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把光脑扔在桌子上,看都不想看一眼。他就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当上长老的,还两次请他开放白洞通道。这一次还打温情,和敌人谈温情,这帮人的脑子里面都是水吗?

    过了一会,飞车向他报告,播撒路径已经定好,可以保证万无一失。雷森夸了飞车智脑几句,等病毒生产出来,就开始行动。

    长老会的长老们搞不清楚恶魔在不在他们的宇宙,想了想,不放心,他们不敢保证他们的******会被恶魔接受,更不敢保证恶魔看到后会不会再一次的发疯,攻击他们的人和城市,那样,就是不开玩笑了,一而再,再而,本族人会把愤怒朝他们身上发泄。虽然他们都是半仙,一个没有族群基础的半仙,嘛都不是。

    于是,又有人奉命去找调酒师,动员调酒师出来向恶魔喊话。这个时候,温情很重要啊。调酒师站出来,不管别人信不信,最少能证明他们不是胡说,是真有这回事。

    调酒师是极不情愿写这封信的,不过,在整个翅目族社会,认真起来,他什么都不是,有许多人可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他没有办法拒绝,除非死。上一次抽了他一个耳光的师兄这次没有再来,也许是上面知道些什么,也许是事情太过重大,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是师傅亲自上门。为了这一点小事,师傅亲自上门,倒是让人震惊得很呢。一般的人,只能说是受宠若惊,来的人可是整个翅目族社会能排出来露面的大人物,大人物新自来,这面子可是给的足足的,再不识趣的配合,那可就是自讨苦吃了。

    调酒师真的是一脸震惊,看到师傅,他心里面扑通了一下,从里到外都被吓了个通透。这么久了,师傅还是第一次进入他的家看他。这可真是贵人贵足踏贱地,让人如何的不震惊。调酒师忙起身,给师傅见礼。

    “师傅,你,你怎么来了?”调酒师很恭敬的向师傅问好,脸上恰如其分的显示出激动和无措。

    “哈哈,你是我收的最小的徒弟,我当然要来看看你了。我早就想过来了,一来怕你借我的势骄傲自满,平添的会给我惹出许多事来,你师傅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二来吗,我也很忙,每天都是俗务缠身,想帛出点时间都不可能。你可不要怪师傅啊?”师傅很爽郎的笑着,把来意说明,我就是来看你的,叙一叙师徒的情谊。

    不管调酒师信还是不信,他都得表示出一副很感激的样子,“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唔,坐吧。这里是你的家,你还拘束吗?呵呵,师傅我听说你一直都很努力,俗物并没有过多的转移你的注意力,每天保证充足的修炼时间,这很好,非常好。我很满意,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很不出色,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赶上师傅我的。放心吧,族里面会给你提供最好的修炼环境,你专心修炼就是了……”

    见师傅如此,调酒师多少信了几分,不过,他也只是信了几分,并不是很过份的相信,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师傅相,心里面很冷静,所以,他只是听着,摆出一副很幸福,很激动,很无措的样子,让师傅把话说完,师傅一定是有其他目的才来找他的。

    果不其然,师傅说了一圈的问寒问暖的话后,就把话题朝恶魔身上引,师傅说了一会,便说明来意,长老会希望调酒师能给恶魔写一封公揩信,极力的打温情牌,阻此恶魔兽性大发,变本加厉的对付他们的族人。

    对于这一点,调整洒师没有反对的态度,他一开始还不想做,只是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脱离翅目族而去,也注定他会站在翅目族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所以他答应了。答应以个人名义给恶魔写一封劝阻信,让恶魔少钉一些人。翅目族不管是胜还是负,以后再想有毫以多人可就不太可能够了。一个民族无论怎么发展,都离不积极,进取,开拓……这之前,更重要的是就是理智,理智的不去给自己的族群招来强大到不能抵抗的敌人。

    恶魔虽然比神族弱小,但是对于翅目族来说,恶魔绝对是一个不怎么好说话的人类。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报复,发自骨缝里仇恨很容易使他的危害性和神族差不多了。翅目族人在他手上吃过的闷亏不少了,再去撩拔他,只能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写,很快就会写好。请问师傅,除了这个,咱们还有其他的要求没有,如果有,一起说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做到,能做到抓紧时间去做。”调酒师说完,笑笑,又道:“师傅正好来了,我也不打诳语,给他写信没有什么用处,一个不慎可能会激怒于他,他不是一个多么不计较的人,所以啊,我们给他的信尽量的婉转一些,不给他发怒的理由。

    “好,那你就写吧,尽快的完成,我在这里等你写完再走。你啊,总是这么小心,比一些人想得都多,这是好事。希望你能再接再励的做下,你的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调酒师道了声,就做在一点编写给恶魔的信,他在信说明从他一相普通的翅目族眼是如何看待这场战争的,也是如何看待过去的历史的。他总结出,历史不可逆,我们都不是故意犯错误的族群,当初确实是翅目族的前辈们做的不对等等……

    雷森的光脑提醒雷森,有最新的信息给他们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也许只能用陌生人打招呼的语气和你说话。喂,你还好吗?

