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冷冷的瞅了这位一眼,“怎么,你有意见!”

    “我……”侍者张了张嘴,我有意见,我老有意见了,可是你这副样子,我敢说吗我!侍者很委屈,又想再说些狠话壮壮声面,只是,他的目光一接触雷森那双杀气很浓的眼睛,一下子怂了下来。

    只见他双肩一耸,双翅朝下一耷拉,变出一个很委屈的表情,小声嚷道,“我不是对你有意见,我真不是对你有意见!可是,你是大人物,就你这身手已经表明你是大人物了,你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很高兴,可是不管如何,你不该连我们水泡馆里的人也打,对不对,我们也是好意,好意啊,贵客,你就是不接受,拒绝就是了,没必要动手吧,我们这些小人物求口饭吃不容易,你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大人物何必为难我们,对不对?”

    雷森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收拾,如同这位侍者所说,他不可能去收拾每一个人,虽然这些都是敌人,将来就是不死在神族大军的横扫之下,也会死在他手。但他必竟修为在那里摆着,不可能动手去一个个杀掉这些小人物,不说他不屑,就是他想,一个一个的来杀,累死他才行。再说啦,有炼魂幡在,收拾这些人又快又省,他出手,哼,多此一举。

    但是雷森可没有打算放过这两个一直找他麻烦的家伙,口气略有些不耐烦,说道:“最后问你们一次,是主动跪下,还是让我动手请你们跪下。我好心的告诉你们一句,除了半仙来,我要是想杀掉你们,谁也救不了你们。嗯,给你们个数的时间,……”

    刚喊到一,那两个人再也撑不住了,互相抱着,像块被水泡塌了的泥坯,苏苏塌塌的就矮了下去。看着在眼前跪着的二人,雷森转身回到茶案边坐下,伸手给茶杯补了一些开水,悠然自得的喝上了。他这是不打算走了!

    太气人了,马旦,你还喝!所有人都不舒服了!你奏人,你奏人,你奏人啊!水泡馆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心喊了起来,奏啊,奏啊,奏,奏开啊!你魂淡啊,奏开!

    两个跪下的不敢吭声了,只是一个劲的朝嘴里吸气。他们旁边还有一个揉着小腹,一脸的幽怨,脸低着不敢让表情被雷森看到。其他的人像木偶一样站着,不敢有所举动,怕弄出什么动静来,惹怒了,眼前的这位很凶残,很魂淡的爷!今天真倒霉啊,碰到这样的爷。

    在下面站着的位女服务员似乎听到什么,一转身,有些结巴,声音又有着劫后余生的大觉大悟和大惊大喜的感觉,“老,老,老板,你,可,可,可来了!”

    “嗯,是谁啊,怎么回事?”一种很沉稳的腔调传来,“到我们水泡馆里惹事,你们处理不好吗,该劝劝,不听劝的打出去,我们水泡馆不怕人闹事。你们怎么处理的?”

    “老,老板,人在上面,还没,没走。有两个是熟客,被开水给浇嘴里了,现在正跪着呢,呜啊,呜啊的不能说话。我们的人劝架也被打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

    “什么?我们的人也被打了,谁啊这是?敢不给我们水泡馆留一点面子,想死啊!”那声音充满了怒气,“我去成全他!”

    “一,一个,外,外地男人。很,很厉害的。不,不过,一定不是老板的对手。老板上去,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敢在我们水泡馆伤人,还不把我们水泡馆放在眼,打我们的人就是不把老板放在眼,老板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说话的这位是位女服务员的一位,在先前的冲突当一直没有敢说话,现在老板来了,感觉有撑腰的人,腰杆忽的硬了,马上就给雷森上眼药,说顺溜了,心里面有些得意,外地来的土鳖,我们老板来了,怎么爬来的,你怎么爬回去,我们这心星球心城不要没有素质的人!

