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一死战!”师傅一脸冷笑,“就凭你!你凭什么去和别人决一死战?你这点实力,到前面也只是送死而已,决一死战,你是在给为师讲笑话吗?”

    调酒师听到这里,脖子一梗,“我知道我的实力不行,但是大难当前,我有一颗不怕死的人,只要对我们翅目族有用,我这条命死不足惜。师傅,我不是怕死的人!”

    “荒唐,你还敢和我说不怕死,你的命能和那些人一样吗?难道说到现在你都没有觉悟,谨守自己的身份,做出符合你身分的事情很难吗?”调酒师的师父真的有些恼了。

    调酒师严肃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在死亡面前我的命平常人一样一不值,死就死了,我的尸体死掉了也会臭,和人家没有区别。现在大敌当前,我族应战不如刀臂族和万古族有力,已经让普通的人感到不安了,他们要组织起来,到前面去帮助我们的人尽快得到胜利。我觉得我应该和他们在一起,那样我才会快乐。”

    “你就没有想到你要是出了事情,咱们翅目族的恶魔之间就再也没有缓合的机会了吗?我看你是不知道,你只活在你自己的世界里!你从不愿意替我们翅目族担负责任。我告诉你,有时候活着比死去的责任更大。我不需要你明白,我只需要你按照我的命令行事。”

    调酒师还要争论什么,师傅已经不容他说下去了,“现在,我命令你哪里也不能去。别人去是别人,你是你,按照我给你的安排做事。什么打仗的事情不是你的事情。你的事情就是安心等候恶魔来找你。一日不到你等,二日不到你也等,日不到你继续等,什么时候等到了恶魔,你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了。回去吧,别那么天真!”

    师傅说调酒师的话不可谓不重,很像是一位师傅对徒弟不放心的叮嘱,但是调酒师已经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他们看重,他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因为对长老会有用,用来和恶魔沟通,所以他才会有今天。他心像压上一块石头一样,摆什么样的姿态都不舒服。所以他很想摆脱这种状态,比如他这次要去前面和神族战斗,就是这样。

    他不是没有脑子的蠢货,他清楚自己的重量,就凭他这点微末的修为,到达前线,只是给别人送菜,上去就会死亡。但他不悔,他认为死是一种很好的解脱,尤其是他的死是替本族群的未来而死,就显得更有意义。

    可是师傅的话已经说明了,不允许他去前线,师傅不允许他就去不了前线,这他无比清楚,所以他现在更加的痛苦。他很想摆脱眼下的生活,可是他没有办法。

    晚上,他在女人的身上疯狂了一回,疯狂后的他扑开翅膀,摊开身体朝上躺着。女人偎在他的怀,用手抚摸着他的胸膛。女人知道他心有很多苦,尽管他不和她说,她也能感觉得到,虽然调酒师身份从卑微一下子变得高贵起来,调酒师反而没有以前那种轻松了。

    调酒师感觉到女人的担忧,拍了拍女人的后背安慰道:“不用担心我,我没有事情。”

    女人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屋内很安静。调酒师把手从女人背上移开,伸手摸了一根烟,女人爬起来,替他点上,又担心的道:“少抽点。”

    调酒师笑了,“我现在没事,这点烟对我的身体造不成什么影响。你放心。呵呵,我师傅很关心我,不让我去前面送死,我心感激着呢!”

    女人又嗯了一声,身体在调酒师怀里动了动。调酒师深吸了一口烟,忽有所感,让女人起来,他道:“你好好睡一觉,外面有人找我。”女人移开身子,调酒师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仪容,返回身在女人面上吻了一下,拿起烟,走了出去。

    “你才发现我来了。”屋外站着一个黑影,声音没有感情。

    “是,刚感觉到,我就出来了。师兄找我有什么吩咐?”调酒师目光炯炯的看着黑影。

    黑影转过脸的,让脸伸到光线之下,这是那位替调酒师收拾酒吧老板的师兄,他打量了一下调酒师,伸手向调酒师要烟。

    调洒师给他点上,他把烟夹在手,转过身面对着调酒师,“我来看看你。不是师傅的意思,我们师兄弟之间应该多走动,你说是不是?”

    调酒师点头,没有说话。那人笑了,拍了拍调酒师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很不舒服,师傅收了十五个弟子,你是第十六个,虽然师傅口上承认你是他的弟子,但是你一直没有进入弟子的圈。不是我们不让,实在是你在我们圈没有什么话可说。对不对……你不用否认,我知道你心里会怪我们,但是我要告诉你,你现在加入我们,你会更不自在。因为你的修为太低下,低到惨不忍睹,我们随便一个仆人伸出一个手指都能轻松的收拾掉你。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调酒师摇了摇头,“师兄,谢谢你来和我说这么多,我知道我的份量,不用师兄提醒,我没有想着要加入你们圈子,其实我就是个调酒师,师傅收下我,给你们丢面子了。”

    那个笑起来,拿起来塞到嘴,深吸一口,眼睛却眯了起来,“不是丢面子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怕丢面子,他良的,谁敢让我丢面子,老子揍得他没有脸为止。师弟啊,我要告诉你,咱们师父也有师傅,师父还有师兄弟,我们不在乎,但是有些人会心里面很不舒服。嘿嘿嘿,如果不是你和恶魔有过交往,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但,我很喜欢你,你不错!”

