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欢迎光临,你喜欢什么茶叶?红茶,绿茶,乌龙茶,白茶,黑茶,花茶,我们这里都有,请你过目。”服务员把名单送到雷森眼皮之下。

    雷森扫了一眼,“给我报一下茶叶名字吧?你们这里最具特色的茶叶是什么茶叶?要是有好茶也可以推荐一下,我不介意。”

    “我们这里有,天郧红茶,神功绿茶,信仰之光花茶,神之永恒黑茶,万古长存白茶……”服务员报了一长串的茶叶名之后,又仔细给雷森解释各种茶的产地和口感。

    这些茶明显和有着神族的痕迹,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改过来,雷森选了最先介绍的天郧红茶,又在服务员的极力推荐下,要了两份茶点。很好,好得很呢,茶叶有,还有茶点,这翅目族把地球上那些东西学得真不赖,如果是化输出,雷森倒是喜欢,只是地球被破坏得严重,原有的明已经消亡了,新的明还没有建立起来,他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真是的,这不是种平的输出化,这是掠夺,很无耻的掠夺。虽然,雷森不至于因为这个发怒,但是他坐在那里心里面还是有些儿不舒服。

    一边喝着茶,吃着茶点,一边把光脑上最新的信息翻了一遍,雷森想不出怎么才能让他们的实力增强一些,给神族颜色看看。他在这方面好像帮不上忙。除非他想赤膊上阵。问题是,他就是有赤膊上阵的心也不行啊,就他这身子骨,这么弱小,就他这把子力气——虽然很强,但是跑到神族的对面,人家只要刷刷刷的枪扎出来,就能在他身上扎个洞,和一群半仙动手,他还没有疯到劲呢。亲自上阵那是绝对不行!这种想法只能想想,要去做,那是找死,再说他还没有活够呢。怎么才能帮得到忙,雷森开始抓瞎了。

    刚刚不久,他还觉得被翅目族求着他帮翅目族很恶心。现在他想主动帮着对方一把,岂不是更加的恶心。良的,恶心死了。

    雷森举着手在脸前扇着,似乎脸前有什么冒着异味的东西存在一般。

    光脑上的信息还在传递着翅目族蔑视一切敌人,为了族群自由,幸福的未来,不惜一切的大无畏的精神。水泡馆里光洁如玉,安静异常。

    雷森喝了一口茶,马上动手,给水壶里添上水,等着加热加沸,他眼睛转了转,打量了一下这个水泡馆,没有过多的饰,有的只是简洁干净,雷森非常喜欢这样的装饰风格,简略的装饰,没有过多的点缀,看上去清朗干净,实际用起来还便于打理和卫生,减少不必要的劳动支出,让水泡馆里长时间处于干净和安静的氛围当。

    雷森抬手继续冲茶,女服务员出现了,她在厅门口,身体侧了侧,两个男性翅目族从她的身后显现出来,“请进。”服务员用很好听的声音说道。

    那两人进来,目光扫了一下雷森,似乎在为这个时候还有人像他们一样特来喝杯茶而感到惊奇。雷森面色平静的迎着他们的目光打量了一下他们,随即便不在意,转回脸去,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他想来想去,真没有办法帮上翅目,刀臂还有万古族族。

    原本是仇人,********的感觉,现在突然间要去帮助,还没有办法,这种无力感让雷森很是不开心。他把水壶放下,水壶里面有开水沸腾的声音,壶里的水上下番滚,像极了他的心情。喝了一口暖胃的红茶,他内心却是有些发冷。

    如果不能帮着族拖住神族的进攻步伐,等神族收拾完族之后,掉转枪口要对付他时,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也许夹层空间神族无法找到,但是,他占领的双角人宇宙和地球宇宙百分百会重新落入神族的手。要是那样,一下子他就又回到了原点,他就是想要努力,也得考虑一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能应付得了一大帮子半仙。

    两个翅目族要了毛尖,雷森的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还有毛尖。这些异族人学习精神很高啊,酿酒,制茶都学得有模有样的。

    “麻烦你过来给我换一杯毛尖。毛尖,有吗?”雷森招手叫来服务员,那两个翅目族人提醒了他,他也想尝尝这边毛尖的味道,是信阳的,还是黄山的。

    服务员面带职业性的微笑,“有,就是毛尖太贵了,一般客人不点。先生,我们这里有穿云山的毛尖,还有老祖峰毛尖,雾重岭的毛尖,都是顶级的,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先生,你确定要吗?在哪一种?”