    好吧,这位和那两个翅目族一样,欠收拾,一肚子男盗女娼,啊,不,是地域歧视的心思。好吧,就算你们心城啊,心星球啊的人把人人为的分成六九等,外星球的都是眼睛没长开的土包子,气质土不啦叽的,思想没有你们高贵,行为没有你们为明,到你们这里就得夹着尾巴做人,看你们的眼色,啊呸,什么玩意,有本事别被雷森给收拾啊,跪下的就是你们这些心星球,心城的自觉优越一等,高人一等的人。

    老板没有接这位的的话,老板还没有脑残到这种份上,壶煮江水,馆进八方客。到他的水泡馆来泡一泡茶味的都是他的客人,是给他送钱的,他就是一肚子的心人的优越感,也不会脑残到和钱过不去,何况,能做生意的,个个都有一本生意经在念,哪个脑残啊,脑残的早就做不下去了,变成别家水泡馆里的服务人员了。但是当老板的哪一个不喜欢被手下当成依靠?被人当成依靠的感觉就是,我很强大,虽然,这有可能只是个错觉,但挡不住这个错觉得魅力极大,尝一次上瘾,尝多了当真啊。

    “嗯,我去看看!”一串脚步声朝上面走来。这个时候,在上面的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心里面又有些抱怨老板,“老板啊,你在下面说那么多敢什么,不知道我们在上面多受煎熬吗?赶快上来给我们出气啊。”

    眼波流转,看到雷森没听到动静似的,脸平似水,两位侍者,一位女服务员马上就愤怒起来,你马旦,你还喝,你还喝!喝死你啊!喝死你啊,咋不喝死你个货咧!老板啊,奏他,奏他!奏死他,我咧个呸唉,马上给我弄死他!想到这,这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色潮红,脖子肌也变得有力起来,咯叽一下就直立起来,脸向后仰成一个角度,用不屑的目光,期待的看着雷森,狂啊,继续狂,俺老板来了,弄死你个不开眼的土货!

    “咚,咚,咚,咚……”一连串的脚步声走的不慌不忙,“噢,你们都在上面呢?这两位,噢,你们不是那个谁和那个谁吗,咱们认识啊!唉呀,不知道你们二位今天会来,知道你们来,我就在馆里候着来着。起来起来,这里是我的水泡馆,没有人能折了咱们的面子。起来,一会哥们再给二位赔罪!”一个看似很年轻的翅目族晃着翅膀把二位面朝茶案跪着的两个草蛋货拉起来,目光看向雷森,“这位,亮亮招牌吧,哪来的?”

    雷森手的茶杯转了一下,眼睛扫了扫上来的这位老板,面上再次带上了笑容。一边那位侍者见雷森脸上浮出笑容,以为他是软了,忙趁机给他上眼药,“老板,他在咱们这里闹事,用开水浇我们两位熟客,我没有来得及管,等他逼咱两位尊贵的熟客时,我劝他,他不但不听,还对我动手,一提膝顶了我这一下,又一肘子打在我后背上。老板啊,我现在哪哪都疼啊!老板,你要好好的收拾他一下,让他知道怎么做人啊,老板!”

    这位侍者边说着,边点自己的肋部,又转身反手摸着被雷森肘击的部位给老板看,一副,老板,你马个逼的,我为了你被打,你不但得夸夸我,还得给我补偿的惨样!

    老板果然是一副很明白事理的样子,大气的一挥手,“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为了我们水泡馆的荣誉,你付出了,我会记得的。”

    老板又看向雷森,“怎么,不敢亮招牌吗?哪来的,到我们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打还要折辱我的客人和雇员,总要说过来头去路,不然,这件事,我们水泡馆会追究到底,不管你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雷森本来想说话,这一会又懒得开口了,手的茶杯朝茶案上轻轻一顿,茶案上另外两杯茶从茶面上飞了起来,像两枚弹丸向老板弹去。

    老板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把雷森当回事,这样的手段,不过是对力量的转移和控制得很到位罢了,他也会,很低级的手段。拿这手段来对付他,也不怕丢人现眼。

    他伸出双手迎向两个飞来度不快的茶杯,准备抓在手,回手一击,把杯的茶水泼在雷森的脸上,好家伙,你到我的水泡馆惹事,还敢不把我这个老板放在眼,不给一点颜色瞧瞧,你还以为你牛得腰闪了,麻辣麻辣个蛋,当我们水泡馆没人了!

