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无精打采的朝外走去。『有人提醒他换身衣服,他摆了摆手,“不换,我这个总管是暂时的,说不定哪天就没了,用不着那么正式。啧啧,这个执法堂堂主可真有出息,跑去王后那里告状了,他娘的,出息大了。”

    牛千木回过头来,咳嗽一声,“哪个啥,传我命令,从即时起,没有我的准许和命令,尊上府任何人不得和执法堂有交往,嗯,有事报到我这里来批准。”

    “是!总管,我这就把命令传达下去。咱们尊上府可不是执法堂能比的,他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脸可真大。总管,你可不能惯他们这毛病。”

    牛千木眼一瞪,“屁话。尊上府是尊上的,尊上要是愿意,把尊上府全体并进执法堂我也没意见。你们没事就会瞎说,我看不是他们有毛病,是你们。”

    “嘿嘿!总管说的是!我就是看他们不爽,人五人六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朱千木摇摇晃晃的走了。尊上府马上就把牛千木的命令下达到各处,召回正在前方陪同执法堂押送一帮人犯游行的人员,那些人员有些犯晕,直接问下达命令的人,“哪个啥,咋回事啊,这要是撤了,执法堂的人手可是太薄弱了,恐怕不行啊!”

    传令的人一本正经的告诉对方,“这是老总管牛总管的命令,怎么回事你别管。我就告诉你吧,执法堂的人太吊了,跑到咱这里来指手划脚的,想让咱们配合,那语气,啧,不把咱们尊上府当回事啊。呵呵,老总管那是啥人啊,可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把执法堂代堂主的手指给撅了,扔了出。老总管怒了,下令所有人不得和执法堂有交往。”

    “那我马上回去。我靠,这执法堂也太吊了,一部分人鼻孔朝天,觉得他们牛逼的不要不要的。还是老总管威武……”

    一帮人连和执法堂的人招呼也不打一个,拍拍屁股就走了,执法堂的人眨着眼睛,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犯什么病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再大的事也没有他们押着人犯游行的事大啊,这可是事关执法堂第一炮能不能打响啊。

    要是,要是,有人犯的同伙突然劫人咋办?我去,这尊上府是想坑他们执法堂一把啊!不行,得抓紧时间向上汇报,出了事情,他们这些执法堂的新人可担不起。

    牛千木晃到王宫,正好看到执法堂代堂主在那里抹冷汗,他只扫了一眼,恭敬的和雷蓝依儿王后先见了礼,随后又给坐在一旁一脸笑容的天机仙音见礼。

    雷蓝依儿还没有说话,天机仙音倒是笑着开口了,“牛前辈,这回尊上府交到你手上,你可不能怠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态度可要不得,要是我知道你是这么做,我可告诉人,我在尊上那里是不会让你随便把总管交给别人的。你可要仔细了。”

    牛千木干咳两声,“哪个,还是仙音王后了解我,知道我不是那块料。我就是不明白,仙翁他做的好好的,怎么就拿下了,把尊上府重新交给我这个一没能耐,二没有能力的人。仙音王后啊,雷蓝依儿王后啊,咱也别老欺负老实人,你看看,就我这样子,哪有当总管的样,你们还是另择贤能,马上找一个有能力的人把我换掉,我这才做这么一会,这浑身上下,从内到外都不舒服,做久了,我怕我会做错事啊!”

    天机仙音笑道:“你这是懒,不是不会做,是不想做。你以前做总管就挺好,怎么,到现在就想躺在功劳薄上不思进取了啊,那可还早呢。尊上说了,你将来可是要第一个跟他进入仙域的人,你现在不做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吧?”

    牛千木傻笑,“嘿嘿,我可没有那么想。我这功劳算啥啊。仙域我就不想去了,那个地方我虽然很大,我拢共也没有出过我所在的星球,但是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稀罕的。我就稀罕尊上能带着去和异族人干仗,可尊上不同意,私下里和我说那边很危险。很危险啊,所以我才不放心,我是半仙,尊上的修为可还不到半仙呢!”

    天机仙音继续笑道:“我也这么想,可是尊上认为异族那里,克制修士功法的东西太多,就是半仙去了,也无法占得上风,况且我们这里的半仙并不是那么多,而人家半仙的数目可是我们数倍,有可能是几十倍。最近,尊上得到一个情况很不乐观,控制异族的最高的种族,神族可能所处的空间比我们的空间都高级,降了修为都是半仙,成千万的半仙,就是再给我们几百年的时间,我们也不是对手。尊上不让你们去,是保护你们,他可是不愿意自己的人马折损在那里。”

    雷蓝依儿哼了一声,说道:“牛总管,这回你知不知道你犯了错了?”

    牛千木马上正经道:“是,我知道,我这次来就是负荆请罪的,我这人啊,就是不适合当什么总管,当总管就犯错,我请两位王后另选贤能来替我做尊上府的总管。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情,我有多少能耐,我最清楚,嘿嘿!”

    雷蓝依儿扬了扬眉头,“这么说来,你是认识到你的错误了,很好吗?我就说,你是尊上第一个近身侍卫,不会那么不识大局。你说,我们该怎么惩罚你!”

    牛千木马上拍着胸脯道:“撤了我。我知错犯错,这是大错。两位王后一向公正严明,把我撤了以儆效尤!我错了!”

    雷蓝依儿轻轻抿了抿嘴唇,看着牛千木,点点头,“本来,我还想着怎么重罚你呢,你是尊上和我们王室身边的老人,知错犯错,这要是治起罪来,可是罪加等才能服众。念你认错态度诚实的份上,我和仙音王后沟通了一下,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这样,你不是尊上府代总管吗,你还有时间和执法堂扯皮,精力充足,你就把执法堂堂主也代了吧。”

    “唉,唉!弄错了吧?”牛千木急了,“我是有错的人,怎么还去管执法堂的事。你看这位就是代堂主,我去做不是夺人家的饭碗吗?这事,我不能干!”

