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放了心,嘲讽道:“我看你是不敢了!你们这些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说你们,啊!我们要是能打得过神族,不用你们说,我们自然会坚持。坚持你们懂吧,能坚持我们要坚持,坚持不下去了吗……”

    年轻人拉了一个长腔,接着说道:“这打不过神族,当然是坚持不下去了。坚持不下去,我们当然要做的是保存自己的实力,替我们伟大的翅目族保存火种。保存火种吗,首先要保证不被灭族,只要不被灭族,我们以后就还有希望。要是被灭族了,我们可就什么都完了。幸好,不是你们这些人来带领整个族群!要是你们,我们翅目族才会真的完了。一群都是没有见识的货色,只会在背后说人,我很看不起你们。这些话我是忍不住才和你们说的,其实我说的都是多余的,说了你们也不懂,一群没有见识的家伙!只会躲在一边说东道西,死人死的又不是你们,你们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叽歪个什么劲啊!”

    “啪!”年人看着年轻人的脖子又朝一边扭过九十多度,左脸上印出一个红艳艳的巴掌印,忙伸出左手掐住右手手腕,脸上露出很大的歉意,“对不起啊,年轻人,我这又控制不住我的手了。真是对不起,我的手不能被刺激!”

    年轻人跳起来,急忙朝后退了两步,和年人拉来距离。安全了,年轻人才手指着年人,“你,你又打我!我控制不住,怎么不打你自己?”

    年人举起手掌又放下,局促的在裤子上搓了搓,“来,来,来,喝点酒,大度一点吗,我这不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吗。你要谅解。年轻人,不要这么大的火气,看看你的身体,火大伤身,对你绝对不是件好事,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这是为你好!”

    “你,你,你说什么?你说打,打我是为我,我好?有这,这么样的,道,道,道理吗?”年轻人绝对接受不了年人的这种说法。在他的人到来之前,他想稳住年人不让年人离开,潜意识里,他又想在年人这里找补找补,找补一下自己的脸面。

    “年人人啊,你要学会心开扩心胸,一个劲的宅在家里,生活在自己那一方小天地里不但对身体不好,对心理也是个摧残啊。我真是为你好!”

    “我,我,你说是为我好,我现在很不好,你让扇你几个耳光,我马上就好了。我会承认你是真的对我好,你敢吗?”发出最后一句问话的时候,年轻人上前一步,胸脯挺了挺,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声势,他真的有点怕了这个自称控制不住自己情绪,还说控制不住肢体动作的年人,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年轻人看着年人,一脸的期待,年人的手抬了抬,年轻人吓得赶紧向后退了数步,大叫道:“你敢,你要是再对我动手,拔光你的毛,砍掉你的肉翅!”

    年人向前走了一步,年轻人急了,拉过一把椅子扔了过来,同时也尖叫起来,“别过来,别过来!”像一个既将面对很恐怖场景的小姑娘,让人于人不忍。

    那位刚走会吧台后面的调酒师被吓了一大跳,这年轻人脖子很细,但是嗓音却是很好,很容易的就飙出了高音,震来吧台上的调酒器摇晃起来。

    “两位,两位,冷静,冷静!”调酒师顾不得从容出去,直接来了一个单臂支撑,手撑着吧台跳了出去,“冷静两位,我们这里本来就没有客人,你们这么一弄,老板会很不高兴的,要扣我的工资。这岁月艰难的,工资很重要啊,两位!”

    “我很理解你,是他过敏了。”年人适时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不得不夸奖你一句,你调的酒不错,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谢谢你!”

    调酒师很想骂人,好好的你在我这里打架,你打的人刚请你喝过酒好不好。虽然听说这位的太爷爷是长老,我也想揍人,但是人家花的钱比你多,愿意花钱的人可是所有开店的人最喜欢的人。好家伙,一个大方的客人被打了,让人心里面能舒服得了才叫奇怪了。而且这行为会被所有开店的人当成公敌。面对一个公敌,公敌还在笑着夸你,是谁谁都开心不起来,调酒师如果不是限于自己的身份,百分之百会捋起袖子赶这个不着调的年人出去。

    你说你一个大人说情绪不好,控制不了,我信。说你控制不了你的肢体,你这是在说屁话呢。控制不了怎么不见你拿拳去砸石头?

    你是邪恶的!这一会,调酒师忽然间就有些想起神族的净化了,对于一切不听从,不顺服的人都会净化掉。神啊,你快点来吧,净化掉眼前这个邪恶的人吧!

    年人感觉么调酒师的眼神不善,不介意的耸了耸肩膀,拿起酒杯,自言自语的说道:“还好,这酒没有酒掉!”他拿起酒杯,对年轻人感谢道:“谢谢你啊,你能请我喝一杯,这是我在这里很久没有感受到了,你真热情。来,把我的那一杯酒结掉。”

    年人结帐,年轻人站在那里,眼睛呆呆的看着年人,他忽然发现,年男人的世界不是小年轻能看懂的。这份云淡风清的功夫他想学,没有岁月的打磨,他也学不来。

    眼看着年人要走,年轻人候不住了,绕过着着,一阵小跑,伸手要去拉年人,“喂,喂啊,我找的人还没有到,你不能走!”

    年人很快一个回身,手一摆,轻飘飘的给了年轻人一个响亮无比的耳光,“不,不好意思啊,我又没有控制住我的肢体,真是不好意思!”

