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回到万古族的星球看了一眼,心没有危机感产生,就放了心,也许这颗星球就像他在翅目族那里看到的一样,上面居住的原住民已经被神族屠杀个干干净净,神族也没有想过分兵驻守,所以才变得安全。没有有能危胁到他的东西顾在,他就回到空间,让空间主脑造一批机器人出来,他放到万古族的星球上去搜集各种物品。

    雷森来到翅目族的星球,把那两个飞车搜集的灵植收到空间,由于他在空间呆的时间太久,这边已经堆集了十几处的灵植,有些已经萎了,他再晚来一段时间,萎掉的就有可能死去。急忙把灵植收进空间,抓紧时间种到地里去,他才把两辆飞车都叫过来,问他们最近接收到的信息。

    翅目族的长老会放出话来了,为了翅目族的未来,他们愿意和神族谈判,放弃抵抗翅目族的立场。果然如此,雷森心里面对翅目族长老会的评价达到了冰点。这帮人表面上是人模狗样,一看到不对,马上就放弃立场,真是一群没有骨头的人。

    雷森倒是替调酒师感到不值,更替翅目族那些战死的人感到寒心,这些人一腔热血全白洒了。长老会们把他们推到战场上,他们以为他们在为崇高的理想而抛头颅撒热血,到头来他们的付出一钱不值,在最后的清算当,他们有幸活下来的亲人下场会比那些消极的人更惨。得到最大好处的不是他们,神族也不会允许抵抗的人得到好处。

    这样的民族也许在别人的眼,知道妥协,这叫能屈能伸,屈辱的活着,成为神族的奴隶,总比整个族群灭亡来的好。但是在雷森的眼,这样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在没有真正了解神族实力之前,就冒然的动了抵抗,以大量的族人生命去堆填,在最终现根本就不是神族的对手后,才想起来投降和妥协。当初那些做出决定的人是整个族群的罪人和敌人,他们都应该处死。

    可是,他们没有死,反而是活得最好的那一批人。他们会下命令,他们利用手的权力让大部分的族人冲在前面,不是神族的对手,这些族人只能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亡。如果死亡能得到认可,也行。雷森知道,不管是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族群,他们的上层那一小撮掌权的精英们都是无耻到没有底线的,极有可能为了讨好神族而把这些牺牲的族人再次牺牲一遍,把一切的罪过都推到死去的人身上。反正死去的人又不能开口说话,就是凭空的朝死去的人身上泼脏水,也不会有人出来反对不是吗?

    雷森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可怜的调酒师,这个家伙对神族,对所有曾经压迫过他的族群都是那么的愤恨,在长老会准备投降的时候,如果他不做妥协,很有可能是被拿出来第一个第一批向神族表明翅目族高层决心的可怜虫。不要认为那些高层会有节操,他们没有的,所有享受过权力,不愿意丢弃权力的人都是没有节操那种玩意的。如果谁认为他们会有,那真是智力上不够数了,天真加可爱,最终都会死得很惨。

    说来说去,这就是政治,一帮小人在统治,嘴脸可想而知了。

    英雄酒吧,一个看上去穿着差不多的翅目族男人,拖着一双翅膀,有气无力的走到吧台前,伸出手指在吧台上敲了敲,“来杯酒?”

    吧台里的调酒师情绪不高,这些日子,生意一天比一天的差,每天只有那么几个人撞进来喝酒,要么喝闷酒,要么喝完了酒泼口大骂。现在有人上门,看上去还是一个很陌生的客人,酒师师把抹布扔在一边,没好气的问道:“什么酒?”

    “随便!”客人答道,眼睛在酒吧里懒懒得一扫,只有两个人,这生意也真是差得可以,“我不挑酒,就是心情不好,单纯的想喝一杯。”

    “现在每个人心情都不好。上面说了,不准出售烈酒。真他马的见鬼,说什么现在要保持平和的局面,要给神族表现出一种顺服的姿态。啊呸,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吗?”

    “没有,我们没有!错得不是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些人太弱小了,我们的命运不在我们手掌握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牺牲的是我们,他们只要给一句口号,我们就会热血上头,冲到前面去,最后死的是我们,罪名也是我们背。好处全让他们占去了,这是没地说理的地方。嘿,酒随便吧,淡就淡一点。”

    调酒师抓起调酒器,“好吧,如你所想,淡一点。不过,你想要烈酒也没有,我们老板有一个酒厂,产得都是上好的烈酒,只是被封了,里面的酒全部被那些人征收了,一滴烈酒也不允许流出来。他马的,这是什么事,见了先人了!”

    从酒吧外又晃进来一个翅目族人,这个翅目族脸色很难看,白得吓人,走起路来脚步飘。他走到吧台前,看看吧台外的客人,又看了看吧台内的调酒师,一双忧郁的眼神透出淡淡的悲伤,“有好一点的酒吗,要烈酒,我可以给高一些?”

    “又见了先人了!”调酒师嘟囔着,“没有烈酒,上面下来的禁令你没有看到吗,所有的酒吧和卖场都不能提供烈酒。上面要我们保持平和,平和你知道吗?嘿,来杯淡一些的酒吧,事情已经不能再坏了,我们不需相烈酒来保持激情了。一杯淡酒,喝上两口,好好想一想我们接下来的命运吧,也许我该准备去神殿了。”

    “好吧,虽然我很想喝一杯我们是英雄,但你说的很有道理,似乎我们翅目族不需要英雄,我们只能接受是吧?接受吧,我接受你的建议,来一杯淡一些的酒,我坐到那边喝上两口。是啊,我该好好的想一想我接下来的命运了。神殿,嘿,好高尚的地方。”

    客人接口道:“是很高尚,高尚得我这种人不想进去了,也许我们翅目族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也许啊,我们就是给神族做奴隶的命运。那也挺好,不是吗?”

