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可不,哥们是乐疯的,哥们碰了个好主人,不疯才叫怪了。㈧』㈠┡』网W你也不要跟哥们说这么多的怪话,先帮哥们把许可批下来,哥们让哥们的主人把钱打到你们公司的帐号上。麻溜的啊,哥们还要抓紧时间改造呢,哥们现在是大忙人!”

    “问问你主人有没有要新的特种飞车的打算,别瞎想,哥们不是不帮你,是哥们心疼那些飞车上新上的智脑,什么都没动,赶上了,弄不好,以后神族就是占领了我们这里,把长着一双翅膀的人类给灭了,不把我们给毁灭掉,也不会待见我们,那帮自称为神的家伙他良的都有洁癖。”飞车智脑知道现在让飞车智脑去问他的主人不地道,也不可能,补充道:“这样,咱们随时保持联系,我选把你的改造许可给你,你改造完之后,你再告诉你主人,我们再谈这件事情。说不定,到时候不花钱了呢,我只是想给我们这帮不受人待见的智脑找个好主人。你别多想。”

    “靠,都这样了,还不让我多想!你……算了,谁让我现在求你呢,快点啊,把许可给我过来,尽量要大而全的那种,对就是大而全。我的主人说了,以后我要向多功能方向展……”

    “行,马上给你。钱给我打过来吧,别忘了我刚才和你说的,改造完,你的主人没有办法反悔了,你和他提一嘴,别说什么,我来和他说,不会让你难做。”改装厂的智脑很会做人的对飞车智脑说道,让飞车智脑哑然。

    雷森正在看着窗外,飞车智脑突然叫他,“主人,改装厂那边已经核准改装许可了,需要一笔钱,是不是现在给他们。”

    雷森转过头来,“唔,让他把帐号过来,我这就给他转账,对了,多少钱?”

    “……”飞车智脑迟疑了一下,才说出一个数额。雷森在光脑上点了几下,飞车智脑把改装厂的帐号到雷森的光脑上,雷森马上把改装许可款给划到对方的帐号上。

    “主人,是不是现在就改装?”飞车智脑有些迫不及待起来。雷森抬了抬手,“先去把剩下的病毒播撒完,我把你送到我的空间里,在那里,改装得很快。”

    飞车马上提,飞向最近的小镇,他们来到的这个小镇,现在已经有不少飞车聚集,都是从心城飞过来的。小镇的路上有很多的翅目族人。雷森在飞车里看到这些,命令飞车在小镇上穿行几次,然后快的离去。

    雷森把飞车扔到空间,让空间主脑按照改装许可把飞车改装一番,原飞车的材料就算了,全部用完美级的物质。对于飞车,他有这么个打算,以后在翅目族的星球上行走,没有星球主脑认可的飞车,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有了飞车,就像这次,他只要坐在飞车里,时不时的朝储藏间里装病毒,其他的就可以不用管了,效率没得说。

    当然,雷森想要的可不只这一辆飞车,其他星球的飞车他也得准备一辆,比如说,心星球的心城市的飞车,必须来上一辆。

    雷森来到翅目族心星球,换了一个身份和光脑后,直接在光脑上寻找特种飞车出售的信息,选定了几辆后,和车主联系,经过一番比较和讲价,他选了一辆,故伎重施,把飞车送到空间,摘下智脑交由空间主脑处理。

    当然再次出现在心星球上,就坐着一辆外在很普通的飞车,优哉游哉的朝着心城飞行而去。他就是一个看热闹的人,看看他洒了病毒后翅目族怎么应对,想吃他的豆腐,他现就就拿石头塞到对方的嘴里面,让对方知道知道他是什么人。

    到在心城,雷森把飞车扔在酒店的车场,进入酒店定了一个房间。

    恶魔的反应有些出乎翅目族老会们长老们的意料,这个家伙一言不合就动手啊。直接在他们的一个星球的心城撒下大量的病毒。虽然大部分当时没有死亡的翅目族人第一时间乘坐各种交通工具,以最快的度离开心城,但是,逃出去的人大部分都死了,活下来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而那些留下来的人们,全部死亡。上百万的人口就这么没有了。

    他们都知道这是恶魔在警告他们,别一些不该的信息,惹翻了,只会让翅目族更难受,在神族大军一路碾压的情况下,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用恶魔那边的话来说,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谁也不怪,怪就怪这些家伙想得脑洞开得太大。异想天开般的想要向恶魔借用他控制的星球避难,虽然恶魔不怕他们,但这是一招让恶魔恶心着了,恶魔反应过来,马上就一巴掌拍上来,老子和你们不熟,行不行啊!

    现在这些第老们担心恶魔这个家伙会怒狂,如果忍不住,在他们后面四处放火,可真就够他们头疼的。一番人还在商议的就是这件事情。必须拿出应对办法来,他们没有不搭理的能力,如果不搭理,没有反应,第一整个翅目族不会答应,他们会认为这帮天天在研究的长老们没有办法解决眼下的危急,这是他们这些长老会的人有些抓瞎了。怎么办,怎么才能让恶魔安静下来,不再继续胡闹,这是一个大问题。想来想去,也只能对恶魔妥协,希望恶魔不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关键点上,再和他们争长论短的,现在他们逄是现了,这个恶魔特别的小气。

    一点也也没有大人物的气度,不管怎么样,这边己经出来了,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最起码的回应谨言慎行不是。

    最起码的回应应该有吧,人和人之间的尊重不就在一呼一应之间吗?

