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绝望的是,这一波神族大军的实力都很强,他们出手表现出来的实力都有半仙级。一千多万的半仙,这他娘的谁能抵抗得住啊?接触这些半仙的翅目族人一声哀嚎!

    翅目族的长老会马上就惊恐不安了,他们再要求确认,到底是不是一千多万的半仙。这怎么可能,神族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半仙,这似乎与他们了解的不一样啊。

    真特吗的要了命了,要是一千来万都是半仙,他们翅目族只能等死!确认的过程很复杂也很简单,就是拿人命去试,扑上去一波死一波,用一条条生命去试那一千来万到底是什么来头,还能不能给他们一些活路的想法。

    长老会的长老们在焦虑着等待前方的报告,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今天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长老会的院子里撒满了漂亮的阳光。阳光带着一股暖暖的味道,可是整个长老院内却莫名的给人一股阴冷的感觉,那股阴冷还透着一股子浮躁的味道。

    “报告,前方报告,能确认的是,所有交手的敌人都有半仙修为。但是他们交过手的只是一千来万外围的人,内部的人无法交手,修为高低不清楚。”一个人面色古怪的走进来,向屋里一帮在等消息的大人物们汇报。

    哗的一下。整个屋子里都不安了。这个消息太他娘的让人心里面冒凉气了,别说什么外部能交手,内部保护的好。想都不用想,无论是谁摆兵布阵,放在最外围的一定是是不重要的兵,重要的人物会层层估护起来。尤其是深入敌境做战,更是不敢大意,一旦大意了,领被别人干嗝屁了,整支队伍不战自乱。可以肯定,这一千来万人十有八,九是半仙。他娘的,一千来万的半仙,这神族是疯了吗?

    “不可能!”一个长老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脸色潮红,“不可能,神族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半仙。诸位想想,如果他们朝我们这里派出一千来万的人马,翅目族那里呢,刀臂族那里呢?他们得派出去多少人马才能够?”

    “对!不可能!神族不可能有这么多半仙级的人马可用,特不可思义了,他们从哪里去找这些人马出来。这说不通吗!”另一个半仙马人紧张的附和起来。

    其他的长老心里面一松,虽然他们认为很有可能是真的,又都在下意思的劝自己那是假的,神族不可能派出那么多的半仙人手来。一千万,他娘的,这太出常理了。如果是,说明人家神族早就防着,或者说等他他们背叛的这一天了。他们一背叛,对方马上派出大军来镇压横扫。这他良的妥妥的有阴谋在里面,。他们自以为他们是得计了,反叛,自由,啧啧,理由很充份,说不定人家神族就等着他们这样做呢。更说不定这些年人家一直不耐烦的暗嘀咕这帮孙子怎么还没有行动,太慢了,我都等不急了等等之类的话。

    少数的长老皱着眉头,他们现在几乎是绝望了,他们比那些不能接受事实的人更冷静,知道神族大军没有必要去做掩饰,这一次神族的大军很有可能全是半仙。这些半仙不要一千万,娘的,减少到一百万也足以横扫他们翅目族宇宙了。

    “都不要说了,大家说一说我们怎么办?哼,各位,不管对方是不是一千万的半仙,我们都没有机会再走回头路了。各位,有想后悔的,想再次投靠神族的吗?”一位头雪白的半仙站起来,用冰冷的声音说了一番话。这番话马上就把其他人镇住了,没有人再瞎喊,大家都在想以后该怎么办。他们是整个翅目族的大脑,他们要是乱了,翅目族肯定就玩了,他们不乱,翅目族还不会败得那么快。

    “怎么办?”一个半仙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不行,我们就朝刀臂族宇宙移一部分人过去吧,一千万,我们除了死还是死,没有别的选择。各位,我一点半法也没有。”

    “移人是一定要移的,我们当下是做出一些决定,调围要大调兵了,一千万的半仙,决对不是我们能抵挡得住的,一般的人在他们别面真的和蝼蚁一样,一口气就能吹跑掉。也只有我们这些人能上前线了……”

    大家一嘴的苦味,他们上前线没有关系,他们大部分人愿意为了以前的耻辱和神族一决生死。无论是人还是团体,都不愿意再回到被奴役的过去。

    “怎么办,调集所有的人力和物力,和他们决一死战吧!这一次我们谁也指望不上了,不用说,刀臂族那里的神族不会比我们少,万古族那里更是。他们这一次躲不过去了,我们族拼的是谁能最后一个灭族……“

    “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一个半仙不甘心的站起来,“也许对方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半仙是我们多想了。我们做的是不再隐藏了,不管是成是败,摆明车马和对方大战一场。胜了,我们翅目族就有未来,不胜,最起码我们不会后悔……”

    “好,马上联系其他的人,布命令,上级修为的人手马上阻拦在神族大军的前面,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他们阻止住。是,各位,我们没有退路了,别人也不会给我们退路了,不管他们是不是有一千多万命半仙,我们都得和对方死战一次,最惨不过灭族。各位,做好准备吧,我第一个上前面去,你们最后去。”说话的半仙似乎很有威望,讲完这些话,站起身来向外走去。摆出一出慷慨就义的模样。

    翅目族派出去拦阻神族大军的人密密麻麻的挡在神族大军面前,只是神族大军和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的太远了,他们根本就挡不住,整支神族大军就身一个旋转进攻的钻头,无论是谁挡在他们的面前都会被钻得粉碎,这些前仆后继朝前扑的翅目族人根本就不是对手,除了极少数的人,绝大部分翅目族连人家的边也沾不上,直接就级击破了阵形。能飞在空自由自在的是半仙级的,大部分的翅目族人要吗乘坐着机甲,要吗就是坐着习船和军舰前来。在整个阵形当,还有几百座战争堡垒向着神族大军碾压过来。