    调酒师手动了,开始调酒,他一边抛着调酒器,一边怪笑道:“是挺好!谁敢说不好?反下我是不敢说,我们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就是再加上我一个也没有意义了,我们不需要英雄,不需要。小伙子,看你身体很虚啊,要注意身体啊,用强壮的身体去迎接我们的翅目族整个族群的未来吧,用他们的话说,我们是经历了一个黑暗的时期,野心和**遮掩了神的神辉,现在,那帮人要带着我们驱散黑暗,用最虔诚的心迎接神辉复照。好吧,神辉,我怎么想吐。好吧,好吧,其实是我讨厌这份工作了,真的,我讨厌任何工作,如果不是我钦佩我们的老板,我早就走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面对调酒师的抱怨,年轻人争辩道:“我身体不虚,原本我是很强状的。是的,很强壮。只是现状让我很痛苦,我是一个普通人,上前线用不着我,我家里也不允许,我只能躲在家里面,只能,嘿,我也讨厌,讨厌现在的生活,没有人能给我们改变。”

    客人重复道:“没有!”客人似乎很是担心年轻人,伸手友好的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不要在意,好风景总在前面,我们不能改变,就去接受。死亡和灭亡是最过份不过的选择,我想,我们从某些角度可以理解那些人的想法,也许,他们……噢,该死,我的酒调好了,很好,我来尝一尝,嗯,你的手艺不错,这工作你还是继续下去吧,非常不错,这味道,棒极了,我想我会赞美你的,就像进神殿赞美那些神一样,就是,就是,味道有些淡了!”

    年轻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同为酒吧的客人,他很赞同另外一个客人的话,他说道:“味道淡吗?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时期待接下来我能喝到的酒了。”

    调酒师咕哝道:“我是真的不想干了,真的,我感到人生无趣啊。一切都没有动力了。天啊,我的人生什么时候变得灰暗了,没有办法,轻松和自信总短暂了。也许那是冲动。真的,我现在就这么认为,那是冲动,真的是冲动。见了先人,该死的冲动!”

    “害了我们,害了我们所有的族人!”喝酒的客人接过调酒师的话,轻轻的说道。

    年轻人的酒调好了,那位客人邀请年轻人在一块坐一坐,年轻人愉快的答应了。拿着酒杯,尝了一口,对调酒师道:“再来两杯,一会送到我们这里来,我请这位喝酒。”

    调酒师稍稍开心道:“年轻人,你不错,你是好人。就应该保持这么乐观。生活不全是绝望不是吗?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没有死,在没有死之前,我们还在过下去。嗨,好好过下去,如果你能请我也喝一杯就更好了,老板没在,再说了,我也不想要这份工作了。这现在这个状况,老板在也会原谅我的。”

    年轻人耸了耸肩,“一杯酒,我还不在乎,只要你们吧里的酒卖不到天价去,就一切都好说。一杯酒,行了,我请你喝,你自己调吧,一会我过来结帐。”

    “你是好人,放心,我这一会状态回升了,调酒会更好。你等着。”

    年轻人和那位客人一起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坐下,客人是个年人,翅膀耷拉着,虽然年人眼睛里面偶尔闪过精明的神采,但是不可否认,这位年人这一刻是迷茫的,像是在宇宙航行的船,失去的航进的目标,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年轻真好,年轻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负担。你是干什么的?”

    年轻人转了转脖子,他的脖子很细,急扭几下就会扭断的样子,年人看着很担心,咳嗽了一声,“你动作轻点,看你扭脖子,我喝酒都能喝出心脏病来。”

    年轻人指了指自己,“你不用担心,我身体很好。你问我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吧,在战前,我也做过其他的事情,家里面点小生意可以做,也没有给其他人打过什么工,不过,我可是兴趣很多的,我喜欢宅在家里面,所以你看到的我就是这样子了。”

    “呵呵,宅在家里。只能说你很幸运,如果你家里面没有背景,而你又上进的话,现在你十有捌九不会坐在我面前,你会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躺在某个不知道的地方。小伙子,好好活着,我们翅目族不需要那么多热血了。”

    年轻人点点头,举起酒杯向年人示意,“别管那么多,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再多的不甘心也没有用。呵呵,喝酒,这酒味道不错。”

    年人喝了一口酒,赞同年轻人的话,“酒不错,非常不错。这个酒吧可惜了,以后不能再叫英雄酒吧了。酒吧的存在会让某些人不舒服,甚至暴怒。我听说,酒吧老板他是个英雄,现在正在准备处理掉这几家酒吧。”

    “随他,只要有酒吧就行,翅目族不需要英雄,这不是我们在吧台说的吗?既然翅目族不需要英雄,也不喜欢英雄,自然而然的,这样的酒吧就不该存在了。”

    年人的落的说道:“很多人希望它存在,继续存在下去,永远的存在下去。”

    年轻人耸了耸翅膀,“那就没有办法了。有些人不想它存在,他就存在不了。那些人的权力可是除了神族没有人敢去违抗的,违抗的话下场会很惨。我们有些人,对外族不行,对自己人下起手来却是非常的狠。没办法,这是我们的传承和特色,改不掉了。我感觉你的失落是没有必要的,最起码我现在不失落了,这是我们的命,既然是命,我们就接受吧。不接受,难道让我们去死吗?死光了,便宜谁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