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雷森眼里,炼制出来的灵丹效果不大,但是在修士和刚接触到修炼的人眼,灵丹可就很神秘了,代表着一种希望,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玄而有玄,神而又神的气息。好像,看一眼马上就能飞升成仙一样。

    现在也是修士们专用炼丹的人少,而各种灵药灵果,天材地宝对他们来说很够,否则,哼哼,他雷森空间里这些灵果灵植肯定就就被天机仙翁想着法子掏空了去。他的空间别说有剩余了,一些稀有的,上了些岁月的老灵植也会被惦记上。

    雷森也问过天机仙翁,用不用他把空间里的灵植,天机仙翁告诉他暂时不用,他的那些灵植作为战略储备,等灵药紧张的时候在拿出来用。现在,整个宇宙里生产的灵植足够用了,现在全民大修炼也只是刚开始,用得灵丹都是很低级的,高级一点的灵丹对这些刚入门的人来说不但没有什么用处,他们用了,还会毒,得不偿失。

    再说了,就是低级的灵丹也不是每个入门的人能用的,没有功劳,没有进步,没有被他们的师傅认可,灵丹是不会奖励到他们的手的。没错,现在灵丹就是拿来当奖品的,一个人不努力修炼,想得到灵丹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刺激和激励这些入门修士的手段。天机仙翁制定的规则就是,你要是不努力,灵丹没有你的,其他的好处也会先紧着那些努力修炼的人去用。你要是努力了,就是没有成绩,那是你天份不足,看在你勤奋的份上,也会奖励你灵丹。这对那些有天份的人来说,是让他们正视自己,不要浪费了天份和时间。

    雷森对天机仙翁这一做法很赞赏,现在全民修炼已经晚了,如果神族真的像在族的宇宙那样能突然出现,他的这些子民在神族面前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不管是天份还是时间,这个宇宙所有的生灵都浪费不起,。不然,事到临头,想努力,想后悔都来不及了。雷森对上半仙第一想就是跑,他的能力只能让他这样做,他跑路了,丢下的这些人怎么办?

    放到他的空间里,他空间里也装不了这么多的人,就是能装,他也不会想着去保护一群不知上进的人。他对天机仙翁道:“你做的很对,就应该这样,在我们的王朝,没有人能不劳而获,想得到就要先付出,没有付出,任何人都不要想着得到不该有的东西。”

    天机仙翁是个人才,以前他的野心极大,雷森看透了他,对他不放心,自从他真心提归顺之后,对着雷森打开神魂,雷森在他神魂里打下魂印之后,雷森对他就彻底的放心了。也放心把一个王朝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做。这个人,怎么说呢,能力很大,做事也周全,是个好帮手,就是,有时候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总是不受人喜欢。

    雷森在空间里大量的开辟苗圃,种植现在大批量使用的灵药灵植,在一切都上了轨道的时候,他会和天机仙翁提一提,把灵丹供应的条件稍稍放宽,拿出各种措施,多做几场比试,奖下丰厚的丹药,让丹药在修士流通起来。使那些用心的,努力的人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当然是通过灵丹去交换的。这样下去,会加速修士整体实力的提升。

    对他来说,一直都觉得时间很紧,时间不等人。他其实很想把那些原来的各个邦,各个王朝,各个势力的管理者都叫到面前,一人赏他们一个耳光,告诉他们,他们的不作为,误了整个族群的大事,要是他们刚到这个宇宙,就推行全民修炼,现在人类的实力肯定比现在强上百倍千倍,他也会轻松许多,不用担心万一神族降临到他们这个夹缝宇宙时人类会阻挡不住。只是那些人现在就是没有死,没有被治罪,也已经都失去了特权,成为平民了,他现在找他们算帐,有**分,只好作罢。

    雷森安排好事情后,跑到心城去喝酒了。他喜欢这个样子。混在敌人,敌人还好现不了,这种感觉是他在本族当感受不到的。

    “一杯我们是英雄!谢谢!”雷森对着吧台里的调酒师笑着说道。

    “稍等。”调酒师看了他一眼,并盯着他付了费用,这才去给他调酒。现在酒吧里酒水的价格比原来要高了。这很不正常,整个翅目族的资产价植都在下降,大部份想卖都难以卖出去,只有这酒水类的价格暴涨,有些不合理。

    欣赏着调酒师花哨的调酒动作,雷森皱了皱眉头道:“酒水又涨价了。这样下可不太好,其他的都不涨,就这些东西涨,对我们来说,生活太难了。”

    调酒师很赞同他的话,吹了一个口哨,“你说的很对,我也这么认为的。你看啊,酒水涨了,可我们的老板却不愿意给我们涨一点工资。嗨,伙计啊,认了吧,我们好多族人在前线拼死作战,只有我们在这里喝酒。相比之下,我们幸运多了,也是很幸福的一伙。不管他是涨还是不涨,只要我们愿意,暂时的我们还能喝得上酒,这生活对我们来说己经非常非常的棒了,我们为什么非要去在乎那些不该我们在乎的东西呢。”

    雷森骂了一句,“该死的神族,他们都死光了才对啊!“

    “是的,他们都该死。该死的神族,该死的一切该死的人们。我诅咒他们,诅咒他们遇上恶魔,灵魂被恶魔拿出,让他们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伙计,你赞同我的想法吧,赞同的话,和我一起诅咒吧,也许现在我们这些人只能诅咒了。如果诅咒有用的话。“

