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的师傅说话了,他是老狐狸,从这件事情闻到了不妙的气息,马上就把和调酒师的关系摆到明处,拿出自己的态度。『

    “布声明,就说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对于审问人员乱用酷刑,我们不知情,他们会从重从快处罚审问人员,我们翅目族不允许出现这种酷刑审问的方式。我们长老会严重反对并关切这件事情,会一查到底,相关人员都会从重处理。正式声明,我们长老会和所有人一样,认为他不可能背叛我们翅目族,他是我们的英雄。就这样吧,其他的你们补充,声明要快,还要大张旗鼓的把审问人员给抓起来。还有,让那个人管好嘴巴,不然,牵涉到谁,谁去担责任,别牵连其他人。”

    长老会最有权的几位的一位开口了,定了下这件事情的处理基调。没有长老们反对,民情如火啊,就是他们是半仙,在民情面前也不得不慎重。他们都是爱惜自己的人,好事可以上,坏事他们绝对不能沾。这件事情就这样处理吧,很好。

    心城,关押调酒师的地方,有几万人在大门外静静的站立。他们一句话不说,脸上甚至没有愤怒,只是一脸木然的看着大门。大门口站着几个人,他们被这木然的脸吓住了,本来还想说些劝退的话,竟然一句也无法说出口。

    一张张木然的脸,没有表情,没有愤怒,有的是无尽的绝望。给人一种末世来临,前途毁灭时的那种非绝望,非惊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重,每一个站在这结人对面的人都承受不住。于是,想赶来处理事恶性肿瘤的人也沉默了,一言不,很快,一种悲怆而又绝望,还有灰色和苍白的情绪把所有人都缠住了,面对面站着的人都一样,都是一张木然的脸。

    这样的图像传到后方,传到长老会的那帮长老面前,他们也一样,震撼莫名。若是一个人两个人他们可以无视,这么多人,共有着一副的表情,说明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一些人对草草了结调酒师的事情,把钓恶魔的计划夭折掉心怀不满,看到这些表情,他们的不满没有了,心里面满是羞愧,他们这些武力最强,权力最强的人对不起外面那些面无表情的民众,更对不起他们身后那一双翅膀。翅目族起来反抗神族固然翅目族和刀臂族,万古族族联动的因素在内,但他们都清楚,这些因素只占极少的一部分,真正的原因还是他们这些人的不满,利用自己的身份推动和号召全民众起来造神族的反。而民众大量的死亡,他们这些号召造反的人却死亡得不多,大部分露脸的人还活的好好的。

    他们为了造反,处理掉了一批原来和神族合作极好的长老,现在想起来,他们脸红,处理掉那些,难道只是为了他们顶上来,继续和神族合作。他们可以说是亲手把翅目族推向了深渊,尽管他们把握住了神族的心理,神族会接受他们,但是翅目族人口十去其九,这是他们的罪孽。如果有些事情不生,他们可以不去想,认为什么罪孽啊,什么愧疚啊都是假像,他们为了整个民众更好的未来,已经尝试了,实力和运气都不济就不怪他们,他们要做的是尽快的把整个民众从灭亡的绝境拯救出来。

    现在,他们看到了这个场面,面无表情啊,那叫心死!这比整个族群灭亡更可怕,如果整个族群都这样,会改变他们整个族群的气质和未来,也许就这样,一代代的传下去,所有的翅目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面无表情。这个罪过大了。

    马上给调酒师自由,马上!看到那一张张没有表情的脸孔之后,这是所有长老们起的第一个念头,尽管他们知道这只是一场戏,可是他们却有一种罪孽深重之感。甚至,他们很大一部分痛恨起出主意的那几个半仙。你们不想好,也别拖着大家一起去死好不好,看看这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了。难道他们把真相公布于众,说什么这只是一场戏,一场为了捉拿恶魔而专门布置的戏。说出去只能让人们对长老会更加厌恶,而且人家还不会信。你们长老会没有能耐,面对神族无能,面对恶魔也无能,你们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有能耐,能耐大了去了,威风八面,一个怀疑就能对公众认为的英雄施加酷刑。说是演戏,怎么不把你们吊起来用鞭子抽,怎么不把你们的儿子女儿吊起来用鞭子抽,怎么不把你们的亲孙子亲孙女吊起来用鞭子抽。我们不满了,你们轻飘飘的来一句,我们在演戏,是逗你们玩的,你们别这么认真好不好!你******弱智啊!你要不弱智,你当我们弱智啊!

