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和万恶的神族开战,战争正酣,我们翅目族积贫积弱了千多年,不是强横霸道的神族对手。眼下局势险恶,敌人几不可挡,我们希望恶魔先生能看在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更希望恶魔先生能识大局,能看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神族的份上,伸出你的友情之手,让我们翅目族躲进你的宇宙避一避难,帮我们翅目族一把。

    我们没有别的要求,我们希望恶魔先生能让开通往双角人宇宙的白洞通道,让我们的一些翅目族战略的撤退到双角人宇宙避难。我们保证,我们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急盼回翅目族长老会

    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的雷森,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就不知道这帮翅目族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敢给他这样的******。还要求他伸出友情之手,尼玛,我吐你一脸!

    雷森现,这帮玩意完全是不要逼脸的作派,在和他耍无赖提要求。问题是,你玛的,这要求老子能答应吗,老子和你们又不熟。熟吗?熟吗?什么认识这么久,什么识大局……还他良的让老子伸出友情之手,我友情,我友情你个妹啊!

    雷森越想越觉得自己碰到的是一群大逗逼,求退路求到要杀他们的仇人头上,这些人脑袋子里面的构造是怎么构造出来的,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杀来杀去杀了半天,敢情他在这些仇人眼就想是个和尚,慈悲为怀!雷森想到这,打心底就升出一股浓浓的失败感——他的实力不如神族,凶恶程度不如神族。弄来弄去,他成了最慈善的人。咋弄咧!

    雷森换了一个姿势,有一种强烈到极点的做人失败之感,他居然被翅目族人当成了好人,他居然被了好人卡,他要杀的一群家伙把他当成救命稻草,我滴个天老天啊,谁写的剧本,不该是这样演的啊!

    他很想揪住一个翅目族,变回本来面目问他们,“嗨,帅哥,我是恶魔你恨我吗?”

    如果对方不恨他,他自己都觉得恶心,老子杀了你们那么多的人,你们居然不恨,说我是好人,“恶魔先生,你是老好,老好的人喽!”真他良的恶心。

    手捧着光脑,就像捧着一堆屎,雷森被恶心坏了,手一拂,关掉光脑,急争的闭眼吸气,告诉自己平静,要平静,不能生气,这群人是在和他开玩笑……

    星球上,雷森做了一套广播体操,做完了,人也安静下来。背着手走了一段路后,他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还是不够凶恶啊,本想把他们逼入到绝望之,他们却看到了希望之光。”拍了一下脑袋,“再凶一把!小看我啊,胡怕胡啊!”

    空间里,约翰森想不开了,愣住了,雷森不久前让他停止研究针对翅目族的病毒,并且不允许生产,扭个面就像换个人似的,要他把配方交给空间主脑,按照配方要求抓紧生产出一批病毒来,有急用。

    急用,急用就是杀人!好吧,约翰森算是想明白了,在杀人这件事情上,自己这个老朋友,外加主人,绝对是不会眨一下眼睛的,主人不是什么好人!

    约翰森的想法雷森不知道,若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长出一口气,他怕就怕自己做的被别人误会,明明的他要灭掉翅目族,翅目族却把他当好人,这种感觉很别扭,很不爽,就像是两个人打架,有一方出其不意的掏出一板砖,兜头一砖,来个脑袋开花。另一方一点都没有防备,直接就给打得分不出东西南北了。只是,约翰森哪敢和他说这些啊,自从约翰森被杀死后,一切的图谋都没有用了,生魂被吸入到炼魂幡,变成面目丑陋,只能听命出去屠杀的厉鬼,他灵魂内外对雷森只有一个字,怕!空前的怕,在雷森面前,他绝对不敢多说一个不该说的字。他这些想法,雷森能清楚的感应到,雷森本来就没有把约翰森当成什么手下,他对约翰森还是有一些特殊的情份的,这些特殊的情份让他有时候会屏蔽对约翰森的灵魂感知,现在就是,所以他不知道,要是知道,他一定会赞扬约翰森几句,不愧是老朋友,太了解他了,知道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睛,吃人不吐骨头的恶人!

    空间里,一天后,约翰森把大量的病毒放到空间戒指里,一闪身从空间里出来。公园里,长椅上,一个翅目族的老人,摊着羽毛灰败的翅膀坐在那里,他手捧着光脑,嘴里面念念有词,有一对情侣从长椅面前走过,他没有抬头,只是两只翅膀上的眼睛略嫌无光,眨啊眨的,看了这两对情侣好大一会,然后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看着光脑神叨叨的老人就是雷森,他现在在综合各方面的信息,选取一个合适的城市,投放病毒,给那些侮辱他心怀大慈悲的家伙一个大大的警告,让他们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再说话,少打一切不切实际的主意。

    雷森不是好人,不是好人,不是好人!重要的事情说遍!雷森要证明翅目族长老会里那帮长老们不但没有眼珠子,还没有脑子。把他当好人,眼瞎了他们!呸!

