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人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们真是令我大失所望!我到现在才真的替翅目族感到可怜!太可怜了,你们竟然公器私用,别人一个招呼,不问因果就跑来,也不分是非,唉,这个族群是没有希望了!我说你们都能成为某些人和某些势力的走狗,你们心里面还有没有公理和正义。?  ??.?你们心里面没有了,那么翅目族的希望也就没有了……”

    年轻人大喜,他就喜欢年人顺口开河的样子,这样不用他费力的给年人找罪名了,光凭年人说的就足够年人吃不完,兜着走了,这个人啊,不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肢体,连脑子也控制不了,他完了。

    果然,四个翅目族人马上就来了精神,其一个走过去,一把抓住年人的手臂,“我们怀疑你是危险分子,你现在的话已经造成危害,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法理无情,你配合我们走,还是我们用粗把你强行带走。你可以选择。”

    够胆量,够霸气!这些人的底气还够足,足到让人感觉到他们很强势,能凭借个人意志去决定某些人的前途和生死。长老院长老的背景对于翅目族来说果然强大到不可抵抗。

    不过,他们遇到的这个年男人显然不是一般人,表现的和他们一样有底气。这种表现看在他们眼里,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看到年男人的样子甚至觉得有点儿可笑,这种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定位他们见得多了,拿下,收拾一番,马上就明白鼻子是鼻子,眼是眼,要他干什么他会干什么,还是没有见识过特权的威力啊!

    年人手一抖,抓在他手臂上的手就被抖落。嗬,还敢动手,胆子不小啊。年人这一动作刺激了四个翅目族人,他们纷纷动手,上去就要把年人按住。

    他们动了,年人那一双翅膀也动了,四根看上去没有光彩的羽翅从翅膀上飞出,唰,唰,唰,唰,四羽破空,如同四把锋利的,闪着夺命寒光的短刃插进四个翅目族人的喉间。四人站住了,瞪着年男人,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时间停止了秒,四个人同时倒地。喉间的羽翅颤动着羽尖,告示天下,它们是杀人的利器。

    酒吧的时间也静止了,连喘气的声音都没有,所有人都被年男人的残忍杀人的举动给震住了,面目温和的客人一下子变成了残忍的杀人凶徒,这场景转换的太快,人物属性转换的也太快,快到他们的脑子接受不了。

    四根羽翅从四具尸体的喉间飞出,飞回年男人的翅膀上,年男人不满意自己的反应,自语道:“究竟是第一次使用,不熟练啊。还要多练习才行!”

    年轻人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一转头朝酒吧门外狂奔,边跑边喊,“别杀我!别杀我!”

    调酒师从震惊的状态恢复过来,嘴唇哆嗦起来,这一次事情大发了。客人在他们的酒吧是杀死执法人员,上面还有一个位高权重的长老牵连着,这一次想平息都平息不了。就是他们的老板回来也无济于事。

    年男人对杀死四个人毫不在意,拍了拍桌子,对调酒师笑道:“快点,我的酒,你说过,我留下来能免费喝酒。不会到现在又不舍得了吧?”

    调酒师急速的眨眼睛,语气弱弱的,“这,这就,就来。稍,稍等!”

    “咣!”调酒师一不小心把调酒器扫到地上,连忙解释道:“不,不好意思,心急了,手不稳,打翻东西了,你稍等啊,我这就给你调制酒水。”

    调酒师弯下腰去,拣起调酒器,手顺便在吧台下隐蔽的地方按了一下。

    没有人敢去打扰那个杀了人的年男人。调好酒的调酒师只好亲自把酒送到年男人的桌子上,哆里哆嗦的把酒杯放在年男人的桌子上,不敢说话,转身绕过尸体就走。

    年男人没有把死人放在心上,他就坐在那里,桌边倒在四具尸体,神情悠然自在的喝着酒,偶尔还会用欣赏的眼光朝窗外看一眼。酒吧里没有客人,原有的两个客人在他杀人的时候已经悄悄的走了。没有人会留在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次,翅目族的执法机构动作足够快,一辆辆飞车把酒吧包围得水泄不通,有下降在地面上的,有悬浮在空的,还有直接就定在酒吧所在的楼顶上的,一根根吓人的枪管伸出来,从各个方向直指着酒吧年男人坐的地方。

    调酒师打着静默的手势,让店的其他们躲起来,他则抱着脑袋躲在吧台后面。

    面对着这么大的阵仗,年男人神色不惊,还是一副淡色的样子。他的表现让在外面观察他的人心暗惊,这个人要么是神经大条,要么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无法缓解,感到人生无趣,正好机会凑巧,杀了几个人,造成轰动效应,然后轰轰烈烈的死去。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人不敢大意轻心,哪一种都说明了,坐在哪里的面不改色的年男人绝对是个硬角色,强冲上前去,逼得对方动手反击,自己这一方会造成一定的死伤。他们已经死了四个人了,现在他们用这么大的阵仗,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允许他们再出差错。

    酒吧门外,一辆装甲飞车从上方缓缓降落,正好堵住酒吧进出的大门。从装甲飞车上传出喊话声,“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也请不要伤害人质!我们会严正执法,保证你会获得公平公正的审判!里面的人听着……”

    年男人挖了挖耳朵,这是一种很套路的喊话,他很熟悉,听起来更是亲切,如果不是所见到人都拖着两个大肉翅,他会认为他生活在自己的人当。

    年男人就是雷森改变形体变成的,他是来找他熟悉的调酒师。他对调酒师没有同情,只是调酒师说会想办法找到翅目族的修炼功法,还有神族的那一套完整的功法,这些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想问一问调酒师,这些东西他拿到手没有。如果拿到手,雷森不介意放调酒师一马,让他死亡后,灵魂转世投胎到地球人类当,重新修炼,雷森再弥补他。

