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机器人见一时半会不会有人上门,坐在那里,对着箱形智脑说道:“丽娜,很好笑啊,他们说那个人是恶魔,你听到了吗?一个对植物学感兴趣的人会是恶魔,他们这智商很感人啊。”

    箱形智脑说话了,是一个好听的女声,“我没有听到他们说那个买了高价东西,还给你小费的人类是恶魔,是你自己说的。”

    智能机器人不以为意的说道:“他们就是那个意思。我不过是把他们的怀疑给总结出来,他们怀疑那个人和恶魔有关,这么低劣的借口能骗得了我,我一眼就看穿了他们是怎么样的,他们是把那个人当成可怕的恶魔了。啧啧,这恶魔还真是厉害,搞得翅目族咋呼不断啊,有意思,我感觉很有意思。”

    女声道:“也有可能啊,他们不是说恶魔能随意变化成别人的模样吗?很有可能那个人就是恶魔变的,来这里寻找对他有用的植物。要知道,他要那些东西,不一定是要研究,他从里面找出对他有用的东西也有可能啊。”

    智能机器人呵呵直乐,“要是真的就好了。想想我还和恶魔做过交易,说出去,绝对吓倒一批。这样,他一定是恶魔,好吧,我们就当他是恶魔。明天订做一块牌子,本店疑似和恶魔做了交易,一定能吸引一批人来。我是不是很聪明。”

    “有可能是个麻烦。”女声提醒智能机器人。

    “只要能挣钱,谁在乎呢?再说了,我只是说疑似,并且对外公布交易的内容,对他们翅目族来说也是帮他们了。他们要领情。要是那个人真是恶魔,拿到东西,肯定要去找对他有用的植物,只要有人留意,总会发现的,这是一个方向。你看店,今天看样子是不会怎么有人了,我去外面上货去,多上一些,免得明天过后客人过多,货物断档。”

    智能机器人拿起包走出小店,他要去偏远的废品站筛选货物。兴致勃勃的他预感到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定会很忙。

    雷森拿着箱子,边走边看路边的建筑和悬空飞行的飞车,以及像他这样为数不多的步行的翅目族人。忽然他感觉到了危机。这突然而至的危机很淡,但是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没有大意,拐进路边一个小公园的树林里,看左右没有监控,提着箱子回到空间。

    那一伙翅目族人紧接着就出现在雷森消失的小公园,一个翅目族说道:“他进入到公园就消失了。”

    “搜!”他们的首领很干脆的下达命令。过了一会,所有人回到首领的身边,报告没有发现可疑的目标,那个人进入小公园就消失了。

    首领的脸色变得焦虑起来,又是突然就消失掉,这和恶魔消失的方式一模一样。难道说,这个到故物店里买东西的人就是恶魔变的?

    如果是的,他们没有抓住恶魔实在是太遗憾了。“继续搜,扩大范围。嗯,呼叫增援,全城范围内给我寻找这个人。我要知道他在不在这座城里面。”

    “是!”首领的命令很快就执行下去。

    调酒师接到师傅的晓谕,告诉他,恶魔可能就在本城之。要他小心,若是恶魔上门,待其走后,立刻通报。

    调酒师一惊,走到窗边,看到楼下有几个面熟的人,细一打量,都是他在长老会或其他重要场合见到的人。其不乏实力深厚者。师父没有和他说明,但他也清楚,这些人不是来保护他的,估计是上面再也忍不住恶魔所为,要对恶魔下狠手,特意布下来天罗地网以待恶魔。他心有些悲凉,师父没有告诉他上面令有布置,这种布置说白了就是牺牲他,要把恶魔一举成擒。恶魔发怒,或者其他们抓捕恶魔的过和误击于他,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师父说的那么好,到最终还是显现出来是拿他当诱饵,用他来钓恶魔上门。他从一开始就是师父和一帮心机重重的人布下的一颗棋子,只要目的能达成,他这颗棋子随时可以丢弃,可以毁去。

    调酒师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他亲眼看到了,心还是寒了下来。“我只是个棋子!我只是个棋子!”他在心大喊道。

    他知道为了翅目族少一些族人被杀死,他应该牺牲,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是这一刻,他却感到了些许不值。他相信,他的师父,还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一定把他详细的调查过,知道他的性格,知道他不喜欢阴谋诡计,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他,为了种族的明天和安宁,他会慨然赴死。可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让他不寒而栗,甚至有些不甘心起来。

    他让自己平静下来,装作没有看到那些人,在窗前伸了一个懒腰后,拿出光脑联系他的女人,告诉她看好酒吧,最近不要来这边了。有事他们去找她。

    女人都是敏感的,尽管他的语气很平静,女人还是感到了一点异样,“亲爱的,你怎么了?”女人语气着急的问道。

    “没有什么,忽然有所悟,要修炼几日。我怕你不知道,这就通知你。唔,有精力的话替我关注一下红酒酒庄,以后那边也需要你多操些心。明白吗?”调酒师语气柔顺,对着光脑低声浅笑。他很喜欢这个女人,尽管这个女人过往不洁,但这个女人对他的感情是真的,真到他能完完全全的感受到,他很珍惜这份感情,希望能拥有得更长一些,晚一些失去。

    女人还是不放心,追问了一句,“真没有事?”

    “放心吧,真没有。我在这里师父暗安排了人保护我。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情了。你放心,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明白吗?”

    “你也是,亲爱的,你就是我的一切,我会想你的。”

    “嗯,我也是。我也会想你。再见!”放下光脑,调酒师狠狠的甩了甩头,把眼角两滴泪水甩去,心说道,亲爱的,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一定!

