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了,快了,不要着急。呵呵,你说的真对,不过,我只是说了我想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有自己的坚持。他们认为他们是对的,我认为我是对的,也许大家都是对的,也许呢,都是错的。我们不是大人物,我们没有必要去争个对错,谁对谁错对我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真的,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有人赞同我说的,我会很高兴,有人不赞同,那就不赞同呗,我又没有损失什么。我是个调酒师,我得尊重我这份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服务于所有来喝酒的客人,他们开心了我的工作就是合格的,为了工作,为了大家都愉快,我为什么要和他们争呢?喂,这是我最大的优点,靠这个,我活得一直很舒服。哇,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

    调酒师看着雷森,见雷森没有反应,扬了一下眉头接着说道:“看你的样子一定不知道,我告诉你吧,我们长老会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恶魔的机构,这个机构专门是针对恶魔而设的。听说啊,我的消息也不全,听说他们正在寻找恶魔的短板,准备趁恶魔不备,一举拿下。当然,我也只是听说而己,你就当是个笑话听就行了。”

    雷森一脸的不解,“为什么要当笑话,他们这样做不对吗?恶魔和神族一样也是我们的敌人,研究他很正常吧,就是不知道他们能出什么成果。”

    “屁的成果。那些人的话,你能相信?反正我是不愿意相信的,现在他们不过是准备投降的时候多一笔资本。恶魔可是对神族恨之入骨啊,神族肯定不会放过恶魔,下一步他们攻克了我们这里,他们会把目光投向恶魔。你想啊,那个时候,谁走在了前面,我说的是研究恶魔这方面走在前面,谁在神族面前就会有功。我说的话,你想想,是不是这样。我和你说啊,我发现现在不好混啊,我们这些小人物也就罢了,只要我们活着,神族是不会管我们太多的,要清洗也是清洗高层,他们才是不安全的。要是他们不能让神族满意,神族不会介意拿他们的人头给自己一个交待……”

    调酒师把两杯调好的酒放在雷森面前的吧台上,“请品尝。我的技术还是很好的。你绝对能在我的酒里喝出来别的调酒师调不出来的味道来。”

    雷森喝了一口我们是英雄,面色很不肯定的说道:“也许,嗯,是吧。<>我感觉这杯我们是英雄还是不错的,你们必竟是正宗的吗?”

    调酒师一半骄傲一半生气,“那是,这种酒可是我们老板新自发明的,一举打响了我们酒吧的招牌。喂喂,尝尝我调的那杯酒,很不错的说。不信你尝尝。”

    雷森尝了一口,赞不绝口,虽然他没有喝出什么出色的地方来。在吧台和调酒师聊了一会,雷森得到不少他想得到的消息,翅目族开始研究他了,也许是想拿他来向将来的神族邀功吧。他不知道那些高层知不知道他们的做法在下层人眼一点也不高明。不知道则还罢了,要是知道了,他们会不会恼羞成怒,再次做出可笑的举动来。

    雷森觉得翅目族高层,喏,就是长老会的那些长老们,实在是很可笑,明明就是拿他没有办法,却煞有介事的成立一个研究他的机构。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手关于自己的资料少得可怜吗?想研究他……

    嗯,也有可能噢,要是星兽和合相族被他们活捉了一部分,他们从这两者的嘴能拷问出一部分关于他的信息来,只是那有用吗?雷森十分不看好。

    反正就这样了,雷森摇着脑袋,呷了一口酒,这味道很烈啊,我们是英雄调出来就是味道很烈的酒,这味道雷森很熟悉,他已经喝了几回。从酒吧门口进来一个人,雷森扫了一眼,熟人,是那个很有抱负和理想的调酒师。

    调酒师现在变得更加的沉稳,一张脸上看不出紧张。他进到酒吧,站在吧台边回应吧里里面的调酒师向他问好,快速的扫了一眼酒吧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眉头稍皱了皱,他想把一部分资产处理掉,可是没有人愿意从他手里接过去,没有办法,他只好把那几家酒吧关掉,等着有人上门来和他交易。

    服务员过来和他打招呼,他脸上露出微笑,回应道:“非常好吧,你们忙吧,我上去了,要是有人找我,带他到我的办公室。<>”

    “好的,老板。”服务员应道,目视着调酒师上了楼。雷森喝了一杯酒,端起另一杯,尝了尝,站起来,晃着身子又走回吧台,“你的老板是个人物啊,呵呵,很有气场。”

    吧台里,调酒师正闲着,见雷森回来,热情的应道:“那当然。我们老板可是英雄,在谁也不知道我们就要发动对神族的反抗时,他发出了先生,对上族人动了手。这点最让我佩服,你说,我们老板他的运气真的就那么好?是的,真的就那么好,我们老板打了上族人,正好赶到节骨眼上,上族为了大局,不敢追究,而我们族群也需要树立起一个有着大无畏的反抗精神的榜样,所以呢,他就应时而出……”

    调酒师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我和你说啊,你千万别告诉外人,这是机密,机密你知道吗?我们老板啊,被恶魔掳走过,但是他没有死在恶魔手,他去了恶魔那个族群发源的星球,还被恶魔送了他酿酒的方子,现在呢,他酿的酒真的很不错,我知道的几个调酒师非常喜欢用他酿的酒做基酒,据说,只是据说呵,长老会把他酿的酒列为长老会用酒之下,你想想,要是酒不好,长老会那帮人嘴都成精了,他们可不会允许劣酒进入长老会,去折磨他们的嘴巴。最近啊,我们老板想出售几家酒吧,没有接手。别看他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那是他经历的事情多了,其实他很着急,这事啊,嘿……”

    调酒师摇摇头,雷森也跟着摇摇头,“不容易,嗨!”他和他一起说道。

    调酒师笑了,雷森把杯的酒一饮而尽,“我说,伙计,再给我来一杯,是你调的那种,我们是英雄改良版。对了,一会我上去找你们老板谈谈,如果可以,我想接手他手的酒吧,我是外地人,正好可以在这里投资。你觉得怎么样?”

