估算出雷森实际的能力而做出的,所以才有现在。对此,我向大家道歉,是我没有把控好,才把各位带入绝地。但是,我要说,我不后悔,我们星兽和合相族是有着自由精神的族群,我们不会向任何想要压服我们的势力低头。我希望各位能再支持我们去和翅目族决一死战!各位,我们没有退路,没有退路!”

    “好,我支持!”一个沉默的星兽开口支持。有一个开口了,其他的也都开始表态,准备和翅目族争一个高下,为两族争取一个未来。

    星兽族和合相族马上在占领的星域撒布开大网,等待雷森的到来,他们心未尝还有些不服,集两族之力不如雷森一个远不是半仙的能量,这怎么可能?他们想,如果他们也有空间,能自如的往来于翅目族的宇宙,他们会比雷森厉害,雷森的厉害在于空间,那是他们没有的,所以他们心难以服气。

    雷森把几船合相族甩到星域,旁边马上窜出一条现出本象的长龙,急吼吼的对雷森传音,“雷森,我们日后要对翅目族开战了!雷林,我们日后要对翅目族开战了!”

    雷森不悦的瞅了一眼龙族星兽,一闪身回到空间,换了一处星域,继续扔装有合相族的飞船,没多久又有一只星兽飞来,“雷森,我们日后就要对翅目族开战了!……”

    雷森又换了一个星域,碰到的是合相族,向他用传音传递同样的话。他为了安全,一连换了几处星域,都碰到了向他传话的星兽或者是合相族。他把飞船扔完,一语不的离开了。这些东西,事到临头才想到他,把他当成了救星。、

    雷森才不管这些星兽和合相族是怎么想的,向他传话是什么意思,又回去把合相族装上飞船,朝这边甩过来。日,也许是翅目族把星兽和合相族逼急了吧,雷森这么想。

    雷森知道星兽和合相族加在一块也不是根基深厚的翅目族对手,他把这两族送到这边来,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看清楚翅目族隐藏的底蕴,让他自己能冷静下来,仔细的思虑下一步的行动。本来他是不想帮星兽和合相族的,他已经帮了一次,也看到了星兽族在翅目族面前弱得不行了,也想让星兽族和合相族就这样消亡。可是,星兽和合相族这么一弄,四处对他喊话,他硬下的心肠又突然软化了,一时犹豫不定,是帮星兽和合相族,还是不帮。

    回到升龙星,雷森一个人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头绪来,传召来天机仙翁等人,把星兽族向他求救的事情说了一遍,让这些人替他合计一下,是帮好,还是按照他原来想的地样,不理不管,任由星兽族和合相族自生自灭。

    牛千木听了雷森的话,马上就道:“这些家伙已经背叛了尊上,尊上再去帮他说不过去,尊上能把他们的人送过去已经仁至义尽了,再帮他们,他们也没有资格!”

    雷森点了点头,问天机仙翁,“仙翁的意思是什么?我是帮他们还是不帮?”

    天机仙翁正容道:“尊上,如果尊上有把握在帮他们的过程,自身没有损失,可以帮,如果有损失,或者稍有风险,我建议还是不要帮的好。我们和他们两族已经讲明了,他们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与他们无关,他们的一切也与我们无关。帮他们是情义,不帮那是本份,谁也说不了什么。尊上也不用纠结,一切以利益说话说好。”

    洪天齐附和了天机仙翁的观点,星空冥王却不同意,蚂蚁打死人始终没有说话。

    最后,雷森点了蚂蚁打死人的名字,让他说出他的想法,蚂蚁打死人也正容道:“能不能帮,我真的没有办法多说什么,必竟我是星兽族出身,说帮显得我出于私心,说不帮,又显得我无情无义。我还是不说了吧,一切由尊上做主。”

    雷森让他们离开,这些人拿不出一个准主意来,反而更让他难以决断起来。

    最终,雷森决定伸一下手,帮星兽和合相族一次,星兽和合相族在翅目族宇宙多存在一天,翅目族就会一天不安。

    天到了,雷森出现在翅目族的一颗星球上,捉了一个翅目族人,把其制住,摇身一变,变成翅目族人的模样,拿着其光脑大摇大摆的走进一家酒店,住了进去。

    雷森始终注意着光脑上的信息,星兽和合相族是全翅目族关心的大事,光脑上有许多关于他们的信息,大都是一些旧闻,比如谈判,比如用探测器远距离探测到星兽星球上的一些活动迹像。还有整理出来的上一场战斗星兽恢得本体后的图片,经过统计和对比,分出类别,找出其战斗特点,针对性的做出分析和对战时的种种应对之法。

    在这些信息,有一条明确的指出,修炼原神族功法的翅目族能对这些星兽形成天然的克制,而翅目族本身的功法却没有克制的功效。因此建议修炼了神族功法的翅目族人主动上战场,准备和这些星兽战斗,从而最大限度的减少本族伤亡。

    至于为什么神族的功法能克制这些星兽,星兽族也做了研究和说明,一,神族功法需要的是信仰之力,这种力量很神秘,到现在据说神族也没有参悟透彻,或有可能,神族参悟透了,只是防着翅目族,刀臂族还有万古族,没有透露出来,以防这个族群有其他的想法,找到反克制的办法来。

    看到这些,雷森揉了一下眉心,功法克制确实让人头疼,因为这样,他到现在也没有敢让手下到这边来帮助他,不过,他的湮灭之眼是所有功法的克星,他倒不怕,只是修炼湮灭之眼太难了,只有全属性的才能修炼,入门还需要湮灭之土,亿万人也难找出一人来。不然,他不介意帮着别人修炼出湮灭之眼来,那样,对付翅目族他的把握就大了许多。

    雷森在看光脑的时候,星兽族的谈判代表在老地方和翅目族的谈判代表会面了。

    星兽族的代表很没有耐心的问道:“怎么样,能不能答应我们的条件?拖了这么长时间,行还是不行,给句痛快话就行了,这么拖拉,不是贵族的办事风格。”

    翅目族的代表假装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每次来,坐下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了。呵呵,我只能保证,在我方做出决定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喏,我们很希望我们两方能达成一个你我都很满意的协议。你们这样拖下去拖不起,我们也是一样。不客气的说,你们做我们的敌人还没有资格,我们的敌人除了恶魔之外,还有神族,这才是我们要集精力对付的……”

    星兽族的代表不耐烦的拍着桌子,“什么恶魔,什么神族,这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就是要问你,二十颗宜居星,给还是不给?”(。)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