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刀臂族那里传来好消息,刀臂族在和神族的战争连战连胜,每次都是集刀臂族最精锐的力量,提前埋伏起来,在关键的时候,人人争着上前一击,就是杀不死神族派出的人也要击伤对方,给其他同伙创造机会。

    他这就是这样的打法很有用,竟然把入侵刀臂族宇宙,人数是翅目族二倍多的星兽派出的军队给干瞎了。万古族那边暂时还没有信息传来,但想来也会不差。

    不提万古族,光是刀臂族和翅目族相比,就能看出其的差距来,刀臂族比他们准备的也要充分一些,在面对神族派出的大量惩罚罚军后,他们能冷静的面对,并尽快的找到对付神族最好用的手段,这足以说明了,刀臂族在这方面经强于翅目族了。

    这也是族之间被神族分级的依据,确实,翅目族的实力的底蕴和刀臂族相比起来差了很多。更不用说是万古族了。万古族在与神族惩罚军的战斗当,虽然解除们面对的数目又是刀臂族的双倍,但是,他们现在几乎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神族惩罚军,战斗就要进入尾声了。雷森没有去过万古族的宇宙,对于这个消息还不灵通。

    雷森的动作终于还是引起了翅目族的注意,一群翅目族人扑腾着翅膀,向雷森这边飞来。有人居然在无人的野外移植一些东西,而且似乎不愿意和其他人交流。举止诡异,在这个大环境下,不得不让人警惕起来。

    雷森把一株灵植扔进空间,顺手又把移植设备收起来,一翻手拿出一座离子炮,架在肩头上,冲着空无一人的天空举着。那一群来找事的翅目族人飞了过来,雷森把按钮轻轻朝下一按,离子束从炮膛里飞出,直接把一个翅目族上半身汽化掉,剩下一只脚和飞根燃烧着的羽毛从天空翻滚落下。

    那群人吓了一跳,他们没有想到会受到袭击。而且还是科技的手段。这人也太狠了吧,连面都没有见,一出手就是杀招,直接就杀死了一个人。

    这群人纷纷的朝下面落了下去,一个个争先恐后,生怕晚了,挨上一炮,把自己给轰没了。雷森收起离子炮,轻笑一声,得了,这里被注意了,那就离开,去其他的星球。

    雷森悄悄的离开,那些落在树森里的人却不知道,当他们潜伏了半天,生怕弄出一点动静暴露自己,居然发现对方没有动静,根本就没有再反杀他们的意思。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敢大意,急忙上报,这里发现凶徒,请求支援。

    支援的人很快到来,驾驶着军舰在上空搜查,过了好久,上面才有人通过光脑与他们确认,确认他们上报的是不是真的,派出的带着搜索仪器的军舰在他们指定的区域内根本就没有发现可疑目标。他们松了一口气,互相通报了一下,纷纷从隐藏的地方出来,跑到雷森攻击他们时站立的地方,找到一些痕迹,搜集起来,这才向上报告。证实他们没有谎报,他们确实受到了攻击,而且,被攻击的翅目族还有两只脚能证明。

    上面很快让他们回去报告,同时也派出更多的搜索军舰在野外细细搜索可疑人员。他们可以肯定,攻击他们的人也是翅目族,一定是那人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怕他们发现,这才对他们下杀手。不过,那人也是奇怪,说没就没了,紧接着派出的军舰大面积的搜索,居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影子。有心人自然打了一个激灵,这有可能是恶魔。

    有些人已经想到出现的人是恶魔,马上悄悄的上报到长老会。长老会综合一下先前的情报,先前有情报显示疑似恶魔的人曾经买起两个记录有本宇宙植物考察资料的光脑。两相结合,他们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恶魔。

    只是现在正在和神族惩罚军作战,没有人敢大意,他们就是想对付雷森,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和精力。只能按下不察。

    “情况不对啊!“一个长老叹了口气,“这个恶魔怎么会对我们这里的植物感兴趣了?是不是他移走的植物对他以及他背后的人来说很重要。所以他才特意要过来移植,如果是这样,其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

    现在,对恶魔有帮助的东西流进恶魔手,对翅目族来说就是伤害加成。翅目族当然不会愿意看到。他们对恶魔现在也不是一无所知了,雷森把星兽和合相族的腕脑拿到一部份,翅目族当然也不会发过,他们拿走了很多星兽和合相族大人物的腕脑,破解后,从腕脑仔细寻找和恶魔有关的一切。综合了一些资料,恶魔在他们间的形象也渐渐清晰起来,恶魔修炼可以有灵植合成各种丹药来促进修炼。虽然翅目族大多数人对灵植不感兴趣,对灵植了解不多,但必竟翅目族也一直有用一些有用的植物合成一些伤药及其他有用的秘制药。知道流失掉不知名,不知效果的灵植就是资敌的道理。

    另一个长老知道叹气长老的意思,这些长老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岂不明白如果恶魔能借助他们这边的灵植增加修为,增长恶魔的实力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恶魔拿出病毒已经让他们头疼不已了,这种病毒到现在他们也在组织科技在研究,希望能尽快找到应对的办法,不然,整个翅目族就完全处于在恶魔的危胁之下。已知病毒,对他修为达到上的翅目族人没有用处,但达到上的翅目族人必竟占的是少数,更多的人无法抵挡住病毒,当恶魔散布病时时,这些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

    “现在不是和恶魔再交恶的时候,神族的惩罚军队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力解决的,这一批解决不掉,也许下一批马上就会到来,两批合到一处,我们翅目族面对的情况会更加的恶劣。聪明的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招惹恶魔。”那个长老说道。

