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一定不行,他们一定要让这个敢喝顶级毛尖的土包子知道,这心星球上心城的档次不是他这个土包子能趁得上的。

    有了这种想法,这两个翅目族人就拎着茶杯直接走过来,一屁股坐在雷森的对面,两人分别把茶杯在桌子上顿了一下,发出两声闷响,示威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

    “小子,眼生啊!在哪混的啊?”坐在最里面的翅目族眯着眼睛,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雷森挑了挑眉头,好吗,最近自己是不是太低调了,翅目族主动欺负到他的头上来了,往常都是他对翅目族想怎么样怎么样,这一下子反过来了,他感觉是那么的好笑。

    “小地方来的,怎么,你有意见?”雷森可不会客气,马个壁的,老子这正想着怎么帮你们呢,好不容易才生出的心思,想了这么久还没想出什么眉目来,你们两个竟敢欺上门来,看来你们这些人是不能给好脸色了。哪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给了阳光就灿烂,这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在真神面前跳大神啊。

    “哟!”坐在外面的那位不乐意了,“小地方来的脾气还挺大啊!嗬,哥们今天长见识了,知道这是哪不,这是心星球,心城!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再想想怎么说话。”

    雷森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知道这是哪,不劳二位提醒。二位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小地方的人喽!”

    “看不起你不是正常吗?小地方来的,敢在我们这里装1,看样子,你很有钱,喝得毛尖都是顶级的。”坐在里面的翅目族用食指弹了一下杯子,发出一声清响,“不是哥们看不起来,哥们也是有身份的人,到这里也就喝喝雾重岭的,喝不起老祖峰。我们哥俩个看你顺眼,要不你请我们也尝尝老祖峰的毛尖。”

    看着对面这两位一副你请我是我给你面子的模样,雷森不知怎么,竟然没有发怒,他马的,这情景太熟了,和他记忆的流氓敲诈一模一样。看样子,无论人类发展得多么明总有一些人不想学好,要学坏蛋。

    “好啊!”雷森笑起来,“老祖峰的毛尖有些佩不上二位的地位,我清二位喝更好的。”

    坐在他对面的两位一听雷森还能请他们喝比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不由得惊讶了一回,他们心疑惑起来,眼前的人明明是说从小地方来,也看得出来,对水泡不熟,不知道毛尖的价格,要不然他也不会叫服务员准备点毛尖来喝又怕钱不够,匆匆的拿光脑去查帐号上的钱数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他们二人的威吓之下,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二人的危吓放在眼。他们心里面不由得打鼓,眼前的家伙不会是有着很高实力的人吧,要是那样,当而出手狂揍他们俩个一顿,他们可就丢脸丢大发了。虽然他们相信以他们在本城的人脉事后可以找补回来,但是被人削了可是事实,传扬开去,他们的名声可就不好了。两人心里面开始犯虚,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对方有些草鸡了。

    雷森把二人的表情收入眼,脸上笑容不减,把水壶伸到感应龙头下,补足了水,等着烧热。这才用意味莫名的眼光看着眼前二人。他的眼光让两个翅目族心里面更是犯虚,他们好像知道,他们惹上的人有些扎手。

    人就是这样,不识时务者居多,这两个家伙已经知道了雷森对他们不怀好意,但是对于两个自认为还有些身份,还要脸面的人来说,他们不可能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

    “嘭!”坐在外首的翅目族狠狠的拍了一下茶案,表情凶恶的冲雷森喊道:“你给我老实点,别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从外面来的家伙,心城不比其他的城,这里的大人物多得是,有些事情不是以自己的实力就能解决的。惹得我们不高兴,就是你的实力比我们再高,我们也能给你一万种的死法。信不信?”,、

    信,能不信吗?好吧,这两个家伙把他真当成翅目族人了,到这个时候还不识时务,还在危胁他。想想挺好玩,他真有大笑一场的冲动。

    “信,我当然信!二位稍等,一会我就叫服务员来,问她这里有没有最好的茶。不就是两杯茶吗,权当是我这个外地人给二位见面礼了……”

    雷森笑着始终不见动怒的样子,这二人又是疑惑,又是放心了。疑惑的是,这个家伙太冷静了,始终不见他动怒发火。放心的是,自然雷森不敢得罪他们,他们的底气就又回来了,一个外地户怕他干什么,在这里还敢对他们动手。呸,胆子长毛了。

    女服务员适时出现了,“位先生,我能为们先生做点什么?”服务员没有问人怎么坐到一个茶案上去了,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自然和职业。

    坐在外面的家伙现在心大定,他完全认为自己和同伙已经死死的吃定了雷森,见服务员识趣,大手一挥,“去,给我们上两杯老祖峰的毛尖。帐由他来结。”

    女服务员朝雷森确认,“这位先生,你确定请这两位喝老祖峰毛尖吗?”

    雷森笑了笑,茶壶里的水恰好煮沸,咕噜咕噜直响,他伸手提起来,对女服务员道:“是啊,我说过,请他们二人喝比老祖峰还好的茶,你这里有吗?”

    女服务员一愣,马上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最好的茶也就是老祖峰的毛尖了,据我所知,老祖峰毛尖是我们翅目族这里产的最好最有名气的茶叶了,我们这里没有再比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叶了。先生,你……”

    雷森笑眯眯的说道:“你没有我有啊,我说过我要请这二位喝最好的茶,当然不会失言。”他把目光转向二人,“你们说是不是,啊!”

    两个翅目族不知道雷森是几个意思。请他们喝茶,却不是老祖峰,当着女服务员的面又说要请他们喝比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这狂得有些没边了!

