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老祖峰毛尖,这家伙都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嘴贱不是,人家爱喝啥喝啥,和你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你倒好,不怕死的家伙,你一上来就冷嘲热讽,还有一有二的打开嘲讽大招。好吧,人家是外地上,大人大量的不理你。好吗,你还以为你是爷了,人家是孙子,踩鼻子上脸,还想讹人家一顿老祖峰毛尖。好了,这回他良的好了,老祖峰毛尖没喝成,嘴都烫成大裤腰了。香故啊,我蓝瘦得香菇啊!

    雷森没想到这家伙这一会的功夫心理活动量这么大,很开心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既然不认识,那我们是不是有仇有怨啊?”

    两个家伙急摇头,唔唔呀呀的说不出声。他们如果能说,一定想说,你是大爷,你真是大爷,是我没见过面的亲二大爷!没仇没怨的你就这么凶残了,要是有仇有怨,今天我还能活吗,我!我草,亲二大爷唉,你太狠了!

    现在不但是两个自我感觉很良好,主动挑事的家伙心里面这么想,就是围观的人也这么想。水泡馆里除了那个出面的女服务员,现在又出现了两个侍者,和个穿着不同职业装的女人,显然,这是这个水泡馆的主要员工了。

    这些人的想法和那两个被收拾了的翅目族一样一样的,这真是亲亲的二大爷!绝比的没仇!没仇,就是太凶残了!他们也认为雷森真是太凶残了,凶残到了简直是没有人性。这两个人可是水泡馆的熟客唉,我们大家和他们两个都很熟好不好,你一个外地人,第一次来我们水泡馆,以后来不来还不一定,你就这么干,我们还怎么做得下去。就算我的两个熟客就是对你有言语上的冲撞,你态度好一点难道不行吗?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很草旦啊,这简直是没有把我们水泡馆放在眼,你让我们水泡馆怎么说你!说好的素质呢!

    “既然无仇无怨,咱们又不熟悉,我来喝我的茶,你们喝你们的茶,咱们互不相干对不对?嗯,对不对啊?”雷森语气一如既往的和气如春。

    两个家伙又是一连串的点头,雷森笑了,眼神陡地一变,一股子杀气从双眸冲射而出,“那你们为什么从进来就对我没完没了的挑衅?当我不敢杀人是吗?”

    两个家伙被杀气一激,吓破胆了,急忙摇头,还唔唔怪叫,他们想说话,说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他们有那个意思,现在已经领教了雷森的凶残了,知道两人是眼瞎了,以为雷森是外地来的土包子,好欺负,就是被欺负了,这心星球的心城市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一个土包子也不敢做什么,在他们面前还不得老老实实的。真的,他们当时就是想,老子喝你两杯茶,让你请那是老子给你面子。给你面子你敢不要,老子吓死你。

    谁曾想,雷森这个家伙没有被吓死,他们却被吓了个半死,明显得很啊,雷森出手狠辣,且又实力莫测,而且手段又是他们看不透的,他们可是记得,就是那一手从沸腾的开水从茶壶弄出来,弄成一条线,更过份的是,你弄成一条线不难,实力稍微高一些练习一下就可以达达,问题是,谁能让水线拐弯。想想第二个家伙被眼前的人收拾的情形吧,那水线可是会拐弯的,不但会拐弯,还会爬坡!娘的,那不是玩水,那分明是在玩一条听话又灵活的蛇啊,水都被人家玩出了灵性,这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高手!

