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还有一件大事要通报给大家,王相府奉我们的王的王令,组建普通人的执法堂,执法堂将全由普通人的精英组成,直属于王的领导,按照王的意志,在现有的执法机构之上组成一个专门为维护普通人的权益而和修士执法堂联合执法的机构。同时,普通人执法堂也对普通人有执法权。特此通告。

    这一个通告发出后没有多久,让普通人人更加欢喜。相反的,修士和魔法师却感到了阴云密布,普通人也成立了一个执法堂,这是防止他们修士执法堂徇私,用普通人的执法堂来监督修士执法堂执法啊,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妥,上报几回,就没有人敢去回护他们修士和魔法师了。这简直是完全没有把他们这些人的权益放在眼啊。

    只是这是尊上决定的,如果尊上是普通人他们还会有所反应,那是应当的。可是,尊上也是修士啊,是他们的一员,尊上的后代也在修炼,而且修炼的进度还不错,是天才,尊上的法律不可能把自己一家家排除在外,人家自己人都能遵守,如果他们跳出来反对,是不是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舒服就不舒服吧,谁敢反对?这些人倒是希望这个时候有一个胆气冲天的人跳出来对尊上表明反对的的态度,等来等去的,居然没有,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出台这些东西,是故意针对修士,故意针对魔法师,一个都没有,大家都沉默了。

    其大多数人,除了魔法师之外,魔法师从一开始归顺于尊上,就牢牢的站在了尊上这一边,立场没有变过。而修士呢,从一开始,大多数的人就没有把尊上放在眼,当回事,尊上建立王朝统一,许多人是消极的,这个消极他们认为一定是让尊上不满的,本来自己就在尊上那里印象不好,再为了这件事出头,好像有些底气不足噢。

    有些人想办法去问自己认识的的最接近尊上的人,探一探能不能联合起来改变这件已经确定的事情,他们认为这件事情要是定了,修士就完了,很多特权就没有了,为了特权也得好好争一下吗?

    可是他们找来找去,发现比他们修为高的,比他们身份高的,地位高的人,居然和他们想得不一样,一个个都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你们这么想是不对的,尊上的做法我是非常非常支持的,这是一种对所有人都负责任的作法。放下你的小心思,尊上的格局不是你们能揣想的,好好修炼去,有时间瞎想,不如好好的修炼,提升一下自己的修为!”

    马的,怎么回事,画风大变啊,这些人怎么能这样说话,他们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以前对尊上可是坚决反对,没有什么好感的人,现在好了,忽然间就站在尊上那一边,做出一副很正义感的样子,怎么想想都不对,这事,啧!

    很多人想不明白,上面的人也懒得解释。只是这些人不明白的是,上面的人已经感到危机,他们找到天机仙翁,找到执法堂的堂主,向他们打听,新法律会不会追及过去,要是既往不咎可是最好的了,可是没有人给他们一个正经的答案,无论是天机仙翁还是执法堂的堂主都含糊其辞,他们这些有头有脸,自觉很有能量的人,胆子上一下子就长毛了,这可如何是好,可是尊上揪着不放,他们每个人都屁股下面一摊屎,擦都擦不干净,就是擦干净了,也迎风臭丈,让人一眼就能看穿,屎味都入骨了,撒香水混体香都没有用。

    所以,他们也不安了。他们可没有胆量再和雷森炸毛,雷森是谁啊,那时掌控天劫的人,敢炸毛,一收拾一个准,都不用出面,天道之机变,机变成雷,几雷就把他们收拾的干净,只留下几多飞灰,真可谓,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个时候还有人鼓动他们去反对尊上的新举动,马蛋啊,这些人是嫌他们死得慢啊,直接就推他们到尊上的刀口下,尊上是谁啊,杀起人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货色,只要他们敢跳出来说一个不字,他们丝毫不怀疑,立马就有人敢杀掉他们,向尊上请功,这还不用尊上动手,现在要讨好尊在,要在尊上面前好好表现的人太多了,倒是巴不得有人跳出来,让他们可以有表现的机会。他们能干这么蠢到家的破事,他们可精明着呢。

    他们现在倒是想,是不是把找他们的这些修为不高,又想着蹦哒的人给收拾了,然后去向尊上请功,表明,尊上你是英明的,你看,我们现在主动替尊上你分忧了,不用你动手,我们主动给你清除杂音,看在我们心诚的份上,就既往不究了吧。

    这倒是个好主意,很快就有人主动行动了,这些人回头去联系那些找他们的人,想办法拿到言语上的证据,他们这了这些证据,主动诱使那些人说出更过份的话来,用了一些手段,把这些话录下来,然后把脸一翻,把人拿下,然后直接和天机仙翁或者执法堂堂主联系。

    天机仙翁和执法堂堂主一头的雾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主动替尊上的想法张目。天机仙翁掐指一算,乐得不行了,忙把执法堂堂主叫来,两人把这事一碰,觉得这事挺大,急着一起去见雷蓝依儿。

    雷蓝依儿知道这两个想的是什么,这两人是被尊上狠给震住上,前一批正在游行,大多都是小事,按理说不该被废除修为的给废掉了,这一回直接冒犯尊上,好吗,这要治罪,还不得扒皮抽筋啊!两人心里面不情愿,又不敢讲情,只能来找雷蓝依儿,希望雷蓝依儿能比尊上仁慈一些,别把这些人弄得那么严重。

    雷蓝依儿对二人摇了摇头,她笑道:“仙翁啊,执法堂既然成立了,尊上已经明明白白了说了,执法堂和尊上府无涉,是相互独立的,你看,你是不是不要管那么多?”