    两人由于认定雷森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再加上旁边站着女服务员,他们不相信在关键的时候女服务员不会不帮他们,就是起冲突,水泡馆里的人实力也不弱,不会任由一个外地人在这里撒野,只要眼前这个家伙敢动,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嘿嘿……”两人不约而同的冷笑,随后,坐在里面的翅目族夸张的一拍茶案,“大气!初次见面,我不得不说你大气。今天爷们给你个面子,你能拿出比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叶,咱们就什么都好说,如果拿不出来,嘿嘿,这后果你可想想好了。小子啊,这心星球心城不是什么人都能说两句话的。来,让爷们开开眼,看看你的比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叶。”

    雷森手的茶壶慢慢的提了起来,“当然,当然。我和二位一见如故,怎么能不拿出点来真心实意,茶处然是有的……”

    说着,雷森手一抖,一股银线从壶嘴射出,直扑坐在最里面的翅目族的面门。由于谁都没有想到雷森会来这一手,坐在里面的那位刚说雷森大气的翅目族的家伙更没有想到,也没有防着雷森会脸不变色的就发难,陡然之间,滚烫的开水就射到了他的嘴上。

    他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嘴一张开,滚烫的银线就进入他的嘴。他跳起来,面带惊恐,连滚带爬的挤开外面的同伴,脚下一绊,扑倒在女服务员面前,他在地上滚了一滚,又跳起来,双手乱舞,发出不似人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啊啊啊的意味不明的叫声。

    女服务员吓了一大跳,忙朝后移开身子,睁着一双有些惊惶失措的美目,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执着开水壶,脸上依然一副暖笑的雷森。

    坐在茶案外面,猝不及防被同伴挤出坐位的家伙面色一片惊恐。雷森不动声色,说出手就出手的狠辣劲儿把他吓住了,尼玛,这外地人实在是太狠了。朝人嘴里面浇开水,就是有修为在身,突然之下也护不住周全,这嘴还不被烫成熟肉啊!

    太狠了,实在是太狠了!女服务员稳了一下心神,冲雷森说道:“先生,这里是水泡馆,我们这是是不允许动手打架的。”

    雷森耸了一下肩膀,“你可是看清楚了,我没有动手打他们,我只是应他们的要求请他们喝他们没喝过的茶而已。忘了告诉你,在我们乡下,开水也叫茶水。我是请他们喝茶。真的是喝茶,你可是见证人,可不能颠倒黑白。喂,你过来,轮到你了。”

    雷森朝站立在一边,心神俱恐的翅目族人招了招手,神色一片温和。

    那个家伙本来就已经怕了雷森,见雷森一手执壶,一手抬起来朝他友善的招手,吓得啊了一声,扭头就跑,“来人啊,有人杀人了!”

    雷森笑了,身子一动,一直看着雷森的女服务员只觉得眼前一花,雷森便从茶案边消失了,她还没有愣过神来,就听到身后发出一声惨叫,“啊,放开我,啊,唔,唔……”

    女服务员忙扭转过身去,马上就看到想逃跑的那个被雷森拽住翅膀,手的壶射出一条银线。这时雷森是入在那家伙的身后,手的壶提起来,开水从壶嘴射出,在翅目族的前面拐了一个弯,如同活蛇一般,弯着身子,昂起头……

    女服务员看不到前面,但是她能想得到,开水是射进了倒霉的顾客的嘴里。这个动手喂人开水的家伙太凶残了,不就是那两个人想让他请喝老祖峰毛尖吗?不给喝也不能这样吧,这要是普通人,开水进嘴里烫一下,可就是麻烦了。

    女服务员吓得赶紧朝一边跑去,她想远离这里,顾客太凶残了,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可不能毁在这人手里,要是那开水在她不防备的时候给她脸上烫上一烫,皮都能烫掉了,就是事后她能买一些药剂恢复,那种痛苦也不是她一个女人愿意尝试的。

    不知道为什么,女服务员觉得拿开水涮人嘴的家伙太小气了,自己能喝一杯老祖峰毛尖,别人就是说两句怪话又有什么啊,这都什么时候了,神族都横扫他们宇宙了,死了那么多的族人,剩下这些还不知道今死明活的,争什么争,安安份份的活几天,等死不就好了吗?男人的世界,她觉得真的很复杂,言语不合就动手,还这么凶残,她不懂啊。

    从楼下跑上来两个人,朝雷森断喝,“住手,住手!”

    雷森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水线收回水壶,他手一抡,把手的家伙抛回去,把那个刚站起来的家伙,砸倒在地。他转回身,朝茶案走去,笑着对这两个又惊又惧的家伙说道:“我说过我请你们喝比老祖峰更好的茶,我兑现了,可是我现在很不爽,我喝我的茶,你们喝你们的茶多好,非来找些乐子。我问你们,咱们不认识吧?”

    两人半坐在地上,急摇头。最后被开水烫的还没有缓过来,先被开水涮了一下口腔,已经严重消毒的家伙想哭了,我们要是认识你就好了,要是知道你这么凶残,我们就是脑缺水,也不会惹你啊,你这一招太他娘的狠了。这家伙现在是真的怕了,就雷森刚才他一闪,直接从茶案边闪到逃跑的同伴身后就不是一般的实力能达到。他们这是惹了一个实力很强的家伙啊。太坑人了,你强你就直接说,咱们惹不起,咱们请你喝老祖峰毛尖都行。

    想起老祖峰毛尖,这家伙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嘴贱不是,人家爱喝啥喝啥,和你有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你上来就冷嘲热讽,人家大人大量的不理你,好吗,你还以为你是爷了,人家是孙子,踩鼻子上脸,还想讹人家一顿老祖峰毛尖。好了,这回好了,毛尖没喝成,嘴都烫成大裤腰了。我蓝瘦!我香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