    调酒师一脸很为难的样子,最后实在是不忍心欺骗雷森,“你听我的,别在这里投资,就是想投资,也要等等,现在不是好时候,等局势大定的时候再做决定不迟。等神族真要接收时,肯定要杀一批人立威,重建秩序,那时候,资产要比现在便宜的多。<>再说了,你现在感觉很好,买到手了,你敢保证神族不会把你的资产没收。听我的,嗨,不是好时候。”

    雷森一脸的迟疑,“那我是不是还要上去见你的老板?”

    调酒师拿起调酒器,头也不抬的说道:“见,当然见。虽然我和你很投缘,但是我老板对我来说更重要更好,能让他高兴的事情我当然同意,你去见他吧,我很快就会把你要的酒调好。不管成不成,也许,老板一高兴,你这杯酒他就请了。”

    调酒师以最短的时间把酒调好,他叫来一个服务员,朝上面指了指,“这位客人要去见老板,有要事谈,你带他上去。嗯,告诉老板是我介绍的。”

    雷森对调酒师说声谢谢,拿着酒杯跟在服务员身后蹬上楼梯。服务员敲响老板的门,得到允许才把信打开,带着雷森进去,服务员对坐在桌子里面的老板说道:“这位客人要见你,是调酒师傅介绍的、”

    老板,也就是那名雷森比较服的调酒师看着雷森,脸上露出笑容,“欢迎你。好了,你可以出去了。”他对服务员吩咐道,“替我谢谢师傅。”

    服务员出去了,顺手带上了门。调酒师这才问雷森,“你好,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雷森在沙发上坐下,把酒杯放在茶几上,看着调酒师,恢复了本来的声音,“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听了雷森的声音,调酒师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瞪大了眼睛,“你,你,你是……”

    雷森笑起来,“别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最近很闲,随便走走,顺道找家酒吧喝杯酒,没想到,又见到了你。都是熟人了,我觉得我应该上来和你打个招呼。最近,你们这里不太平啊,还好,你没有事。”

    “我,我……”调酒师深吸了口气,“谢谢,我很好。”

    雷森见调酒师拘谨,摆了摆手,“你坐下说话,没必要站着。也别想着偷偷的把我出现的消息告诉上面,我想走,没有人能拦住我。对吧?”

    调酒师坐了下去,神情不安,半天他也没有说出一句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雷森弹了弹酒杯,说道:“你们顶不住了。我去过刀臂族那边,他们比你们强,还在顶着神族厮杀,但估计他们在神族面前也顶不了太久。万古族那里我想去,因为最近心情好,人变得懒散了许多,不愿意跑来跑去,就没有去。但我估计,万古族够呛,我要是神族的决策者,第一个要灭掉的就是万古族,他的威胁太大。至于你们,你们的实力很弱,随时可以灭掉。灭掉了万古族,你们就会老实下来,不敢对神族再生什么二心。”

    调酒师不知是在听还是神游天外,只会点头,口发出莫名的语气词。

    雷森又道:“我呢,本来打算在神族出现后就袖手旁观,没想到你们长老会的那些长老们小看我,居然再一再二的调戏我,惹得我发怒,只好出手让他们知道我恶魔就是恶魔,是不会吃他们那套的。现在,你们的长老会十有*是要再次向神族投降了,我很看不起他们。如果方便,你替我向他们带句话,神族不灭他们,早晚我也会把他们给灭掉。他们只是多活几天而已。我不会放过你们翅目族,也不会放过刀臂族,更不会放过万古族。至于神族吗,他们可以等着,等着我找到他们宇宙,我会慢慢的让他们知道血债偿还时的味道和感觉是如何的美妙,有我在,那一天用不了多久。”

    调酒师这时心神才稍定,张了张嘴,努力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的决心别人很难更改。在你复仇这件事情上我不能说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不管是谁做错了事情,在不可抵挡之下,只能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行。我一直想和你联系上,但是你出没不定,又没有固定的联系方式,我只能等。我想问你,如果我肯跟你走,愿意听你的,你会不会带我走。当然,你可以把我当成他们杀掉,我没有意见,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死亡是我应该的。只是,我不想死在神族的手,我死在他们手,我的灵魂会不甘。我想,如果你愿意,我愿意追随你,也许我不能帮你做事,我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我能看着你消灭你想消灭的敌人,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雷森诧异起来,“你,想跟着我?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没有别的选择。我想死在前面,让神族杀死我,我看够了他们。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就是死也没有价值和意义,我们翅目族的命运和下场是决定了的,有那些长老们在,我改变不了,我想改变我自己的命运,能让我改变我的命运的只有你,我希望你能答应,答应我让我跟在你身边,对了,还有我的女人,她会听我的话。”

    雷森眼睛眯了起来,调酒师的话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收一个翅目族在身边,开玩笑,翅目族可是他发誓要灭掉的,收留一个翅目族这是让他违背他的誓言啊。(。)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