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人不语,年轻人说完这句话也沉默下来,端起酒杯朝细小的脖子里灌。』『酒吧另外个客人有一个起身走了,剩下两个各据一桌,守着一杯酒沉默着。

    酒吧的沉默被吧台里的调酒师给打破了,他端过来两杯酒,“呵,你们的酒调好了,应该比你们刚才喝过的要好。我说过,我的状态在回升,我想应该不错。”

    年轻人礼貌的向调酒师道谢,他不会说调酒师不敬业,在族群又将进入黑暗的人们来说,心情是苦涩的,任何酒水喝到肚子里都是苦的。没有人会在意调酒师是不是敬业。

    “你们的老板在吗,我刚才听这位说你们老板有意出售手的酒吧,也许我可以和他谈谈。”年轻人笑着问调酒师。

    “噢,他不在,我可以替你通知他,如果你能等的话。”调酒师怀疑的瞅着年轻人。

    年轻人拍了拍手,“我只是感兴趣而已,也不一定能和你们老板谈成生意,你可以和他说一声,如果他有时间,我可以在这里等他一会。”

    调酒师显然是吃了一惊,他很不看好年轻人的想法,他直接说道:“在这个时候,你还有心置业,我的天啊,你家背景很大吗?或者说你和神族有关系,能在混乱时期保住自己的资产不受侵犯?要都不是,我建议你最好打消这个想法。”

    年轻人歪着脑袋,显得很不解,问了一句,“为什么?”

    调酒师叫起来,“为什么?我的天哪!你在问我为什么,我说的话难道不够明白吗?我说了,你是要没有背景就别起趁现在大家都惶惶不安的时候打捡便宜的主人,打这主意的最后都会死得很惨。我告诉你,我是认真的!”

    调酒师没有好气的应道:“我也是认真的。小伙子啊,有时间去翻翻历史吧,上一次我们被神族统治时是什么样子的,历史会告诉你。便宜不是那么好捡的。”

    “喂,”年轻人梗起脖子,“成不成你去和你老板联系一下,这不费事吧,万一我们能谈成了呢,别的不说,你能替你们老板做决定吗?“

    “不能!”调酒师猛的摇头,开玩笑,老板现在脸色平静是平静,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候,老板心里面肯定是难受的,谁让他是英雄来着,当初可是他在酒吧里对上族动手,唤醒了许多人的不甘,才被人利用了,开始对神族的作战。神族一旦恢复统治,就是再大度,老板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现在的老板肯定是心里面有着一肚子的怒火。替他做主,万一惹得他爆了,惹他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年轻人笑起来,“那不就得了,你去通知他,就说有人想和他谈谈。我声明一下,只是有这方面的意思,没有说一定要买他的酒吧,只是谈谈。”

    “只是谈谈。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联系老板。”调酒师妥协了。看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眼,掉头走向吧台,准备去和老板联系。

    年人敲了敲桌子,“这个时候确实不是置业的时候,他提醒的对,神族再一次对我们实行统治,财富肯定会来一次大分配。你啊,没必要这样。还有,我们很多族人死了,十去其九,大量的星球是没有主的,等一切平复了,资产会大跳水,现在不值。”

    年轻人不在意的笑道:“我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谈谈又不掉钱,我怕什么。”年轻人压低嗓音,“我想要的是是这家酒吧老板手的酿酒方子。嘿,那东西可是无形的资产,只要他愿意卖,酒吧可以谈吗,不付出代价怎么能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很聪明!”年人端起酒杯,笑着说道:“祝你成功!”

    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直笑,“这不是你提醒的吗,我这也是临时起意。如果能成,我还得感谢你呢。酒吧的生意因为没有人也许不会好起来,但是这酒总是有人喝,到时候我酿出好酒来,那都是钱啊。这叫提前布局。”

    年人又夸了年轻人几句,调酒师走过来,很客气的对年轻人道:“我们老板说了,他现在有事,需要过一段时间再来,如果你能等,就等他一会,如果你很忙的话,可以留下联系方式,等我们和你约好时间,我们老板会和你详细的谈一谈。”

    年轻人很豪气的一挥手,“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你告诉你们老板,没关系,我可以等,反正我回去也没有事情做。坐在这里,我感觉还不错。”

    调酒师回和老板汇报去了。年人打量着年轻人,“你很有想法,如果他的方子愿意卖,我也有想法,你可以先谈,我稍后再去和他谈。”

    年轻人急了,“别啊,我都说了,我想要,你现在插一杠子不地道吧?”

    年人笑道:“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怎么说是插一杠子呢?”

    “你没说,我先说的。是我让调酒师去联系的。喂,看你也是个成功人士,何必和我争这个,对不对,要给年轻人机会吗?不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机会,我们翅目族就没有动力去改变了,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对我们翅目族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年人笑起来,喝了一口酒,把杯子清空,然后道:“你的理由很强大,让我一时无话可说。不过,年轻人啊,你要明白生意场上的事情,并不是先到先得的。是谁付出的代价能打动目标,满足目标的心理需求,谁才能达成自己的意愿。你啊,需要学习。”

    年轻人见年人这么说,拍了一下桌子,细细的脖子一拧,“你这叫不地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意的。你要是恶意的怎么办?我告诉你啊,我没说,不代表我没有背景,我想要我就有把握保得住。你能保得住吗?你拿到手,到时候就不怕别人从你手拿走?”