    我是调酒师,那个被你带到你们族群发源星的调酒师。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我个人看你却是很复杂,一方面,我很佩服你为了族群复仇,不管不顾的对所有敌人开战。先是灭掉了双角族人,接着我们翅目族,刀臂族和万古族都受到了你的攻击。你的攻击很快,我们族都没有拿住你。这说明,你是一个有着很大神通的人。你的神通能让你自如往来于我们族的宇宙当,再加上你能变化成任意族群的样子,你能悄然的潜伏在我们族的族群之,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间发动突然的攻击,然后再很快的离去,让我们没有办法对付你。另一方面,你对我个人来说,是一大机缘,因为你,我的生活得以有了巨大的改变。虽然,这种改变是我不情愿的,因为我宁愿平凡一生,也不愿意我的族群再受到你的攻击。

    神族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不管你承认还是否认,这都是事实。我们族现在已经站出来反抗了,和神族正在进行最艰苦的斗争,我想,在这个时候,做为和你有几面之缘的我来说,请求你,能让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到战场上去。在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强大的神族正在屠杀我的族人。我很痛苦,我最大的希望是到前面去和神族战斗,和众多死去的族人一样,战死而不悔。

    是的,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这段日子,我一直奉命和你联系,但是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这一该在哪,下一刻又在哪。你这一刻是什么样子,下一刻就是什么模样,所以我没有办法。我一直焦虑着,希望我们的族群有一个鲜明快乐的未来,能让我们所有翅目族在经历过苦痛之后看到希望。

    在我写这些的时候,我听说,我们一个星球的心城市被你的病毒给破坏了,许多人死去,死在病毒下。而我们现在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神族上,根本没有精力去对付你的病毒,你的这种攻击,对我们翅目族来说无疑于是雪上加霜。

    你不喜欢我们,无论是我所在的翅目族,还是我们以前称之为上族的刀臂族和万古族都不会让你欢喜,你把我们当成了仇人,也确实,我们在神族的统领下,以神族的名义攻破你们的宇宙,并把一些在危胁的事心脏病和苗头一次性的掐了个干净,这才给你们的族人造成空前的伤害。我们在反思,相信你能理解,你看到的能告诉你,我们族和你们族群一样都不想被所谓的神族碾压成粉,我们也在反抗……

    最后,希望你能考虑给我们翅目族提供一些帮助,虽然我个人知道这很不现实,但是我们为了未来,还是愿意一试。

    ……

    嗯,嗯,嗯!写得不错噢,这是一篇能让人看进去的信,雷森瞅着,心里面调酒师的形象鲜活起来,他好久没有去看调酒师了。调酒师的性格他很欣赏,虽然是仇人,在他没有杀死调酒师之前,自然希望他欣赏的人能活得更好一些。

    雷森看了后,把光脑收起来,自语道:“不是我想撒病毒的,我也想给你你们机会,让你们拼尽全力去和神族战斗,奈何,你们一再的挑衅于我,什么公,开,信,一写两封,完全就是在完人,把我当弱智看待,也存心是恶心我来着。里面的恶意满满。我要是没有行动回应一下,你们会更加放肆。调酒师,对不起了,你们还得死人。”

    调酒师肯请他写一封回信回应一下,他才懒得干这个。写信,你来我往,这那是两个仇人之间做的事情,太他马的恶心人了。不过,雷森因为调酒师的这封信,也做出了决定,暂时不在是心星球的心城市播撒病毒,别把住在这里的调酒师给弄死了,别的翅目族都没有死亡,他先死亡有些太可惜了。

    “在心城附近选一个城市,人口规模比心城稍小就可以了。嗯,先前的计划取消,选定城市后,重新制定计划给我,你也做好准备,我们会随时离开这里,随时会发进我们特有的进功,没有准备,我们会很麻烦。”雷森给飞车智脑下达了新的命令。

    飞车智脑自然是无条件的执行,调出附近的城市资料,各种的比对,各种的查数据,一连向雷森推荐几个后,雷森拍板定了下一个,飞车智脑马上分析选定城市的地图,做出周密的行进路径和播撒病毒的各种计划。

    飞车做出全部计划后,雷森也没有在这里多待,退了房间,乘上飞车向选定的城市飞去,到了新的城市,雷森照样定了一个房间。定了房间后,他一定呆在房间里,偶尔会出来,乘着飞车在城市务个地方无聊式的飞行。

    这一天,天到半夜的光景,整个城市都是一片灯火通明,雷森从房间出来,在餐厅里慢悠悠的用完餐后,用餐巾擦完手和嘴,满意的走出去。

    一进入飞车,他就拿出装有病毒的盒子,打开后,加入到飞车的储物间,此时的飞车配合着离开酒店,压低了高度,慢悠悠的向着城心飞去。

    城心的大街上,翅目族人两两的走着,不时的进入各个店里,进进出出。虽然这里的人很少有笑容,但是从他们能看到几个面带笑容的人也不难。雷森看着外面,心里面有些感慨,如果翅目族不去帮着神族,也许就没有现在的局面。

    谁都知道,翅目族完了,在神族全是半仙大军横扫下,没有还手之力,最后的结果很快就会到来,不管翅目族接不接受,他们的族群会很快的,再次的处在神族的奴役之下。前提是他们没有全被神族大军屠杀掉,要不然,做奴隶都是奢望。

    “主人,我们到了设定的任务起始点了,请下令。”飞车智脑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车的平静。

    雷森扭头,冷静的说道:“按照设定执行。播撒速度和飞行速度要配合好。”

    “明白!调整到设定起始速度,播撒速度调整完毕。开始播撒任务。散播口完毕。监测显示,播撒现象不明显,本飞车需要降低飞行高度进一步掩去播撒现象……”(。)《道友,,,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