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刚坐下,就有人开口问道:“恶魔再次出现在我们心城,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调酒师点头。很想说,他来就来了,没有找我,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这句话,必竟,他面前坐的是整个翅目族实力最高,也是拥有最大权力的长老会的长老们。

    “哪,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对,那位长老笑了一下,“不要紧张,想到什么主什么,恶魔那个东西,不是我们能以我们的逻辑能理解得了的,找你来只是想听听你是怎么理解他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可以放松下来。”

    调酒师根本就不紧张,他脸色平静的点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对于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了解吧,不怎么了解,说不了解,公开的资料来看,整个翅目族就我和他接触的时间最多”

    “不是整个翅目族,是万古族,刀臂族,翅目族族所有你是唯一一个近距离接触他时间最长的人。”旁边一位长老出言纠正调酒师的话,“上次,刀臂族的信使过来,特意提到了你,恶魔在神族大军出现以后,除了我们这里,无论是刀臂族还是万古族都没有出现他的身影,这其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你来帮我们分析一下。就站在你的角度上。”

    调酒师点头,“好。但是我分析得好,还是分析得不好,请各位前辈们包涵一下。对了,我能知道他这次出现的所有资料吗?”

    “可以,你先去看资料,一个小时后,我们再谈。”最间坐着的长老立刻准许了,他们很看重调酒师,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恶魔现在成了他们心头上一块找不到根源的阴影,翅臂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少一个敌人就多一份生存的可能,这点,他们现在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所以他们一致认为,是要把恶魔当成大事处理了,不然,前有神族大军横扫,后有恶魔挖他们的根基,会把他们的生存空间一再的挤压掉。

    他们需要一个专家级的人物出面来分析恶魔,从而制定出最有效最合适的应对方法。调酒师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调酒师到另外一个房间去观看资料,还有一些人的口供,时间到了,有人过来通知他可以了。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些长老,调酒师深吸了一下口气,说道:“我个人判断,这是恶魔在向我们释放善意,也许是他觉得他现在出不出手,我们翅目族都没有机会在神族大军面前得到便宜”

    “嗯,这是一个原因,我们翅目族目前面前的局面确实不乐观,你能在这里,我们这些人也不瞒你,刀臂族那边拒绝了我们派人过去,因为他们现在也自身难保。虽然我们和万古族之间还隔着一个刀臂族,据我们所知,万古族面临的局面更惨,万古族面对的神族大军人数更多,他们就是有一些底子,也经不住神族大军横冲直撞。我说这些你可以这么认为,现在,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退路,只能和神族大军决一死战。只是,神族大军确实都是半仙级的实力,还好,他们的进攻速度一直都控制得很慢,有意的折磨我们,虽然这很残忍,但是也给我们留下一点时间准备。我们有一个想法,你去和恶魔谈,我们想得到他的庇护,就去他控制的双角人的宇宙,我们的人到那里躲一躲,让他放心,我们没有其他的想法。”

    调酒师听着,眼睛偶尔的眨动一下,他早猜到会是这样,所以他一直是平静的。翅目族走到这一步,神族突然显现出来的不可抵抗的实力是一部份,这其难道没有翅目族内部的原因,一定有,只是眼前的人都不承认罢了。

    他打心里很厌恶眼前这些人,这些人百分百的都是半仙修为,可是他们却没有冲到前线去杀伤神族大军,只是躲在心星球的心城市,还在享受着他们的权力。他甚到在想,如果是这样,也许翅目族被神族奴役好过被这些人统治。

    这个念头埋在他心底,他的脸色却是越发的平静。

    “是这样的,我们准备成立一个机构,专门研究恶魔,针对他制定一些对策,我们认为你是最合适的,因为我们都没有你最了解恶魔。”说话的长老说出了他们召调酒师来的目的。也许这也是迫不得已吧。

    调酒师笑得有些苦,微微的摇了一下头。他面前这些半仙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怎么,这种大事你不挑谁挑?告诉你吧,在整个族群的生死大局面前,个人的一切都可以抛弃了。族群的利益是最高的利益,虽然平时你们怎么样都行,但是你要知道,这不是平时,这是我们翅目族最危险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必须抛弃个要的小九九,一切以族群未来为重,一切以大局和整体为重。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这个担子你必须给我们担起来。除了你,没有二人。”

    这位说完,马上就有其他的长老把话接过去,“好了,好了,不用把话说的那么严重,调酒师对我们来说不是外人,对于恶魔的事情他早就参予进来了,个人觉悟和大局观一向都很强。在这里我要很痛心的说,上次,他曾提醒过我们,是我们没有听进去,犯了一些错误。我们也要反思啊,主观主义危害深远呢!”

    调酒师一直笑着,没把这些人的话当回事,等他们说完,他才说道:“我知道,我也一直这么做的,但是我要声明的一件事情是,我不像前辈们想的那样,对恶魔多了解,其实我对恶魔了解得很不够,最近我也在反思,觉得越是危险的关头,我越不能把我个人没有根据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恶魔就是恶魔,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指挥。也许,他做事会有一定的规律,但是我不了解,可能我对恶魔的了解还没有在座的各位前辈多。所以啊,这种事情我只提个人意见就行了,什么机构,由别人去做吧,用我的时候,我尽最大的努力就是了。嗯,我刚才看了恶魔的资料,我能不能先说说我对恶魔这次举动的分析?”

