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刀臂族那里传来好消息,刀臂族在和神族的战争连战连胜,每次都是集刀臂族最精锐的力量,提前埋伏起来,在关键的时候,人人争着上前一击,就是杀不死神族派出的人也要击伤对方,给其他同伙创造机会。W

    他这就是这样的打法很有用,竟然把入侵刀臂族宇宙,人数是翅目族二倍多的星兽派出的军队给干瞎了。万古族那边暂时还没有信息传来,但想来也会不差。

    不提万古族,光是刀臂族和翅目族相比,就能看出其的差距来,刀臂族比他们准备的也要充分一些,在面对神族派出的大量惩罚罚军后,他们能冷静的面对,并尽快的找到对付神族最好用的手段,这足以说明了,刀臂族在这方面经强于翅目族了。

    这些看似好消息,激起了翅目族人大多数的自尊来,他们不觉得自己比刀臂族和万古族差什么,当然更不会服气。人家那边人数比这边多,但是战果却比这边好。这让翅目族人觉得深深的受伤了。大家都一样才好,凭什么你们就能比我们翅目族强得不只一点半点。这绝对不行,我们不认!

    雷森找了一家不错的饭店,坐在包厢里,外面不服的氛围传染到包厢来。虽然包厢只有他一个,但是这各感觉还是很清晰很强烈。光脑上不停有有本地的消息更新,本地的翅目族青年已经串连起来,准备一起去前线了。

    雷森摇摇头,这情景他很熟悉啊,打倒反对派!打倒小日苯,打倒美帝吗!

    只是怎么都有一种违和感啊,雷森晃着脑袋,一边看着光脑,一边笑。饭店外面有一些叫喊声,他打开包厢的窗户,看到一队青年从窗下走过,似乎有些示威的味道。这让雷森越的有一种熟悉感。

    “先生,你要的菜上来了!”服务员推开包厢的门对雷森说道。

    雷森点点头,“嗯,谢谢!给我来瓶酒吧,嗯,原味的白酒,粮食酿的。多少钱没有关系。”雷森忽然间就想喝酒了。

    服务员上来一瓶白酒,雷森就坐在窗边,边吃菜边朝外面看去。偶尔拿起杯子啜上一口酒。菜很不错,酒也不错,外面偶尔经过的带着一股子悲壮味道的年轻的翅目族给人的感觉也很不错。雷森吃完后,心满意足的结了帐,然后离开。

    他只是出来看看,翅目族不很乐观,但也不是很差。最起码能把神族的人打败,这一点从种种迹像能看出来,很有可能啊。雷森替他们担忧的是,神族不可能只派这一支大军过来,接下来,神族很可能会再派一批大军过来,那个时候,翅目族上下就不会太乐观了。

    管他呢,雷森可不愿意替翅目族多想他们的未来。打得过神族军队,翅目族能多活几天,打不过神族的大军,翅目族大不了灭族,跟他没有多大关系。反而会减少他一些麻烦。

    狗咬狗,这种事情雷森很开心,不管他们最终会怎么样,对他来说都是敌人的实力在消减,绝对是大好事情一件。他只要做好坐山观虎斗的思想准备就行了。

    雷森心情很好的跑回野外,专心的移植灵植,这个时候翅目族的精力大都会在神族大军身上,就是翅目族现他,也没有多少精力支管他,这正给他时间去研究和现这个宇宙的灵植存在,研究灵植的药用价值。对于炼制灵丹他不怎么懂,但是他手下有那么多的修士,对炼丹有的是天才,只要他能够提供足够的灵药,就可能炼制出大量的灵丹,从而提升大批星兽和修士。所以,他对移植的事情很上心。

    上一次送回的植物又确认出四种灵植来,雷森很高兴,这些都是新灵植,药效正在研究,一旦能开出,绝对能提升盘龙王朝的实力。虽然雷森对盘龙王朝提升实力后能不能给他提供助力不报希望。但是这些对一个族群的崛起绝对是一件大好的事情。雷森觉得就是累点,只要给整个族群把基础打好也值得。

    何况,哈哈,雷森还能从提升空间级别,让身体获得空前的好处。他现在真正的修为不一定有他身体变化后带来的杀力大。他现在的力气非常大,就是没有修为,雷森相信,现在和他同层级的修士也不一定能从他这里占得便宜。而且,好像,他的空间升级是无限制的,这个就很恐怖了,升级下去,他的力量在理论上是会变得无限大的。防御上也是会变,变得无限大,那么到最后,他就是不靠着修炼出来的实力,也能靠着空间带来的好处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唉呀,就是目前,空间的升级越来越难了,所需要的经验也越来越多,升一次级所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这让雷森有些伐开森啊。

    翅目族虽然有上面的命令,对雷森的存在不要过多的关心,可是下面不是长老会。很多人猜出那个在野外一直移植的可疑人的身份来,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就会有一些人成批结队的到野外来寻找雷森,并个个怒火冲天,要把雷森这只给翅目族带来恐慌和不安的恶魔干掉。雷森现,他很快就失去了原来的那份长时间的安静的环境。他在第二个星球被现的时间比上一个星球要短。在第个星球更短,第四个还要短……

    只到,他只要一出现在某个星球上没有多久,就会有人过来盘查。他不愿意大雷霆,他杀掉这些人没有用啊,留下他们去找神族的大军火拼不是更好吗。

    雷森有了这种想法很知趣的暂停移植了。转而跑到星域的陨石带,不管什么影响,穿着防护服,就冲起乱石,把一块块乱石收起空间。现在空间出现的转盘数上千了,这对加工从外面进去的原料很方面。现在不是加工的问题,而是雷森能给空间提供多少原材料的问题了。只怕原材料不够用,再多的原材料,在空间自动分配,会有绝大部份的转盘在歇着。雷森可是记得陨石带多有好东西,一些物质早就燃烧光了,只剩下能在空域存在的物质,这些物质大都有用。