    水泡馆的人也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雷森前一刻还一脸暖暖的笑容,下一刻说变脸就变脸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虽然说都生活在底层,但是都能从雷森一身杀气上感受的出雷森不是一般的人,这一股子杀气出来,不是手刃一两个人能积攒出来的。

    完了,那两个侍者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对雷森出手,现在他们脑袋一缩,出什么手啊,要是这位爷不喜欢,一不小心弄死他们,他们找谁说理去。于是,有一位侍者悄悄的移动了一下身子,拿出随身光脑,在光脑上按了一下,这事不是他们能处理的。

    雷森坐在到茶案旁,把水壶放在水龙头下,接满了水,继续烧。很自然的做完这些,他把头扭过来,对两个还坐在地上的翅目族说道:“我呢,脾气很好,也很好说话,这种事吧,我也不计较了”雷森稍一沉吟。

    雷森一说不计较了,那两个翅目族马上一松,放下心来,看样子,这个我地人还是怂了,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同时一股子愤怒从他们心底迸发出来,尼马,在我们这里还敢把我们弄这么残,这事没完。你一个外地来的土包子,我告诉人,这事不是你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了,这件事情没完!没错,等老子出去,照死的收拾你。现在整个翅目族宇宙都乱了,死了个个把人,谁管,何况还是外地的土包子。

    雷森沉吟着,喝了一口茶,见那两个家伙爬起来要走,把水杯朝茶案上一放,脸像下了门帘子似的,啪了一下挂了下来,“嗯,我让你们起来了吗?”

    两个翅目族一愣,瞪着雷森,人啊就是这样,突然间有了底气,就会联想到很多,一丝底气会马上吹气球似的变成十分,二十分,一百分。就像现在这样,这两个翅目族已经认定了雷森怕了,正准备着出去找人收拾雷森呢,这一下子被叫停,他们心里面那个怒气啊,像火苗似的,呼呼的向上蹿,看着雷森的目光重新变得不善起来。

    “跪下,跪到我离开!”雷森说完就不说了,抬手拿起一块绿豆糕似的茶点,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口,掉下一些粉屑,味道还不错。

    两个翅目族腾了一下要发怒了,你良的,啥意思,你刚才说不计较了,现在是不计较吗?让我们跪下,没有这么侮辱人的,要不你弄死我们得了。

    两人不能就话,就怒瞪着雷森。旁边的水壶在响,雷森专心的喝茶吃茶点。正当那两个翅目族的家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时,水壶开了,雷森放下水杯,提起水壶,站起来向两位有着威武不能屈,宁死不从的大无畏的精神的翅目族勇士走去。

    这时候,两个翅目族身子一哆嗦,看着雷森手的开水壶,如果能喊,他们一定大喊,马蛋,你还来,你知不知道这会死人的。两个家伙要哭了,心的底气像被针扎了一百八十个大洞似的一下子跑光了,更不用说怒火了,现在还怒火,马上被收拾死了,怒火发给谁看,敌人?敌人不在乎,发怒火有个屁用!

    现在啊,这两个家伙无比的后悔,你说好好的,去酒吧不行吧,年轻人爱热闹多好,酒吧里喝点小酒,顺带的找个美女调,弄不好还会有一场碗拿精彩上演,没有几把事,偏偏要跑水泡馆里来一次没有味道的肉泡水,这会好了,一下子泡个过瘾,要泡死了,如果死不了,他们一辈子也不会进水泡馆了,心里的阴影面积太大了。

    这个时候,那两个侍者看不下去了,就是知道喝茶的是个凶人,为了水泡馆,为了对得起水泡馆发给他们的薪水,他们也得出面了。这两个侍者都是聪明人,都想好了,我们只是劝一劝,如果不劝,以后水泡馆的生意就没有做了。你再凶,我们只是劝两句,你总不会对我们也行凶吧,这没道理,说出去,你再牛1也不占理不是吗?

    于是,两人一起朝前走了两步,脸上快速的涌出无比真诚和灿烂的笑容,对雷森说道:“贵客,贵客!息怒,息怒!一点小争执没有必要这样,大家都不容易,就是有什么不愉快该打也打了,该罚也罚了,我看就算了吧,算是给我们水泡馆一份面子。怎么样,对了,我们老板马上赶来了,我们老板很喜欢结交朋友的”

    雷森不理他们,只是看着两个身体抖成一团的翅目族,冷声道:“跪下!”

