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摆着手道:“你随便调查,我做的事情可没有什么对不起尊上的地方。我啊,也想明白了,什么事都想管,也都要管,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到头来会惹人不快。这事啊,是我自找的,我正好趁机反思一下。倒是你,要把执法堂按照尊上的意思建好可是不容易,修士魔法师之间的关系可是很复杂的,更何况,什么事情都不外乎人情。执法堂要真成为公正无私的所在,可不容易,你得好好的考虑一下。”

    牛千木咧了咧嘴,“屁!多大的事啊,修士不行,不用!魔法师不行,不用!嘿,能怎么滴啊。没有合适的,我就用星兽,扯淡,离开修士和魔法师这执法堂还开不起来了,笑话呢,我还不信找不着人了。真不行,我就找那些犯了死罪的人犯来做。让谁都坐立不安!”

    天机仙翁淡淡的笑道:“你这么做,可是要得罪很多人啊!”

    “我管呢!反正我也就是个代堂主,我也没有打算做不是。弄差了,两位王后一不开心,嘿,我不就被踢开了吗?最好还让我去做副总管,事太多,脑袋大。”

    天机仙翁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了,说什么呢,好吧,你牛千木牛,淡泊名利,什么都看得淡了,不放在心上。我天机仙翁和你不能比,我就是一个俗人,掉进权力的泥沼里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你到我这里来是讽刺我的吗?

    天机仙翁深深的怀疑牛千木。虽然他能算出牛千木的动机,但是他不想算,只是没有好气的瞪了牛千木一眼,“这事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吧,你来找我就是这事?”

    牛千森瘪了瘪嘴,挠挠头,又叹了口气,“我这不是为难吗,来找你讨个主意。我先说明啊,我可不是来找你显摆的,你别多想。我就是来讨个主意,你智多计广,替我拿个主意,帮帮我,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天机仙翁哼了一声,还是沉下气来,捋了一下白胡子,上下打量一番牛千木,笑道:“我现在才算知道,你在尊上和两位王后的心目当是最被信任的人。<>没有人在这一点上可以和你比啊,你啊,该怎么做怎么做,何必到我这里来。”

    牛千木嘿嘿一笑,扭了扭脖子,“那个啥来着,你这不是闲着嘿,我想让你出山帮帮我,你去给我把执法堂搭建起来,这事只要你同意,我去找两位王后说,她们要是不同意,正好,我也不想干,她们受找谁找谁去。”

    天机仙翁连连摆手,“停,停!咦,我说你这个人啊,你是不是看我自在,想害我啊,你去找她们,她们肯定认为是我鼓弄你你才去的。我好不容易得到个机会反思一下过往,这日子还没有过两天,你就来了,没有你这样的。我说,我以前是不是特招你狠?”

    牛千木摇头,“没有。咱俩谁跟谁啊,可以说啊,除了在尊上这方面咱们俩个道不同志不合闹过一段时间外,在其他方面,咱们还是好友,是那种非常好的好友。他们不是说两个男人好是机油吗,你就是我的机油,我也是你的机油!”

    天机仙翁张口吐了牛千木一脸,“滚!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想让我和你绝交你就继续。”

    牛千木瞪了瞪眼睛,“你这老儿就是无趣,开玩笑都开不起。得,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免得你和我绝交,给句痛快话,帮不帮我,不帮我,我可警告你啊,我现在可是在调查你,就是没有调查出你什么事来,我也给你安上几个罪名。你别忘了,本大人现在不但是尊上府的代总管,还是执法堂的代堂主,做点事,方便的很呢!”

    天机仙翁眼一眯,“你在威胁我!你可知道我是最不受威胁的!”

    牛千木嘿嘿嘿直笑,“你要是认为是威胁就是威胁,不服,你就等着。我就是拿你没办法,我也让你浑身不自在。犯了事,让王后不痛快,你拍拍屁股跑了,把一摊子事丢给我,你自在了,我咋办。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这事情的起因全在你这里,要不是你惹出来的,我好好的,自由自在的做我的副总管,天天应个卯就行了。你被拿下了,拿我顶上去,还把执法堂这么大的麻烦也给我惹来。<>你说我这心里面能痛快吗,我要是不痛快,嘿嘿,你想痛快自在,没门!我告诉你啊,天机老儿,这件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咱就看看谁别得过谁?你现在啥都不是,我掌控着尊上府和执法堂再拿你没办法,我可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你不服,咱可以试试!正好,执法堂需要立威,你这名声够大的,天机仙翁吗,当初可是执修士界之牛耳的,拿你立威可是再好不过,别给我机会噢!”

    “你这是下作!”天机仙翁眼皮一耷拉,“要我帮你也行,我可以替你看好尊上府,执法堂还得你来,我可不管执法堂的事,以后执法堂所有的事情你也不用和我说,我不听,也不管,你要是行,你就去找两位王后讨要手令,要是不行,哪来哪去,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显摆个啥,在我面前显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显得你很肤浅!”

