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换了一个姿势,“我理解,我不恨任何人。★★”

    “顺便告诉你一件好事,恶魔派来入侵我们宇宙的星兽和其帮凶已经被击灭了绝大部分,现在我们正在清扫,他们完了。接下来,我们会集精力对付恶魔。你这边很重要,我们分析,他很有可能来找你,这是一种心理习惯。你能做好准备,我很高兴。你放心,无论你出了任何事情,你现在所拥有的都会转到你指定的人手,他们受到整个翅目族的保护,这是对你的补偿。希望你能接受和理解。”

    调酒师深吸了一口气,“我理解。谢谢师傅。”

    对方这才笑了,“这就好。没事也不要老在屋内闷着,像以前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正常的日子别过得像逃难似的。有时间你可以来看看我。”

    “是,师傅。我会的。”调酒师应道。

    对于调酒师的态度,其师傅显然是满意的,夸了调酒师几句后,要他不要有负担,要像平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闷在屋。其师傅最后道:“年轻人,不要像我们这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一样,要有活力才好吗!”

    调酒师如其言,在看到一条某星球又出现了恶魔,恶魔攻击一座等城市,等援兵一到,恶魔已经逃之夭夭,不知所踪。这是恶魔在翅目族人调整后第一次攻击翅目族的等城市,在援兵到达之前,只杀了一部分的居民后就撤了。

    这很不符合恶魔先前把所有人杀尽屠光的风格。有心的翅目族人从其读出一种让他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那就是恶魔能在他们支援到达以前轻松脱身。

    调酒师来到一家自己的酒吧,侍应机器人看到他,上前来想要打招呼,被他制止了,他要了一杯淡酒,走到酒吧二楼,从窗户内看着酒吧的一切。

    很快,这家酒吧的负责人进来,向他汇报本家酒吧的经营状况。因为调酒师的原因,酒吧的生意一直都很好。酒吧最近推出的二锅头花调酒很受欢迎,只是供应量太少了些,每天限量,让很多顾客大为不满,要求酒吧增加供应。

    酒吧的负责人也想从调酒师手多要一些二锅头酒,调酒师告诉负责人,现在限量,以后会慢慢的增加供应,这种酒目前也是在试产,要经过一系列的程序后才能出售,所以急不得。不过,调酒师保证,最近会上一条二锅头的生产线,以后这种酒会成为他名下所有酒吧主打基酒。但是,需要时间,所以都不要着急。

    负责人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见调酒师的情绪不高,知趣的告退。

    下面的酒吧生一些骚动,两桌喝酒的酒客不知因为什么隔桌对骂,互不相让,掀翻了桌子,互相逼近,开始动手。调酒师看了一会,见两方的人水平差不多,没有动手其他的手段,小心着不给酒吧造成大的破坏。

    他看到那个向他汇报的负责人小跑着过去,准备拉开打成一处的两伙人。一伙人似是火气大了,也不看人,抬手冲负责人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负责人楞了一下,只抬头朝调酒师的房间看了一眼,便又尽心尽责的去拉架。调酒师脸刷的阴了下来,端着酒杯走出房间,小跑着下楼。

    他走过吧台,对吧台内无动于衷,甚至还看的津津有味的调酒师说道:“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说完,不等吧台内的调酒师有所反应,把酒杯放在吧台上,走了过去,伸手扯住一个朝负责人抡拳的人,一用力,把人扯来,那人不干了,嚷道:“干什么,你们是酒吧,还对我们这些客人动手,我草……”

    调酒师盖过去一巴掌,把那人下半句脏话盖回肚子里。又一脚,把人踢开。接着就是一阵拳脚上去,把两方打斗的人全部打倒在地。

    “英雄酒吧不是你们打斗的地方。如果不服,可以找我。”调酒师指着被掀翻的桌椅,对负责人道:“马上统计一下,找他们赔偿,恶意打斗,十倍赔偿,一方十倍。如果不赔,我去找他们要去。”

    这时,打斗的两方人均认出调酒师,老实下来,调酒师背着手,走回吧台,指着负责人,对吧台内脸色不是很好的调酒师说道:“你可以现在找他去结帐了,对不起了,我们酒吧不用不把酒吧当回事的人。去吧!”

    “老板,我,我是……”那位调酒师还想解释什么。

    调酒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马上走!我不喜欢你这样没种的人。别惹我火,那样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走!”

    吧台内的调酒师只好走出吧台,看着老板还要分辩。调酒师不再给他机会,叫过负责人,“这个人我不喜欢,现在去和他算算帐,同时布招聘调酒师的信息,这两天我没有事情,在新的调酒师没有到岗之前,我来调酒。”

    负责人很是喜欢,有老板在,酒吧的生意肯定会好很多,老板本身的调酒技能也许不是最高的,但是高的调酒师却没有老板这么高的知名度。只要老板朝这里一站,公布出去,人人都想喝一杯老板亲自调的酒,生意不好都不可能。

    酒吧里的人大都认出了调酒师,纷纷跑到吧台边,伸出友手的手,“你好,英雄的调酒师,见到你很荣幸。能给我来一杯我们是英雄吗?”