    不!打死也不!爷丢不起那人!两个翅目族怕得要命,但却怎么也不肯弯下膝盖去。爷们也算是一号人物,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爷要脸,你一个外地的土地包子,跑到我们的地盘上,仗着实力比我们强,欺负我们一次,还要欺负我人一次,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对,就是不要脸!你一个大老爷们要点脸行不,算爷们求求你了!

    “不跪是吗?好啊,老子呢,就喜欢有骨气的人了,挺好,非常好!”雷森提起水壶,热气四射的开水腾的一下从壶嘴里冒出一尺来长,向上挺着,也没有扑向二人,就如同一条蛇一个腾起身子,吐着信子,准备择人而食!

    两个家伙吓坏了,啊啊哇哇的怪叫,想跑又不敢跑,双腿不约而同的一软就要跪下,但是在最后一刻,他们的不屈精神快速的给他们的双腿补了一点物,让他们支撑了一会,借此机会,他们互相搂住对方,互相慰藉,嘴发出刺耳的啊啊啊的大叫!

    两个侍者见雷森还要行凶,急了,又叫道:“贵客,慢点,不要发怒!今天是我们水泡馆不对,怠慢了贵客,没有专门侍候好贵客,我们像你道歉,”两个侍者一起向雷森鞠躬,“对不起了,请看在我们这些人找份工作不容易的份上,息下怒火,大家好好的”

    雷森还是不理会这二位,朝着两个搂在一起的家伙喝道:“不想我把开水浇到你们头上,马上给我跪下,什么时候老子开心了,离开了,你们就可以离开,不然,嗯,老子今天就看看能不能把你们烫熟了,老子很喜欢烫人的感觉!”

    尼是个大边态!尼真是个大便态!所有人都在心大喊起来,见过凶残的,没见过你这样凶残的,要拿开水把人烫熟了。还说你很喜欢烫人的感觉,你不是大边态谁是大边态!

    好吧,这家伙确实是个大边态!问题是谁能挡得住他,没看到壶嘴那稳定不动的水柱吧,就像是从水壶长出来的一样,这一手明显的不是一般的人能玩得出来的。现在确认,这个大边态是个实力很高的人,高到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绝望的人,绝望到没有人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个大边态的家伙面前讨到半分便宜。

    不过,还是有人敢试试,两个侍者的一个见雷森始终不理他们,连眼睛都懒得朝他们看一眼,觉得自己还能做得更多,壮了胆子紧走两步走到雷森身边,万份客气的对雷森说道:“贵客,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这水壶你拿着停累的,我来替你!”

    雷森这才冷冷的瞪了侍者一眼,侍者假装看不见,伸手就要去夺雷森手的水壶。雷森的水壶是那么好抢的,雷森抬起腿,顶在侍者腰间,拧身抬肘,铁肘下沉,砸在侍者的后背上,把侍者砸趴在地上。

    水泡馆里的人不干了,这是干嘛呢,你打别人不管,你在我们这里喝茶是吧,虽然你消费了,但是我们也是态度很好的招待了你不是。你们在我们这里产生矛盾,又拿开水浇人,又要别人下跪,现在又来打我们劝架的,就是横也不横到没边吧!

    “贵客,你这样做很不友善,我们水泡馆可没有得罪你,你在我们这里来消费,我们欢迎,这两位客人得罪你,那是他们的事情,和我们水泡馆没有多大关系,我们也没有偏护他们。好吧,就算这两位客人得罪你,他们只是言语上不当,并没有和你主动手,你已经拿开水烫他们一次了,现在又要让他们跪下,他们是我们水泡馆的老顾客,不管怎么说,我们水泡馆是不能看着你们把冲突扩大。怎么着,我们好意站出来劝你们,让你们收场算了,噢,到头来还是我们错了,你们连我们这些劝架的也打,这也太不讲理了吧!”另外一个侍者见自己的同伴吃亏了,虽然心里面怕得要命,还是鼓着最大的力气朝雷森嚷开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