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气,我只是随便说说,也实在是饿的没有办法了,跑到你们这里来,看你们这里来个客人都没有,我怕是吃不上饭,才那么说的。”雷森看着老板一副惊愕莫名的样子,心里面快慰起来,笑道:“逗你的。其实你不用管,不管怎么样,我们第一就是不能自乱阵脚,第二吗,就是该咋活还咋活,一切听从上面的指挥。”

    “你说的很正确。”老板又给雷森行了一礼,一脸便秘的表情离开。

    一杯暖茶喝了半杯,两个菜就先后送了上来,雷森尝了一口,倒了一杯酒,品了一一,这是一桌不用花钱的白来之食,雷森很珍惜。他怕以后再也吃不上了。他怕这些人都死在神族大军的铁蹄之下,以后就再也没有带着两个翅膀,一脸便秘表情的饭店老板来给他免单了。

    这顿饭雷森吃的莫名的开心,就像一个没有良心的邻居看着隔壁家从天天唱歌唱戏,嘿皮的不得了的那种到一下子并排出了十口棺的感觉,那种爽劲真不是一般的爽!

    吃着吃着,雷森感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有一点那种想飞的感觉。翅目族都这个逼样了,他猜刀臂族那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万古族那里估计也是一个吊样。

    一顿饭吃得肚子圆圆的,雷森满足的把杯剩下的酒喝进肚子里,招手叫来站在附近的女招待,“替我谢谢你们家老板呵,你们家的菜做的不错!下次有时间我还会来呃!”

    女招待一脸的嫌弃,但是还是很客气的把雷森送出饭店大门,很规矩的招呼道:“贵客慢走,欢迎贵客下次再来!”

    雷森乐得大笑,“客气,太客气了!有机会一定,一定来!”

    雷森摆着手,抖着一对翅膀走到街上,看着擦肩而过的翅目族人都是一脸的不安与惊恐,心里面的快意都要荡出来了,他变化后的一张脸裂成几块,开心的不要不要的。有人注意到一脸怪笑的雷森,只当他是被吓成了失心疯,离他远远的,没有人多想。

    雷森一脸笑走进一家商场,翻着眼瞅柜台里的香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从地球上学到的这一手,烟酒不但这边出现,而且还成了主要的消费品。

    “呶!神迹烟,一条!”雷森指着柜台里一种蓝色的烟盒装的香烟。

    这里的服务员也是真正的翅目族面无表情的把一条神迹牌香烟放到柜台上。

    “红盒的,对,就是这种,让我看看价签。行,两条。还有翅祖牌的香烟,对,两条。还有这种,呶,紫花的这个,好贵,好吧,也来两条。算算,多少钱。”

    服务员见雷森一脸掩藏不住的笑意,看得实在心烦,强忍着愤怒问道:“先生,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让先生开心成这个样子,真是不容易!”

    雷森咧咧嘴,“是吗,我有开心吗?是啊,看你点头我也就放心了啊,这不,神族的报复来了,我觉得我这个身板能在神族派出一千万名半仙后活下来的机会没有了,所以啊,我就想开了。买点自己喜欢的,死之前好好的享受一把。”

    服务员报了一个数,雷森把钱从帐户里划出。他听那服务员问他,“你就这么不看好我们翅目族吗?就是神族有一千万半仙又怎么样?只要我们能坚持住,最终一定能打败他们,我们翅目族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和自由……你这种想法可是很消极的……”

    雷森挠了挠头,瞅着服务员,“是吗,也许吧,我们的长老会实力可是很强的,谁也不知道我们隐藏着多少半仙,十万,百万,千万,说不定有上亿,几亿,几十亿,只要我们隐藏着的这些半仙一出手,分分钟的灭掉入侵的神族半仙。嗯嗯,有可能噢!”

    雷森一副突然间我就想明白了的表情,看着服务员,掰着手指,吧吧的和对方说道:“真的,要是有千万,上亿,几亿,几十亿的半仙,神族派出一千万半仙来,算个屁啊,再来个一千万我们也不用怕啊,来多少我们灭掉多少,我翅目族是无敌的!”

    客人很少,女服务员也难得找到一个愿意多说话的人,眼睛一翻,“瞧你说的,我们要是有几亿几十亿的半仙,早就把他们灭掉了,还容他们猖狂到现在?还上亿,几亿,就是有个几千万,我们也就笑了。你一脸的笑,不会是吓得吧……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我们女的都没有吓成你那样,你吓得哭笑都失常了,你胆子真大!”

    好吧,被人家鄙视了。雷森嘿嘿一乐,“我的胆子一向都不大,这你都看出来了,了不起。我觉得我们翅目族一定藏有余力,半仙不说上亿,怎么也得有上千万吧。我很佩服我们长老会的那帮长老们,大多数的半仙不用,先用我们这些冲到最前面去,冲上去让神族看到我们的血性和不屈的一面,让神族知道我们是不可欺的,等到我们差不多了,敌人也知道我们整个族群意志不可摧的时候,隐藏的半仙突然出击,一举歼灭敌人。一定是这样。”

    女服务员听出来雷森话多是不满和怨气,竟然引起她的一份共鸣,但她也精明,没有表现出来,把几条烟装进袋子里,推到雷森面前,“先生你的烟,走好。”竟然不愿意再好雷森多说什么。雷森住了嘴,拎起烟,晃晃悠悠的就走了。

    女服务员在雷森走后,等了好久也不见有别的顾客上来,脑子想起雷森说的那些话,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拿起光脑,在光脑输入了一段话,选了几个好友发了出去。