    “又来这一套!”年轻人这回急了,是真急了,伸着手去挠年人的脸。年人抬脚,一脚踹在年轻人的小腹上,年轻人脚下离地,直接贴着地板就习飞了,冲着后面的门飞去,啊啊的叫着,撞开门,倒在一推杂物上。一瓶酒从他头上落下来,巧无不巧的瓶口朝下,瓶塞跳开,淋了他一头。末了,那酒瓶还在他头上砸了一下,他的头有弹性,给了酒瓶一个反弹之力,把酒瓶弹起来,酒瓶再次砸在他的脑袋上,掉下来,骨碌碌滚到一边,还好,没有碎掉。年轻人觉得这个酒瓶是幸运的,比他幸运。

    且不说年轻人,调酒师一看到年人结了帐,脸色马上就变了,抬手一指年人,“我说,你不能太过份了啊!我忍你好久了,你走,赶紧给我走!”

    年人不以为忤的拍拍衣子,又努力的把耷拉下来的翅膀向上提了提,手一松,翅膀又耷拉下来,他叹了口气,垂眉顺目的向外走去。

    “你不能走!”年轻人铁了心,从杂物间里再次风一样的跑出来,跑到门口,伸手拽住年人耷拉下的翅膀,“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咋办?你绝对不能走!”

    顿时,调酒师傻了,年男人也傻了!酒吧里顿时刮过一阵冷风,猝不及防之下,调酒师抱了抱肩膀,裸在外面的皮肤上起了一层小砂砾一样的东西。

    年男人的身上也变得像人形粗砂纸一样,揉了揉能掉一地的砂砾。

    调酒师一脸基情的问年轻人,“你刚才说什么,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请。”

    年轻人也知道自己心急了,手一下子松开,他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脸变得更白了,他干巴巴的说道:“我,我没有说什么,我就是不让他走,他打了我,没有给我一个交待,他不能走。”年轻人一指调酒师,“他要是走掉了,你们酒吧是同谋!”

    调酒师手直摇,“这件事和我们酒吧没有关系。从始至终都是你们两个之间的矛盾,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有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就好了。你看,我们酒吧被你们弄成什么样子了,还好,损失不大,相信我们的老板不会计较。你们走好了。”

    年轻人脸一仰,“那不可能!我还要等你们的老板呢,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老板说,现在不是我走不走的事情,是他打我的事情没有解决。我跟你们说,你们酒吧要是不拦住他,等一会人来了,我只能让你们跟着我找来的人走一趟,结果你懂得。”

    好吧,年轻人眼看着自己凭自己的小身板在年人面前讨不了便宜,便把酒吧给拉上了,要是酒吧不听他的,说不定他直要把这件事情扩大,牵连到酒吧的身上。

    “我太爷爷可是长老会的长老。你们要想清楚后果!”年轻人又威胁了一句。

    这一句很有效果,虽然调酒师有些讨厌眼下的工作,但是出于他职业的道德感,他不能因为自己在场没有处理好突发的事件而去牵连可怜的老板。他不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调酒师冲年人抱歉的一笑,“这位客人,请你理解一下,现在你不能走。等处理完了你们的事情你再走可以吗?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酒吧里那些服务人员也站了出来,看着年男人。年男人在门口又伸手拉了拉耷拉着的翅膀,见没有效果,只好放弃,抬起脸来对调酒师说道:“我理解,你给我一杯酒,我就等着他的人过来。对了,这里的东西都是他打坏的,你应该找他赔。”

    只要人不走就行,调酒师松了一口气,“我这就给你调酒去。你找个位置坐,那位少爷,你也坐,他不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可就与我们无关了吧?”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年人转身从他身边走过,他下意识的朝后急退了一步,再次和年人拉开距离,对他来说,年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年人没有理他,或者说这一次年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和肢体,没有再去摧残年轻人。年人走过去,年轻人才松了口气,手偷偷的放在心口,转了一下细长的脖子。

    酒没有调好,年轻人找的人却到了,一行四人,走进酒吧,年轻人高兴的冲他们打招呼,“嘿,我在这里,你们来得可够快的。”

    四人脸板着,没有理会年轻人的埋怨,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我们是接到指派,说这里有人意图伤人,是哪个?”

    年轻人一指年人,跳起脚嚷道:“是他,是他。快把他给我抓住,让我扇他几个耳光。反了天啦,看看他的形象,翅膀快耷拉到地上了,一看就不是好人。等我出了气,你们一定要把他抓走好好的审审,我在这里可是听了他不少说长老会的坏话。他对长老会的决定大肆攻击,心里面阴暗极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审审他,他是有图谋的。”

    这罪名!这年轻人可也真有材,抓过来就扔到了年人的头上。那边,调酒师听到年轻人的话,脖子一缩,他可是也说了不少。他看出来了,这年轻人的背景十有捌九是真的,要是年轻人恨上了他,把他也捎上,他可就冤枉死了。

    这一会,调酒师无比的希望年轻人的怒火都冲着年人去,把他给忘了,千万别记起他,别记着他说的那些话。马的,我怎么就控制不住我这张嘴!真臭,真破,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什么破话都朝外说,早晚会死在这张嘴上。调酒师把脑袋低下去,心里面是无比的后悔。他决定了,要是能平安过去,他马上辞职,离开这酒吧。反正他是小人物,有着一把子力气,就是离开这个行业,到哪里凭着力气也能找份工作,饿不死人!

    四个板着脸的人把年人围住,“是你故意伤人吗?报上姓名,从哪里来的?”

    年人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真替翅目族感到可怜,公器私用,这个族群是没有希望了。你们都能成为某些人和某些势力的走狗,心里面已经没有了公理和正义,翅目族的希望就没有了……”(。)、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大量好看的小说下载离线阅读,大量小说免费任您看,切换字体,夜间模式功能齐全!下载方式leishidushi安装小说客户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