    雷森咂了一下嘴巴,担心自己帐户里的钱不足,弱弱的问道:“那你先报一个价格吧,我看看能不能喝得起,要是能喝得起就来一杯。喝不起也不好意思了。”

    女服务员着报了一串的价格,然后说道:“没关系,毛尖我们馆里进的也少,只是满足少部分客户的需求,并不在价目单上。先生不了解很正常。”

    女服务员很会说话,替雷森圆了面子,雷森低头打开光脑看了一下帐户里面的钱,他以前没有注意过帐户里面有多少钱,又因为接边改造特种飞车划出去不少,所以心里面没有底。看到帐户里面的钱还有一大笔,够他喝上几百回的最贵的毛尖,他松了一口气,于是笑着抬起头,准备要女服务员给他送一份最好的毛尖,老祖峰毛尖。

    正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两个翅目族人的嘲讽,“喝一次毛尖还要考虑,也真是的,穷酸偏要装成有内涵的人,跑到这里来装模作样,丢人了吧?”

    雷森扭头看了看,不在意的转回脑袋看着女服务员,“给我来一份老祖峰毛尖。”

    “好的,先生,你稍等。”女服务员一直仔细的观察着雷森,见雷森看了光脑后一脸的轻松不像是装出来的,就热情起来,顶级的茶喝得越多,她提成也就越多。和所有的行业一样,水泡馆也喜欢豪客。越有钱的,越是大方的豪客他们越是欢迎。

    女服务员离去,雷森的手无意识的在茶案上敲击,翅目族显然在茶上并没有完全照搬地球人的那一套,很多东西都不是原汁原味的,但是没有那么多琐细到极点的工具,在这里人反而能得到很好的放松。

    “哈哈……”那边的两个翅目族突然笑起来,雷森知道这两个家伙是看他不像翅目族有权有势的人,抑或这两个家伙本来就是有权有势的人物,所以才敢这样。这种天生优越感的人在哪个宇宙都有,只要不过份,雷森懒得理他们。

    雷森的手指还有一搭无一搭的在茶案上敲击,声音轻而脆。

    “哈哈,笑死我了,刚才还不知道能不能喝得起,这一会就要了最贵的毛尖,老祖峰的,装1都装到这里来了,一股子土味。”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是啊,装,朝死里装,在心城里装一把,也是体验吧,回去就能吹了,我在心城什么什么水泡馆喝了最好的茶,哎哟,逼格杠杠的,我给满分!”

    “我也给满分,哈哈,真的是满分!”别一个声音马上又张扬的大笑起来。

    雷森扭了扭脖子,脸上表情不变,也不理那两人,这两个家伙一看就不是那种能给他带来危胁感的人,想弄死他们,简单的很,抬抬手就行了。和这样的人起争执,雷森自觉自己还没有掉价掉到那个份上。

    他不理,那两人却是不知收敛,越发的放肆起来,拍着茶案又是大叫又是嘲讽。雷森不由得叹了口气,这翅目族的人也真俗气,在水泡馆里喝茶最讲究的是一个静字,静闻茶香,静品茶味,静得茶意。让他们这么一闹,倒像是拎着一个大号的太空杯,里面泡着茶叶梗儿,处在闹市里呟五喝六的,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服务员出现了,先给那边送去两杯毛尖,微笑着提醒他们要安静。那两人不满意的哼着,似乎也想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不适合他们大声喧嚷。

    女服务员见他们的声音低了下去,这才把一杯冲好的毛尖送到雷森的茶案上,“先生,这就是老祖峰毛尖,我们翅目族最顶尖的茶了。先生,你一定知道恶魔吧,这老祖峰的茶树就是从恶魔的家乡一个叫黄山的地方移植到老祖峰后所生的。其他的茶大都是从老祖峰分植出来,所以啊,老祖峰的毛尖贵有贵的道理。先生,请你慢用!”

