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呸你一脸!我是哥哥,你是弟弟,行了啊,不讲理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这个当哥的不和你计较,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得给你留点脸。看你那模样,还当哥,你看我,脸上都有皱纹了,明显是比你岁数大吗?不服都不行!”

    “你那折子是拿手捏的!要捏我也有,你用那么大力也不破把脸皮捏破了……”

    雷森隔了老远,听自己这两小子边走边逗嘴,行了,这两小子长大了,碰到一起这嘴斗的穿上长袍,搬张桌子,套上桌帷,一人再发他们一把扇子,他们朝上去一站,这个说:“今天由我们哥俩来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那个说,“对。”

    雷森觉得挺欣慰的,这俩个小子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再好不过了。就是这两小子的嘴真碎,吧嗒吧嗒的乱说,还九炼九浸的还阳唾,还吐人家一脸,要是这世界是靠嘴打仗的话,这嘴巴就是不能最终取胜,也吃不了亏。

    像谁啊,我的嘴可没有这么碎!雷森一边听,一边笑。有人说,儿子是当爹的死结,这话没错,雷森现在就感受到了,听着两个儿子吧嗒嘴,这幸福感就爆棚了。要是儿子再亲近一些,他会爆炸。

    雷森知道他的想法不太可能实现了,有得必有失,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也许,他坐到一个大王朝之王的位置上已经注定了他会失去很多。

    隔一日,天机仙翁捧着一大撂厚厚的卷宗前来晋见雷森,雷森本以为他是把执法堂推荐明单送来,开口夸了两句,“天机仙翁啊,不用这么着急,名单的事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嗯,你这样可不好,要注意劳逸结合,一味的工作虽然我很喜欢,但是我更喜欢一个冷静的,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始终是一副云淡风清样子的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干咳两声,“咳,咳!唉,尊上啊。我这次来不是给尊上送什么名单的,尊上前日说要建执法堂,我回去反复的想一想,觉得此举非常英明,正好我这边压了不少的修士作奸犯科的案子,一直不知该拿什么尺度去处理,我想,这正是尊上拿这些案子给即将制定的新法律开路的大好时机,所以,我就把它们都带来了。”

    雷森脸上的笑容消失,扫了一眼那一尺来高的卷宗,嘬了一下牙花子,“嗯,这么多?”

    天机仙翁认真的回答道:“尊上,这只是送到我手,或者是被我关注过的案子,有一些在下面被人为的遮掩我不知道,相信要比这些多少几倍或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所以,我不敢擅专,就拿过来让尊上作主。”

    “好吧,好吧!我来看看。”雷森知道今个最少大半天都要扔在这上面了,这让他十分的不爽,王朝刚建立,正所谓万象更新,人人都有盼头和奔头,所有人都该是精神向好,积极的为王朝为自己的未来而打拼的时候。偏偏的,冒出这么厚一叠的卷宗,这让他心里面不由得冒起火来,暗暗决定,就拿这些人开一开先声,全部重罚。

    雷森转念又一想,不对啊,这些卷宗不该送到他这里来啊,犯法有法官去判,送到他这里来是几个意思。不过,他转念又一想,马上了然,现在还没有设立专门针对修士的法院,老法律应付不了新形势,这样一来,他也理解了马英玖为什么要制定新法律了。

    他拿起最上面一份卷宗,一目十行,这份卷宗里记录着一位金丹期的修士对一位平凡的美女作了不好的事情,然后又始乱终弃,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美女不肯作罢,缠着这位一定要他给了个结果。结果有了,金丹期修士一掌把美女拍成了肉饼。

    情节恶劣!影响王朝大团结!这个要重罚,先废去修为,然后车勒。雷森抬抬手,旁边有人送上碳水笔来,他刷刷的在卷宗上写下,“杀!先废修为,全宇宙游行,让所有修士都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游行完毕,直播车裂!”

    他把卷宗扔给天机仙翁,吐出四个字,“拿去,照办!”

    天机仙翁把卷宗接到手,认真的看了一下批语,好吗,这位爷的心可真狠,不但废掉修为,还全宇宙大游行,游行结束还车裂,向全王朝直播,这事一出,修士胆战呢!

    天机仙翁想给这位求求情,怎么来说,这位也是修士,天机仙翁同为修士,有一种物伤其类之感,他可不想在尊上的意志之下出台一部针对修士严刑酷律。

    天机仙翁又咳嗽了一声,“那个啥?尊上!”

    他还没有说出口,又一份卷宗砸在他的面前,把他的话砸了回去。“这一个废除修为,打断四肢,让他去乞讨去。对流浪人员也敢下毒手,虽没有要人命,但情节恶劣,手段残酷,必须让他尝一尝是什么滋味。立即执行!”

    天机仙翁啊啊了两声,见尊上眉宇间都是怒气,有什么话也都不好说了,生生的忍着,把第二份卷宗握在手,脸上涌出一副尊上你真英明,我是衷心拥护的表情。

    “这一个,对偏远地区的清洁卫生的普通人冷嘲热讽,还社会反响极大。其人仗着是修行世家,不但没有悔过之意,还得意洋洋的四处宣扬,说什么下贱的人命不如狗。好啊,我看这个修行世家也不怎么样,自己的子弟都不能教育好,留其何用,全族废掉修为,全部赶去给我做清洁工一辈子,敢这个轻贱别人,我就让他们轻贱一辈子!”

    “啊,啊,啊!”这天机仙翁真的忍不住了,他可是知道这个世家的,这个世家是某个从仙域里来的家伙的后裔,猖狂是猖狂了点,可是在王朝统一大业之,这个世家可是出过力的,有功啊。他觉得他要提醒雷森一下下,有些人有功劳,享受一丢丢那么些的特权是可以的,不然,人家凭什么给你老人家出力!