    雷森不情愿的耸了耸肩,“伙计,我赞同你的话,我们应该诅咒他们。可是我们为什么要让他们遇上恶魔呢,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在我看来。伙计,在我看来,只要恶魔能让他们害怕。别跟我说什么刀臂族,万古放,那邦表子养的指望不上,他们在神族面前也挡不住。是的,挡不住!”调酒师神秘的压低声音,头朝雷森这边探了探,“伙计,你还不知道吧,据可靠消息,万古族完了,他们根本就挡不住神族的在军,现在已经不行了,还剩那么一些人也正在被神族满宇宙追杀,在他们的宇宙里。我说,这就是报应。他们灭族是应该的。我还听说吧,刀臂族也挡不住了。估计也够呛。为了我们族群还能延续下去,不被神族给灭族了。上面那些人正在做痛苦的决定。委有可能要再一次的带着我们投进神族的怀抱。要我说啊,投靠神族也没有什么不好,以前我们不也这么过来了吧。我看,我们就是瞎折腾,折腾死我们这么多的族人,最后还是要回到原点,有可能原点也回不去了。神族不会再相信我们……”

    调酒师有些义愤的放下调酒杯,使劲的敲了敲吧台,“嗨,反正我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我是普通人,你估计也是,当初他们决定反抗神族的时候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凭什么去相信他们,现在失败了,他们又要拿我们去向神族卖一个好价钱。他们很无耻,是不是?伙计,你是赞同我的看法吗?是吧,你也这么认为?呵呵,我最近试着调了一种基于我们是英雄这款酒水的变种,味道更独特,要不要尝尝?”

    雷森很大方的拍着吧台,“伙计,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我谁都不喜欢。我讨厌任何人,现在我只想喝酒,我不讨厌酒,只是你喜欢。好吧,把你调的新酒给我来一杯,一杯我们是英雄对我来说不够喝的,两杯也许刚刚好。呃,这价格能便宜一点吗?要知道现在我要看着我的钱,要认真的计算着去花。我们是穷人,穷人说要算计着去花,对不对?要不然,钱全花光了,以后的日子就没有法过了。便宜点,活计,都是男人!”

    面对着雷森的不满,调酒师摸了一下脑袋,“好吧,好吧,谁让我喜欢和你聊天呢!便宜就便宜,虽然是在我们是英雄上加上不少的东西,你就付和我们是英雄一样的钱吧。我真是很欣赏你,伙计,要活下来,我们一起去神殿里祈祷好吗?”

    雷森点了点头,“当然,当和平降临时,我们会有那么一天。我相信!”

    “嗨!伙计,你太棒了,我也相信!”调酒师兴奋的说道,手下不停,开始调另一杯酒。雷森没有着急让他把调好的我们是英雄拿过来。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们是叛徒!”一个喝得有点高的翅目族冲到吧台前大声嚷嚷起来。

    调酒师扬了扬眉头,“嗨!伙计,你喝高了!我们什么都没有说,你怎么说我们是叛徒呢?你可以道歉,真的,我们可以原谅你言语上的冒犯!”

    “不,我没有喝高,你们说我们会再一次投进神族的怀抱。你们说了,你们说了,我都听见了,听得真真的,你们说了!你们是叛徒!”

    调酒师一脸纯真的问雷森,“伙计,我们刚才说什么了?嗨,你看我这记性,一忙头都晕了,我们说了,说了神族,我说,除非神族不来,要是来了,被我碰到,我用我这摆弄调酒器的双手掐死他们!这位伙计赞同我说的话,他说,他也会,我们翅目族和神族绝对是不死不体。对,是不死不休,就是这么说的,我记得真真的!”

    那位喝了酒的固执的说道:“不,你们不是这么说了,你们说你们会欢迎神族的到来。你们就是这么说的,你们俩个都是叛徒,胆小鬼,你们忘记你们是翅目族人了,你们忘记你们背后那一双翅膀和翅膀上的两只眼睛了,那是祖先赐给你们的,你们……”

    调酒师无奈的叹了口气,用很可怜的口吻对喝了酒的翅目族说道:“你是我们的客人,我们不会和你对质。你是受刺激了,我们死了那么多人,现在还在继续死。伙计,可怜的伙计,我们都是可怜人,我和们一个样子,此时我心如刀绞,真的,我恨不得替我们死的那些人去死,我恨不得我能即时即刻的拥大惊天的能耐,把这些该死的,该千刀杀的神族一扫而光,替我们死去的族人报仇,恢复我大翅目族往昔的无敌的荣光。可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翅目族人,我知道我做不到。伙计,别激动,我看你的样子,一看就是个英雄,你一定是一个有着大无畏英雄的人,你也一定是有大能耐的人,我很敬佩你这样的人,有你这样的人,我们翅目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恢复我族的算由之荣光。嗨,伙计,你听我说了吧,你不要瞪我,我说的都是真心,你一定是个大英雄,能解救我们所有人,你就是我们翅目族的大救星。我能求你一件事吗,你能现在去前线把那些神族都杀掉吗?”

    喝了酒的这位被调酒师砍晕了,脖子朝上一伸,把脑袋顶了起来,溜溜的有精神,“你,你不要激我,我,我不吃你这,这一套!我,我这就去杀光那些神族!”

    这位歪斜着走了,似乎喝得还真够多。等这位走出酒吧大门,雷森嘿嘿笑了,对调酒师道:“你这张嘴,真是好,我是服了。我的酒调好了吗?”

    “快了,快了,不要着急。呵呵,你说的真对,不过,我只是说了我想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有自己的坚持,他们认为他们是对的,我认为我是对的。我们不是大人物,我们没有必要去争个对错,谁对谁错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真的,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有人赞同我说的,我会很高兴,有人不赞同,那就不赞同呗,我又没有损失什么。我是个调酒师,我得尊重我这份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服务于所有来喝酒的客人,他们开心了我的工作就是合格的,为了工作,为了大家都愉快,我为什么要和他们争呢?喂,这是我最大的优点,靠这个,我活得一直很舒服。哇,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