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堂主回去,刚把命令发下去没有多久,新的堂主带着雷蓝依儿的手令就赶到了执法堂,直接就把堂主拎到一边,把他刚下发的命令作废,重新下发了一批命令,对于那些被送到执法堂的人,全部先废除了修为,收押起来,命令调查这些人的底子,严惩不怠。

    牛千木接到雷蓝依儿的命令,还一头雾水,他可不敢在雷蓝依儿面前多问话,现在他觉得自己在雷森面前还可以多说点什么,在雷蓝依儿面前多说,倒不是说他捡女人欺负,觉得女人好骗,实在是,他的想法在雷蓝依儿面前无处可藏,雷蓝依儿就是不说话,你在她面前也能感觉到你心里想啥她全都知道,。

    这很可怕,所以,他可不想去接天机仙翁的位置,做尊上府的总管,副总管做的好好的,不用见雷蓝依儿,他正美着呢,突然给他来这么一下子,他差点跳起来。

    他气冲冲的去找天机仙翁,见面就问,“仙翁啊,我牛某人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看我不顺眼,想在王后那里坑我一次?”

    天机仙翁苦着一张脸,拉着牛千木坐下,“得,得,别那么大的火气。你的事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做事做差了,惹王后不高兴,直接把我给拿下了。我说你啊,你以前就是总管,这不过是重拾旧职而己,没有必要这样!”

    “这事你得给我一个交待,你知道我对什么总管没有兴趣,要是有,这总管位置当初我撒泼打滚也不会退下来,让你做上去。现在倒好,你不干了,王后又把我给提上来,你这是害我啊,天机仙翁,你必段给我一个交待。”

    天机仙翁嗨的一声叹息,“牛道友啊,咱们是什么交情,是一起从仙域到这里打天下的交情。虽然间我们发生了诸多的不快,但是你要知道,咱们当初那些人现在剩下的不多了。嗨,尊上府总管的位置可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我是一直想要做些事情,可能是我心太急了,做事的方式让王后不认同,认为我不合适坐在总管的位置上,所以啊,我就被王扣给拿下来了。这总管的位置,你就坐吧,王后决定了,就是尊上回来也没有办法。<>”

    牛千木狐疑的看着天机仙翁,像似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马上就翻脸了,“天机老儿,我说你是不是又私心大起,想兴风作乱,在王朝暗做了什么手脚,被王后发现了,王后才对你不放心的吧?要是这样,天机老儿,我对你可不会客气,我给你讲,我这个人最烦的就是不忠不义之辈,你别给我机会。”

    天机仙翁就知道牛千木会是这个样子,苦笑一声,“你也这么想,我就知道这一下子我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牛道友,你想想,我能做那些事情吗?”

    牛千木毫不迟疑的应道:“能!你以前做过,背叛是会成为习惯的。”

    天机仙翁无语,这个牛千木真不会聊天,那是多久的事情了,为了他的错误他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一个天机家族都快不行了。他,一个原本在修士当执牛耳的牛人现在被雷森在神魂打下魂印,难道他都这样了,别人还不放心吗?

    牛千木不管天机仙翁怎么想,说道:“你反正就是让人不放心,人啊,一件错事只要做开了头,做一次就能做出第二次。这道理谁都知道。你要是没有做出一些事情来,王后那人明察秋毫,什么事都明明白白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把你给拿下了,这说不通。”

    天机仙翁要解释,牛千木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可不能让你毁掉尊上的心血,本来我是不想做这个尊上府的总管的,现在我决定做了。全面调查你在尊上府的所作所为,要是被我查出证据,我会找尊上去说,让他把你干掉,免得给王朝大业留下后患。”

    天机仙翁苦笑连连,“牛道友,我真没有。我要是有,尊上还能容我坐在这里,早就给我几雷了,我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能扛住天劫。你先坐下,容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牛千木给了天机仙翁面子,天机仙翁就把他猜得雷蓝依儿如何对他不满的事情说了个八八,末了,他道:“这些事情也怪我,我是想着尊上府不能********,所以才做了那些事情。<>牛道友,你现在代替我掌管尊上府,可不要犯我这样的错误啊!”

    牛千木这回可没有再给天机仙翁面子,眼睛一翻,说道:“我犯错误,我可不是你,心里面永远都有那么多弯弯绕,算来算去的,当别人都是白痴。我告诉你,天机老儿,不管是尊上府,还是执法堂都是尊上的,你想揽权,你揽权干什么啊,想把尊上给架空啊,然后再挟持尊上按照你的意思行事,你这是其心可诛。我告诉你,王后没有让尊上把你给雷成飞灰,已经给你面子了。”

    天机仙翁连忙辨解,“我可没有挟持尊上的想法,我就是想多做点事,多替尊上分忧,你要是这么说,你可是害我,牛道友,你还不了解我……”

    牛千木头一仰,“我了解。你就是那种权利心极重的人。你是谁啊,你是天机仙翁,什么事情都在你的算计当,你觉得你会比所有人都高明,你觉得别人都不如你,别人没有你有能力,没有你聪明。我呸,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别和我说替尊上分忧,我听了恶心,尊上让你做啥你做啥,不该管的不管,不该听的不听,你倒好,你觉得你比尊上还聪明,你比王后还考虑得周全,你谁都没有放在眼……”

    牛千木把天机仙翁喷了一个狗血喷头,气呼呼的走了。天机仙翁擦去头上的口气,摇了摇头,“这个牛千木,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牛千木回到尊上府,马上行使总管的权力,把天机仙翁原来安排的心腹手下全部调离,命令自己的一帮人彻底调查在天机仙翁总管任职期间做的所有事情。他说干就干,要是天机仙翁有事,他会马上向王后报告,要是没有,他也要还天机仙翁一个公道。

    执法堂堂主换了,新换的和他一样,都有一个代字。牛千木看着新上任的执法堂代堂主,眨着眼睛,“你说,要我们尊上府配合你执法堂。这个,啊,这个事情我可做不了主,执法堂是独立的,我们尊上府也是独立的,咱们两个互不相干,这种公事可不能没有规矩,就凭你一句话我尊上府就得配合,这是没有把尊上和王后放在眼啊。<>去,你去找王后讨要一份手令,该怎么办怎么办,如何?”