    年人脸上的笑容变得浓了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年轻人,“哟,你有什么背景能保证你在神族面前不吃亏?如果有,我倒可以考虑成全你。”

    年轻人显然火气大了,不耐烦的摆摆手,“不和你说,你要是有胆,你可以试试!”

    年人弹了弹手指,手指修长,显出他的生活优越,不是那种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的人,他道:“你威胁不了我,从来只有我威胁别人。”

    年轻人拿起空酒杯摔在地上,手指着年人嚷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弄你?在这里我弄你一句话的事情。你以为我敢从他手里接过他的资产我是随便说的,告诉你,我有胆接收,我就有把握护得住。看在咱们在一块喝酒的份上,你别不识趣啊!”

    年轻人在威胁年人,还是一再的危胁,年人看上去并不在意,“生意嘛,就按照生意去谈。我倒是不相信我给出的条件比你好,这里的老板会不答应。我知道这里的老板背景可也不简单,如果你达不到他的要求,还能强抢吗?”

    年轻人拍了拍手,“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也引起了我的愤怒。你在这里老实呆着,一会会有人来调查你的。好家伙,碰到过不识相的,你是最不识相的。”

    年轻人用光脑向外联络,年人不在意。等年轻人联系结束,他倒是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家不是做点小生意的吗,怎么和上面的人有联系?”

    年轻人脸一仰,“昂,有联系。我说是做小生意就是做小生意啊,你好天真噢!你难道不知道这叫谦虚?”年轻人站起来,拉了一下衣服,“看得出来吗,我就喜欢扮猪吃虎!”

    年人突然抬起手,抽了年轻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也许是力量大了些,年轻人的脖子转角过九十度,一下子扑到椅子,倒在地上。年人的表情有些意外,“不好意思,我控制不住我的手了,最近有些神经过敏。”

    年轻人在地上愣了半天,努力的把脖子扭回到正位上,眼神变得狠毒起来,“你很好,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年人眼突然暴出精光,看着年轻人嘿嘿一笑,“你这样我会很开心的,我很想看看你准备让我怎么死。不过,我得先谢谢你请的酒,比我要的第一杯强。”

    酒吧里的调酒师显然没有想到上一刻还在好好喝酒的两人这一刻就动起了手。出于担心,他先于酒吧里的服生生走了过来,“你们怎么了?我们这里是不允许动手的?”

    年轻人一指年人,“他动手打我。你们酒吧得负责任。”

    年人乐了,年轻人说的一句话没有假,他还真是宅在家里的那种,很单纯,很天真。年人略带歉意的对调酒师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神经衰弱,又有些反应过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也控制不了我的肢体。”

    调酒师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他说道:“这样最好,你们刚才还好好的,坐在一起聊聊天多好,再不聊,我们就没有多少时间聊天了。这天啊,要变了!”

    年人深表赞同,“我就是这么想的。天要变回了。有些人要失望了。但是也会有些人高兴,比如我们眼前的这位少爷,人家可不简单呢!”

    调酒师没有注意年轻的翅目族人朝外联系时说了些什么,联系的是什么人,他有些疑惑了。“啥意思,他家怎么不简单了。”

    “我太爷爷是长老院的长老。你们都小心点。告诉你们老板,你们老板的酒吧我要了,他酿酒的方子我也要了,开出条件来,如果我满意,我可以保证他以后不会有性命之忧,如果我不满意,嘿嘿,他自己知道他会是什么下场。”

    调酒师的脸黑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望着年人,年人拉了拉耷拉着的翅膀,“他说的可能是真的。你不想揍他一顿吗?我刚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揍他的,我保证,只要你揍他,那感觉一定很爽。是的,很爽,非常爽!”

    调酒师向后退了一步,干笑两声,“怎么可能,你们都是我们的客人,我们欢迎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动手。我老板要是知道了,会炒掉我的。虽然我是不想干了,我更愿意主动辞职,而不是被炒掉。你们要是不能坐在一块,分开喝酒就是了。”

    年轻人不服,梗着脖子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气焰高涨的对年人道:“我就坐在这里,你也别走,等一会我叫的人到了,我看你怎么嚣张!”

    调酒师很聪明的转身就走,他不再劝了,他看得出来,那个年轻人肯定有些背景,这种人不是他这种在给别人出力的人能惹得起的。虽然如那个年人所说,听到年轻人的太爷爷是长老会的长老,他也想给年轻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样做不可取,只能让自己陷入巨大的麻烦当。他现在甚至有些对年人有意见,知道年轻人有那么大的背景,还怂恿他去揍人,还说很爽,非常爽!他现在爽了,马上就会有人更爽!

    现在的人啊都是一肚子的火气,一点就着。又个个的都有背景,他这种小人物,小胳膊小腿的惹不起,只能退避舍。

    年人慢悠悠的站起来,年轻人的脸变得恐慌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年人笑笑,露出一嘴白牙,“我就是想整理一下衣服。你紧张什么?我知道,你怕我再次动手揍你?放心,在我能控制我的肢体和情绪的情况下,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放生。”

    年轻人放了心,嘲讽道:“我看你是不敢了!你们这些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说你们,啊!我们要是能打得过神族,不用你们说,我们自然会坚持。这打不过了,我们当然要做的是保存自己的实力,先保证不被灭族,以后还有希望。要是被灭族了,我们可就什么都完了,幸好,不是你们这些人来带领整个族群!一群都是没有见识的货色,只会在背后说人,我很看不起你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