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长老向酒吧老板解释起他们的计划,不得不说这些人搞阴谋是天生的,短短的时间就生出一个阴谋来,比生孩子容易。

    他们的计划就是用酒吧老板当诱饵,引诱恶魔来救,然后布天天罗地网,最好的结果是活捉恶魔,其次是杀死恶魔,再其次是重伤恶魔。他们经过他们的反复的,严密无比的判断,认为恶魔对酒吧老板是非常有感情的,这也是他们讫今为止唯一发现的恶魔的缺点。他们要把这一点利有起来,争取拿着恶魔向敬爱的神族请功。

    在这种情况下,调酒师只能答应,不过他提了一个要求,配合演戏必须被关,关住的他他会很无聊,他正好对神族的功法感兴趣,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他能好好的利用起来,了解一下神族的功法。长老会的长老们答应了。神族的功法在当初给他们的并不全,他们只比双角人族的全那么一点,经过这么多年费尽了心机,他们早把神族的功法凑全了。神族的功法不是他们翅目族的传承功法,他们拿出来当然不怎么心疼。

    只要调酒师爱研究,那就让他研究去,反正都是神族的东西,不一定好。只要不是他们翅目族的功法,怎么都好。

    雷森离开酒吧,拿着炼魂幡四处收集生魂去了,战争对于魂师来说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大量的生魂对于炼魂幡的提升效果是巨大的。雷森现在收集生魂,已经晚了,有些生魂已经散掉了,有些生魂机缘好,业忆转世投胎,不过由于星球上没有翅目族,大部分的转生的生魂转生成虫鱼禽兽,因为战争,这些死去的人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他们要想回复翅目族的身份,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转世才行。

    不过,有雷森在,雷森是不会给他们转世成翅目族的机会的。翅目族雷森已经下决心灭掉了,这些生魂如果只在这个宇宙打转转,就是有机会转生成人,也不可能再转生成翅目族了。等他们转生时,翅目族已经灭掉了,他没赶不到那么时候。

    调酒师被抓,因为和恶魔有牵连的巨大消息出现在雷森的光脑上,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就把光脑放在一边,调酒师的生与死跟他没有多大关系,本来吗,他去酒吧是想和调酒师好好的聊一聊的,奈何有人搅局,不知道是不是调酒师的运气太坏。

    把一个星球小心的走了一遍,生魂收集的捌捌,他才想起来,光脑上发送的消息有些奇怪,居然连调酒师关押的地点都详细的报道了出来。这明显的是有人在摆一个局,想吸引一些人入局。雷森朝深处一想,就明白了,这个局是针对他的。

    他有些着恼,这个翅目族啊,总是喜欢搞出这样的事情,暧昧到极点,不理他们,他们就一而再再而的全来拿自己开涮,上一次的教训对于翅目族那些居于长老会的长老们来说不够深刻,还得再给他们来一次。这些翅目族人啊,怎么就想着去招惹他呢?

    他们把调酒师关住,真以为他和调酒师有什么过人的交情似的。也不想想,他早就放出话去了,要让翅目族灭族,留下一个调酒师就不是灭族了,他怎么会做这种坑自己名声的事情?等着吧,他会再给翅目族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想也不能做。虽然现在翅目族的长老会还有几个半仙,但是雷森和以前一样,并不准备和这些半仙面对面的硬撞,他手还有约翰森研发出的病毒,比原来的更厉害,他以为神族和他们干起来,这些病毒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殊不知,翅目族竟估在死了很多很多族人后,弯下腰来,放弃了尊严,重新做神族座下一走狗。

    雷森能把这些事情猜个差不好,不由得嘴解上翘,都是千年的狐狸,闻着味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还用做的这么明显?这样他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他要把脸打回支,狠狠的打,不留余力,至于说什么友情,可以见鬼去了,和仇人的族群当朋友,别人或许能做的出来,但是他雷森做不出来,他一定用最精彩的手段回应他们,一帮傻逼!

    雷森先去万古族的宇宙,把一些家具给收进空间,他担心留在这里的东西被神族发现给摧毁掉,就把机器人和一些设备收起来,进入空间直接去找约翰森要病毒去了。

    得知雷森是要拿这些病毒去杀还没有死绝的翅目族,约翰森非常高兴,很利索的又替雷森生产出出一大批的病毒来,他现在对于神族的研究没有大的进展,整个都苦闷不堪,怀疑自己对雷森来讲没有什么用了,正沮丧着叱,雷森却告诉他,被翅目族气着了,需要拿他研发并改进的病毒去给那些翅目族们提提神。他对雷森来说,还是有用的。

    雷森拿着病毒,在翅目族的心城里走了一圈,两架特种飞车都在忙着移植灵植,没有时间,他就自己来,用脚板仗量着翅目族心城区的土地。

    没有多久,病毒就发作了,雷森看着有人倒下,紧接着更多的人倒下,浑身痉挛,痛苦不堪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隐入无人注意的黑暗之,悄然离去。

    “这是恶魔干的!一定是!除了他没有人这么卑鄙!”长老会的一名长老咬牙切齿的嚷道,脸都扭曲了,“不要让我抓住他,我要抓住他,先打断他的四肢,然后一点一点的放血,活活的拆磨他,让他每天都在痛苦活着。”

    “也许是我们的计策被他看穿了,上一次就是这样。他根本就不接我们的招,我们做一步,他就还一步,一点也不配合。我看啊,是不是停下来,别再激怒恶魔了。神族可是说了,他们不希望在我们看护下的翅目族族人不会出什么意外。”