    显然的,这位代堂主没有王后的命令,只是急着表现,在雷蓝依儿那里得到一些特权便想着无限放大,跑到牛千木这里来耍特权了。要是天机仙翁,也许会配合他,必竟都是公事,尊上府配合执法堂也是公事,就是有什么不合规矩,大家都是同僚,执法堂又是和尊上府一样的机构,且执法堂的权力更大些,为了以后方便,天机仙翁会配合。

    只是,牛千木不是天机仙翁,相比天机仙翁,他这个尊上最老,最早的贴身侍卫可是很了解自己的主人,这位主人可是有一是一,一块是一块,从来都是把事情简单了处理,不愿意掺杂到一块。主人不在,他这位帖身侍卫更多的时间是保护王后,还是那个能一眼看穿所有人心思的王后。这位王后和主人一样,也是那个样子。

    执法堂堂主有些不乐意了,他这个堂主还是代字,还没有被尊上认可呢,王后和他说的很清楚,做好自己的事,做好了,这个堂主的位置才有希望。做不好,他这个代堂主不但代字要去掉,堂主也要去掉,做为刚尝到决断别人生死的权力快,感的他来说,他绝对是不容忍屁股还没有坐热就给打翻的,所以,他脸色变了。

    “牛总管,我是没有王后的手令,可我这是公事,公事上我们执法堂要求尊上府配合我们没有错。目前,我们王朝面临的形势严峻,有一批人对尊上,对王后,对整个王室不满,正在串连,如果我们不查,会严重的影响到王朝的大局。牛总管,你是老人了,你对尊上和王后的忠心自然是无可置疑的,我希望牛总管能顾全大局,不要因为一点个人打算而置王朝大事而不顾。牛总管,请思。”

    嘿,这家伙面生紧呢,还敢跑到自己跟前来大言不惭,说什么顾全大局,好像他牛千木是那种不顾全大局的人似的。还敢拿大局来绑架他牛千森。瞎了你的逼眼!牛千木侧了侧耳,一翻手,拿出一个耳挖,在耳掏呀掏的,掏了半天,“嗯,嗯,继续说。”

    执法堂代堂主精神一振,“牛总管,我们执法堂初建,人手不足,又在初建之始就接到重大的任务,不敢大意。所以,我想让尊上府出动好手,帮我们去查一查一些人的底子,不管他是谁,只要有证据,我们执法堂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执法如山,铁面无情@!”

    牛千木嗯了一声,又侧过另一个耳朵,耳挖在另一个耳朵出出进进,“还有吗?”

    “没有了,我们……”

    “得,你可以出去了。来人,送客。”牛千木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执法堂代堂主的话,一摆手,让人送客。

    执法堂堂主呆了,这牛千木可真是不给面子啊,什么也不说就把他给赶出来了。

    反应过的来执法堂堂主跳起脚来,大叫道:“牛千木,你是尊上府的代总管,你是执法堂的代堂主。最起码的尊重你该有吧,你这是蔑视我们执法堂的权威,我要告你去……”

    牛千木懒洋洋的说道:“唉,你随便!想去哪告去哪告。你要是不懂规矩,我告诉你,我们尊上府不管执法堂的事。你们执法堂想要我们尊上府帮衬,好说,去拿尊上和王后的和令来,别跟我瞎***尊上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呼来喝去的。我说完了,滚蛋!”

    执法堂堂主手指着牛千木,“你,你,你,你……”气极了,说不出整句话来。

    牛千木一闪手,移到执法堂堂主面前,一把抓住执法堂堂主的手指头甩手一用力,呈咔嚓一声,执法堂堂主的指头给他弄断了。牛千木嫌弃的把手甩开,大袖一挥,一股劲力突然而生把执法堂堂主扔了出去,牛千木翻着白眼,没好气道:“滚!屁大的本事没有,脾气还挺大。就你这样,还想大兴冤狱,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下次见老子绕着走,这次算你走运,下次,老子打断你的四肢,你当我这尊上府是什么地方,指手画脚,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快滚!府里的人给我听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干本职以外的事情,否则,别怪我牛某人翻脸不认人,听到没有!”

    牛千木的声音传遍整个尊上府,刹那间,执法堂堂主就听到了齐声声的声音,“听到了!”这声音很大,吓了执法堂堂主一跳。

    执法堂堂主才想起来,人家尊上府可是老牌的机构,在王朝没有兴起之前,尊上府就存在了。眼前这位主可是比天机仙翁还得尊上信任的人。但是,执法堂堂主还是不服,狠狠的瞪了牛千木几眼,起身朝我走去。

    牛千木搬把椅子在院子里晒太阳,正眯着眼睛呢,听到有人通报,宫内传来雷蓝依儿王后的令谕,要他马上进宫见王后。

    牛千木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无精打采的朝外走去。有人提醒他换身衣服,他摆了摆手,“不换,我这个总管是暂时的,说不定哪天就没了,用不着那么正式。啧啧,这个执法堂堂主可真有出息,跑去王后那里告状了,出息大了。”(。)!!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会员同步书架,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appxsyd(按住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