    雷森没有先去品茶,拿着光脑晃了晃,“我先给你们把茶钱结了。谢谢你啊,能给我讲这么多,这茶是黄山的啊,倒是稀奇着呢,我很喜欢。”

    雷森真的很喜欢,地球上的黄山几座山峰已经被齐齐的削平了,像桌面似的,云雾毛尖早就没有产地了,而且地球上那些活下来的人现在几乎是原始人生活装态,根本不知道去采茶制茶,而他也没有那个闲情逸志跑回到地球上恢复种茶,采茶和制茶。何况,他认为最好的茶莫过于道茶,空间里有两株成了精的道茶树完全听他支配,有好的,再去弄上不得台面的茶,他可没有那个功夫。但是,能在这里喝上家乡茶树产出的顶级茶,他还是很高兴,能品一品乡愁的味道,在这个满是敌人的宇宙,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雷森把茶钱结了,又礼貌的朝女服务员道了一声谢,这才拿起杯子仔细的欣赏着杯立浮的茶芽,茶色嫩黄,品相倒是和他记忆的毛尖有些像。

    毛尖泡大玻璃杯,能很清楚的看到毛尖在杯舒展的过程。他看了一会,把杯子放在鼻尖下,闭上眼睛去嗅茶的香味。女服务员没有立即走,站在旁边看雷森的动作,心里面有些诧异,这个人明明是不了解毛尖,动作却又像是老水泡客,反差很大。

    雷森闻了一会茶的香气,这才睁开眼睛,噙了一小口茶水,用舌尖仔细的捕捉茶水的各种味道,不错,这味道有些黄山毛尖的意思。

    女服务员这才笑道:“先生,这茶如何?”

    雷森把茶杯放下,看着女服务员道:“好,确实有黄山毛尖的味道,你们这茶做的不错。如果有时间,我会来品一下其他几种茶的味道。”

    雷森说的这是真话,但是听到那两个翅目族耳却是又引来一阵嘲笑,“这玩意,装得越发的大了。还确实有黄山毛尖的味道,敢情,你喝过黄山毛尖似的!”

    “是啊,他还喝过黄山毛尖,我的神呐,这话说的他好像去过恶魔的家乡似的。黄山毛尖,哈哈,这话要是传到恶魔耳朵眼,说不定他能成为另一个调酒师,恶魔会带着他去恶魔的家乡,亲自泡水,请他尝一尝正宗的毛尖味道。”

    说完,这两人又是一阵大笑。雷森不为所动,挥挥手让女服务员离开。他不在乎喝茶的时候耳边有人咶噪,但是他喝茶旁边站着一个人看着,这算是怎么回事,虽然对他来说可以把女服务员当空气,但是多少也会有些不自在不是。

    女服务员离开,那边的嘲讽声又响了起来,雷森听了几句,摇了摇头,索情去想其他的事情,不去听旁边这两人玻璃心似的嘲笑。他说喝过黄山毛尖,与这两个家伙有什么关系,他就是没有喝过,又与这两人有什么关系?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在找事,还是那种没完没了,自我感觉很好的找事,幸好,雷森现在不想动手,不然,这两人完蛋了。

    雷森不理,那两个自顾自的说了一会,反而动了怒气。他们说这么多,雷森连理也不理,显然是把他们两人视为空气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忍。这完全是看不起他们两个吗,这是在哪,这是在心星球的心城市,他们的地位虽然没有多高,但是自认为多少也算是个人物,到这个小小的水泡馆里来泡一下水,还被一个明显是土包子似的人看不起,这是啪啪的打脸,他们怎么能受得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