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目族的代表不急不忙的晃了一下手,“别急,别急。咱们不是在战场上,咱们可既然面对面坐下来了,就可以心平气和的话。吵来吵去,对谈判一作用也没有。对不对?呵呵,放心,一有决定,我会马上告诉你们,我过,你们不是我们的敌人。”

    星兽族的代表恼了,不是敌人,了两遍,第一遍已经很明确的出来星兽族不是不是翅目族的敌人,而是不配,人家根本就没有把星兽族放在眼。这在星兽看来,完全就是没有把他们星兽族放在眼,那名代表脸上马上涌现出怒色,“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挑衅吗?你的话是不是代表了你们族的态度,不想和我们好好的谈下去?”

    翅目族的代表笑了,“这话的,好像我们一直就没有谈判似的。呵呵,我记得我上次了,你们提条件,我们这边需要慎重的考虑。要知道你们要的是二十颗宜居星球啊,我们当然要慎重再慎重,多慎重都不为过。我们还得服我们的民众,没有他们的认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任何决定。对了,就是做出了决定,我们是不是要动员你们周边的二十颗星球上的属于我们的民众,让他们离开,还要安排接收他们的星球,对不对。这需要各方面的协调,根本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完成的事情。你们这么急,我们理解,你们也要理解我们吧,大家都不容易。呵呵,对不对?我觉得,我们只要安静的等待就行了。”

    “你们这是没有把我们星兽放在眼,是在拖时间!我警告你们,我们这边决不会接受你们这种法。你们这是轻视我们的存在!”星兽族的代表咄咄逼人。

    翅目族的代表脸上带着笑容,似是很无奈的摸了一下鼻子,“你们总是这样,急吼吼的,这不是谈判啊,这是勒索!谈判就是讨价还价吗!我们这边把你们提出的条件上报上去了,一直在等待回复,不是我什么啊,我们已经表现出最大的谈判诚意了,要不然,我们直接回拒不是比拿回去交给我们的长老们更好吗?你们也要拿出诚意来,作为谈判代表,我没有权力提其他的要求,但是我个人有一个的要求,咱们谈判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别一见面就横眉立目的,像是不能见面的仇人似的。好不好?”

    星兽族的代表脸马上就放下来了,“你刚才我们是勒索,这是你们的态度?”

    翅目族的代表了一个不字,竖起一根手指,“不是我们,是我的态度。我们的态度没有传达给我。我你们勒索是我个人的感受。难道不是吗,你们入侵我们的宇宙,杀害我们的族群,占领我们的星球星域,现在又来勒索我们更多的星球。难道我个人必须计好你,话都顺着你吗?”

    支目族代表脸色一变,呯的一下一掌拍在桌子上,缓缓的站立起来,盯着星兽族的代表语气森然的道:“我还就告诉你们,我个人还真没有把你们这些东西放在眼,你们所依仗的不过是恶魔在给你们撑腰,如果没有恶魔,你们什么都不是,早就化成尸肥壮星球的植物了。把你们放在眼,你们杀害掉我们那么多的族人,还要我们把你们放在眼,可笑,自大的东西,你们怎么不去死!”

    星兽族的代表什么想到了,但绝对没有想到一直很好话的对手会突然对他变脸,他心里面一颤,难道星兽族和合相族的计划已经被翅目族看破了,这不可能啊。这种决定天前才做出,保密性极好,翅目族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那就不谈了!以后也不见了!”星兽族的代表一脚把椅子踢成碎片,带头大步离去。随他而来的几名星兽紧随着他离开。

    翅目族的代表没有挽留,目送着星兽们离开。“我们也回去,什么玩意儿!”

    一名随员翅膀轻轻的扇动着,笑道:“我还以为会激怒他们,他们现在就开始动手了呢,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能忍得住,不错了!他们以为他们的计划我们不清楚,一帮什么也不懂的玩意还和我们玩计谋,不知道我们早把伪装过的监听设备布设到他们的星域当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清楚。他们还以前他们很聪明,可笑!”

    “走啦,回去了,回去准备开战。这一次他们想玩突袭,我们也想玩快速打击,把他们全部留下来。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非常希望他们到时候看到结查后,他们还能保持现在的话方式和我们话。”

    翅目族的代表坐着军舰快速度的离去。两方的这一次谈判又是不欢而散。

    龙族的长老这里,坐着几位半仙,他们是这一次战争的枢指挥,共同指挥星兽放合相族接下来的大战。一张星图在他们面前放大,上面显示出他们所处的这处星域力量存在。星兽族,合相族的力量存在显然比翅目族要强大的多。翅目族的力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从此他们推测出,他们的计划并没有被翅目族知晓,这对他们发起突然袭击的成功率有很大的加成。谈判代表把与翅目族谈判的结果向他们汇报。龙族长老知道了,马上下令,对围着他们的翅目族力量发起突袭,争取一举击溃翅目族在他们周围的布置。

    雷森手捧着兴脑,等着战争开始的信息。左等不到,右等不来。想了想,便召出十面炼魂幡替前布置了。不久,从他的房间里飞出十个难以察觉的黑。这些黑一出房间便随在旁边飞过的飞车上分散上各个方向。

    布置完后,雷森也不想在房间里干等了,便走出房间,一副轻松的表情乘上飞车要到城外游玩。他所处的这颗星球,灵气浓度一般,星球上一定有灵植的存在,以前雷森没有留意,今天他想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碰到他没有见过的灵植。

    到了城外的山脚下,雷森下了飞车,震动翅膀向山上飞去,他飞动时,一对翅膀有好看的流光流转,而他却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翅膀上,而是低着头看着下面飞掠过的地面,神识也放了出去,仔细在地面上搜寻能引起他兴趣的灵植。

