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星兽族还是合相族都在祈祷,祈祷雷森能看在兽经同处于一个宇宙的份上,出手一次,帮他们度过这一次的难关。★至于以后,以后再说!他们自己都清楚,就是雷森帮他们,他们以后的生活也会变得愁淡起来。

    雷森还不知道短短的时间会生这么大的变化,他站在山峰上朝四处打量,继续寻找不一样的灵植。这时候,山腰处的四个翅目族正朝山峰走来。

    找到一会,雷森没有现他有兴趣的灵植,准备下山。那四个人已经走到山峰下面,向他笑道打招呼,“你好啊,来玩的?”

    雷森点点头,“是啊,太无聊了,就想出来走走。却没有现好玩的东西。你们也是?”

    四人,有一位年岁稍长,他看着雷森慈善的笑着说道:“是啊,屋内呆得时间太久了,心里面闷得慌,就想出来走走了。出来走走好啊,能接近山林,身心为之一松,所有烦与忧能消解大半,呵呵。”

    雷森打量了一下四人,没有现他们有什么出色的地方,这四个翅目族人也没有给他危险的感觉。雷森现在很谨慎,生怕翅目族有什么他不知道神通,算得出他出现在这个宇宙的时间和地点,提前埋伏下人手,在他放松的时候,突然暴,给他狠狠的一击。

    既然没有危险,雷森就放松下来,附和了一句,“是,到户外走一圈,确实能让人的身心感到轻松起来。你们慢慢欣赏这里的景色,我要走了,告辞。”

    在雷森转身的时候,四人最年轻的那位翅目族人低头看了一眼光脑,突然大叫起来,“啊呀!我们又和那些丑陋的入侵者打起来了……啊!好消息,好消息!”小年轻跳了起来,“我念给你们听,最新快讯,就在今日,来历不明的星兽族因为谈判的原因,怒极攻心,突然对我方阵地地大规模突袭。我方早有因应,派出能克制星兽功法的族人排在前列,这些族人缠住星兽后,我方又马上派出大量人手,以多剩少,一举击杀绝大部分的星兽,仅有几只侥幸得以将逃脱,我方大胜!”

    “呼!真的!”岁数大一些的翅目族人瞪大了眼睛,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爷爷,当然是真的,你看你自己的光脑,你光脑上有。”小年轻跳了双跳,轻快的回答道。真是太高兴了,爬一次山,竟然得到这种意料之外的好消息。

    另外人急急的翻看自己的光脑。岁数大的翅目族人高光的一拍大腿,连声叫道:“好!好!太好了!如果不是恶魔拖着,我们上一次就把这些星兽给消灭掉了。留到现在没有消灭他们,是怕恶魔报复,这回好了,最好了鼓作气把他们全部消灭掉!”

    “爹,消灭掉了星兽,要是恶魔再报得怎么办?”他身边的一位翅目族人高光之余又深深的忧虑起来,“恶魔报复,不像这些星兽能呆在那里等着我们消灭他们。恶魔来去飘忽,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捉住他,他要是报复起来,我们防不胜防啊!”

    岁数大一些的翅目族人脸上的兴奋也淡了下来,“哪也没有办法,我们总不能留着星兽在哪里,他们的胃口很大啊,一次要我们二十颗宜居星球,加上他们原来占据的星域,就是最经济的划法,把他们要的星球划过去,我们翅目族一下子就损失掉一成的星域,这对我们来说,无法接受。就是暂时的苟和也不可能。不管是谁,要是答应他们的要求都是我们翅目族的罪人,永远不会得到我们翅目族的原谅。只剩下消灭他们一途。至于恶魔,就是不消灭这些他送过来的星兽,恶魔也不会让我们安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件事情上,我们翅目族没有人不明白,就是事后恶魔报复,大家也会理解。”

    那个年轻的翅目族人停止跳跃,一脸愤恨,嚷道:“别让我见到恶魔,要是我见到他,一定会把他活捉,用我的羽翅一下下活剐了他。他灭了双角族还不够,又跑到我们这里撒野,我们堂堂的大翅目族,岂能是他能撒野的地方。我就不明白了,那些坐在长老院的长老们,除了开会商议还会做什么,怎么就不想办法把恶魔捉住,零刀子片了他!”

    “他们肯定在想法子!呵呵,我不得不说,这个恶魔本领奇大,能自由往来我们所知道的宇宙,我们不知道的他也能去。而且是想去就去,时间和空间对他来说都是摆设,这一刻在我们这边某个星球上,下一刻就跑到了万古族宇宙杀几下,又下一刻他就能变化成刀臂族的模样,坐在刀臂族某个餐馆里吃吃喝喝。这样的人,我们翅目族真没有太好的办法对付。有的,也许就是能找到他,大家坐在一起好好的谈一谈。”

    “谈什么谈?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谈,恶魔杀了我们那么多的族人,他就是我们的仇人,不杀了他,还和他谈,让死去的族人怎么能安心。我不同意,我周边好多人都不同意,这完全就是没有骨头的做法。”年轻人又嚷嚷上了。

    这是一家代,那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翅目族人把光脑上的信息反复年了几遍,抬起头来,伸手朝年轻的翅目族人脑袋上盖了一巴掌,“你不同意,你小子凭什么不同意?这么多人这么多年的智慧和见识不如你一个小子。你又跳又叫的,一点小事就喜形于色,得意忘形,还好现在不是你们这些小子当家,要是你们当家,用不了多久我们翅目族就完了!”