    这个恶魔倒好,一点儿大人物的素质全无啊,也许是那个对他的******太少他不爽了,翅目族长老会集体踩了他的尾巴尖儿,让他回头看腚,捧着尾巴乱甩,又跳又叫的。

    你跳就跳吧,他们也没有看见,不评论,可是你这一下子毁掉了差不多一整个心城的人口,你出口气我们就要死百万人口,你这口气他娘的龙旋风,里面裹的全是杀人无形的刀刃啊。啊啊,不要过份好不好?

    长老会的长老们那个郁闷就不用提了,恶魔被他们给恶心了,反过来,恶魔就甩给他们一大捧米田共,逼着他们围观。

    “怎么办呢!大家有什么好主意马上说,咱们拖不起了,那个家伙是真的在飚!”一个长老会敲着桌子。怎么办呢,几乎成了这些长老会们开会时的口头禅了。

    “再一封******吧,这一次我们不能再像上一次那样了,上一次只是试探恶魔,看看他的智商高不高,现在看来,不是一般的高,我们要调整一下,不让他看出来我们在想什么。这一次言辞肯切一些,就是有血海深仇,但是自古以来,在利益面前,没有一个人放不下仇恨,他知道他想要什么。我们真不行就舍弃一些东西给他……”

    还真是把恶魔当弱智吧,是够恶心人的,这些人又开始研究起来,他们也真闲,神族大军横扫他们的宇宙,他们不管,在一个已经对他们收手的恶魔集了最大的精力来对付。如果雷森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一定会认为进了小孩子过家家的场所,肯定也会很高兴的来一句,“大家都长了一副好大的童心啊!

    恶心人!长老会的意思是把恶心恶魔继续下去。这是他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神族他们想管,管不了啊,知道对方乌泱乌泱的来了那么多的半仙后,他们把脑袋装起来,摆着手说,“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夜里,会有很多人呜呜的哭,“妈妈,好吓人啊!吓坏宝宝了!”

    和神族比起业,恶魔的危害性可真小,他们为了不被自己的族人骂,只好把恶魔提溜出来,吊着,打一千遍啊,一千遍。

    于是,经过一番严肃认真的协商后,一遍新的针对恶魔的******出炉。

    亲爱的恶魔同志,你好!

    最近你是不是又调皮了,害了我们那么多的性命,这是不应该的……

    好吧,很有人想这么给恶魔写这样的******,事实是,翅目族的******不是这样子的。

    恶魔你好,请你认真的看一看我们这封的******,是给你的。

    我们对你没有恶意,我们一直都认为,在我们之间有着友情存在,那个调酒师你还记得吧,调酒师有一个梦想,就是要去你们族群源星球实地考察,体验一下贵族悠久绵长的酒化,只是一开始碍于你们那边被万恶的双角族替神族占领着,所以一直就没有去得成。后来,你神威大,把可恶透顶的双角族人赶出了你们的宇宙,进而刀兵并举,打进双角族的宇宙,把可恶的,卑劣的双角族人灭族。对此我们自心底的高兴。

    你做的太好了,一切仇恨都来自于双角族。我们翅目族并没有实际上压迫过你们族群,相反的,我们一直感同身受,因为我们也处在神族的压迫之,在这方面我们的经历是一样的,感受也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和敌人,那就是神族。

    上一封******,我们要求你提供通向双角族宇宙的通道,实在是逼不得已,神族太过狂,接边向我们这边宇宙派来大军,我们正在坚决抵挡。出于共同的目标,我们希望我们那些没有战力的民众能有一个安全的后方,所以才提出那个要求,我们想,以你的智慧,一定明白我们的意思,所以在上一封的******,我们并没有多作解释。认为你会明白。

    或许是某些原因,你并没有明白我们的意思,反而的给了我们一击,这无疑于是拿把刀插在我们心脏上,要置我们于死地。敌人还没有灭亡我们,我们却死在背后的刀上,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情,想想吧,恶魔先生,我们是真心的,真心的希望我们之间能和平共处。我们只要能打败神族,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撤离双角人宇宙,那个宇宙依儿是你的,我们对那里没有非份之想,请你放心。

    我们知道,我们这么说,你会更加的不开心。但是这是事实,我们这些翅目族从始至终都有着一颗友善之心,我们一直喜欢交朋友,我们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和你坐在一处,自内心的想,。你能感受到我们的热情吗,能吗?

    最后,我们不得不说,希望你看到这封信后,能给你一个机会,也是给我们翅目族一个机会,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谈一谈我们的示来,我们的友情。我们知道你喜欢植物,我们保证,只要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翅目族全宇宙的植物都会向你公开,你愿意研究就研究,愿意移植就移植,我们会给你提供一个最好的服务和各方面的支持。

    我们不相信你会一直把我们当成敌人。在神族到来时,你没有再继续给我们翅目族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让我们能专心的对付神族。这一点我们十分的感激。

    现在,我们依儿希望,你能再帮我们一下。希望你能公开的回应我们。

    好了,愉快!翅目族长老会全体长老

    这一封******几乎第一时间就被雷森看到了。雷森笑了,他现,这帮人是在逗他呢,还再次给他写******,还巴拉巴拉的说了这么多。恶心人呢!

    雷森第一反应就是给外面的飞车下命令,“马上研究本城立体地图,寻找可以播撒病毒的路线,尽量做到完美。“

    飞车智脑马上就投入到工作当去。雷森站在窗外,朝外看了看,移步进入卫生间,一闪身回到空间,命令继续生产病毒,这一次加大生产量。滚蛋的翅目族,既然这个样子想恶心他,他也不客气了,爱谁谁,别和我提和平。

    雷森出来,光脑继续提醒,那封******一直在反复的出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