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马英玖咬着天机仙翁不放,天机仙翁只好和他实话实话,法律制定还是问过尊上之后再说,新法律的基本框架和心只有尊上有权力有威望制定,其他的人都没有权力。不管是王相府也好,还是尊上府也罢,谁制定的法律都会被所有人拿出来细品,一旦找出漏洞来,那就是大事,谁也担不起。

    马英玖觉得有理,只好放下了。这一日,马英玖听说尊上回来了,马上去王宫去见尊上。他觉得这件事不能拖了,目前,王朝一片向好,大势一定,所缺少的就是一部能让所有人都有法可依,知道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的法律。他要把这件事情当成他任内最后的一件大事来做,哪怕是开个头,他也能安心。万年根基,法律为本。

    雷森听了马英玖的汇报后,想都不想就说道:“这很简单吗,有什么难的啊,规定修士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否则天道难容不就行了。其他的该怎么样怎么样?至于间接为难吗,就制定法律,一旦出现这种事情,修士封禁修为,交由普通人的法院审理,该怎么判怎么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谁管他是什么人。还有修士要是犯了法,较普通人罪加一等,其他的法律该怎么样怎么样。你回头和天机仙翁聊一聊,让他在尊上府成立一个执法堂,修士要是犯了法,抓捕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就交由尊上府执法堂去办。告诉他,执法堂对普通人没有执法权,如果犯了法,罪加等,知法犯法吗,就该严惩。”

    马英玖一想,好吗,他认为天大的事,千难万难的在这位主的嘴里轻描淡写就成了。也是啊,整个王朝也就是他言出法随,没有人敢违背。那就这样了,雷森这几句话真能成为新法律立法的宗旨,有了雷森的话,天道肯定对修士有所约束,就这一条就让修士不敢轻易对普通人动手,至于其他的,一帮普通人组成的法官会向着修士?看来,虽然全民修炼真的普及了,从今往后,王朝肯定要依靠修士的力量来保护和维持王朝的政体运行下去,只是这对修士来说,有些太严了些。

    马英玖觉得自己马上也是修士了,很想替修士争一些权力,眨眨眼睛,张了张嘴,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争啥啊,他对修士还不了解,无从可争啊。

    最终,马英玖只好暂时从尊上这里离开,跑去找天机仙翁合计这件事情。

    尊上府要成立执法堂,这是好事啊!天机仙翁听了马英玖转述尊上的话,非常高兴,这是尊上要让尊上府扩权啊,以后这执法堂就是修士之间恩怨情仇的解决机构了。至于说修士对普通人下手作案,有尊上那么一句“天道难容”,哪个修士敢啊。

    天机仙翁相信,不做修士还罢了,如果正式成为修士,每个人最大的目标就是追求更高深的修为,没事谁会去断自己的前途?

    至于马英玖担心修士的权利会被压缩,至使修士们不满,天机仙翁大笑,说道:“马王相啊,你是不了解修士,真正的修士追求的不是世俗的权利,而是一种实力,一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更有价值,更有希望的实力。尊上这么做,大部分的修士会明白,尊上这是替他们斩断一些世俗的牵绊,能让他们一心一意的修行,对他们来说,这是好事,不是坏事。是你想多了,你要是不信,等你的法律制定完以后你看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修士啊,没有你想的那样复杂,呵呵,现在尊上已经给了你最基本的东西,剩下的法律就该你们出力了,我很想知道亲法律是什么样子的。马王相,我要考察人手搭建执法堂了,现在,你看,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马英玖扬了扬眉头,“你这是……我实在是对你无语!”

    “无语的好,无语的好!”天机仙翁亲切的拍了拍马英玖的肩膀,“只要新法律制定出来,你就是居功至伟,王朝的历史上你会有浓重的一笔,在王相里不会再有人能超过你。好好的干,我看好你噢!”

    马英玖甩了甩袖子,“用不着,你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告辞了!”

    天机仙翁笑眯眯的看着马英玖仰着脑袋离去,这一次马英九可真的是功劳巨大了,就是马英玖不能像他们这些真正的修士一样,延长寿命,到时候,尊上也不会忘记他,肯定让他的来生大放异彩。这个人啊,运气好得爆棚,不服不行。

    天机仙翁没有马上去考察人,而是直接去王宫求见雷森。他要面见雷森,进一步确认雷森的想法,必竟执法堂的建立是大事,是一件足以改变修士界生态的大事。执法的堂的出现对修士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以后有了争执会有一个解决的地方,坏事就是修士从此就不能再像以前那么自由散漫了,必须要受到约束,这对于某些心很大,散漫惯的了人来说无疑于是当头一棒,他们就是不敢反抗尊上,也会在暗地里做出一些事来,以此来表明他们的不爽和不满。这必须有一个应对的办法。

    会见天机仙翁,雷森让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在场,他知道尊上府执法堂成立是大事,这种机构要是被私人所用,危害极大,一开始就要明确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天机仙翁从雷森的态度里清楚的知道了雷森是真的想成立这么一个执法机构,不像是临时起意,他现在适应了雷森这种作风,别人不提,他就犯懒,别人一提,噢,这件事不是大事,我早就想到了,你这么这么做,那么那么做,什么东西他是早就想好了,难不倒他。

    只是,他想好了,为什么不说呢,非得等着下面的人想到了去问他他才说出来,好像是在说,噢,你们才想到啊,这件事我等你们来找我等了好久了。这种感觉很干巴好不好,显得下属很无能。让他们一帮做下属的很没有面子。

    雷森直接告诉天机仙翁,执法堂的人选尊上府有推荐的权力,但是尊上府没有管辖权,执法堂的人直接听命于于他,堂主的任命没有他的准许是不能生效的,副堂主也必须按照这个来,堂主副堂主之下的人选由堂主和副堂主拟定,报由他来批准。

    天机仙翁很想把执法堂抓在手,这对尊上府来说就能加重威权了,让尊上府的权力大大的增加。嘿,他这是白欢喜一场了。早知道如此,他就不颠颠的跑到雷森面前找事了,由满腔欣喜变成满腔的苦水,何苦来哉!