    现在移植的活不能做了,雷森转而要给空间积累出一批有用的物质来。所以他就把目标盯在了翅目族琮宙的乱石带,也就是陨石带上。这里在神族大军入侵前还是翅目族的矿场所在,会有大量的采矿船在这里采矿,现在不行了,神族大军的到来让翅目族收缩了阵线,一些不必要的活动就停了下来,比如像采矿这种很商业的活动。

    雷森在乱石带朝前漂着,把身边一枚枚陨石收进空间。由于陨石和陨石之间已经达成了引力平衡,任何一块消失都会打破这种平衡引起陨石一片动敌。这就需要雷森在动乱四处腾挪躲避了,因此他不得不时的调整身体,以防被陨石给撞上。撞上他他倒不怕,他的**对这种冲撞是小儿科,只是他身上的防护服经不住啊,为了节省一些,他不得不闪避,怕自去的防护服破了,来回跑进空间的次数过多浪费时间。

    在陨石带没有翅目族打扰他,这里也没会有人注意,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大家都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对战神族大军的事情上,更没有人关注这原本是矿场的陨石带了。

    这个陨石带除了那些半个星球大的陨石暂时雷森没有能力移走,其他的陨石他移到空间都不在话下,也许再升几级,整个的星球被他移走也不无可能。

    雷森想到处己有一天能移到星球,忽然有些向往起来,要是真能行,他现他绝对又掌握到了一种能耐,老子不和你打,老子到时候直接把你们所住的星球会搬空,我看你们怎么办?这种想法一升起来,雷森就吓了一跳。他认为这种想法能行,可是这种想法要是能实现,第一个就怕那些住在原来星球上大能在被收入到他的空间去以后不老实,给他带来麻烦。不过他又一想,麻烦个屁啊,到了空间那里的天劫就能被他随便动用,把他那些都劈死好了,一个不留,更爽啊。

    雷森仿佛现一种新的灭别人族群的能力,要是真行了,那可就真是好了。到时候打个毛啊,只要他到人家星球附近,把星球一个个个全扔到他的空间去,把敌人宇宙所有星球一搬而空,这还怎么打,再强的敌人,没有了立足的星球,没有了资源,那也不过是一泡米田共,雷森根本不用理会,而且那样,给他的空间会带来种种意想不到的好处。像移植,只要把他长有灵植的星球搬到空间,一切都会有空间主脑和机器操劳了,把一个星球上的灵植向其他空间开成的星球上移植,移植光了,再把整人星球用转盘分解掉。那样能省去他不少的精力和体力,绝对是一件好事。

    只是想想也有些恐怖啊,他要是把一个宇宙所有的星球都搬空,那个宇宙就像一个空气球似的,只有外面一层,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这个宇宙还成为宇宙吧,会不会变成其他的形式,比如这个没有实质星球的宇宙会不会突然就消失了?

    很有可能噢,雷森现在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绝对很大。要是星球消失,宇宙也跟着消失的话,那他就变成了宇宙杀手,还是别人防不胜防的杀手。

    雷森想到这马上就动力十足,达到那种级别,他谁也不用尿了。直接把人家的星球像收弹珠一样收到空间,根本就不给别人反对的机会,一到空间天劫就像洒消毒水似的酒向星球上,这种感觉绝对会很爽!

    一颗颗陨石被收进空间,收了几个小时,雷森就在某颗陨石上设下座标,人传回空间,再传回到翅目族的某颗宜居星上,找到一家味道不错的饭店,点上一些不错的酒菜自我犒赏一番后,顺带的得知一些最新的消息,心满意足的等一会,然后再离去。回到陨石带,继续他的搬运陨石大业。升级啊,升级,雷森现在很是希望能尽快的升级他的空间。这样他的能力就会提升。他都想好了,如果这边战争不断,他就啥啥的不参与,做一个吃瓜群众,除了在他们背后收一些生魂之外,什么也不做就好了。

    雷森的想法不错,他觉得如果能升级到把星球朝空间里送,那么他对付敌人的手段就强大到无敌了,不管敌人怎么强,只要把其连星球带人一起送到空间,那就是待宰的羔羊,再强大的半仙,在一连串的劫雷轰击也会弱爆成渣。

    所以他现在就想神族和这族之间的打斗时间越长越好,那样他就有大把的时间来升级空间了,不需要空间能升级多高,只要能把一般质量的星球收到空间就好了。那些质量特大的星球暂时不理就行了。相信,如果一个宇宙因为忽然失去大量的星球而使宇宙消失掉,这种能耐无论他是神族还是魔族一定都会怕到不成。

    雷森在卖力的朝空间收着陨石,与此同时,调酒师再次见到了师傅,他呆不住,见有人报名上前线和神族惩罚军决一死战,也报了名,很快他这件事情就让师傅知道了。

    “你想干什么?你难道道不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吗?现在不是你胡闹的时候,再说了你现在也过了胡闹的年纪,你想干什么,给我一个解释!”刚见到师傅,师父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一脸的愤怒神色。

    调酒师缩了一下脖子,心里面虽然不愤,但是还是解释道:“现在前面吃紧,我们和神族的战争不容乐观,我看大部分的人都要上前面支援,我想我还有用,不能在族群危难的时候后退,所以就报了名,准备和他们一道去前面和神族的人决一死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