    调酒师整理了一下心情,给自己调了一杯血红色的酒水,取名为“殇”。他拿着酒杯继续站在窗边,怔怔的看着外面的天空。他

    时间过得真慢,天黑了,恶魔也没有过来。调酒师没有打开屋里的灯光,室外的光打在窗子上,把他窗内的身体显出来,显出一个模糊的黑影。

    楼下的人一直注意着楼上的调酒师,见其一直在窗外,让楼下的人都能看到,十分的配合,便放了心,把现在的情况向上汇报。上面让他们继续潜伏,等候恶魔到来。

    雷森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正在给他布下天罗地网。他对调酒师感兴趣,也不过一片欣赏之意作怪而已。当时在酒吧,他为了挑起翅目族和万古族以及刀臂族之间的冲突,有意的动手。那时,刀臂族还是名副其实的上族,调酒师能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对刀臂族和万古族一点敬意也无,更是没有惧意。他这才欣赏起这个长着一双翅膀的调酒师,成全他的愿望,带他到地球一观,又送其地球人类流传下来的制酒调酒的方子。

    他已经有好久没有去见调酒师了,去英雄酒吧只是习惯使然,他对他里熟悉了,并不是一定要去,而对于见调酒师,更是。调酒师的形象随着时间在他心已经渐渐的模糊变淡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要去见一见调酒师的念头。

    雷森把两个小型智脑破解开,把其的资料复制下来保存后,交由空间智脑分析,不放心又复制一部分,出了空间,交由天机仙翁带人分析。他给天机仙翁的命令是,要尽快的分析出其哪些植物有用,是灵植,分出一二等来。第一等是确认的稀缺的灵植,第二种是确认的一般灵植,第种是存疑的,但是很有可能是灵植的植物。

    分析的工作交待下去,雷森也没有闲着,复又回到翅目族的宇宙,神出鬼没的对一些小城小镇进行了骚扰式的屠杀。只到他从光脑上看到一则消息,为了防止恶魔丧心病狂的屠杀继续给翅目族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所有星球的小城镇人口向最近的大城市和等城市迁徙。小城镇上的日常维护交由智脑和智能机器人来做。

    接下来,雷森随机去的几个城镇都扑了一个空,城镇上的人口撤离得很快。他试着攻击等城市,刚开始没有多久,危机感就大生,谨慎从事,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召回十面炼魂幡,撤离那里。

    雷森回到空间,去见了约翰森,问他的工作进度怎么样了。约翰森告诉他,一切正在进行当,已经有一些眉目。让雷森稍喜的是,约翰森研究的正是针对翅目族的药剂,是针对翅目族的灵魂的,如果能成功,翅目族很难在短时间内研究出这种毒性很剧的解毒药剂。雷森再询问,约翰森再的保证,只要能研究得出,这种药剂绝对有他说的功效。

    约翰森进一步的说道:“此药剂只是基础,实际应用如果能发现不足,对下一步研发的药剂有促进之功。如果主人信我,施此药剂上带上我就更好了。”

    雷森笑着答应了。稍显轻松的出来,去找马英玖了解一下盘龙王朝的政事,又在马英玖,天机仙翁等一行人的陪同下,视察了全民修炼的进行情况。整个盘龙星在王相府和尊上府以及各部分的配合下把全民修炼真正搞了起来。

    雷森还是不放心,嘱咐他们,要在工作推进出发现不足,及时调整改进。什么事情都不是一步到位,只能是在实行当慢慢的发现不足和及时调整。他希望这些人能把全民修炼的事当成大事,千年大计,修炼为本!他让诸人记住他这句话,并记得心。

    星兽和合相族已经迁走完毕,腾出来的星球,有灵气的被接管了大规模的繁育灵植灵药,没有灵气的,当成资源星和宜居星,供那些不能修炼的人居住和经商之所。

    一连十多日,调酒师足不出户,等待着恶魔的到来,恶魔没有等到,却等到恶魔继续在不同的星球屠杀小城镇上翅目族的消息。直到翅目族高层反应过来,把小城镇的居民就近向大城市迁移,并加强保卫的力量,恶魔才消停两日。

    调酒师不和师父联系,除了头几日心有不甘外,这些日子他基本上平静下来,无事时就在客厅修炼。饿了就做饭,食材用尽,便自然的去附近的市场上大量购买,储存起来,足够十多日之用,便不再出去,继续修炼。

    他的女人关心他,几次要来看他,都被他拒绝了,他告诉女人,不要来看他,他修炼不想被私心杂念破除当下的感悟,希望女人能帮他。女人几次通话,见他没事,也就放下心来,再通话就是汇报酒吧经营情况和红酒庄园的建设进度。

    这一日,师父的通联进来,问他恶魔为什么不来来?他沉默了好久,才淡淡的说道:“师傅,这事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准备好了,他却没有如期到来。”

    “没有其他原因?”师父似是不信,语气也冷淡了许多。

    “我不知道,因为我联系不上他。前几次他来,都是突然而来,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找不出规律来。我想,也许他下一刻就会出现,也许很长时间不会再见我。也有可能,我再也没有见到他的机会。这都有可能,师父。”

    调酒师的师傅忽然换了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心里面恨我?恨就说出来,我知道不但是你就是换成任何人心里面都不能接受。但是我要告诉你,为了我们翅目族的大局,个人的牺牲只要是必要和值得的,不但是你,就是我们这些老人也会毫不犹豫的去牺牲。恶魔给我们翅目族造成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我们一天不除去他,一天不会得到安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