    “我知道,我就是不甘心!恶魔一次次对我们翅目族攻击,各种的攻击,根本就没有把我们这些翅目族放在眼。我们这里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想都上火。”先是感慨,接着这位长老就愤怒起来,“我承认,当初我们攻入恶魔的家乡是没有想得太多,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那是恶魔的家乡,我们都不会算啊。攻陷他们的宇宙,杀掉他们的族人不是很正常吗,又不是我们翅目族的主谋,他要报复就先报复成刀臂族和万古族去。如果他有种,直接和神族开战更好,凭什么咬着我们翅目族不放……”

    “谁知道?也是是他有计划的进行吧,你看啊,先是信宇宙,接着是双角人的宇宙,现在是我们的宇宙。他是要一个接一个的来,也算是他有眼光吧。必竟我们翅目族的刀臂族以及万古族相比是最弱的。这一点我们不承认都不行。他是恶魔,不代表他不会权衡,知道那两个族群不好打还去打,他没有那么……”

    两名翅目族和长老在交谈着,声音有的是无奈。面对恶魔,确实是让人很没有办法。用在别人身上种种很好使的手段在恶魔身上只能失灵。交谈了半天,最后也只能是让下面注意一下,但是不鼓励下面去招惹恶魔,他们也怕在这个时候把恶魔招惹烦了,直接发火,拿他们翅目族发泄,好不容易让他停手,如果这个时候他再投一批病毒下来,可就真麻烦了。

    当然,这些长老也不是没有动作,马上让人去到恶魔去过的野外山林,搜集取证恶魔都是移植的什么植物,一旦确认,马上建立数据分析,把恶魔移走的植物有什么成份,能做什么,估计会有什么用处全部列出来,以供使用。

    雷森去了第二棵星球,先按照名单把一些似是而非的植物**带回升龙星,用来研究确认,自己则是回来,动作隐秘的移栽一些长了岁数的灵植。他现在也转换了一下做法,移植与采种育苗同时进行。移植必须他亲自来,采种育苗却不需要,只要把种子放到空间去,自然有机器和设备去做,一旦成功就可以移植,完全就不用他多管。

    种子采集器很认真的在工作,要采集种子自然是去寻找成熟的灵植,寻找到后,先采集种子,然后就是整株移植。这样,雷森特意赶制出一批微型的机器飞虫,放飞出去,在周围寻找成熟的,有些岁月的灵植。

    翅目族加快了攻击的节奏,也投入进去了更多的人手和实力。优势的天平一天天在向着翅目族这边偏移。神族的惩罚军死一个就会少一个。翅目族却不同,这边是翅目族的老窝,他们很注意伤亡的情况,一但攻击人员受伤,其他队员会马上上前把受伤的人保护起来,带着受伤的人员撤退,后面会有救助人员上前救助助,让受伤的人尽快恢复。

    神族的惩罚军就是有心想学,这里也不会给他们那么好的条件,真的是死一个少一个,伤一个就增加了一份的拖累。但是没有办法,远征军的命运就是这样的,没有人能改变,除非他们的实力能强横到一定程度,可以完全碾压,那样他们就不用在乎伤亡。也是,真是那样,完全碾压的情况下,有几人能给他们造成伤害,更不用说是亡了。

    翅目族这才整体的松了一口气。翅目族的高层之所以不敢一开始就全力出击,就怕用力过猛,和神族的军队冲突得过甚,伤了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现在,战争打到了眼下,他们真正的核心实力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这让他们放下心来。对接下来神族还会再派出大军有了底气。虽然他们没有像刀臂族和万古族那样战斗进行的那么顺利。他们自己也知道翅目族和这两族比起来底子确实不足。呵呵,没有底气,做事就处处小心,这种感觉会让人爽到要发疯的。

    翅目族派出一支全是老底子的老人,他们在战场上和神族的惩罚军直接开战,显示出来的实力当然不是一般的强横,神族这些人对他们功法虽有克制,但是奇怪的是,这些人的战力并没有受到多少损失。当面一战,神族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根惩罚之矛捅进一位翅目族的喉咙,搅了搅,翅目族的脑袋掉了下来。握着惩罚之矛的神族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两根羽翅突然射进他的眸子当,他叫了一声,也只是叫了一声,羽翅如箭,就把他拉脑袋掀开了,两根羽翅爆射而出。

    “哼!抓紧时间解决战斗!”一个翅目族张翅飞在空,显得十分不高兴。周围的翅目族人应了声,转回身朝着其他的神族扑了上去。这名翅目族把死去的翅目族脑袋捡了起来,放在翅目族的尸体旁,叹了口气,“大意了吧,我知道你想报仇,可是杀了几个这些不怎么入流的神族真就你就满意了吗?”

    翅目族人神色痛苦,死去的人和他一样都是忍辱负重的活了几千年,一直忍着想要报复神族,忍到了现在,刚开始却死了。几千年啊,只换到了一个开头。怎么想怎么有些不值,有些荒谬,也有些悲痛!

    “我会把你埋在你家人的身边!放心吧,你大意了,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陆续的有人去陪人,你不会寂寞的。走好了!”翅目族人起身把尸体收了起来。这个时候是在战场上,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人过多的生出伤痛的情绪。

    战争就会死人,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当你亲近的,相信的人死在你面前的时候,那种感觉不是能用言语说的清楚的。参战的翅目族人都清楚,他们和神族的战争肯定是一场恶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就没有妥协的余地。(。),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