    选来选去,结合实时信息,雷森只相了两个星球上的城市,其一个就是长老会所在的星球,只是他有些犹豫,在长老会所在的星球投下病毒固然很爽,只是那个星球现在肯定是整个翅目族重点防护的星球,他捧着装有病毒的盒子,像捧着一只骨灰盒似的,在大街上,众眼睽睽之下撒下置翅目族于死地的病毒,被人现了,肯定pIa的一下拍死他这个货。要是选的不对,好像他不够狠,不舍得杀人似的。唉,不好办呢。

    光脑里,雷森先前看到的那篇由翅目族写会他的公开求援信每隔两个小时就会重一次,看得雷森都想吐了。雷森再看了一眼两个星球的比对,心里面有了计较,站起来,背着双手,拖着耸拉下的双翅慢腾腾的倒着碎步,完全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走出公园。

    “嗨,先生你好!你是来租飞车的吗?”租车行里,服务人员微笑着,热情十分的迎向一位年的翅目族人。年翅目族一脸的愁容,心事重重,一看就是遇到什么事儿的模样。

    年人冲服务人员点点头,“是啊,我是来租飞车的,有没有能喷洒粉末和液体的飞车,有的话我租一辆,我喜欢那个。”

    服务人员愣了一愣,马上说道:“先生你喜欢种植啊,你要的是特种飞车,是庄园种植用的,用来喷洒药物。当然,也是防火的设备,我们这里不出租特种飞车。我们这里只有普通的飞车,先生,不好意思。”

    年人一脸的遗憾,“噢,那真是太不巧了,我还以为你们这里有呢。”年人摇了摇头,“知道哪里有这种飞车吗?我可以给你信息费用。”

    服务员想了想,“城外的种植场里有,只是我想他们不会租的,因为他们有用。其他的倒是有出售的,要知道出售的很少,飞车都能自己制造,能上路,允许飞驰的只有一些公司的才允许。我想,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卖一辆,只是特种飞车,除了特许之外,一般城市心是不允许进入行驶的。所以啊,我建议先生去买一辆车改装一下,可以当作民用普通飞车进入一般管制的区域。”

    年人眼睛一亮,“哪有啊,我着急用,现改装肯定来不及……”

    “我有一个朋友,对这方面有信息,嗯,你也可以进入本城的交易区啊,找一找看有没有你想要的飞车,没有的话再想办法。”服务员又给了年人一个很好的建议。

    “好吧,我试试。”年人用光脑查了半天,确实查了一些二手改装车出售的信息,他按照卖车人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上对方,确认了有两辆是他想要的。

    年人对服务员表示感谢,给了服务员一笔小费后,等了一会,便有飞车车主开着要出售的特种改装车来到租车行。年人看了一辆,讲了一番价格,便坐在飞车上,与原车主去办相关的过户手续。过完户,原车主显得是松了一口气,好心好意的劝年人,“现在神族惩罚军太厉害了,我们翅目族挡不住他们,好多人都在处理多余的财产。我现在出售一些财产,想换一艘能供全家逃命的飞船,好多人都这么做。要是这飞车你用完不用了,我建议你抓紧时间处理掉,可能你要亏上一笔,但是,比扔掉强。”

    年人对原车主的好心提醒感谢了一番,“噢,你真是个好心的人,我会的,等我失去兴趣,我会卖掉他。该死的神族,总是让我们不得安生。噢,你们准备逃往哪里,现在好像整个宇宙都不安全,怎么办,我都不知道该朝哪里逃了。”

    原车主似乎有了谈天的兴趣,掏出一盒烟扔线年人一支,他叹了口气,“私下里说吧,我也不知道该逃向哪里,我的亲人和朋友也不知道,舍家抛业没有人愿意。早知道是这种结果了,神族那么强大,早些年征服了包括我们翅目族在内的数个种族,不费吹灰之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没有削弱,只是我们和他们交往得久了,近了,觉得了解了,忘记了他们的强横,认为自己积蓄的实力足够了,能反抗他们。现实却是给了我们当头一击,神族用血的事实告诉我们,他们是强大的,不会容忍背叛,我们必须付出代价才能平息神族的怒火。那些该死的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就是那么的自大,现在他们也没有主意了。”

    年人拿出光脑,点出刚送过来的给恶魔的******,“你认为恶魔会给我们留条生路吗?我是说,恶魔真的能如长老会所愿,打开白洞通道让我们去往双角人宇宙生活吗?”

    原车主冷笑一声,“天真!我很知道长老会的这帮人脑袋上长了几个洞。去和恶魔交易,还用这种方法,也真是够了。恶魔不是我们的朋友,他和神族一样,抱着灭亡我们翅目族的目的来的,我们翅目族的灭亡正合他的意思,他怎么会帮我们,我实在不知道这帮平时高高在上的老爷们是怎么想的,这得有多大的脑子才能想出这种天才似的白痴的主意。”

    年人起了兴趣,“这么说,恶魔不是仁慈的了,你和长老会对恶魔的认知完全是两样吗,我都不知道是谁正确了。我也认为恶魔那么残忍,长了一副冷酷的心肠,一直想灭掉我们,不可能在我们危难之时帮我们,可是,他们又是长老会的长老们,智慧过我们,他们不会是有什么目的才这么做的吧,我这个智商跟不上队啊!”

    “他们现在这是怕死,乱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这样做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现在他们一定在想办法和神族对上话,愿意再次投降神族,听神族的话。恶魔那边不过是他们留下的另一条路,不抱希望的做法。信他们,多天真的人才会相信他们的话啊!”

    年人沉吟了一下,抽了一口烟,“原来是这样,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明白了,他们这是想办法拖时间啊,一边和神族接触,让神族手下留情,一边再和恶魔沟通,进自己多留一条后路。,这么一想,他们也是智慧群的哈,这计谋很高明!”

    “屁!我就不相信恶魔会有那么天真,相信他们的说法。抛开仇恨不说,就是没有仇恨,恶魔也不会轻易的允许我们进入他控制的宇宙,他不怕我们借机占据啊。对了,他不怕,因为他会杀人。”原车主笑了笑,“别相信那帮白痴的话,他们是糊弄我们这些普通人,我算是看透他们了,战争他们很少上前,只会躲起来谈大局。谈得人够够的。”(。)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