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我们竟然奉命缉拿恶魔,上面的人是怎么想的,是看我们不顺眼,想让我们送死吗?天哪,我竟然亲眼看到了恶魔变身,这就是恶魔的本来面目吗,太可怕了!我要回家!有和我一起回去的吗?”一个队员的声音哆嗦着说道。

    “安静,安静!不要吵,不要吵!所有人原地待命,上面会很快就有命令下来。”

    执法机构的内部任务通联频道内一阵乱叫,领头的不得不强压下各人的声音,严令各方都安静下来,谁也不准轻言和轻举妄动,一切等上面的指示。

    酒吧里,调酒师听到了雷森那一番话,还没有把雷森朝臭名昭著的恶魔身上联系,爬在地上,嘴直咧,心想,“这个家伙可真是够狂的,这种话也敢说,一定会死得很惨!”

    过了一会,店内店外都陷入可怕的沉寂当。调酒师的光脑突然响了,是老板,“喂,店里的情况怎么样,我正在朝店里面赶?”

    调酒师小声的应道:“老板,安静,非常安静。那个杀了人的可怕的空伙走出去了,我听到他在说大话。现在过了一段时间了,一点声息都没有。老板我们该怎么办?”

    “别动,我一会就到,我到了后,会在店外观察一下情况再和你们联系。你们要冷静,要沉得住气,不管外面怎么样,你们尽量的保护好自己,别被误伤了,明白吗?”

    “明白老板!”两人的通话结束。调酒师在吧台下又趴了一会,实在是被安静给逼得要疯了,悄悄的移动身体,脑袋从吧台边的地板上伸出去,看向大门,空空的,没有人。

    怎么回事?调酒师把脑袋又伸出去老长,看到大门破了,门外面有一辆有着代表着某种强力机构的标志的武装飞车的残骸。大门外却没有人,人呢,人都去哪了!

    调酒师犯愣了,一辆飞车缓缓下降,朝着酒吧内打量,飞车上的标志和那架已经毁掉的武装飞车是一样的,调酒师下意识的挥手,就看到那飞车上的枪口,黑洞洞的,灵敏而又迅度的指向他,吓得他灵魂都飞了起来,连忙叫起来,“别开枪,自己人哪!”

    外面的飞车枪口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那是离子枪及时把输出的能量掐断,才没有让一刹那间就能致人于死地的离子能量喷吐出来。

    一脚踏在死亡线上的调酒师吓出一声冷汗,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是这个酒吧里的调酒师,我们还有五人都在店里。我们需要帮助!”

    外面飞车上传出声音,“里面的人听好了,恶魔出现了,这个酒吧已经被封锁,不管里面的你们是谁,都老实点,别乱走动,否则造成的任后不可测的后果由你们自负。”

    调酒师站了起来,举着手,大声叫道:“我在这里,你们可以进来了,店里面已经没有客人了,所有的客人都走了,剩下的都是店里的员工。我们需要安全!”

    外面的飞车一阵沉默,似乎在和上面的人沟通,过了一会,飞车的声音响起来,“我们不确定恶魔在不在里面,他消失了。我们建议你们在原地不动,免得引来意外的事情生。当然,如果你们可以,我们也允许你们空着手走出来,记住,走出来双手放在头上,不准做任何动作,听从我们的指挥,走向指定的地点……”

    调酒师一刻也不愿意在这该死的酒吧里呆着了,他叫道:“我愿意走出去。我现在就走出去。”说着,他双手抱头,走出吧台,边走边嚷嚷道:“我走出来了,你们不要拿枪口指着我,不安全。不安全啊,把枪口移开。”

    外面飞车上的人没有回应他,等他走出酒吧的大门,那飞车上的人还是没有理他,“喂,你们说话,让我去哪里啊,给个地方。”调酒师心里面突然感到很不妙起来。

    一声轻响,正对着酒吧大门楼顶上的飞车支出的离子枪枪口喷出一束夺命光束,强温把调酒师的额前钻出一个洞,调酒师身子向后倒地,双手还朝上举着,双目圆睁,似乎死得很不甘心,他绝对不会想到,恶魔没有动手杀他,他却死在自己人手上。

    通联频道内再一次乱了起来,“打死了,我靠,竟然打死了。我看得很清楚,他额头上被打出一个洞,他不是恶魔变成的。”

    “头啊,怎么办,我们杀了自己的族人。他不是恶魔,头。”

    “我们没有能力分辨出谁是恶魔,谁不是……”这些人的头似乎很难接受他们动手打死了自己的人,声音有些低,但他马上又调整过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更多的人的安全,我们只能这么做。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们是在执行上面的命令。你们要明白,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上面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我们也不能问,我们只要执行就好了。”

    “可是,头,恶魔在哪里,会不会藏回了酒吧?如果不是,他现在有没有可能就站在我们身后盯着我们看呢?我觉昨,有可能!”这一个人突其想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不可能,恶魔没有这么无聊,我坚持我的判断,恶魔已经走了,已经离开这里了,我们最好不要再杀人了,万一这件事情被报上去,神族知晓了,以此为借口对我们做些事情,我们就危险了,头,你说,恶魔会不会在酒吧内撒下病毒,等我们的人进去了,就玩蛋了?”