    几个好友有人很快就回应她,“别多想了,你那个顾客一定是吓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几千万半仙,我们翅目族能有一百万半仙就了不起了。一千万的半仙,想都不用想,那就是不是你卖的烟,从地里到车间,再加工为香烟,一批一批的,一天能生产上千万根……要是真有,你以为长老会那些人冷血啊,他们早就派出去了,把一千万神族半仙直接干得死死的。还不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底气,怕派出去,死了,真的就完了。我们那些半仙不死,整个翅目族还能有些念想,认为我们不会亡,半仙死了,我们就不用再想着抵抗了,所有人都会变得绝望一片。你啊,这话我们俩之间说说可以,别乱传。”

    和女服务员说话的是一个明白人。女服务员回了几句,想了想,总觉得不甘心,便在某个公共的论坛似的平台上发了一个帖子似的章,“我们有没有几千万,上亿,几亿或者更多的半仙去抗击神族”。帖子,他叙述了见到一个客人,买了几条烟,这个买烟的客人很古怪,一脸的笑容,估计是吓得呆了……

    帖子发出去后,女服务员就不管了,收起光脑,专心的工作。

    女服务员的帖子很快就被人关注了,一些不安,恐慌的人们马上就想,是啊,长老会的长老们空然就把神殿给弄毁了,和神族决裂,看那样子底气一直很足的,底气足就说明不怕神族啊,不怕神族那就是半仙数量很多喽……

    女服务员的帖子让人很快的引用,在空前压力下,终于有人质问长老会,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们在干嘛,有那么多的半仙干嘛不派出起,一直藏着。是你们觉得你们达到半仙境界极其的不容易,命比我们这些普通的翅目族高贵,只能先牺牲我们,等我们死绝了,你们才肯出手吗?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几个半仙级的,看人家一来人了,就缩卵挤胯的,吓得不敢露头,还是先让我们送死,送死光了,你们再投降……

    玛淡噢,发这个帖子的人太魂淡了!怎么能这么说,这不是把长老会一帮人朝死路上逼吗?长老会看到这个帖子时,这个帖子已经很热了。长老会一下子坐蜡了。

    怎么回答?一千万的半仙,我们有早就派出去来一个横扫千军之势了。还用坐在这里瞎白活!说没有?他良的,这话能说吗,只要一说,不用神族再动手了,翅目族马上就会垮掉,任谁也救不了了。现在是进也是死,退也是死,根本就没有选择。

    长老会沉默了,装聋作哑。一连开会,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办。

    调酒师接到命令,想法办和恶魔联系上,看看能不能和恶魔谈一下,放开去往双角人的白洞,先把一些翅目族转移过去,条件可以谈。

    调酒师就日了,狗了,他上哪里去联系上恶魔,人家不来,他怎么联系?他一脸苦色对前来传达命令的师兄说道:“我也很想联系上他,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联系好不好。要是能联系上,我早就联系了,不用等到现在。真是的,长老们怎么能给我下达这样的任务,这,这不是为难我吗?我根本就无能为力。师兄,要不,让我去前线吧,我发现了,这是有人看不不爽啊,变着法子来折腾我。”

    师兄一瞪眼,“放屁!没有什么折腾你!你觉得你是什么人物是不是?那些人每天都很忙,谁有心思来折腾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我来的时候,师傅私下里也和我说了,让你想法子联系上恶魔,越快越好,这一次,我们翅目族是挡不住了,没想到神族派出那么多的半仙级的,这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我们挡不住,对方又是一味的屠杀,根本就没有劝降或者是接受我们投降的意思,你说怎么办?刀臂族那边肯定也不安全,那边说不定出现的神族大军比我们这里多多了。这就是个陷阱,神族早就给我们挖好了,就等着我们族朝里面跳了,跳进去,人家不可能就这样完事……总之……你马上想法子联系恶魔,求他让开通往双角人宇宙的通道,让我们过去,这是唯一的活路。”

    调酒师愣了一愣,“师兄,你就不怕神族大军也朝那边派过去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到了那边,那边也有神族大军在,趁我们立足不稳,冲击扫荡,我们怎么办?”

    师兄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别那么多话,马上和恶魔联系,马上。”

    调酒师苦笑,“师兄,不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他联系得上。我要是能联系上,早就联系了,就不用一直等他来了。师兄,嗨……”

    师兄脸一沉,“我也知道他们是胡缠,这也是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你能和恶魔有联系上的可能,我们没有人有这个可能和机会。你再想想,有没有其他的法子和他联系得上,我提醒你一下,这很重要,对我们翅目族很重要。”

    “呃……”调酒师见状只好说道,“我再想想,我再想想,想想有什么办法和他联系得上……”调酒师苦逼了,他知道除非恶魔先来联系他,不然,他根本就不可能联系得上恶魔。那家伙,神出鬼没的,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说不定现在就在他们的附近,更说不定,他现在早就离开这个宇宙,让他们想查也查不出来,更不用说去联系了。

    想了很久,最终调酒师也没有想得到怎么去和恶魔联系,他叹了口气,对师兄说:“你替我向上面说明吧,我根本就没有法子联系上恶魔。顺带的告诉上面,要是惩罚我,就让我去前面吧,我愿意死在前面,为了保护长老会的尊严。”

    师兄瞪了调酒师一眼,到一边向上面汇报去了。调酒师软瘫在那里,翅目族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自觉得很高大,很有实力,人家恶魔灭不掉他们这个木头人,接着来了一个扛着电锯来的伐木工,横几下,竖几下,咔咔的,胳膊退就掉了下来,接下来就差一把火把他们这个木头人给烧成灰了。(。),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