    “尊,尊上啊,这个特殊了点。这个世家在我们统一战争出了力,是有功的……”

    雷森从卷宗上抬起头,扫了天机仙翁一眼,不满道:“要是这样,就更加恶劣,仗着自己有那么一点功劳,就为非作歹,罪加一等。”说完,他抬笔在卷宗上刷刷写下几笔,扔给天机仙翁,“立即执行,不得有误!”

    天机仙翁一看,真的吓了一个激灵,这也太狠了,“此家族不思大局,是非不分,非为人也。令,此家族无论男女,总支分支,全部抓捕,以修为高低,从上至下,诛其一半。余半者,废除修为,先全王朝游行,次全部沦为清洁工,服役至死,任何人不得为其开方便之门,不得为其开脱,否则,同罪论处!”

    天机仙翁一脑门子汗,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这不是罪加一等,这是罪加无数等啊。他还想说什么,又听雷森道:“通令其他修行世家,管束好自身,教育好后辈,此例为常例,以后再有此事发生,以此例判决。仙翁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天机仙翁动了动嘴巴,泄气的低下头,“尊上英明,我没有话要讲了。”

    “好!仙翁你一直都明事理,有你在我放心!这些人啊,他们的心不该放在这里,只要是修士就要有目标,那就是飞升仙域,如果为了这一点名与利,心态不平,他们是没有希望的,我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是他们该做的,什么是他们该追求的。不要以为仙域之路断了,就一个二个的懈怠下来。谁要是再敢懈怠,正好,那边神族组成了全是半仙修为的大军,我就把他们全族扔到那边去,有本事去给我把神族大军全给诛灭了,可以给他们特权。要是没有那个本事,就给我都老老实实的,不是你的东西,敢伸手,我要你的命!”

    好吧,好吧!天机仙翁还能说什么。这是他自找的,本来想抱着卷宗过来,当个由头,想再替尊上府争一些权力。好吗,这一下子陷进去了,尊上这里就是个坑,早知道如此,打死谁他也不来。这还没提呢,已经陷得深深的了,再也出不来了。

    “这个,发灵丹显不好,居然不我们发送灵丹的人员的面给扔了。好啊,有志气,我就喜欢这样的人,传我的命令,这个人以后不管是什么灵丹,一粒也不能到他手。他是想自立自强啊,咱们要有大胸怀,咱们成全他!”

    “这个,刚成修士,回去就设法把仇人干死了。好胆!这卷宗上来龙去脉不清楚啊,重新调查,调查这个人为什么和他的仇人结仇,是不是被逼的,要是被逼的,就情有可愿,咱们可以网开一面。法不外乎人情吗,咱们也要讲人性!”

    天机仙翁无力的把脑袋一垂再垂,这又讲人情人性了。一个小人物值得你讲这个吗?但是他不敢说,怕说了,尊上又对其他们加重处罚,那样,他因为多说几句话,会坑了许多修士,传出去,他这个尊上府的总管可以下野了。

    一份份卷宗被扔过来,天机仙翁把卷宗一一捡起,上面都有尊上的亲笔批示,他拿回去必须马上按照尊上的吩咐去办,因为写在纸上,想打折扣也打不了。尊上挟天劫之威,没有人敢带着私心去执行。

    卷宗批示完毕,雷森把笔扔下,摆手让天机仙翁马上去执行。天机仙翁捧着卷宗脸上带着笑容退走,这个态度让雷森抽了抽鼻子,还好,天机仙翁没有多说什么,要是敢说,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否了,他怕就怕这些修士以为自己能修炼了,高人一等,自己成就自己,变成王朝里面有特权的一批人,这对整个王朝不是什么好事。这种事只要一冒头,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打击下去,绝不会给其生长的土壤。

    天机仙翁回到尊上府,抹了一把汗,不敢迟疑,马上把卷宗分发下去,让各个地方上的人把卷宗上的人按照尊上的批示处理。这其很大一批是先废除修为,然后再游行各个星球,天机仙翁命令把这些人先押送到他这里来,然后统一安排大游行。要是一份卷宗游行一次,需要抽调很多的人,这对目前人手紧张的尊上府来说不划算,只好把所有人都集起来,统一安排,至于最后的执行死刑,他也想好了,各回各地,就地执行,也算是给当地的人一个交待,直接震慑当地的修士,让他们知道尊上是不容他们这些人存在的。

    一道道卷宗被领走,天机仙翁才安静下来,长出一口气,心想,但愿马英玖不要那么激进,把新法律弄得刻意针对修士,那样对修士来说就太严酷了。修士是什么啊,一群自由自在的人,用法律来约束他们,确实是太可笑了。不过这个命令是尊上出的,没有人敢大声质疑,就是修士们都不舒服,也只能认了。小心着自己,以后别犯下类似的错误。

    第二天,天机仙翁把执法堂正副堂主的推荐名单呈给雷森,雷森当场就批了。正堂主

    均要考虑到方面,尽量的达到均衡。

    马英玖随后也把普通人执法堂的正副堂主名单呈了上来,雷森想了想,召见了名单上的人,经过一番谈话,他确定了人选。至此,两个执法堂开始正式的组建并运转,他们第一个任务就是从尊上府接手一应人犯,封禁了修为,押着这些人来一次全宇宙大游行,雷森要用这种方式把执法堂推出去,让执法堂正式亮相。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再敢犯事,下场就是这样,尊上的眼是不揉砂子。

    雷森把两个执法堂接下来的事宜全扔给了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自己拍拍屁股去空间修炼去了。

    他以前的担心现在觉得没有必要,要是神族找到他这处宇宙,他直接发动天劫,把他们都轰成飞灰,一个不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