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似乎就等牛千木这句话,展颜笑了,说道:“我们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我们两个只要求牛总管给我们保证一件事,如果牛总管能做到,我们可以答应牛总管的一个要求。办不到,牛总管等着尊上的质问吧。”

    牛千木听到还有尊上的质问,眼皮一长,“啥,尊上质问?什么事你说,要我命都行,你们说我就去办,办不到拿头来见!”

    “我们可不要你的头,怪吓人的,尊上也不会同意。我们只要你保证一件事情,那就是把执法堂按照尊上的要求建立起来,变成尊上手一把刀。”

    “这个……王,王,王后,我可是说了,我这能力真不行……”

    雷蓝依儿似笑非笑,“那就没得说了。”

    “有,有,有得说!别没得说啊,行,就这么说定了。”牛千木痛苦的答应了。

    雷蓝依儿笑道:“这可没有人逼你,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不了,就这样,我把执法堂按照尊上的要求建立起来,让天机仙翁管尊上府。”牛千木说完了,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上当了。

    雷蓝依儿把一任手令给了牛千木,和天机仙音飘然而去。牛千木把手令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脸就枯萎成一朵凋败的花。手令上,他还是尊上府总管,天机仙翁第一副总管,他这次代总管的代字也去掉了,直接就是总管。手令里说的很明白,尊上府的事情,牛千木是第一责任人,出了事情,他必须担责,他这是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另外,写的很明白的一件事是,执法堂必须独立,要求他必须把执法堂在短时间内做起来,完全正规。牛千木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他现,这种事情真不是他能掺和得起的,他这智商在这些人间只能是被玩。

    “呵呵!呵呵!”牛千木喉咙里出意义不明的人似哭似笑的声音,拿着手令去找天机仙翁去了。他这回算是老实了,誓下次就是天机仙翁刀架在脖子上了他也不管了。管事是件技术活啊,他这非专业的人事还是离得远一点的好。

    “给你,手令来了。天机老儿,为了你的事我算是被别人给坑得死死的。”牛千木把手令扔在天机仙翁面前,看到天机仙翁那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天机仙翁把手令看了一遍,瞅了牛千木一眼,“你这是自找的。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两位王后刚反我拿下,你去求情,让他们两位怎么看,她们的威严如何保证?你连这些都不考虑就跑过去,我能说你是在害我吗?”

    牛千木瞪着天机仙翁,老半天后,甩了甩袖子,“以后啊,尊上府我就交给你了,本人的精力在绝大部分放到执法堂上去。要是尊上府出问题,那可就是你的问题。”

    “你是总管,出了问题你跑不掉!”天机仙翁明显的不吃牛千木那一套。

    牛千木扬眉,吐气,“是啊,我是总管,我说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你找谁说理去。不管你了,我得想想该怎么样把执法堂弄起来,这要啥没啥的感觉……”

    牛千木把天机仙翁拉到尊上府,把人找来,把尊上府交给天机仙翁,自己拍拍屁股去执法堂。执法堂怎么样才能达到尊上的要求,这对于牛千木来说不算多难。他本来也没有私心,再加上他不怕任何人朝他施加影响,他就不相信建不起来。

    雷森不知道他在空间里呆着,外面生了这么些事情。他现在除了修炼,就是跑到空间的心地带去看那处闪着金光的地方,那金光处就是通向秘境的通道,如果他想,他随时可以进去,进入一个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秘境啊。

    雷森不想去管秘境,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他已经去了两个秘境,空间把那两个秘境都分解吸收了,成为他现在空间的一部分。他这次进来,无意当到这里来一次,忽然就现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异空间的气息。

    他不主动去往秘境,秘境却通过通道把他本身的气息散了出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弄不好,他不去向秘境,秘境的星兽现这个通道,会进入通道逆向而来。如果是真的,那样,他可就麻烦了。

    所以他一有时间就在这里看着,希望那种最坏的情况不会生。这是最后一个秘境,也许这人秘境里半仙级的星兽会很多,多到他应付不过来。所以他不得不谨慎行事,面对一群半仙,他只有跑路的份,不用说其他的事情了。

    空间是他最大的武器,如果空间都不安全了,他可真就抓瞎了。他绝对是不会允话从秘境出来的星兽在他的空间肆虐。

    还好,天道天劫在空间里有用,这能让雷森稍松一口气,最坏的情况是星兽从秘境内通过通道跑到他这边来,然后他动天劫,劫雷把跑过来的星兽击死,轰毁去大片大片的灵植和建筑。就是这样,他觉得他经不过这种折腾。建设困难,破坏容易。

    雷森最终还是下令天劫,如果从这个通道有异物走出,第一时间击毁,不留后患。同时,他也把间地带的灵植大面积的向新的星球移植过去,这样,就是有星兽闯来来,天劫动,击毁大片的地方,他也不会心疼。他能做的也只是尽量的减少损失而已。

    空间主脑知道雷森的担忧,在心地带大量布置探头,在心地带的上空,时刻飞行着数颗全息的卫星,不管下面有什么变化都逃不出这些卫星的监控。

    过了一段时间,心地带那一片金光没有异样的事情出现,但是雷森靠近那里能越来越感到秘境内的气息浓厚起来。只要没有星兽现通道,并从通道逆向跑到他这边空间里来,给他的空间造成让人心疼的破坏,他就不在乎。

    放下心来的雷森在空间系升到和雷系一样的级别后,回到王朝听了雷蓝依儿把王朝大事做了拢统的汇报后,又悄悄的走了。执法堂在牛千木的操心下,已经建立起来,人手充足,和尊上府之间的关系也切割得很清楚。执法堂就是一个独立的,在理论上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影响的机构。办了几起案子,倒也有模有样。

    新法律出台了一部份,因为没有雷森的批准,只能是试运行。新法律运行后,得到普通民众的交口称赞,称新法律是一系列保护普通民众权益的法律。是尊上大仁大慈,大悲大德的体现。有这样的王在,他们不拥护拥护谁去?