    半山腰上他碰到四位在地面行走的翅目族人,四位翅目族人看到飞在天空的雷森,举手打了个招呼。雷森友善的回应他们,在继续在空向山上飞去,一路上,他没有碰到让他感兴趣的灵植,只好一路飞到山头,在山头上收敛翅膀,稳稳的落下。

    星兽族变回本体,成阵的向着翅目族的阵地飞去,他们很兴奋,这一战打对方一个措不及手,如果再有雷森在外面策应,像上次那样,战后星兽族的境况会有很大的改变。

    就在这些星兽向翅目族阵地飞进时,一道道高能光束突然从翅目族的阵地射出,射在这些朝前冲的星兽身上。

    “他们有防备!心!心!”冲在最前面的星兽急急的向后面传音。

    突然,天空现出几根羽翅,像利剑一样把冲在最前面的星兽斩杀。在众星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这几根羽翅突闪突现,把星兽像砍瓜切菜一般砍翻了一片。

    “半仙级!”后面的星兽马上就喊了起来,但是,这些星兽并没有后退,反而更加疯狂的向着翅目族的阵地冲击。只要他们能冲进翅目族的阵地,与翅目族纠缠在一起,就是半仙级的他们也不怕,上一次的战斗已经表明,翅目族对自己族人很看重,并不会像他们那样,杀急了眼,连自己族人也一起斩杀掉。

    翅目族的阵地向外急速度的打出一束又一束高能光束,虽然作用不大,但也能让星兽的动作慢下来,迟缓他们接近本阵地的时间,给羽翅斩杀更多的星兽争取时间。

    这些星兽接近翅目族阵地时,翅目族阵地发射光束停了下来,从他们阵地飞出上千个扑闪着双翅的翅目族,等星兽一接近,便无声的迎头撞上,与星兽撕杀在一起。

    一接触,星兽们马上就发现他们似乎落入了一个圈套,他们的对手均能克制住他们,让他们使用了杀招威力大减。而正当他们陷入苦战当时,又有一批翅目族飞了过来,他们快速的分散开来,帮着已经和星兽缠斗在一起的本族人合斗星兽。

    一个翅目族飞出十多枚羽翅,逼得星兽连连后退,另一个翅目族从星兽身后现身而出,翅膀连振,振出羽翅直刺星兽的双目。

    一枚羽翅射星兽的一只眼睛,星兽急忙翻身,化成人形,伸手就要去拔羽翅,那羽翅在他手到之前,倒飞而出,猛然旋转起来,迎着他的手掌一闪而过,削去他的手指。

    那个最先攻击的翅目族人冷静的飞临星兽身前,翅膀边缘快速的一闪,扫星兽的脖子,翅膀带着翅目族人向远处飞去,远远的离开星兽。

    星兽脸上现出惊恐的神色,伸出断掌捂住脖子。而躲他眼睛的那一位翅目族抓住机会,学着前一位的样子,从他背后一闪而过,翅膀上伸出一根大羽来,大羽从星兽的后脖颈狠狠的扫过,星兽一颗头颅被带离了星兽的身体。很快的,头颅变会本体,是一个长了角的巨大蛇头,失去蛇头的身体也变成了蛇身,在星空不停的扭动。

    这样的情景很快的在战场一起接一起的出现。星曾们这时才清楚,翅目族早有准备,布下陷阱,等着他们踏进去。这边的战场从一开始基本是一对一,刹那间变成二对一,很快又变成了多对一,把这一方向扑向翅目族阵地的星兽扑杀在阵地前。

    星兽每一个攻击方向都遇到了类似的阻击和屠杀。另一方面的合相族也不例外,不过他们有半仙带队,一看不好,舍弃大部分的主力,半仙带着一部分亲信逃了出来。

    败了,惨败,短短的时间内,星兽族和合相族损兵折将,元气真的大伤了。他们下次想要再发动这样的攻击已是不可能了。

    龙族长老脸色惨白,急急的问道:“翅目族有没有向我们这边移动阵地?”

    “报告,暂时没有。我们撤退后,他们那边没有动静。”下面的报告让龙族长老稍松了一口气,没有向他们这边移动就好,没有就好!

    “马上布置防御,我们没有后路了,这一次失败,我们只能等着对方上来与他们近距离一搏。”龙族长老深吸一口气,“但愿雷森不计前嫌,会帮助我们。”

    传令的间隙,星狐族的长老用沉重的语气对龙族长老道:“我们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雷森身上了。上一次我们传话给他,他没的反应。估计是不想帮我们。我们是不是要做最坏的打算,真要是翅目族扑上来,我们有没有想应的延迟计划,延缓他们的进攻速度,我们拖的越长,雷森越有机会出手。”

    龙族长老忧心重重的道:“我知道你拉意思。我明白,布置几道防线,缓缓后缩,能延缓一会是一会。你,我们是不是错了?”

    星狐族的长老一嘴的苦涩,“现在这个还有意思吗?我们星兽族这一次精锐几乎尽失,就是雷森收下我们,我们以后也没的抬头的日子了。太丢人了!”

    龙族长老不满的瞅了一眼星狐族长老,见星狐族长老直视着他,眼满是疲惫,心不由得一颤,抬手拍了拍星狐族长老的肩膀,“辛苦了!”

    星兽族和合相族急急的布下几道防线,急忙把位于第一层防线上的星球上的民众向后方转移,一时间鸡飞狗跳,处处不得安生。还好雷森留给他们的飞船他们没有毁去,派上了大用场,及时的把民众向后方转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