    调酒师脸上有了笑容,“当然可以,很乐意为你服务。请你稍等。”

    拿起调酒器具,调酒师动作熟练调制起酒来。那两方打斗的人赔了钱,走到一处一起商议了一下,走过来,向调酒师道歉。调酒师原谅了他们,酒吧里喝些酒,因为言语不合而产生冲突的事情很平常,这些都是客人,他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调酒师送他打斗双方一人一杯我们是英雄,这些人端着酒杯离开吧台,找了一张桌子,坐在一起喝酒,很快就熟悉起来,变成了朋友。

    “给我一杯酒。”调酒师抬头,是他的女人,替他管理所有酒吧的女人。

    “你还好吗?”他问道。

    “不是很好,一直见不到你。我担心坏了。来杯清淡些的吧,我过一会还要去其他的酒吧看看。听说你把这里的调酒师除职了,我会尽快安排新的调酒师过来。”

    “没关系,我可以在这里呆上几天,调酒师慢慢找,不着急。要找和酒吧一心的,不管他们平常怎么相处,对外的时候,我希望是一致的,而不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自己人吃亏,这样的人,不管他调酒的技艺有多高,我都不会喜欢。”

    “我记住了。”女人点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调酒师忙碌。调酒把把一杯淡绿的酒放在吧台上,“请用吧,有一段时间不调酒了,手艺有些倒退,希望你还能喜欢。”

    “只要是你调出的酒,我都喜欢。晚上我去找你。”女人手搭在调酒师的手上,挠了一下。调酒师稍一犹豫,点点头,“我去找你吧,去你那里。”

    女人欢快的笑起来,欠身过来,在调酒师唇上亲了一下,软软的。她道:“我会准备好的,给你一个难忘的夜晚。”

    有人过来点酒,女人让出位置,坐在一边边啜酒边看着调酒师调酒。目光溶溶。

    晚上很晚,酒吧最后一个客人离开,负责人过来通知调酒师可以下班了。调酒师对店里所有员工道了声辛苦,走出酒吧,酒吧外面,女人的飞车已经等在那里。

    调酒师上了飞车,飞车很快一个漂亮的甩尾,升空离开。

    雷森差不多只要回到空间就要去约翰森那里一趟,现在翅目族显露出来的实力和反应度和他刚进入翅目族人宇宙时完全是两个样子,高手频出,而且支援的度非常快,仿佛每一个城市附近都有支援的翅目族人随时待命似的。

    他对翅目族等城市动了几次手,每一次都是刚开始没有多久,心警兆就大起,让谨慎的他不得不尽快收回撒布出去的十面炼魂幡,迅的开溜。

    现在,他把重创翅目族人的希望放在约翰森正在研究的药剂之上,约翰森告诉他药剂的研究马虎不得,也急不得,得按步骤来。

    雷森暂时收手,不过他去了原星兽占领的那片星域,这里被翅目族人给戒严了。星球上到处是星兽和合相族游荡着的魂魄,他悄悄的放出炼魂幡,把两族的魂魄收起来。虽然星兽和合相族决定离开他打一片天下时,死活就和他无关了。但是两族来人全部灭亡的现实却是不那么好接受,他心里还是很沉重。

    把这一片星域悄悄的走遍,雷森出手杀掉一些单独行走的翅目族人,心稍舒,在炼魂幡主魂向他报告没有遗漏之后,悄悄然的离开这片星域。星兽和合相族的死他记在的翅目族的头上,终有一天他会让翅目族来给这两族陪葬。

    约翰森的药剂终于成功,试制了一批后,雷森在约翰森的要求下,把他裹进炼魂幡,带着试制出的药剂来到一个翅目族的等城市。变化成翅目族模样的雷森把一瓶瓶药剂撒在城市的角角落落,然后把约翰森和一面炼魂幡留下,自己跑到旁边的城市静待消息。

    第二天,正在城市里闲逛的雷森从光脑上看到了他想看到的消息,被他撒下药剂的城市,大量的翅目族人突然得了怪病,人员大批死亡。此事已经惊动了翅目族长老会,下令把那个城市给封锁起来,派出大量的人员搞明白这个城市生了什么。长老会面对翅目族的关心,保证,一旦有最新的进展,马上会公布。

    炼魂幡也传来信息,试着收入的生魂含有一种能量,但是经过炼化后影响不大。总的来说,收了这些生魂对炼魂幡来说是增加了实了。这样,雷森就放心了,他让炼魂幡主魂传令约翰森,抓紧时间搞明白那股能对炼魂幡有影响的能量是什么,争取在下一批制出的药制去除,对于壮大炼魂幡雷森一直都很上心。尤其是现了翅目族人隐藏的实力之后,更认识到炼魂幡对目前的他来说是很大的助力。没有炼魂幡,他一点把握搞赢翅目族的信心也没有了。更何况,翅目族之后还有刀臂族和万古族。

    翅目族关注着那座城市的实时进况。长老会先是布了一些正在调查,调查结果很快就会公布的信息后,没有用天就突然宣布,那座城市的人几乎死绝了,连调查人员也有一大部分受到波及,可以肯定,这是一种病毒,目前长老会正在调集各种人力和资源,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研究这种病毒的解药。

    雷森离开旁边的这座城市,在郊外把炼魂幡收起,快度的带着炼魂幡返回空间。一返回空间他马上拿着药剂配方,全力生产药剂,而约翰森则投入改进药剂的工作去,顺带的也研究一下在这种药剂的基础上研新的药剂。

    新的药剂很快就制出了一批,雷森带着药剂回到翅目族宇宙,随便找了一个城市把药剂均匀撒开,又丢下一个炼魂幡悄悄的收取生魂,就回去,再取一批药剂去别的星球,别的城市撒布。一连去了十个城市,炼魂幡都扔出去了,他才放心。开始回到最开始撒布药剂的城市,准备收回吸收了很多翅目族生魂的炼魂幡。

    翅目族长老会被搞得焦头烂额,一连串的城市暴病毒,时间来得太紧了,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时间,他们只能下死命令,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解这种病毒,并研制出解药,不然,不用别人动手他他们,他们翅目族就会在这种病毒的肆虐当死光死绝。

    在病毒肆虐的时候,翅目族某处隐秘的宇宙忽然撕裂一道口子,走出一队队骑着白甲兽,全身都包在白盔白甲的武士,这些武士走出来后排成队列,人数有百万之多。(。)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