    那些把神族残军消灭掉的翅目族人接到一个让他们有些不可相信的命令,让他们马上前去阻拦神族大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能杀掉一个是一个。翅目族到了最后的关头了。需要大家用生命来维护翅目族的尊严。于是一个个翅目族飞快的向着目的星空转移,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责任和悲壮,那就是为了族群的示来,大家可以去死。

    雷森加到空间补充体力,也就是体息,他脱下防护服,看了一眼一直戴在手上的光脑,忽然就看到一条最新的消息,千万神族大军亡我之心不死,正在屠杀我等族民,长老会希望所有翅目族都能奋起抗争,为了翅目族伟大的明天而去战斗。

    雷森愣了一下,一千多万,难道是他有感觉的时候神族的军队悄悄有进来,只是被他感应得到,而那些神族的军人没有感应到他,所以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不是危机感?

    雷森觉得有可能,他的危机感天生而来,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能提前感知危险,进而提前做出规避的动作,不把自己置于绝境。短短的时间,这一千万的神族大军一定让翅目上族吃了大亏,不然,翅目族那个尿性也不会出这样的号召来。有些最后一搏的味道。

    雷森把光脑放下,咧了咧嘴,吃了几颗灵丹,便闪身出空间,又闪回来,活捉了一个翅目族人,制服了他,把他身上的光脑取下,交由空间主脑处置了一番,免得他拿出去主动报警,至于那个被制住,动弹不得的翅目族人,雷森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惊恐,提着他直接送给了约翰森,**吗,正好可能给约翰森解部着玩,用来研究病毒。

    一切妥当,他变化成那个翅目族的模样,把旧光脑帐户的的钱转到新的光脑上,操做完毕,他带着两个光脑出去,站在某个房间里,两个光脑上同时出来转帐成功的信息,他才把旧光脑扔到空间里,捧着新光脑坐在床上,看着最近的新闻。

    雷森现,这帮翅目族还停爱他们的族群的,一千万半仙……雷森这才注意到,是一千万半仙来了,他吓了一大跳,这是一千万的半仙,不是一千头猪……好吧,就算是一千头猪,一千头猪同时拱,也够挡在他们面前的人喝上一壶的。

    这下去,翅目族要完了!看到一千万的数目,还他良的是半仙,雷森第一反就是他们要完了。就算是翅目族很厉害,有大量的半仙,以雷森的了解,翅目族的半仙这么些年积攒下来,不过十万人。这十万人在他眼里面很厉害了,但是在一千万的半仙面前,分分钏都会被碾压成渣渣。完全没得玩啊!

    雷森咂了咂嘴巴,开门出去。这个房间是原主人的住处,房屋很干净,阵设也很不错,只是显得冷清了些。他到了楼下,按照光脑提示,向左边走过两个路口,在一栋红楼处又左拐一次,看到一间门脸,迈步走了进去,这是一家饭店,味道不错的饭店,但是吃饭的人很少,就是翅目族的服务员也脸上没有人色,显然是被一千万的神族大军到来的消息吓呆了。

    “给我看看菜单。我要点菜!”雷森对服务员道。这些服务员可不是机器人,他们是真正的翅目族人,所以在这里就餐不菲,不像是有机器人侍者服务的地方。

    “先生,你要的菜单!”一个服务员小心的走过来,脸上带着变了形的夸张的表情,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冲雷森笑,“你想要什么?”

    雷森咧了咧嘴,他很喜欢服务员面无人色的样子,笑道:“有什么推荐的吗?”

    服务员有些愤愤然的看着变化成翅目族的雷森,这个时候雷森还有心悠然的坐在这里享受一顿美味,他良的,这妥妥的是在拉仇恨啊!

    雷森扬了扬脸,“不用这么看着我。越是这个关头,我们越要冷静。不要敌人还没有摧垮我们,我们自己先垮掉了。那样做是资敌,我是不会那么做的。你们也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没有列亡,我们都有怀着美好的心情活下去,不然对不起我们族人的牺牲啊!”

    雷森合上菜单,“给我来两个差不多的菜吧,不管战争怎么样,生活总要继续!”

    服务员走了,不一会给他端上来一杯暖饮,他道了声谢,一个人坐在饭让里有滋有味的喝茶。菜还没有上来,倒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说的太好了,不管战争怎么样,生活总要继续!太有道理了,太有诗意了!本是是这家饭店的老板,前一刻还有惶恐不安,听了你的话我才安下心来。”

    雷森呵呵一笑,他又不是翅目族人,相反的,他是翅目族的仇人,翅目族死的人越多,他就越的高兴,他才不会去管其他的翅目族安不安心。不过是心有了快意,要泄一下而已。翅目族完蛋了,他更高兴,还少了他一块心病。

    “老板,你该减肥了,”雷森打量了一下对面把脸长成猪头的老板,意味莫名的说了一句,“不管以后是和敌人战死在一起,还是逃命,瘦的总比胖的利索。”

    “你说的好有道理啊,我马上就减,希望还来得及。你要的两个菜我请了,顺带的再送你一瓶酒,谢谢你的淡定从容给了我们信心。谢谢你。”老板站起来对雷森行了感谢礼。

    雷森妥妥的受了老板一礼,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成就感。这个老板和其他的商人一样,商人吗,都是重利轻义的,更不用说去替国尽什么忠了,没有利,忠要摆到最后面去了。(。)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