    “有可能啊,你提醒了我。警告酒吧里的人,都不准出来,在没有清楚之前,他们只能在里面呆着,一步也不能离开酒吧。飞车密封性不好的马上后撤,密封性好的,不担心会被病毒通过空气传染的上前,把这里牢牢围住,一个飞虫也不能飞出来。”

    “明白!我们马上执行。”酒吧外的飞车再一次变换了位置,一些飞车向外围飞去,那些密封性能很好,不担心被被外面的空间流进车内的飞车留在原地不动。

    “报告,外面有一个自称是酒吧所有者的年轻人要进酒吧。”这一队的指挥者接到了外围人员的报告,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是吗,他说了什么吗?”

    “没有,只是很急,头,我认识他,曾经是我们族的英雄,敢和上族动手的那个,后来又被恶魔给带走了,他的师傅也在长老会。头,放不放他进去?”

    “不用,你稳住他,我这就过去。不用和他多说什么,明白吗?”

    “明白。头,这四周有不少看热闹的,他们已经知道恶魔出现了,他们的情绪似乎不对。我说不好,他们不是应该恨恶魔的吗,我没有看出来,是不是问一下怎么回事?”

    头比向他报告的人更清楚一些事情,他应道:“不用了,他们没有过激的行动就不要理他们,就这样。”头转回头就下达命令,架飞车护着他所有的飞车向着外围飞去。

    飞车上,一身制服显得人很精神的头脸色严峻,下面报告的事情他清楚是怎么回事,是那些人对长老会再次向神族投降不满。这些人有很多的人失去了亲人,他们的亲人大都是死在和神族的战斗当,就这样上面突然传了出来,要和神族苟和,在这些人眼里面,长老会的人是一帮没有骨头的人,他们对这些人不会再有信任了。

    飞车到达,头从飞车上下来,辆飞车上的人也跟着下来。他们一下来就直奔酒吧老板,原本职业也是调酒师的人而去。头很严厉的对酒吧老板宣布道:“你的酒吧再出现恶魔,并且给我们翅目族造成很坏的影响,经长老会批准,你被隔离审察了。请你配合。”

    酒吧老板一脸的愕然,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说我?我被隔离审察了,你们搞没有搞错,恶魔来来去去,他想去哪谁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能乱说?”

    “报歉,我们没有乱说。我只是接到命令向你传达而已,从现在起,你名下所有酒吧都会被封,没有长老会的允许,不准开门营业。你可以申诉,但是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完成程序,来人,把他带走!”

    酒吧老板被四个人围住,两个人上前用封禁令符封禁了他的修为,没了修为他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被上了戒具押离开。酒吧老板在被押离开之前,对这里的头说道:“我配合你们没有关系,我只希望我酒吧里还活着的人还能活下去。现在我们整个族群已经没有多少了人了,我能理解上面的意思,为我们自己保存一些火种。这些人就是火种,死了一个就少一份,我希望你在下命令时能慎重,恶魔没有杀死的人,我们要是杀了,我们还不如恶魔。”

    头答应了,他没有向酒吧老板说明,他们已经射杀掉了一人,他认为他没有必要去和酒吧老板解释,他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上面的命令,不是他的本意,酒吧老板会理解的,理解不了,也要面对现实。别看现在有很多人对长老会不满,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质问长老会,更不敢去冲击长老会。

    酒吧老板被带进监狱里,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进入到监狱里,进入到里面,他被关进一个单人间里,到了晚上,房门开了,走进几个人来,其就有酒吧老板的师傅。

    “看样子,你过得还很不错,很平静啊。”他的师傅开口就说了一句让他意外的话。

    酒吧老板站起来,“师傅你来了。几位长老们也来了。我的酒吧出了事,还惊动了师傅和几位长老,真是让我不安。我谢谢你们了。”

    “你坐。身上有戒具,就不用行礼了。我们到这里来是想向你解释一下我们的用意。我知道你会配合我们,我们翅目族到目前,局面已经不堪收拾了,我们都没有想到神族会那么强大,直接派下的人手都是半仙级的,而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击退他们。,就是我们有,我们也得考虑一下,我们击败他们这一批,神族会不会再派出一批人马过来。若是派出来了,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最终吃亏得还是我们,我们最终也抵挡不住。”洒吧老板的师傅解释道:“我们要做的就是获得神族的谅解,哪怕就是神族有怒气,我们也要尽量的争取神族给我们翅目族的待遇不输于战前,这样,我们无论是对死去的族人,还是面对活着的人,我们就有了一个很好的交待。我们翅目族不想灭族,只能这么做……”

    酒吧老板表示理解,现在他理解与不理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接下来会让他做什么,或者说会拿他做什么。酒吧老板有个预感,这些人绝对不会是要把他一关了之,一定会有他们的有意,这个用意或许不是他想做的。

    “为了我们能在神族面前争取到更好的待遇,我们目前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击伤恶魔,或者把恶魔活捉送给神族们,神族恨他比恨我们要多,我们要是能把恶魔献给神族,神族一定会在条件和要求上对我们放开许多。你啊,知道你的重要性了。”

    “我能做什么?”这个时候容不得酒吧老板多想了,他就是清楚这些人在打什么主意,也只能配合,不然,他的计划就无从实施了。

    “既然恶魔番五次的出现在你的酒吧,说明他还是关注你的,我们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们对外放出,我们要因为你和恶魔勾结而审判你。如果恶魔对你很看重,他不会看着你出事的,一定会来救你,我们会在你周围布下天罗地网,他只要一来,我们就会把他拿下,不管是死是活,只要能把他给困住,我们就成功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