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自顾自的又瞄了一遍水,在那些人眼这才看出来,唉呀,这他娘的就是高手啊,看看人家这喝茶的姿势,轻描淡定啊,一伸手,云淡风清,一抬手风起雷动。一张嘴气吞山河,一转眼,唉呀,杀人于无形啊!逼格啊,这就是逼格。唉呀妈呀,我今天终于知道啥叫高手啊。这才是高,高,高高手啊!

    这风范,这逼格,不是高高手,不是高高手的高高手,谁信啊,谁有啊!想学,想学也学得来啊!这逼样谁样是能学得来,装得出来,我他良的绝对给满分!

    雷森只顾喝水,这些跪下的人没有人敢动,在高手面前,那个敢吭声啊。有再大的意见也得憋着,好吧,你有种,你不憋着,老板就是下场看到没?

    一杯茶被雷森冲泡了几遍,都没有茶叶的味道了,他才起身,正在这时,从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在喊,“上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心城维安队的,你现在被包围了,我命令你马上下来,不要伤害人质……”

    雷森伸手在案上轻拍了一下,杯子应成碎成无数块小块,他抓去一把,朝楼下洒去,只听到扑通扑通的倒地声和惨叫以及惊呼声,下在的喊话顿时就停了下来。

    “我只是喝杯茶,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雷森笑了。

    “上面的人听着,你不要妄图伤害人质,有什么话好好说,这里是心城,是我们翅目族最核心的地方,作为一个翅目族人,你想一想,在这个神族大军与我们族人大战的时候,你这么做是在拖我们的后腿,分散我们的精力,这么做是不对的……”

    雷森不理,把水壶扔了下去,哐当哐当几声,把下面的喊话又打断了。下面的维安队人员不敢上来,他们接到那个女服务员的报告,已经知道水泡馆里来了一个高手,水泡馆的老板是他们的熟人,老板的实力他们也清楚,与他们实力最高的人有差距,但差距不是很大。水泡馆的老板被两只茶杯砸成重伤,他们自认他们过去也不是对手。用科技武器征服对方,又怕毁坏了水泡馆,以后还会扯皮。所以,他们来到后就在一层,对上面喊话,希望上面这位实力很不错的高手能识大局顾大体的接受,大家和平解决。

    雷森不理会下面,走到跪向茶案的老板面前,伸手拽住老头的头发,让他看着自己,“看着我,替我告诉他们,我很不高兴,你们这帮蠢蛋,连神族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资格活着。浪费粮食啊。我决定袖手旁观了,叫你们的人不要来惹我,这次是本人心好,不然,老子会在你们的心城大开杀戒……”

    水泡馆的老板脸上的惊惧的越来越重,他看着慢慢恢复本来面目的雷森,脸白了,呼吸急促,头上豆大的汗珠朝下连着掉,像下雨一般。

    “恶魔!恶魔!”水泡馆的老板在心只会喊这两个字,整个人都呆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他的念头只有一个,完蛋了,恶魔上门了。

    “知道我是谁了吧?真没有想到,你们翅目族都完旦了还有心思内斗,天不灭你们都对不起自己啊。回头把我的话传出去,翅目族完了,没有希望了。你们这个宇宙很快不是被我占领就是被神族占领。我很期待你们翅目族接下来的动作,起死回生吗,真是令人期待。”

    雷森笑着,伸手拍了拍水泡馆老板苍白的脸颊,又说道:“回头告诉他们,我真喝过比你们老祖峰毛尖更好的茶,说实话,毛尖并不是最顶尖的茶。酒水类的你们没有学好,这茶你们更学不好了,你们不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族群,灭亡应该的。”

    雷森手一松,整个人在水泡馆老板,在其他发抖的人的注视下消失了。过了很大一会,个女服务员突然尖叫起来,“恶魔,恶魔!恶魔啊!”

    水泡馆的老板一屁股坐在地上,抹了一把汗,嘴唇哆嗦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上,上,上报,恶,恶魔,恶魔出现,现了……”

    长老会的长老们听到恶魔居然出现在一家水泡馆,吓了一跳,这是心城啊,尽管他们能肯定恶魔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心城,但恶魔不会公然显现,就是显现出来,也是只有很少数的人才能知道,消息一直都能控制住,现在,在这个时候,恶魔突然公然的出现在一家水泡馆,这其的意味不得不让人好好的寻摸一下。

    一群长老很快的驾临警戒森严的水泡馆,这里已经有一些人过来,把水泡馆里那些人都控制住,录取口供,从恶魔进入水泡馆起,一举一动他们都要了如指掌。不了解不行啊,如果说他们最害怕的是谁,第一肯定是神族,必竟已经让他们整个族群跪地唱征服唱过一次,雷森再厉害,还没有征服过一次他们。但是,这不妨碍在大多数人的心把雷森当成让他们极度恐惧的敌人,神族那是一群一群的来,而恶魔只是单人作战,出手狠辣程度更阴毒,只要他想杀人,让人防不胜防,而且,他的手段也阴毒无比,除了一开始正面和翅目族打过几架之外,之后,他根本就不露面,用一些让人难以防备的手段杀人,所过之处,几乎是一个能喘气的都不给留下来。最近,恶魔又弄出来一种病毒,下一次,恶魔会会拿出其他的能杀害他们翅目族的手段,谁也说不请楚。

    敌人厉害不可怕,只要你正面来,我正面迎敌,就是败了,敌人在哪里你能清楚。怕就怕看不到的手段对付你。让人时时不安,时时担心你的背后有一双看不到的眼睛在盯着你,时刻在想着用什么样的手段的杀死你,这种感觉没有一刻可以让人安心的时候。恐惧,恐怖都不足以形容了。

