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喝了一口酒,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答应你,真的。我身边是不可能有活着的翅目族跟随。我发过誓言,要让翅目族灭族,答应你就是违背我的誓言。”

    调酒师听了雷森的话,一脸的灰败,他的头深深的低下去,“是啊,你是杀尽我们族为你们的族人报仇的,你怎么会收留我们翅目族,是我多想了。”

    雷森心对调酒师很欣赏,如果不是欣赏,他也不会一开始就对调酒师另眼相看,他叹了口气,“我也很想帮你,说实话,在我眼,你和他们是不同的。难得的,你很合我的眼缘。只是你出生在翅目族,一切都注定了。如果你不是翅目族,一切都好说。”

    调酒师抬起头,“有其他办法吗,我知道修为高深的人,有一些其他的手段和办法。”

    雷森想了想,还真有,他是魂师,魂师可以保住一个人的灵魂在短时间内投胎转世,只是为了一个异族的人,有必要这么做吗?

    雷森认为没有必要,他也不想这么麻烦。正当他想回绝时,他听到调酒师说道:“我可以想办法把我们翅目族族传的功法弄到手,我现在手有一部分,是基础的,如果有其他办法,我可以想办法把功法凑齐了交给你,也许这对你有用。还有神族传给我们的功法,我们有一些人修炼神族的功法达到了半仙,据说到最后能进入神界,这种功法,我也会想办法拿到,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雷森嗯了一声,把到嘴里的话吞了回去,进入神界,调酒师这个说法对他来说很有价值,也许可以做。他看着调酒师,说道:“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必须死一次,丢掉你们现在的身份,我可以保住你们的灵魂投胎转世,再活过来就不是翅目族了,那时候你们再跟着我就不是我违背誓言了。你们想好了,过些日子我再过来。”

    雷森不等调酒师回话,拿起酒杯,开门走了出去。调酒师站起身想送他,又感觉到不妥,站在那里看着办公室的门关上后,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十分的矛盾。<>

    等调酒师调整好心情,在屋里整理了一下仪容,打开办公室的门,走到一楼,到吧台一脸严肃的问吧台里的人,“你介绍的哪位走了吗?”

    “走了。嗨,老板,他是不是要从你手里买你的酒吧?我就知道他是认真的,谈的怎么样了,如果不行,下次我还留意。”

    调酒师抖了抖嘴唇,强笑道:“很好。嗯,我们谈的很好,你做的不错。继续忙的你吧,我突然有事,要离开这里了,有什么事情联系我就行。”

    “是,老板。老板你就放心走吧,没事的,这里有我们在,我们会做的很好,老板放心,我们会做到你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子,爱护客人如家人。”

    这个调酒师以为自家老板心情是花一样的美丽,阳光一般的灿烂,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非常的好事情,急忙表起态来,想让老板的心情好上加好,记住他做的事情,也记住他的功劳,他是不知道,他的老板现在心情是上八下,甚至是失望透顶。

    酒吧大门外,调酒师左右看看,没有再看到恶魔变化成翅目族后的身影,他长时间的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感觉。不出所料,他被拒绝了,恶魔不肯带着他走,恶魔对于他现在一身翅目族的形象不能接受。除非恶魔突然死亡或消失,不然,就是翅目族能度过这一次的危机,在死掉了大部分的族人之后,也会在恶魔手消亡。

    调酒师现在都兴不起替本族群悲哀的念头了,这是一个作死的族群,在一帮自以为是的长老的带领下向死亡狂奔,谁也救不了他们了。调酒师对本族群那一股子崇高的念头与想法早已死了,像一只冲在沙滩上日久的鱼,死得透透的,冒着一股子腥臭气,腹腔都腐烂了,露着里面横挑着的白刺。阳光刺眼,过了好久,调酒师才发现今天是一个无比好的日子,他很久没有关注过天气了,下雨也好,刮风也罢,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调酒师忽然感到很冷,尽管阳光晒在背后的翅膀上暖烘烘的,他却感觉如同被人剥去了所有的衣着,扔进冰柜里,冷到了骨头里,冷得让人绝望。<>

    他把翅膀向前伸展开包住身子,包了一会,感觉没有什么用处,便跑进飞车里,对智脑说了一句,“去医院。”

    他病了,病得莫名其妙,躺在病床上浑身没有力气。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等到那位对他不友好的师兄找到医院人们才知道,一个被长老收为弟子的人居然像普通人一样病了,病得静悄悄的,病出来,显得是别有用心和巧妙无比。

    师兄站在他的床前,看着他因为生病而失血的脸,冷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病的?”

    调酒师忽然怒了,“你是在调查我吗?如果不是,请你不要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和你做师兄师弟,你去和师傅说,只要他老人家愿意,把我遂出师门,我绝不二话,因为我不想看着你这张讨厌的脸!”

    师兄霍然瞪眼,紧紧的盯着调酒师,警告他道:“注意你的身份。我是在问你话,你什么态度?什么不配,我问过你这些吗?”