    雷蓝依儿虽然是用商议的语气,天机仙翁却听出了雷蓝依儿对他似乎有些不满,他可不想被雷蓝依儿视儿揽权和有其他想法的人,忙解释道:“王后啊,这事啊,我得解释一下,我可没有其他的想法,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下在储力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我们的坚,以后也有可能成长为你们最顶尖的力量,如果这个时候全部给弄废了,是不是有些可惜?”

    雷蓝依儿问执法堂堂主,“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执法堂堂主是天机仙翁推荐给尊上的,这个时候多少得给天机仙翁的面子,他忙道:“王后,我个人认为天机仙翁考虑的事情值得重视。”

    雷蓝依儿不悦了,说道:“这就是你身为一个执法堂堂主拿出的态度?”

    执法堂堂主心里面打了一个突,汗水都快下来了,王后对他表态可是不满啊,早知道他就不多说话了,可是话说出去了,又不能吞回来,只好硬着头皮应道:“是!”

    雷蓝依称转首对天机仙翁不冷不热的说道:“仙翁你最近似乎很忙吧,仙音妹妹早和我说过,说你岁数大了,不愿意让你管那么多事情,我呢,觉得你眼界开,思维敏,再加上你和尊上之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许多东西应该看淡了,我就否定了她的看法,没有和尊上提这件事情,也阻止仙音妹妹向尊上提及,现在看来,你是应该休息一下了。”

    “王,王,王后,我,我……”天机仙翁结巴了,太突然了,这王后的态度对他一直都很客气,突然间说出这种话,太让人震撼了,这是要拿下他,让他靠边站的态度啊。他嘴上结巴,心里急忙反思,难道自己又是老毛病犯了,乱伸手了,让王后不满了。

    外人怕尊上,天机仙翁可知道尊上不可怕,尊上对啥事都喜欢放权,一副不爱管事的态度,事情不找他,他更不会自己去找事做。最可怕的就是眼前这位女人,什么事也瞒不过她的眼睛,人家可是超智脑,什么事你还没想到,人家已经把所有可能都算进去了,最能一眼看透人心,太可怕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尊上对这个女人一直都是无保留的相信,别人的话尊上还人考虑一下,这位的话,尊上听了会马上执行。尊上是管理天下的人,这位可是管理着尊上的人,我的天啊,我怎么了,怎么让这位突然不满了。

    “王,王后,我……”天机仙翁脑袋里面断篇了,急忙找词却找不出来。

    雷蓝依儿脸上忽然露出笑容,“仙翁啊,我看你可是真的要休息一下了,这嘴都说不利索了,是我和尊上忽略了你啊,这样吧,你先休息,我让牛千木暂代尊上府总管,回头等尊上回来,再由他做决断。呵呵,仙音妹妹这一下子一定会感谢我的。我们这都是外人,最了解你的人还是仙音妹妹啊,她一直都担心你!”

    天机仙翁身子晃了晃,他马上就听出了雷蓝依儿对他不满,这是在敲打他啊,什么最了解他的人,还不是天机仙音一直都和他没有化开心结,一直都认为他是最不可信的人,就是暂时对尊上表示恭顺,心里面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捅尊上一刀。女人啊,一旦嫁了人,有了孩子,对原来的亲情全都变了,心都不会在他这个爷爷身边了。天机仙音对他一直都警惕着,始终不相信他,虽然尊上任命他为总管,其也有天机仙音的功劳,但他清楚,天机仙音一直在观察着他,一直就对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始终不放心。

    现在好了,他觉得自己做得正好,正上瘾呢,雷蓝依儿突然给他来这么一下子,一下子把他的权力给拿掉了,这一下子他可瞎了!

    “王后,我,我觉得我身体还行,我刚才只是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说话就迟了些。”天机仙翁忙着替自己辩解,他可是知道要是雷蓝依儿在尊上面前一说,什么事就定了。哪怕尊上在他神魂里打下魂印也不好使,什么都玩了。

    雷蓝依儿笑道:“是吗,我看不是这样子的。就这样吧。你可以先走了。”

    天机仙翁头抬了一抬,又低了下去,应了声,好,然后就退了出去。

    天机仙翁退了出去之后,雷蓝依儿脸一沉,看着执法堂堂主,“尊上让你做执法堂堂主,应该和你说过,执法堂是独立的,是不用想其他的事,有人犯法,不管他是谁,该怎么做怎么做。还是说,你觉得尊上的话都是白说了,他说他的,你可以做你的,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当回事了。还是觉得你是执法堂堂主,可以按照你的心意做你的事,你要把执法堂变成另一个尊上府?”

    执法堂堂主自从雷蓝依儿直接把天机仙翁的官职一句话拿掉,他就头上冒汗了,他没有想到雷蓝依儿竟然这么武断,一言不合,一句话讨不得她喜欢,直接就把人家的管帽子拿掉了。在他眼里,天机仙翁的权力可是很大的,在尊上之下可是权力最大的人,现在好了,他眼这位在权力神坛上神格满满的,被眼前这位一直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女人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变得没了权力。所以他怕啊。

    现在听到雷蓝依儿的问话,他真的要哆嗦了,脑门上的汗流得更快。

    雷蓝依儿见他不语,挥手让他下去。执法堂堂主下去后,长出了一口气,马上就决定弥补,他不知道他在雷蓝依儿那里已经被判了死刑。雷蓝依儿在他离开后,直接找了两个熟人,用她的权力,直接任命了一个执法堂代堂主。

    等堂主回去,刚把命令发下去没有多久,新的堂主带着雷蓝依儿的手令就赶到了执法堂,直接就把堂主拎到一边,把他刚下发的命令作废,重新下发了一批命令,对于那些被送到执法堂的人,全部先废除了修为,收押起来,命令调查这些人的底子,严惩不怠。(。)!!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会员同步书架,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appxsyd(按住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