    水包馆所有人都起身向长老们行礼,他们松了一口气,长老们在他们的眼是很厉害的,是他们最后的依靠,长老来了,所有人因为恶魔带来的恐惧一下子就淡了许了,眼神活泛了起来。仿佛一下了就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长老们很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一个长老马上开口道:“你们都不错,做的挺好。恶魔不敢正面出现,他就是怕我们这些不怕死,不畏死的翅目族人。不管什么时候,你们记住,我们翅目族有我们自己的骄傲,我们不会向这种不敢露出本来面目,堂堂正正的和我们决战的敌人低头,永远都不能……”

    这是一番鼓舞人心的讲话,在场的人马上就鲜活了许多,一个长老讲完,又有另一个长老上前来讲一些话,都是鼓舞人心的话,就那么几句,不怕死,不畏死,我们是骄傲的翅目族人,决一死战,决战到底,永不低头,宇宙是我们的,未来也是我们的……

    讲完这番话,这些长老们看了水泡馆内部的影像,一声不吭的把有关恶魔在水泡馆所有的影像资料都看完,他们表面上云淡风清,心里面却是沉重,他们不是第一次从影像上看到恶魔的样子,现在的恶魔样子,与他们原来看到的又不一样。只是最后恶魔变回本来面目,他能能肯定就是恶魔,因为他们在缴获的星兽的腕脑看到过恶魔在另一个宇宙的真实的面目。这个家伙可恶的紧呢,阴魂不散,谁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正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再给他们造成一次大出血,大伤害。

    长老们看过影像资料,知道整个冲突过程,他们看得出来,整个过程,恶魔不是主动挑起,是两个不开眼的人去惹他,还一次不够,又惹一句。

    “看来,我们这心星不过,心城的居民优越感非常高啊。住在心城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我不知道谁给他们这种感觉了。虽然我很不喜欢恶魔,但我不得不说,他让这个水泡馆老板转给我们听的话很有道理,在这个应该一致对外的时候,如果我们翅目族内部还有这种处处秀优越感的人,我们翅目族不灭都难!”

    这位长老的话说到了大部分的长老们的心上,恶魔虽然可恨,但是人家说的话不错,这些一直掀起内斗,不利于翅目族团结一致的人是一个族群里面最大的不安份因素,这样下去,积怨过深,如果神族大军突然包围了心星球……后果难测啊!

    而且现在在前面阻拦神族大军,并且和神族大军在战斗的翅目族大都是外星球,相比较于心星不过,心城来说是外地人去做的,这番话要是传出去,被外星球的翅目族人听到了,严重打击士气不说,还会造成星兽族群的离心离德。

    “这样的人,要本事没本事,只会在其他族人面前秀优越,欺压其他星球的人,要严惩,不管他们有着什么背景,什么依仗,必须一查到底。莫些人该醒醒了,在神族下面当翅目族的特权阶级势力的那部份人也该清除干净了,不然,早晚他们得在我们背后插上一刀。哼,我的话也许在座在有些人不愿意听,我可以这么说,如果我们内部不稳,更不用说指望着那些现在,一直都在站斗的着人们死而无怨了。”

    长老会开始讨论起来,他们也能从恶魔留下的话猜出恶魔的意思,恶魔这次不想和他们翅目族再来一场,更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这一次是恶魔给他们释放善意来的,那两个敢虎口捋须的家伙命大,没有被击毙已经是很幸运了。

    最终他们得出结论,恶魔向他们传话确实是善意的,也许他们要是找到半法接近恶魔可以近一步改善双方的关系,如果运作好的话,还能拉来一个助力,一起对付恶魔。现在翅目族可是对恶魔很了解了,他们知道在恶魔的背后,还有一群半仙,虽然数量不多,但是蚊子再少也是肉,多少会对他们面临的危局有一点帮助,更何况还有恶魔这个神出鬼没的存在,只要能拉拢住,绝对是他们翅目族目前能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至于那两个惹翻了恶魔,强行让恶魔请他们喝茶,又被恶魔毫不客气的用开水浇伤了口腔和嗓子的家伙,长老们不管他们背后是谁,直接发配到前线去送死。既然看不起外地人,好吧,外地人在保护着你,你也拿命去保护外去人吧。

    水泡馆也被下令整顿,也算是水泡馆的老板运气不好,偏偏摊上了恶魔,老板的所有产业全部被调查,结果水泡馆的老板被查出很多问题,大半的产业被封,人也被流放到前线去,一场仗没打完就被神族大军一枪轰炸了脑袋,丢命当场。他的心城心星的那些优越感在战场上一不能杀敌,二不能保命,结果就结果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长老们又想起来那个调酒师,和水泡馆的老板相比,还是这位已经算作是他们的人的调酒师靠谱,看看人家,几乎是相同的条件,和恶魔一起敢直接和上族翻脸冲突,又能得到恶魔的好感,从而进入他们的视线。这样的人,有机缘,又不张狂,不惹事的人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真的好少。

    于是,调酒师又被请到了长老会,几位与调酒师师傅交好的长老一起接见了他。让他感到有些压力山大。

    “坐,坐!不要拘束,除了你师傅,我们关注你很久了。你的酒吧听说做的不错,很好,不张扬,还懂经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最有前途,难得啊。”一个长老招呼调酒师坐下,不管是不是真心,先把调酒师夸了一顿。

    调酒师疑惑更甚,同时心里面的警惕也提高了起来,这些人平时对他可没有这么客气。这段时间他很少来长老院,几乎是不来,但是他可忘不了,刚开始他来长老院这些人那种高高冷冷,远居于人上的态度。算不上冷淡,但也绝不是友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