    调酒师冷笑起来,“那好吧,我嫌你不配。可以了吧,你可以走了,我不想见到你,你也不用打着师兄弟的名义过来假模假样的,你心里估计是巴不得所有师兄师弟都死光死绝了,只剩下你一个人你才高兴,你装,你继续装,总有一天,别人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连自己同门师兄弟都不能容忍的人,对别人能怎么样?谁都会想想。”

    师兄见调酒师情绪激动,忽然收回目光,扭头看着窗外,“我知道,上次的事情你还在生我的气,我是动手打了你,但是那是为公,不是我个人对你有意见。我们之间有误会,这件事情我会向师傅解释清楚。你情绪不稳,我们就先走了。”

    师兄转身走出病房,随同他一起到来的两个人安慰了调酒师几句,让他好好的养病,然后起身,走了出去。<>他们一直没有说话,但对调酒师态度和好,不像调酒师的师兄那样假模假样的,一副死人脸。病房里安静下来,调酒师深深的呼吸了两次,紧握的双手摊开,摊在床上,一动不动,像两条僵死的海章鱼。

    医院里,师兄在查调酒师的住院资料,一旁有医护人员在小声向他汇报,“这位病人的病很奇怪,体温低于正常体温一度到两度之间,所以他会觉得很冷。更奇怪的是,他浑身无力,好像是对一切都灰心失望透顶后的表现。我们医院想开解他,找了两个这方面的心理医生,想好好的和他谈一谈,但是他始终不开口,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保守治疗。目前看来,病人的身体总体是在恢复,但我们医院建议,最好别让他再受什么刺激,有些病就是这样,来得莫名,谁都感觉不应该出现的病要出现了一次,再出现第二次就会容易很多。嗯,还好,他恢复了,不然,我们医院还会想其他的治疗办法。”

    师兄把住院资料翻了一遍,抬头回医护人员,“有人来看过他吗?”

    医护人员摇头,“没有,他来了两天,始终都是由我们的人照顾着,没有其他的人来看他。我们想通知他的家人,但是病人的登记联系人一栏是空白的,我们想帮他也有心无力,只好安排专人看护他。放心,我们医院一直都做得很好,对这样的病人我们有丰富的经验,会让他感觉上很良好,会觉得在我们这里很自在。这样,他就能放下心灰败的情绪,对生活重新燃烧起希望来。”

    师兄起身,让另外两个人把住院资料过目一遍,然后拍照带走。走时,师兄警告医护人员,“告诉你们医院,这个病人很特殊,你们不能让他出现任何差错。明白吗,我说的特殊是指他的身份很特殊,对我们族群来说很重要。你们要照顾好他,这是任务。嗯,我们会马上给你们下发一道指令,拿到指令按照指令执行。”

    由于先前师兄他们人已经出示了身份证明,医护人员知道这人身份特殊,对于他们口说的特殊病人自然是上心,连连保证一定会对调酒师的看护和治疗上加倍上心。

    只是第天,调酒师就要出院了,医院一再请求调酒师住院观察,他们虽然对调酒师的病无处下嘴,但是调酒师生了病就想到他们医院,证明在他的心底对医院还是很相信的,他们觉得只要调酒师住下了,对他的身体自然是有好处的。

    医院没有争过调酒师,在偷偷的向上面汇报过后,给调酒师开了出院的证明。飞车上,调酒师让飞车围着城市一圈一圈的转。这个城市是他生活的地方,也是他梦想的依托,曾经在他的眼,这个城市是有着希望的,如今,阳光依然,和风依然,整个城市却不复从前,笼罩在一片死气当。

    马英玖最近很忙,经过测试,他也能修炼,虽然他的根骨不行,但是必竟是能修炼,现在王朝上下,对于能修炼的人一视同仁,不管你天生的如何,只要能修炼,肯修炼,王朝就会给你机会,让你从一个普通的人向修士转变。马英玖一边修炼,一边工作,修炼的时间极少,但是却激发了他极大的热情。雷蓝依儿让人给他送来一批灵丹,据说这些灵丹很普通,是最低级的灵丹,但也是所有人都宝贝的灵丹。天机仙翁特意过来指点他服用炼化灵丹,告诉他,灵丹的高低是随着修为来说,不适合修为用,高级灵丹就是毒药。合用的就是好灵丹。天机仙翁告诉他,以后每个月会给他一份数目固定了的灵丹,助他修炼。这也是他身份特殊的原因,若论供献,整个王朝能超过他的没有多少人。

    只是因为全民修炼的原因,让王朝的人身份认同再次混乱,那些已经能修炼的人不能再用普通的法律去约束了。为这事,马英玖面呈雷蓝依儿几次,希望重新制定王朝的法律,能进一步的管理好普通民众和修士,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最大的约束和平衡。

    雷蓝依儿却把这事推给他们,让他们草拟出合适的法律的。全民修炼本来就是史无前例的事情,既想保护好普通人的利益,又想照顾修士的特权,在这两者之间掌握好度是很难的。马英玖想让尊上和两位王后出面制定,用他们的威信作保证,雷蓝依儿却知道,法律一旦制定,就是王朝的根本,影响很大,这种事情要慎重。

    以后,王朝肯定要倚重修士的力量,必竟修士掌握的力量是强大的,现在,法律走的是模糊地带,修士们惧怕雷森,怕雷森一喜一怒之间就能决定他们个人的生死和前途,所以做事小心再小心,生怕被抓住把柄。在王朝没有一统宇宙之前,在各个星邦,王朝之,不管是修士还是魔法师都是享有特权的一群人。王朝大一统后,由于没有制定法律,明晰修士该如何定位自身,修士每个人都很自律,一旦法律上确认他们的地位比普通人高,像以前一样变成特权阶层,这种自律就会被破坏。

    马英玖知道其要害,自己不敢擅专,又去找天机仙翁几回,希望天机仙翁参与进来,天机仙翁推托自己很忙,没有精力,这种事情不要找他,也不是他份内的事情。本来吗,尊上已经给他们的权力划分了范围,普通人的事情天机仙翁不能掺和,法律事关民生,已经不是他权力能达到的地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