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走了以后,调酒师把屋里收拾了一下,这才坐回去,拿出一根烟,坐在那里,静静的抽着。他怀疑师兄是在试探他,恶魔研究机构找不到恶魔去研究,他这个和恶魔接触最多,还能活得活蹦乱跳的人,绝对是最佳的研究对像。

    可是师兄那样子又不像,像是在说真心话。这让调酒师一时捉摸不定起来。

    和恶魔联系上,然后离开,调酒师不是没有想到,他也知道如果恶魔答应,就是翅目族投降了,他也不用怕。像师兄说的那样,说不定某一天就能随着恶魔杀向神族,长出心一口恶气。也能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的族群。

    他这么想过。只是他不确定他能联系上恶魔,恶魔神出鬼没的,给整个翅目族来的的心理创伤比实际死亡还有大。在有些人眼,他是唯一能和恶魔对话的人,恶魔来找过他,这给了很多人希望,这种希望一直延续到现在,比如他的师兄这次来找他。

    他有想法,无法联系上恶魔,那些想法都是可笑的。

    第二天他正常的来到办公室,准备好将要处理的资产清单,不管怎么说,他要做好了下被奴役的准备,现在不处理,到神族再统治他们,这些资产也会被重新分配一新。他调阅过过去的历史,上一次神族统治时期,打破了原本的秩序,个人财产被重创,被重新分配了一次。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与其说是整个族群反抗神族统治,不如说是一些在上次重新分配失败的人发动了一次重攻倒算,现在这些人感觉要赢了,该清理的已经用族群大义清理掉了部分了,只能投降神族,被神族认可,他们就能趁机夺取他们想要的财富和权力。

    看清楚这些后,调酒师痛苦过一阵,这个宇宙就没有大公无私的人,他就是想要卖命在忽然间明白过来之后,也不愿意替这些人卖命了,不值。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调酒师抬头,是那个曾经抽过他耳光的师兄。师兄一脸的严肃和郑重,他身后跟着两个表情同样严肃和郑重的人。

    调酒师忙起身,不管他心是如何的不愿意见到师兄,礼节上他还是要做足,在有一些想法之后,他认为他必须调整一下心态了。调酒师一脸热情的笑容,“师兄来了,请坐。喝点什么?”

    师兄带着两人坐了下来,师兄看着调酒师眼闪过一丝阴沉的光,“师弟啊,你这里我可是第一次来,来吧,你也不用忙活了,我们只是来找你了解一下事情的,了解后,我们就要离开。我提前告诉你一声,我们要了解的事情很重要,容不得一丝的撒谎,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实,不要给自己惹来麻烦。”

    调酒师在人面前坐下,认真的说道:“我从来都不撒谎。”

    “我相信你。我和你也打过交道,你是一个做不到就不愿意应付的人,为此咱们两人还产生过一些不愉快。好了,正式谈话开始。”师兄板着脸,一副我找你有公事,你必须听我的,老实点,我问啥你说啥,不许隐瞒的样子。

    “好!没问题!”调酒师心有所猜测,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师兄对调酒师摆出这副表情很不满意,向调酒师摆出一副我在办很大很大的事情的表情,声音庄重,“我问你,昨天是不是有人到你这里?”

    调酒师心想,果然是冲昨天那位师兄来的,近身清洗开始了吗?调酒师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很有可能,长老院的那些长老们已经做出了决定,再一次的出卖族群,准备向神族投降了。不过,这些事情他改变不了,也无力改变。他心这么想,脸上却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噢了一声,说道:“昨天啊,就来一个,是我另一个师兄,我现在的资产就是当初他替我争取下来的。唉,师兄啊,好像师傅鼓励师兄师弟之间互相走动亲近的吧,怎么好不容易有一位对我好的师兄过来看我,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似的,这是什么道理?”

    师兄不耐烦的瞪了调酒师一眼,“不该说的话不要说,我也懒得听。你师兄到你这里来和你说什么了,一句话都不要漏掉,我们要记录的。”

    调酒师一脸的震惊,“不会吧,师兄他犯事了?不可能啊,昨天他还和我说,他想去前线,想和神族决一死战来着。我死劝活劝的才把他劝住,难道他想不开,回去又惹事了?也是,就他那脾气,到哪里都会惹出是非来,我理解。”

    “没让你说这个。”调酒师的话堵了问话的师兄一会,师兄更加的不满他,“我再告诉你一次,我们是找你核实一些情况,想好了你再说,不要妄图替他隐瞒,你要知道,我们有的是手段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要存在什么侥幸心理,也不要顾忌什么师兄师弟的同门之谊,没用,那样你会害更多的人。你明白吗?”

    调酒师伸了伸腿,放松一下身体,“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你们要我说什么,只是是发生过的,我一定会说,但是,要是我那位师兄没有说的,我也编不出来,希望位谅解。嗯,有什么话,你们问吧,我现在在忙着处理我的资产呢,最近生意一落千丈,有些酒吧必须盘出去了,不但没有客人不说,连调酒师也招不全,做不下去了,只能忍痛卖掉。”

    师兄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刚才说过了,不该说的话不要说,谁问你你的事情了,你的酒吧与我们要调查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这态度有问题。”

    调酒师一脸愕然,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师兄,“好,我不说了,你们问一句,我说一句好了。对了,真不喝点什么,好像不喝点……”

    “够了!”师兄怒气勃发,痛斥调酒师,“闭上你的嘴巴,我们问什么,你回答什么,不要给我东拉西扯,没有用,知道吗,一点用也没有。”