    师兄给的评价让调酒师愣了一愣,他可是知道这位师兄可不是什么好人,最爱动手来解决问题,他说这么多估计也是破了例。

    调酒师有些感动,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谢师兄,我知道怎么做。”

    “其实吧,我很支持你上前线。真的,你死了,会让会多人松一口气。但是,也会让更多的人心里面不踏实。你和我说一句实话,你和恶魔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调酒师想了一下,应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能肯定的是,当初动手揍上族的就是恶魔,我不过是帮他,他在那个时候记住了我。现在我大概能想得到,恶魔是不想欠我的人情,知道我对他们族群的调酒技术很向往,所以才带着我去他们族群发源星球上去考察一下,顺带的把一些酒方给了我。也许,这就是两清吧。”

    “他后来不是找过你吗?出了几回事,我们都调查出,十有**是恶魔做的,而且,恶魔变化成的我们模样后多次去过你的酒吧,我想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调酒师摇了一下头,很干脆的道:“我不知道。”他见师兄盯着他,补充道:“也许只是一种习惯吧,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吧,遵循习惯行事,我们是这样子,恶魔也会吧?”

    师兄没有看出调酒师撒谎,叹了口气,“这就是为难你了。这么久恶魔都没有来找你,是不是像你说的,觉得你们两个之间已经两清了……嗯,他和你说过其他的话没有?”

    “说过,如果他有一天要灭绝我们翅目族,我也不会例外,他会连我一起杀死。前提是我不会死在神族的手,也许我就是那个活得最久的翅目族。”

    调酒师一脸自嘲的笑容,“师兄,我是不是该荣幸的活着?不知道你们会怎么看我,反正我活得很累,我真的想去前线找个神族一拼,死在那里,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师兄嗨了一声,问了一个很沉重的问题,“你比我们了解恶魔,我想听你一句实话,你觉得恶魔这个异族人怎么样?他有没有实力灭掉我们翅目族?”

    调酒师朝外面看了看,把烟扔掉,粗鲁的用脚碾灭,“我不乐观。虽然我不清楚恶魔的实力有多大,但是我感觉最终我们不会是他的对手。你不要问我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我说了,我说了,我就是个普通的调酒师,我只想普通的活着,普通的死去,无论是死是活都想像个正常人一样。只是出了一些意外,意外的让我碰到了恶魔,引发了一系列意外的事情……如果我们现在杀不掉恶魔,以后肯定会越来越麻烦。”

    “怎么杀?”师兄扭了扭脖子,吐了一口烟,继续看着调酒师。

    调酒师笑了,“师兄啊,这个问题目我没法回答,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弱点。也许他现在族群居住的地方是他的弱点,但是我们谁也到不了那里去。他的弱点已经成为不了弱点了。他随时可以来报复我们,然后抽身而去,而我们会什么都做不到。之前不是一直都这样子吗,我想上面的人一定是在一直研究着怎么对付他的办法,如果有早就实施了。上面的人包括师兄你,实力和智慧都是我不能比的,也比不了,这个问题你们考虑了这么久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实力低微的人能有什么办法。”

    师兄歪了歪脖子,“和解呢,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调酒师又摸出一根烟,竖起来,在手心里顿了顿,“我对过往的事情了解得并不清楚,这种事情我更没有办法回答,你们了解的比我多,师兄,你认为我们能和他和解吗?我是说怎么和解?他想要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能知道的就是他要报仇,他决心要灭掉我们对他的族群屠杀的四个族群,双角族已经灭亡了,就是在我们剩下的个族群上有双角族的仆役存在,但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双角族是真的灭绝了,他们失去了他们生活的宇宙,了了数人,永远不会再回过过往独占一个宇宙的时候了。我们族也不会支持他们对不对?”

    师兄没有说话,调酒师又道:“就像我们翅目族,如果,师兄,我是说如果我们有一天步双角族的后尘的话,你说,我们有一些人跑到刀臂族和万古族那里,他们就是把恶魔打败了,或者更进一步杀掉了恶魔,他们从恶魔手夺回我们的宇宙,他们会不会把宇宙重新还给我们?你们怎么想我不清楚,我很不乐观!”

    师兄笑了,“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们不能失去我们的宇宙,只要我们失去,我们翅目族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就是我们击败了神族,击败了恶魔,我们也会变成其他族群的附属,这一点用脚都能想到。做为一个翅目族人,我是不允许的,除非我死了。”

    调酒师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他听师兄道:“和解是我们要和恶魔达成的最好的结果。你现在知道你的重要了吧,我们,不管是刀臂族还是万古族,只要我们翅目族有人和恶魔交往过,而且到现在还没有死,那个人就是你。你是最有可能成为我们和恶魔之间沟通的桥梁,你不能出事,没有人敢允许人去前面送死。师傅他是对的,不管让你做什么,总的来说,是对的,我们不能和恶魔继续交恶下去。你明白吧?”

    调酒师点了点头。他当然明白,在神族没有出现之前,只一个恶魔就让整个翅目族坐立不安,现在神族的大军已经和他们战在一处,让他们翅目族实力减损,翅目族更不能去再招惹恶魔,两头起火,翅目族的结局很不容乐观。

    “你明白就好,明白了,你就不要多想,什么上前线去送死,这是我们所不允许的,你死了,我们很有可能就和恶魔断了联系,没有沟通,会有更多的误会发生。其实现在上面很多人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把恶魔派来的星兽和另一个族群灭掉,很明显的,那些是既是恶魔送来试探我们的,也是他放弃的棋子,他们的死亡灭亡对恶魔来说损失不大,介理我们灭掉了他们,恶魔就会认为我们是强硬到底,想一直和他对抗下去。这样很不好,很不好你知道吗,这样下去,恶魔本来就是满腔的仇恨,这样的事情多了,会让我们和他之间没有一点回转的余地,后果很可怕,除非他突然死了,不管是被我们杀死也好,还是死在其他的手,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终有一天,他会有灭掉我们的实力,那个时候,就是硬碰硬我们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想想吧,我们能做些什么?”(。),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