    “好!你说,至于成立研究恶魔机构的事情,我们可以押后再谈。”

    “我不了解恶魔,我说这话也许各位前辈会很不舒服,认为我是在推诿,其实不是,我是真不了解他。他把我带到他的族群发源的星球,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他给我在那边的时间也很短,时间到了,就带我到双角人的宇宙,间这个转换是怎么转换的,两个宇宙之间,是不是走到什么比白洞还要快的通道,我不知道,也没有感觉,后来,我算了算,两边加起来的时间几乎就是我消失的时间,按照常理,根本就没有过渡的时间。这件事情,我向长老会报告过。在这间,我和恶魔的沟通几乎是没有的,所以他对我来说,几乎完全是陌生的。我对他的一些推论也只是个人主观,并没有根据”

    面前的半仙们被调酒师这一番话说的有些失望,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们对调酒师说这种话很不满意,如果是这样,他们在调酒师身上提前做出的那些事情岂不是都是白费了?嗯,似乎这个小家伙说的也对啊,倒也不是推诿之辞。

    “你说”一直没有说话,闭目养神的调酒师的师傅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调酒师。

    调酒师继续说道:“可以这么说吧,这一次恶魔例外的没有杀人,是他看透了我们面监的局面,他清楚,我们抵挡不住神族大军,要么投降,要么死抗下去。投降了,神族就得花费精力来整顿我们这些人,神族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允许埋下后患,肯定要血洗一批人。不投降,我们这些人只能死去,神族不是仁慈的,他们把我们这些人全部杀掉,翅目族会面临灭族的危险。不管怎么样,他的目的都可以达到。各位前辈,我只能想这这些。”

    屋里面一阵安静,调酒师说的这些,他们也在讨论,投降,别的不说,他们这些半仙肯定要被血洗掉,凡是露出头来的都会被杀,以后翅目族想要拥有半仙十有拐玖是很难了。他们不投降,就目前来看,灭亡也只是在朝夕之间。

    过了好久,一个半仙才打破平静,“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调酒师摇头,“没有了。我经验有限,智力也很平常,大局观也没有,我只能想到这些了。各位前辈,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好吧,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们再叫你。”说话是又是调酒师的师傅。

    “是!”调酒师站起来,向各位长老们行了一礼,退了出去。走出门,他松了口气,他可不愿意去研究恶魔。他就不知道这些人的脑子是怎么样的,当前当务之前不是研究什么恶魔,而是抓紧时间替翅目族寻找一个未来。不管是投降也好,还是死战也好,总有立刻拿出意见来。这倒他,恶魔一出现,他们立马就像是找到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的,煞有介事要成立什么恶魔研究机构,翅目族在这些人手里,不灭亡简直是天理不容。

    屋里面,这些半仙争论开了,真像是在讨论大事一般。既然调酒师不愿意去管恶魔研究机构,立马就有人认同,觉得调酒师的话大有道理,这个小同志,不,这个小家伙很有自知之明吗,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识大局,顾大体,是个好同志,不,是个好哪啥。

    只是,这个机构吗,还是要成立的。成立一个机构吗,需要人手和大量的物力,这是机会吗,谁没有后辈,在座的谁没有朋友,谁没有徒子徒孙?成立这么一个机构,正好给安排人进去,这样一来,总有借口让进机构的人不去前线送死了。

    你说什么,和神族大军战斗重要?是啊,很重要啊,难道,在你眼,恶魔那么凶残,时不是的把活人变成黑尸,时不时的像撒面粉似的在翅目族的某个人口众多的地方撒一些病毒不重要?你这想法要不得吗,不研究,恶魔来了,谁能挡得住啊?

    最终,经过一番的讨论,这个机构还是设立了起来,人员众多。幸运的是,因为调酒师识大体,顾大局的原因,也在里面挂了个不上不下的职位。

    有人来通知调酒师,调酒师道谢后,愣了半天,嘴角渐渐现出冷笑,有这些人在,整个翅目族是真的没有救了。他现在也打消上前线去和神族大军决一死战的想法,那想法太天真了,他一个人的死决定不了什么。也许,是该留条后路了。

    调酒师和自己的女人商议了一番,女人暂时丢下生意不景气的酒馆,乘坐飞车去红酒庄园,安排一些事情去了。

    酒吧里,调酒师在自己办公室里翻看财务报表,他决定把几家生意最不景气的酒吧盘出去,消息已经发出,只等着有心人上门来谈判了。他不认为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有心思为资产的事情打主意,聪明一点的该是想着其他的办法了。

    财务报表很不乐观啊,现在到酒吧喝酒的人越来越少,心城很多人已经离开或者正打算离开。在很多人看来,心城绝对是神族大军最重要的攻击目标,就连心星球也是。背叛和对抗神族的决定正是心星球,心城坐出的决定。神族大军不会容忍这样的一个地方存在,也许,在神族的眼,心星球是肮脏的,是心城市是邪恶的所在。

    有人敲门,“请进!”调酒师把财务报表收起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调酒师的师兄,是那位对他很照顾的师兄。师兄一屁股坐在调酒师的对面,“有烟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