    王相府那边成立的执法堂,全由普通人组成,就是这些普通人在武力上也是普通人的精锐的精锐,清一色的攻防都是最高等级的机甲,一般修士和他们对上,一对一还不一定能讨得了便宜。王相府为了这个执法堂不在修士的执法堂面前丢人,可谓是下了血本。

    雷森在空间再选择传送的地方,最终他选择了万古族一个野外的坐标。万古族野外森林,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人就是雷森,他出现后左右看看,辩识了方向,朝着森林外面走去。万古族和地球人类长相很像,雷森没有必要再抓一个活的万古族照着样子变化出其人的样子。刚走出森林,雷森就闻到一股尸体腐臭的味道,他看到,几具万古族的尸体横在不远处的地上。他抬头看看天,死一般的天空,连云朵都一动不动,似乎一切都定格了。

    他走过去,用木棍翻动着尸体,尸体上致命的伤都是枪伤,是被神族手的长枪给捅出来的。他连接翻动尸体,臭味太重,熏得他不得不放弃想把尸体身上的东西搜一遍的想法,远远的走开去,去别的地方找他想要的信息。

    一路朝外走,森林之外有一条步行道,步行道也躺着尸体,有神族的也有万古族的。只是这一片原来战争过的地方明显的是很久了,雷森可以看到有些**日久的尸体露出了挂着黑色腐肉的骨头。无论是神族还是万古族死后就像一只死狗一样,弃之路边,没有人过问。

    雷森顺着小路朝前走,一路走,一路上把死尸身上各种物品凭空摘下来扔到空间,那些物品有些东西值得研究,有些东西比如神族用的长枪,分解出来的信仰之光能增强悬在空那团光的亮度,其他在这几个宇宙都没有现的物质,其特性已经被了解出一二,这物质暂时没有什么用处,以后可能有大用。

    万古族的自己的空间戒指,雷森对万古族的功法感兴趣,他可不相信万古族的血统高贵,是造物主的宠儿,所以才能得到长寿命。地球人类和万古族外形相像,放在一处单看外形几乎分不出来谁是地球人类谁是高贵的万古族族人。雷森想从万古族的修炼功法寻找答案,所以看到尸体上有空间戒指,就忍不住摘取下来。万一其有呢,他岂不是赚了。

    “嗖!”的一声,从树林蹿出一只动物,体型很小,像只猫。这只动物看了雷森一眼,像箭一样越过步行道,一头扎起步行道对面的山林。

    这是雷森见到的第一个活物,战争,种族之间的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吓得不是人类的生命也都躲起来,不敢大声的喘气。

    步行道的尽头是座死寂的小镇,小镇的建筑破坏的程度并不高。不管是万古族还是神族都清楚如果不敌,躲在建筑里面什么用处也没有,只会死的更快。他们就是死战也会跑到外面去,或者跑到空,你砍我一刀,我捅你一枪,在小镇或小镇旁边的上空洒下一阵血雨。

    这里的尸臭味更严重,雷森只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看到镇和小镇边上堆着成堆的死尸,类似苍蝇的动物嗡嗡作响,一阵一阵的飞起,像突然扬起一的块块黑布。

    雷森受不了这股子味道,跑到空间,穿上防护服这才出来。他出来时来出来两个机器人,机器人把小镇外的尸体翻腾一下,搜罗尸体上的遗物,放在一处,等数量足够多了,雷森就把这些物品收进空间,到空间再清洗消毒分检。

    雷森迈步走进小镇,随便走进一户大门口爬着死尸的人家,屋内摆设很华丽,墙上挂着风景画。这屋内的摆设很能让人上眼,雷森伸手敲了敲,全是上好的硬木打造,在一个高科技横行的年代,到处都是人造合成的物品,还用全实木家具确实很不容易。

    摆设上面有着浅浅的一层灰,雷森不在意,把这些摆设全收起来,空间造了那么一处大殿,房屋众多,屋内的摆设虽然都有,但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用各种物质合成的,像这种全实木的家具测几乎就没有。

    他把屋内的摆设收起来,墙上的画也取下来一并收走,然后他拿出一个仪器,在屋内扫了一遍,找出屋暗设藏物处,从里面掏出一些钱财宝石,还有几块玉简似的东西。

    他怀疑玉简就是修士用来记录各种信息知道的玉简,拿出来对着额实一贴,果然玉简记着一种奇果的大部分的事资料。据玉简所说,奇果成熟后,一颗可以提升人的一个大境界,只是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要不然,光是这种奇果得到十颗八颗,直接就接近半仙或都成就半仙了,天下就无人可挡了。

    雷森把其他的玉简先后读取了,才知道在这个小镇镇然的某处就有着一株这么样的奇果。这奇果十年一熟,熟了以后,绿色无味,子实大如人的指甲,很不显眼。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就是当成见了也会当成普通的树木对待。更不用主是树下结出来的和树叶同色,看上去就青涩不已的果实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