    老板打算的挺好,手迎向两个茶杯,嘭!嘭!两声,接着又出两声,喀!喀!紧接着是一声猛然间出的惊呼,“啊!”

    只见老板的身体原地腾空,比水杯飞的还快,轰的一声,直接砸在后的墙壁上。这一下子力度极大,屋里所有的人都感觉脚下晃了一晃。

    “我靠!”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老板不是很厉害的吗,老板这不是来给他们出气,来给水泡馆争脸的吗?怎么!额的天啊,怎么一下子就挂了在墙上。

    “老板,老板,你怎么啦!”反应过来的两个人大呼小叫起来,一副宝宝吓坏了,宝宝很心疼你的样子!其他的人也反应过来,跟着一起叫,“老板,快,快救老板。还有,马上向上报告,我们这里有凶徒!凶徒行凶啦,要杀人啦!”

    “啊,老板,你没死啊?”那位挨了雷森打的侍者看到老板口鼻冒血,滴滴嗒嗒流到地板上,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出口这来了这么一句。

    挂在墙上的老板,晃了一下脑袋,身体一委,从墙上掉了下来,那面墙上留下一个带着翅膀的人的形状,喀喇,喀喇的破成一片片网状向以人的形状朝整面墙蔓延开去。

    这位老板掉了下来,一屁股坐在自己流下的一滩血上,两只手朝前一伸,“不,不用担心我,我,我没事!这两只茶杯拿去,咱们的东西,老板我不能让它碎了!”

    听了老板的话,马上就有聪明又伶俐,眼急又手快的服务员过去,把老板手的两个茶杯接过来,急声叫道:“好的老板,我这就去把茶杯洗干净,消毒!”说罢,急转身就一路小跑的向楼下跑去。这服务员边跑边心喜,老板不行啊,我得跑,不然,就我这貌美如花的美人儿被那个凶徒来上两下,还不毁容了。还好,老娘脑子转得快,眼皮儿又活啊,就着老板的话儿跑出那个地方,老板不会怪我的。嘻嘻,我最聪明了!

    跑到下面,这位貌美如花的服务员一拍脑袋,不是吧,老板什么时候这么搞笑了,都被打成那副德性了,还以为他是高手呢,这还没有出手呢,人家甩出两个水杯,就把他打成那个逼样,呸,就这样还当老板!啊,不对啊,老板让我下来一定有深意,对了,老板是支开我,让我向上面报告,求援啊!我真是的,老板不愧是老板,都被人家弄成那个逼样逼样的了,还有这副心计,就我这脑子,和他比不上啊,不服不行!

    那老板被人扶起,面带恐惧的看着雷森,“你,你是高手!前,前辈,我不知道前辈来我水泡馆,多有得罪,请前辈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放过我们水泡馆!”

    雷森伸手去提水壶,水壶沸腾的声音在场的人都听的真真的,不约而同的打个冷战,不是吧,还来,你真喜欢烫人啊!你个大边态,你个大边态!

    “跪下!”雷森提水壶的手顿了一下,只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忽啦一下,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敢站着了,全面朝茶案给跪了。雷森刚才那一手把反应过来的所有人都吓着了,眼瞎了啊,没个逼事你惹事,惹事去惹小娃娃好了,你惹来惹去惹上了高手!找死也没有这么找死的啊!马逼的,那两个来喝茶了逼眼一定是瞎了。什么样的瞎逼家庭能生出这两个瞎着逼眼的瞎逼货啊,这不是给大家惹逼祸吗!转个眼的功夫,水泡馆的人把那两个货恨上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