    他没有想到,他这次来会碰到那位有背景又有些弱智的翅目族年轻人,在意料之外,他出手教训了那个年轻人,又杀死了年轻人找来的帮手,从而惹来这一帮人。他没有见到调酒师,心里面有些遗憾。他现在有时间也有兴趣,过一段时间他就不一定对这件事再有兴趣了。那个时候不管调酒师怎么样,死与活,他都没有心情再管了。

    外面的喊话一直在喊,同样的话罗圈着喊。雷森坐了一会,觉得这种情况下他再坐下去会很无聊,便起身,准备离开了。他们不知道雷森是恶魔,派出的这些人还对雷森产生不了危胁,就是在枪口的瞄准下,雷森也没有半分危机感产生。所以他就在酒吧里呆着了,一直没有动,一直到他感到无聊。

    他动了动身体,一杆闪着电光的长矛突然从他的身体电射而出,长长的长矛直接轰了堵在酒吧门口的装甲飞车,半截矛身插进装甲飞车,把装甲飞车插穿了,巨大的力量把装甲飞车顶飞出去,撞翻外围的两辆飞车,轰的一声爆炸解体,从这辆装甲飞车出传出的声音戛然而止,人的耳朵为此一清。

    年男人转身,踩过两具已经发冷的尸体朝酒吧门口走去。十多束离子束击穿玻璃集攻击在年男人身上,这些高温激光束只是让年男人顿了一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破出一个接一个洞的衣服,无奈的笑了笑,便不再理会,直接走到吧台前,屈起手指叩了叩吧台,“嘿,师傅,你的手艺不错,调的酒我很喜欢,谢谢你。”

    “嗨,伙计,谢谢你的夸奖,祝你好运。”躲在吧台下的调酒师知道最坏的结果就是一死,人也光棍了,索性接过客人的话,回了一句。

    “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我现在走出去,不用担心,我想他们还不会伤害你们。必竟你们翅目族现在人数太少了,少到他们损失不起。”

    年男人也就是雷森刚看到一个消息,在最前线,神族停止了对翅目族的追杀,接受了翅目族的谈判要求。同时神族大军也传出来一个条件,那就是翅目族长老会停止一切动作,不能对翅目族族内的任何人进行追杀和迫害,否则,神族的怒火会把所有违背他们意志的翅目族人烧成一把灰,吹口气就没了。

    长老会的那帮长老们现在绝对不会冒险去迁怒其他人,事情已经闹开了,他们更不敢,他们会害怕神族拿这件事当借口对他们举起屠刀。他们想清洗一部分族人筑固长老会在接下来的话语权和权力,神族同样清楚,有他们这样一个权力机构存在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神族不会容忍,找到借口会把他们给拆除掉,这长老会对神族来说,就是一个违章建筑,只要神族重新统治这一方宇宙,不会再允许反抗的事情再次发生。

    “滋,滋,滋,滋……”又有几十束离子束在一眨眼的功夫****在年男人身上。没有用,年男人沉稳的迈步,离开吧台,向着酒吧门口走去。

    在翅目族执法机构的内部任务通联频道内,有人惊呼,“他的防御好强,我们的离子枪对他没有用处。太可怕了,这怎么可能!”

    “他还是**抵抗,没有其他的东西。我看到了,他的**露出来了……”

    “天哪,天哪,赶快上报,我们这些人不是对手,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我是xxx,我命令,守在前门的飞车和人员马上后撤,不要与嫌疑人硬来。我命令,守在前门的飞车和人员马上后撤,不要与嫌疑人硬来。重复我的命令!”

    “是,我们马上从前门后撤,不与嫌疑人发生正面冲撞。重复完毕!我们正在撤退,下一步行,请进一步指示!完毕!”

    “我是xxxx,我命令,后撤到安全距离后停止后撤。监视瞄准嫌疑人……”

    “报告,我们的武器对他没有用,他太强了。我认为我们应该请我们族的高手过来,否则我们不能达成我们的目标,会让嫌疑人跑掉。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不用了,我们已经向上面请求支援了。各方面注意,除非瞄准,不要随便开火,这里是城区,离子束能理过大会毁坏建筑和设施。明白请回答。”

    “明白!明白!……”

    雷森走到酒吧门口,酒吧前的飞车已经撤到远处,有的在远处的建筑上虚悬着,有的在空盯着他。他的翅膀张开,忽闪了一下,一伸手,把雷矛从装甲飞车的残骸收了回来。

    “哈哈哈哈……”雷森忽然大笑起来,“你们这些人,有这样的下场就对了。神族没有把你们给灭掉太遗憾了,回去告诉你们长老会的那些老不死的,就是神族饶他们不死,他们的脑袋也只是暂时的在他们身体上寄存着,总有一天,我会过来把他们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揪掉。哈哈,顺带的也告诉那些神族大老爷们一声,他们敢来,我和他们之间的战争也就要正式开始了,告诉他们,神像的虚影对我来说没有鸟用,他们那些压了修为,降到半仙的人就不要走了,防着我,等着我,等着我把他们这些家伙一个接一个的干掉……”

    雷森身上的翅膀忽闪一下,忽然没了,接着从脑袋开始,他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冲天一声大笑,身子从酒吧门口消失。

    “恶,恶,恶魔!”

    “天啊,我们竟然奉命缉拿恶魔,上面的人是怎么想的,看我们不顺眼,让我们送死吗?天哪,我竟然亲眼看到了恶魔变身,寻阳他的本来面目吗,太可怕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