    对于这位长老的提示,有一部分人认同,但是很大一部分的长老不赞同,他们认为,既然做了,就做出个结果来,还没有照面呢,就先败下阵来,这不附合他们长老会的利益和风格,若是传出去,让普通的族人对他们的印象更差。他们现在很在乎自己在本族那些能力平庸,甚至是普通人的人的想法,如果他们不在乎,等到神族再次统治翅目族,他们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也许神族会把他们处理掉,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针对雷森的计划继续进行,心城各个地方加强了监控,由于翅目族除了那些修为在上以上的人可以不在乎病毒,就是不小心着了病毒的道儿,反应也很轻微,完全不用在乎,也不用多管,这些人自己就可以用本身的修为把病毒炼化掉。

    调酒师的师傅代表长老们去见了调酒师,向他通报恶魔的举动。他们做的事情有破绽,让恶魔怀疑了,为了不让恶魔怀疑,他们需要把事情做得逼真一些。

    于是,一段调酒师受到严刑拷打的影像被放到个人光脑上,所有能活着的的翅目族人都看到了这段影像。影像,调酒师被高高的调起,一个戴着面罩的男人朝他的身上抽着皮鞭,每一鞭子下去都会抽得血肉横飞,鞭痕下能看到骨头。影像的调酒师始终都在否认和恶魔有勾结,他对行刑的人说:“我和恶魔之间的事情长老会都知道,我不是恶魔的族人,恶魔并不信任我,我怎么和他有勾结。那是不可能的,我是翅目族……”

    皮鞭继续抽动,能听到行刑人恼羞成怒的声音,说调酒师嘴硬,恶魔番五次的出现在他的周围,他还说没有和恶魔有什么勾结,当翅目族看不到吗?

    调酒师被抽昏了过去,有人把一桶水浇在调酒师身上,调酒师浑身抽抽着,痛得面容扭曲,有知道的人清楚,那一桶水被人加了料了。调酒师是被打昏了过去,又被这桶水给折磨醒来,一般人绝对受不了这种酷刑。调酒师从头至尾都没有松口,也许他说的是真的,他和恶魔真的没有勾结,恶魔只是偶尔兴发,做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这件事情被翅目族的有些人抓住,想做出花一样的章来。可惜了,调酒师一身的硬骨头,他可是翅目族的英雄来着,不久前还被长老会那帮人供着,现在用不着就拿来当祭品了,。

    这只是不了解详情的人自己揣解出的结果。他们不知道长老会的那些人是想借调酒师引诱恶魔上钩,想拿恶魔(死的也好,活得也罢)去向神族做晋身之阶。

    现在,看了这个调酒师受刑的影像,大部分的翅目族人相信调酒师是无辜的,反正要是他们,他们在酷刑拷打之下是撑不住的。那个戴面罩的行刑人也太狠了,一鞭子下去就是一溜子血肉炸飞,还那么一鞭接一鞭的抽打的有劲,实在不是一般人。

    行刑的不是一般人,受刑的更不是一般人。所有的人都有英雄缺位的思想,一旦找到他们认可的英雄,他们会替英雄着想,现在长老会弄得这一出,他们万有怒必没有想到,反而使得这一段时间一直淡出人们视野的调酒师再次惹起人们的关注,这是他们的英雄,是他们败了之后的精神寄托,他们还是有硬骨头的,调酒师代表了他们所有人。

    雷森这边乐呵呵的看了影像,还没有做出反应,翅目族的人倒是先闹腾起来了,每一个被愁云惨雾笼罩的城市都有人站在行政管理大楼前举着自制的标语在抗议。

    “还我们的英雄!英雄之英魂不灭!”

    “英雄受刑,我们无能!请放开你们肮脏的手,你们不是英雄,你们代表不了我们。他是,他能代表我们,他却在受刑!”这是一个由两架飞车扯在空缓缓飞行的条幅。

    “我们要英雄,我们要尊严,你们给不了,英雄能给!”

    ……一个接一个的让人心里剐疼的标语出现在各个地方,地方上的人越聚越多,地方上的行政官员不敢擅专,向长老会请求处理指导。

    长老会的一帮长老人们坐蜡了,他没忽视了在这个特殊而又敏感的时期,人们心里面的脆弱程度。也忽视了这一段时间与神族一面倒的战斗上,那些死去亲人的人们的心情。他们的心情是苦涩的,他们本来准备吞下去,默默的认可长老会的安排。可是他们不甘心自己的亲人的牺牲最后得到的只有罪名,拉调酒师演戏,又来一场真实的鞭刑,一下子触发了这些人心最柔软,最疼,最敏感,最阴暗的地方,他们暴发了。

    若是在平时,他们可以用强硬的手段镇压。现是不是平时,很多人潜意识里不再顺从,强硬的手段对他们来说,只会让他们怒炎勃发,造成一场大混乱。

    这个时候噢,可是和神族要达成一些协议的时候,如果他们间出现混乱,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向神族解释。有长老开始对出主意的人不满了,那一个要用酷刑考验调酒师,大家一起来演戏,一起嘿的长老现在头低着,开始明智的做闷嘴的葫芦。

    “怎么办?他是我徒弟。我多少还了解他,他就是对我们再不满,对我们和神族之间的谈判发自灵魂的抵触,但是在大局面前,他会理智的与我们保持一致。刑罚已经弄了,我们都没有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反应,现在是我们拿出主意的时候了。别到时候恶魔没有拿到,我们自己却惹来一场不可收拾的乱子。我声明一下,当时我同意这种做法,是出于大局考虑,但是后面用严刑我心里面是保持意见的。只是因为他是我徒弟我不能说,只能接受,我不能让别人说我们师徒自私。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我只希望能给我徒弟一个好的,公平公正的待遇,而不是再想着去牺牲他。”(。)++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还在因为广告问题而烦恼吗?out了你,请使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