    牛千木一扑楞脑袋,“绝对不能干!伤我人品。”

    雷蓝依儿不理牛千木,自顾自的说道:“执法堂草建,一切都要以执法堂为重,你要给我短时间内把执法堂搭建起来,我不管你怎么做,不合我心意,到时候咱们再算总帐,就是尊上哪天准许你们去和异族作战,你也去不了!”

    牛千木呆了呆,“我,我说,王,王后啊,这,这,这,你这可是不是处罚啊,处罚没有这么处罚的,我不服!”

    雷蓝依儿笑了,“我没让你服啊,这是命令。马上去给我把执法堂接管过来。等尊上回来,问起执法堂来,要是没有起色,我可是不会替你说好话。你看着办!”

    牛千木忙向天机仙音求援,“仙音王后,你,你,你说句话啊,这事弄得不合情理啊!天啊,我好好的做我的副总管,眨眼啥事都堆到我身上了,这是干嘛呢!”

    天机仙音瞅了一眼雷蓝依儿,雷蓝依儿冲她眨了眨眼,她笑起来,“牛前辈啊,这也是我的意思,你看啊,执法堂是尊上的意思,刚建立,面临好多事情,还要替王相府新法律托底,如果出了个长两短,可是会短了尊上的脸面。现在,仙翁他不管尊上府的事情,只好把你请出来管理尊上府,而执法堂又需要尊上府配合,你呢,又是那么的有主见,我和蓝依儿王后都不愿意看到不好的事情生,为了稳妥起来,只好委屈你了。”

    牛千木马上道:“这不是委屈,这种事本来就不是我的事情。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干,什么事都紧我一个人用,我有意见。好,尊上府我先管着,我保证配合好执法堂办事,行了吧,该怎么着怎么着。”牛千木一拍脑袋,“尊上府还有事,我是不是能走了。”

    雷蓝依儿打了个哈欠,“这事就这么定了,仙音妹妹,我们去看两个宝贝去,她们等急了,会闹腾人的。”

    天机仙音闻言起身,“我早就担心了。这两个丫头可是不让人省心呢。牛千木,这是我们的手令,拿去吧,把尊上府和执法堂管好了。”

    说完,两位王后起身绕过屏风走了。牛千木气得直跳脚,“喂,喂!你们不能这么做,我,我,我……你们,嗨!你们这是干啥啊,拣我一个人折腾啊!”

    屏风后传来谈论两位公主的笑声,这两位王后竟然装作听不见他说话,气得牛千木手捧着手令,原地不停的打转。他转眼看到那位头上冒汗的原执法堂代堂主,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脚,把人跺翻了,朝着屁股咚咚就是两脚,“你出息啊,啊!屁大的事也来告状,好了,这回好了,给我牛某人找来这么大的麻烦,你他马的高兴了!马逼的,马上给我滚,去给我看好那些游行的人犯,要是出了事,老子不管你认识谁,你背后站着哪个王巴蛋糕子,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还不快滚!

    原执法堂代堂主不敢说什么,连忙爬起来抱着脑袋朝外跑,他还一肚子的委屈和纳闷呢,他是来告状的,到头来,他的代堂主没了,给了被他告状的人头上。这事情怎么就这么离奇,到底谁才是受害者。这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且不说执法堂代堂主急急忙忙通过传送阵去找他的队伍,只说牛千木,踢跑了人,心里面的气还不解,转了几圈,把手令朝怀里一揣,背着手气咻咻的走出王宫。一回到尊上府,他马上把几个管事的人叫到眼下,把手令朝桌子上一拍,“都看看,气死我了!“

    那些人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忙把手令看了一遍,纷纷笑了出来,“总管,这事是好事啊,说起来也是两位王后器重你啊,你怎么还气着了?”

    “我,我,我怎么就不能气着了?啊,你们是站在哪一边的。你们说说,说好了的,执法堂独立,和咱们尊上府互不相属,这两位王后却偏偏的把执法堂的堂主让我代着,这不是把尊上府和执法堂朝一块搅和吗,以后还怎么独立?”

    另一位冷静的说道:“关键是,那些人不明白尊上的意思啊,执法堂对尊上来说,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只要按照尊上的意思去办,不管对方是谁,犯了事就要拿下。执法堂从上到下都该是独立的,我想应该是那位代堂主不明白,让两位王后失望了,所以王后才找到总管你头上,希望你能把执法堂打造得符合尊上的心意。”

    牛千木哼了一声,然后不吭声了。其他人笑笑,起身告辞。有些懂事的,立马下命令,把尊上府最精锐的人马派出,去协助执法堂办事。

    等人都走了,牛千木摸着下巴想了半天,站起来把手令揣起来,去找天机仙翁去了。

    天机仙翁已经知道牛千木的事情,见面就是恭喜,牛千木直翻白眼,张口就道:“仙翁老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做的事情我正在调查,王后不相信你,把你给拿下来,其你一定有错,我可不能让你一错再错,得阻止你。”

    天机仙翁摆着手道:“你随便调查,我做的事情可没有什么对不起尊上的地方。我啊,也想明白了,什么事都想管,也都要管,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到头来会惹人不快。这事啊,是我自找的,我正好趁机反思一下。倒是你,要把执法堂按照尊上的意思建好可是不容易,修士魔法师之间的关系可是很复杂的,更何况,什么事情都不外乎人情。执法堂要真成为公正无私的所在,可不容易,你得好好的考虑一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