    牛千木起身,扔下一句,“哪你等着,我这就去要手令去。”

    牛千木也是想就此探一探两位王后对天机仙翁的看法,如果天机仙翁真犯了什么事,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让牛千木抓到什么把柄,这家伙老谋深算都快成精了。要说能看透他的人,牛千木只相信个人能看透,第一是尊上,天机仙翁神魂里有尊下打下的魂印,想知道天机仙翁想什么,动动心思就能知道。其二就是雷蓝依儿王后,如果说天机仙翁精明的成了精,那雷蓝依儿王后就是比他还厉害的神仙,雷蓝依儿有着洞察一切的智慧,什么心思,什么阴谋诡计在她那里都会被一眼看穿。

    要说这第个肯定就是天机仙音,仙音王后了。天机仙翁可是一直把天机仙翁当宝贝的,自从推算出天机仙音和应出之人,也就是尊上有宿缘后,这家伙可谓是把天机仙音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天机仙音在天机仙翁身边时几乎参与到了天机仙翁大大小小的事情当去了。等天机仙音跳出去,对天机仙翁有着天然的了解就不是妄言了。

    牛千木不希望天机仙翁犯事,必竟老朋友越来越少,同从仙域下来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牛千木不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以前的他还比较自私,后来归服了尊上,他就看开了,有些东西计较多了除了累之外真没有什么用处。<>天机仙翁是一个无权不乐的人,牛千木自然是想他欢乐起来,而且他还很有能力,除了有那么一些不让人放心的毛病之外。

    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再次接见了牛千木,本来这牛千木转个身就又跑过来,她是是不愿意见的,雷蓝依儿悄悄推算了下,在天机仙音耳边悄悄说了些话,天机仙音摇头,之后雷蓝依儿又悄悄有的说了什么,算是说服了牛千木,两人这才出来见牛千木。

    “牛总管,牛堂主,你可是刚离开,怎么又回来了,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雷蓝依儿一见牛千木脸上就带上了一丝不悦。

    “嘿嘿,回禀两位王后,两位王后对我抱以厚望,把尊上府和执法堂都交本我暂时管理,我回去以后一想,吓了一大跳啊。我想到啊,我这能力上比不足,下比只能说有余那么一点点。我怕一头管着尊上府,一头管着执法堂,忙到脚下生风时,两头都顾不上,误了大事,没办法向尊上和两位王后交待啊!”

    雷蓝依儿脸上半怒半喜,“唔,你真是这么想的,还是不想替尊上出力啊!”

    牛千木听到这话,不敢再说没有用的了,咧开嘴,又笑道:“嘿嘿嘿,我就知道我这点小心思在两位王后面前一看就透。我啊,我来其实是想说,我的能力真的有限,本来吧,让我管着尊上府就已经够将就的了,又把执法堂交给我,我这能力立马就捉襟见肘了。那个,天机仙翁不是闲下来了吗,我请求两位王后准许让他来帮我一把。让他替我盯着尊上府也好,执法堂也罢,有那么一个人在,我这心里就稳妥许多。还请两位王后示下?”

    雷蓝依儿转眼给了天机仙音使了个眼色,天机仙音不紧不慢的开口了,“牛前辈,你能来替我爷爷说情,从私人感情上,我感谢你。但是,你知道我爷爷为什么会被从尊上府总管的位置上赶下来吗?”

    牛千木摇头,“这事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天机仙翁是有大能力的人,十个我绑在一块抵不过他一根小手指头,我这是替王朝着想才来找两位王后讨个人情的。”

    天机仙音淡然的说道:“其实,王朝的事情一向有姐姐在管,我是不怎么过问的。尊上府因为牵涉到我爷爷,我就不得不多留意一下。要说我爷爷犯了什么大错,倒是不至于,我爷爷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轻重,只是在轻重拿捏上过于放松自己了,四处伸手,四处抓权,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王朝不需要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欺下瞒上的聪明之人。”

    天机仙音说到这里,牛千木嘴唇有些发干,在脑子里快速的回想一下,确实,这天机仙翁别的都好,就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四处交好,虽然大事上不含糊,但是总给人他交游深广,长袖善舞,老熟圆滑,工于心计之感。

    “嘿嘿,仙音王后,你是他带大的,他什么人你清楚。他就是那样子,在仙域就是,老话说吗,青山易改,本性难易,既然没有大错,我回去把王后的话传达给他,让他警醒反思,有则改之,无过加勉。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天机仙翁会明白两位王后的苦心,接下来他会改的。嘿嘿,哪个啥,我看,尊上府你们还是让他管着吧,你们又让我管尊上府又让我管执法堂,这是难为人。”

    牛千木松了一口气,既然天机仙翁没有犯大错,只是一些小节,他就放心了。

    天机仙音摇摇头,“这件事,我个人是不同意的。牛千辈,你也看多了人情事故,小不防则出大漏。人的私心不加控制很容易惹出大祸来。我是他的孙女,虽然他做了很多让我伤心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把他当成亲人看待,我不希望他再犯什么大错。你也不是外人,我说这话你应该清楚我在担心什么。有些事情做过一次轻易被原谅在时机巧合时还会犯第二次。一次已经让我伤痛至今难平,再一次我可就没办法向尊上交待了。”

    牛千木连连保证,“不会,天机仙翁绝对不会,他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是不该做的,不是我相信他,我是相信在尊上的威严下,没有人敢于冒犯。”

    天机仙音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雷蓝依儿适时开口,笑道:“牛总管啊,按理说啊,你来替天机仙翁讲情,我也该感谢你,必竟我和仙音妹妹之间亲如姐妹,她感谢你,我也感谢。只是,你要知道,这不是私事,这是公事。出尔反尔,我们王室的尊严何在?这个我不知道你来的时候考虑了没有,我们就是想再启用天机仙翁,理由得有吧?”

    牛千木马上笑道:“理由吗,多的是啊,这王朝都是尊上的,再说了,天机仙翁去职又没有对外公布理由,随便找一个不就行了吗?”

    雷蓝依儿眉毛一挑,“牛总管,你当我们王室拿职位任命当作儿戏来作吗?”

    牛千木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可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看我这嘴,就不是办事的人。两位王后,你们说该咋办吧,你们说咋办就咋办,我听你们的。”(。)、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大量好看的小说下载离线阅读,大量小说免费任您看,切换字体,夜间模式功能齐全!下载方式leishidushi安装小说客户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