    调酒师这才不说话,拿出一包烟点上,“行,你们问吧。”其实他很想问,这个,你们抽吗,被他生生的忍住了。

    ……

    送走这位来者不善的师兄,调酒师再坐回去,想了一会,摸了摸手上的光脑,又放下了,这个时候绝对不适合通风报信。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凭他的能力,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只能干瞪眼,他还是不淌这趟混水的好,免得把自己折在里面。

    雷森还是没有忍住,在回到升龙星陪了家人后没有多久,重新回到翅目族的宇宙,已经清理干净的炼魂幡聚在一块,他收起让它些炼魂幡,又收起两辆飞车这一段时间工作的成果,然后一扭身,从空间去到刀臂族的宇宙。

    “呼!”什么声音?雷森的身体刚在选定的坐标上出现,耳边就听到一股巨风在耳边响起,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受到重重的一击,整个人就飞了起来。

    危机感像是到时间的闹铃似的,突然间强烈到不能再强烈,而他也睁开眼睛,看到一地的尸体,闻到一空气的血腥味,听到满耳的叫声和喊杀声。

    这是战场,他很不走运,随便选了个传送坐标,没想到竟然是刀臂族迎战神族的战场。他想也不想,身体向上冲去,在他身后,一杆枪和刀臂族臂膀变化而成的长刀碰在一起,刀臂族的长刀崩碎。

    他的头顶上,一位神族的半仙移身过来,什么话也不说,冲着雷森的脑袋,一抡长枪,拿长枪当棍,直接就砸了下来。眼看着就要砸脑袋,长枪忽然砸空,天上的半神一愣,急忙转身,长枪抡圆了朝身后扫去,又是一空。

    这位神族低头,脚下失去了那位突然出现的敌人的影子。左右看看,没有,抬头看看,也没有。仿佛刚才只是他的幻觉一样。这位刀臂族的大能突然出现,又突然间消失了。

    神族心头警铃大作,马个壁的,刀臂族还有本领这样诡异的高能,这是要在他们放松的时候来这么一下,发动突然的刺杀,然后再遁去……不错,神族就是这么想的,刀臂族一定有一批拥有遁逃法门的人,专门用来战略上的刺杀。以前没有出现,那是他们没有逼得太急,现在神族大军分散开来四处出击,逼得太紧,也正好给了刀臂族机会,猝然之下出现,一击即,则遁走。如若不,像现在这样不恋战,马上就遁走。好高明的方法。

    神族马上飞回去,找到自己的头,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头。头又叫回正在前面和刀臂族交战的数人,这些人的言语证实了前面确实突然出现那么一个刀臂族,仓促之下,没有能留下他,让他逃了。

    头不敢大意,马上传令,攻击阵形收缩,严禁所有人单独出战。头又命人把他发现的情况告诉附近的神族,让他们有所防备,免得他们不防,吃了大亏。

    神族大军突然收缩了攻击防线,让一直和神族在军激战且屡战屡败,败到都已经麻木,只会按照上面的命令行动的刀臂族稍稍能喘上那么一口气。他们不明白,这是肿么了,神族大军这是搞什么飞机,打着打着怎么突然就有后撤的迹像了呢?

    他们不解,要是那几个看到雷森出现,又看到雷森消失的人没有死的话会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一个咱们的人突然出现,被神族一枪杆抽飞,接着这边和那边跟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刀啊枪啊的朝这位身体上招呼,这位也是反应得够快,直接一个旱地里拔葱,朝上就飞。结果呢,神族不愧是神族,马上就有一位飞到空,以高打下,一枪杆砸下来,竟然砸了个空,那位像他来的时候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紧接着,才有神族后撤。

    那一边的刀臂族人都被神族用枪捅死了,没有人向上汇报,也没有人在人群多嘴。这些摸不着头脑的刀臂族只能瞎猜。搞不明白,他们很快就不猜了,赶紧的休息整顿,一边把他们这边的情况向上通报,一边准备迎接下一场的恶战。

    上面的人也懵逼了,咋回事咩?打得好好的,这神族是抽什么风,怎么全面向后撤了那么一点,拉开和他们接触的距离。还好,刀臂族的头领比较果断英明,马上命令一队半仙趁机潜行过去,摸一个舌头过来,审问出神族这是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他们摸回来一个落单的神族半仙,付出的代价是死了两个半仙。经过审讯,结果让他们有些不可接受,居然是这个样子,一个刀臂族突然间出现在交战的现场上,挨了神族半仙全力的一抽,对是用大枪抽的,吊事没有,只是横着抽飞,紧接着,又朝上一耸,躲掉刀臂族的刀和神族的枪,神族又来那么一下,当头杆砸,没有砸,砸了个空,结果,人不见了。所以呢,神族就怀疑是他们刀臂族培养了一批有遁逃功能,是本事的人,专门瞅着机会,突然发动袭击,给神族来一个惊吓。神族大军现在队形分散,很容易被得手,无奈之下,神族只好下令聚拢队形,不给刀臂族可乘之机。

    我们有这么一支人马吗?我怎么不知道?刀臂族的头头显然是严重的懵逼事了。他的地位不低啊,要是刀臂族有这样的准备,他早就知道了。要是没有,神族会搞出这样的乌龙吗?不可能!这位自己否定了自己。

    为了确认,他直接和上面及几位老友联系,询问有没有这么一支会遁逃技能的人马,如果有,能不能最大可能的他这一块多派些人。

    上面也懵逼了,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你问我们有没有,我们倒想有,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拿不出你说的这种人材来。别开玩笑,要多朝你那边派一些这样的人。我去,你在质疑我们说谎话,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怎么能说谎话,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有这样的奇兵不用,对我们一点好处没有好不好?(。)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