    “爹!你就是看不不顺眼,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不爱听?爷爷,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爹他就是没骨头那一伙的。”年轻人边说边朝一边跑,尽量离揍他的翅目族人远一点。

    年岁大的翅目族人呵呵一笑,“这话我可没有办法回答你了,我要是回答说应该谈,你爷爷就是没有骨头那伙子里面的一位。要是回答不应该,又违背我的本心。所以啊,你很让爷爷为难啊,要不,你问问你叔叔。”

    那个说了话以后就不怎么说话的翅目族人摇了摇脑袋,“不用问我,我也是没骨头那伙子里面的一员。咱们这一大家子,就他们这伙小家伙有骨头,我们都没有骨头!嘿嘿,咱们家以后可就要强大起来了,出来一帮有骨头的小家伙,想不强大都难!”

    “你们这是没有立场的妥协!面对敌人,我们翅目族就应该迎头而上,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再所不惜,你们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很寒心。看不到希望!我,我,气死我了!”

    另外人笑了起来,“你可不能气死了,有骨头的人我们可是很稀罕的。气死了,咱们家的损失就大啊。哈哈!”年长的翅目族人说完就开心的大笑起来。

    年轻的翅目族显然是很生气,是真生气了。他觉得他和这些人有代沟,很深,深到见不到底,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他转眼看到站在一旁没有走,正在低头翻看光脑的雷森,叫道:“喂,那位,咱俩大,对恶魔我们是不是该打杀掉,不和他有任何可能的苟且的机会?”

    光脑上的信息更新了一条,“最新消息,本族人马正紧缩包围圈,一层层向星兽所在星域压进。经此一役,本族要把入侵的敌人全部消灭!另外据悉,敌人出现新的种族,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敌人不是单一和种族,加上恶魔出身的被我们所划分到最低劣的信宇宙种族,至此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已张有个种族……我们会后续更新报道……”

    报道,那最低劣个字刺伤了雷森的眼睛,正好听到翅目族小年轻问他话,他抬起头,邪邪的笑了,“是啊,该杀掉,都该杀掉!”

    小年轻高兴坏了,马上叫道:“看吧,看吧,我说吗,就是你们思想太老了,跟不上时代和潮流了。你们听听,该杀掉,都该杀掉,这是我们年轻人的心声。你们听到了吗!”

    “小伙子,你也赞同杀掉恶魔?”年岁大的翅目族人笑眯眯的问雷森。

    雷森扫了一眼这一家四位,嗯了一声,又说道:“是啊,为什么不不杀掉。不杀掉他,他反过头来会杀掉列多的人,为什么不杀?”说完,又露出一嘴白牙,“虽然这么说,要是站到恶魔的立场上来说,他是报仇,我听说他的族人就毁在我们这些人手,我们这一伙子,在神族的带领下,给他的族群带来灭顶之灾,我们可以自立,虽然上面有着刀臂族直接管束着,名义上上上面还有一个万古族,但是我们一直都有着半自主的权力,而他的种族却没有,完全被奴役着,被圈养着。他杀我们的人咱们觉得他不该,当初咱们去他们种族所在的宇宙和星球上祸害的时候,咱们有没有想到今天?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是他的种族很有名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那小子不愿意子,又跳起脚来,“你,你到底是站在哪边?”

    雷森笑笑,没有作声,只是持着年岁大的翅目族人,想听他是怎么说的。

    年岁大的翅目族赞赏的点点头,“你说的很不错,这一点比我这个孙子要强很多。一个人要想强大,除了修为,最重要的是要有开阔的视野。没错,当年是我们几个种族联合踏进了恶魔种族所在的宇宙,没有办法,我们必须去,因为那是神族现的最后一个宇宙,把它征服了,我们所有种族就能轻松下来了,换上一种活法。那一段的历史我知道,虽然我们有很多人不愿意对恶魔的族人举起屠刀,但是顶不住更多杀红了眼睛的人,那个宇宙在劫掠和屠杀很快就没有什么生灵存在了。如果不是恶魔那个种族所在的地球很特殊,又突然间出现强大的援兵,打了我们一个撒手不及,带领一部分地球人突围,他们在我们的追杀,突然跃起突然出现的空间通道消失不见,我们那一次就能把整个地球人全部消灭。地球上之所以有一些幸存的地球人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我们几个种族都顾忌逃走了地球人他日会报复,所以才没有下狠杀全部杀绝,留下一小部分,在万古族的坚持下,把他们划分成最低劣的种族,奴役和剥削,永远不给自由。果然啊,当初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地球人当果然出了一个让我们头疼的恶魔,他的报复极其残忍凶狠,灭绝了双角人族,不停下脚步,又把刀锋对准了我们族……”

    雷森讶然,打量了一下说话的翅目族,“你很了解历史!”

    “我只是多掌握了一些老掌故罢了,最近恶魔闹得欢实,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又多了解了一下,才掌握到这些信息。要说这个恶魔,他其实是很聪明的,他从一开始出现就拿双角族人下刀,就这一点他就表现出一不同凡响的一面。要知道,双角人族和我们翅目族比起来,实力上差距很大,基本上不在一个水平上。如果恶魔一开始选择的不是双角人族而是我们翅目族或者是其他的种族,很有可能,恶魔活不到现在。除了双角人族,我们其他个种族每个个种族都留在外人所不知道的底蕴。就拿神族的功法来说,双角人族掌握到的是最基本的功法,而我们明面上掌握到的只比他们高几个层次,暗底下,神族功法我们有全本,我们有很大一部分族人潜伏起来一直修炼着。神族功法修炼到半仙的比比皆是。更何况我们族许多原本就修为很高的老人一直潜伏着修炼着本族的功法,现在的修为能过半仙一头,而且他们的数目不是外面想像的一个两个,而是成千上万个。刀臂族比我们留得后手还要多,更不要说然在外的万古族了。你们想想,如果那个恶魔从一开始就到我们翅目族来,激怒了我们潜伏着的那些人,他能有好处!”(。)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