    天机仙翁只好应下来,保证天之内拿出执法堂推荐人选让雷森选择,然后告退。尊上府啊,执法堂分离,一下子就把尊上府掏空了。听雷森的意思,这执法堂是要**出去,**在尊上府之外,权力比尊上府还大,尊上府以后就沦落到打杂的地步了。这种感觉前一刻还欣喜万分,以为捡到了一块老大的宝贝抱在怀里又亲就吻的,下一刻变成了石头,一失手,bia叽,砸在的脚上,痛得他要了亲命,但他还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哭,必须跑回家去,一只手掩面,一只手抱着脚大声的嚎啕。

    雷森对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道:“执法堂只能掌控在我们的手,蓝依儿,回头让王相府那边也成立一个类似的机构,对应尊上府的执法堂,不然,以后两方协作就会出问题,执法堂会想扩权,王相府会坚持自己的权力。如果不从一开始就定下来,定死了,最终王相府争不过执法堂,必竟执法堂是由一帮强者组成的。嘿嘿,你们俩个分分工,天机仙音你避一下嫌,你去负责王相府成立的**机构,雷蓝依儿,执法堂以后你就多操点心,我不在的时候,这两个机构就由你们负责。”

    天机仙音没有想到还有自己的事情,想了想,还是应了下来,她说道:“那行,回头我去把教授他们修行知识的工作辞掉,专心做这件事情。夫君,我管的机构叫什么名字。”

    “也叫执法堂吧,权力对等,名字也就统一起来,至于加不加前缀和后缀,看你们的兴趣了,我就不管了。堂主副堂主及下面的权力架构就要你们来拿主意了。”

    人商议定了,就把这件事情放下,两个女人都知道,这样的机构确实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这是利器,不掌控在自己手,暂时有雷森在,没有人敢,但是王朝有继承人,若是后来的继承人势弱,利器掌控在别人的手,那可就要了命了。

    两个王子从他们的师傅那里回来了,一见到雷森先是行礼,让雷森直感到不舒服,这是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这么多礼,显得生份了。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王室的规矩就是多,不遵守别人有意见,认为没上没下的不好。王朝要有规矩,因为这规矩,作为一个王,或者说作为王室的一份子就注定要失去很多普通人的乐趣。

    雷森问了两个王子的修炼情况,这两个人天份倒也算得上出众,在他们两位母亲的教导下也知道上进,修炼起来很刻苦,这修为已经是引气期五层了。

    雷森很高兴,两个儿子做的不错,他拿出两枚仙莲子,一个奖励了一枚。两个儿子欢天喜地的收下,他们知道这仙莲子可是能直接提升修为的,准备回去找个机会就用。没想到,一转脸,他们各自的母亲就把仙莲子要走了,告诉他们,他们还小,要打实了基础,不能从一开始就依赖这种逆天的东西来拔高修为。人呢,要脚踏实地,不要心气那么高。

    两个王子不乐意,磨叽了半天,两位母亲就是不答应,只好丧气的走了,边走,这两位还互相逗趣,“我觉得我是我娘亲生的,你不是?”

    “你才不是,我是。你要是,你娘怎么不把仙莲子给你?别学我说话,你要是问我我娘怎么也不给,我告诉你,那叫爱,我娘爱护我,知道我服用仙莲子就会依赖上,觉得自己有了那样一个可以大量拿出仙莲子的爹,苦苦修炼是受罪。唉,我娘这叫防患与未然,他是对我寄托着很大的希望才这么做的,你娘,嘿嘿,你觉得是吗?”

    另一个王子歪着头,“你觉得我娘不是吗?我告诉你啊,我娘说了,我天份好,就应该更加的努力,外力得来的那不是我的成果,我要是有本事就靠自己一点一点的努力早日成就半仙。我可告诉你啊,我娘现在修炼可努力了,她不想被咱爹甩得太远。咱爹那修为虽然有仙莲子这类的东西辅助突破,但是咱爹可是一直在战斗,一些不稳的隐患在战斗就消除了,我不行啊,我到现在还没有和别人动过手呢,所以,意外的,突然的拔高对我来说绝不是好事,我娘收起仙莲子,那是对我负责。哼,哼!”

    “哪你刚才还磨叽半天,非要把仙莲子要到手不可?要是真如你所说,你该不稀罕这玩意啊。唉,你要真是不稀罕,到时候给我,我稀罕。”

    “这话也有脸说?我呸你一脸九炼九浸的还阳唾!再扔你一身九肠回转的热烘烘。要脸不要?要脸不要?不要揭了,扔过来,我替你踩上两脚。呸,那么好的东西我不稀罕,我疯了还是你弱智啊?这种话你都能说出来,我也真是服了!服了你的智商和无耻!我和你怎么能成为兄弟呢,这智力明显的不在一个水平之上……”

    “你说什么?我的天呐,你的智力就那个样,还敢说和我不在一个水平之上?你的脸皮真厚,和你当兄弟,我也真是够了,够够的,出去别说你是我弟弟,我丢不起那人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