    他们以后在神族面前的地位取决于自己所处的群体对他们的认同和支持,如果自己的族群不认可,神族可以一点也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别说他们是半仙,半仙很重要吗,神族已经用铁的事实告诉他们,神族随随便便出来一个就是半仙,半仙在人家面前人家一点也不稀罕,人家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进入神殿当,向神献上自己的信仰之力。他们这些人,就是半仙,献信仰之力可能还没有一个普通的人多,神族根本就不在乎他们。

    这些长老们只要是露了面被人记住的都匆匆的赶到看押调酒师的地方,在大门口,面对着面无表情的群众,他们郑重表态,“调酒师被调查长老会不知道,一点也不知情,是下面的人乱干,长老会知道的第一时间内已经下令调查整个事件的真相,长老会在此保证,调酒师绝对不是那种和恶魔勾结的人,他是被陷害的。这件事情背后的墨手一定会被揪出来,不管那只黑手是谁,有多大的背景,多高的能力,都会被揪出来,对这件事情负责。”

    那些人得到长老会的承诺,脸上还是那副表情。长老们心都哆嗦了,这是对他们有多失望才会这样,明显的很,这是对他们这些人集体不信任了。完蛋了,要是不能扭转,一旦被神族得知,神族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给抹杀掉。他们的实力在自己人这里可以装逼,在神族那里完全不当回事。神族会喜欢那些没有什么能力,又能完全配合他们的翅目族人。

    这些长老们心里面忐忑了,其一个威望甚高的长老只犹豫了一下,马上对着众人把头低下去,腰也弯了,他郑重的保证,“我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就是失去我个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请大家相信我们,相信长老会。之前的事情和战事,我们长老会无能,未能预估到实际的情况,从而使我们翅目族陷入大劫难当,我不代表其他人,我只代表我自己向所有人道歉,是我们无能,拖累了整个族群!对不起大家了!”

    其他的长老一看,这哪行啊,不得这么干的,你说你不代表长老会,你都表态了,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我们要是不表态,他娘的岂不是在整个族群当我们就是坏蛋,就是罪人了,这个不行,绝对不行。你这么做我们也得这么做,好名字不能让你一个人落去了。现在这个时候,什么最值钱啊,好名字啊!有了好名字,就是有了民心,民心傍身,在神族面前就有了一张护身符。就是自己出了事情,自己的后代啥的,也会被普通人给记住,从而在无尽的未来获取不尽的好处。

    大家一起鞠躬,纷纷道歉,“是我们无能,我们有罪。这件事情我们保证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待。不管他是谁,我们都不会轻饶。请大家放心!”

    种种保证传到面前毫无表情的人耳,更离奇的画面出现了,这些人竟然集体转身,给了他们一个后背,像似不愿意看到他们恶心的表演一样。

    汗从一个人脸上流了下来,又从另一个人脸上流下!最后,到场的所有长老们都流汗了,这一下子,他们知道他们对民心的失去达到了顶峰,也可以说,他们没有了民心这一第护身符,接下来神族要是对他们举起屠刀不会有丝毫的负担。

    一帮长老们脸色也难看起来,对那几个出主意的人怒目相向,眼里的怒火能把这几个人烧死。调酒师的师傅也在其内,他感到后背凉,玩蛋了,这一次连自己一些老友都对自己不满了。他得承认,他没有把最后收这一个小徒放在眼,一个要实力没实力,要背景没背景的人,收了做徒弟也只是勉为其难的行为。为了演戏,用直行刑来刺激恶魔就是他的主意,在他眼,调酒师被打得死去活来是他的荣幸,也是他的价值所在。要是行刑的人失手把调酒师打死了,那也是不巧而已,还能成就调酒师的名字。

    现在,这几个人感觉到了不妙。他们拿调酒师当道具,算计恶魔,没有把人心算进去,现在好了,人心对他们这些在战争表现得自私自利,只愿意别人去死,自己躲着不肯上前与神族决死一战的人失望透顶,或者就厌恶透顶,他们又来这一出,拿调酒师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来,老百姓不干了,你们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无耻,老百姓在关键的时候就可以不买你们的帐,抽掉你们脚下民意的梯子,让你们摔下来,摔个粉身碎骨不说,在本族群当还会遗臭万年,自己的后人和相关的人都会抬不起头来。

    这些人闯进大门,监狱里的管理层过来献媚,被脾气暴躁的几个长老伸手给打翻了,其他的长老保持沉默,所有长老都知道监狱这一次要成为一只小小的代罪羊了,出了这档子把天捅破的事,他们要把能找来顶缸人全部找出来,找得越多,他们就能证明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是认真的,外面的民众才会相信,外面的民众相信了,他们才会挽回一点民心。从而保证神族不会第一时间清理掉他们。他们这些人在战时都没有上前线与神族决一死战,战后了,眼看着就要和神族达成和平协议,本来他们是有功的,达成协议后,神族在他们翅目族当恢复旧有的秩序,他们的待遇和权力虽然大不如前,但是也会是翅目族当享有特权的那一类人。现在,民心没有,他们这些人在神族那里肯定是上了红名要杀掉的。马的,想挖坑坑恶魔向神族献媚,没想到一个不慎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他们很想说这只是演戏,想必以调酒师那种一心为了翅目族的作风,也会承认是演戏,是大家在一起开心的策划的,只是为了除掉恶魔,给翅目族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这话听上去怎么就那么的恶心!

    被打的监狱管理人员马上被实力绝的长老们给下了禁制,一个个像人偶似的站在那里不动了。这帮长老脸色铁青的冲进监舍,直接冲进调酒师所有的监舍,看到调酒师像只破布袋一样被扔在地上,眼见着呼的气多,吸得气少,要不行了。

    有擅于救治的长老马上出手。看到这个样子,所有的长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好的演戏呢,这怎么比真的还真。人都打成这样了,还不给救治,这是有心让调酒师去死啊。你让调酒师死就是置我们于死地啊。这是在陷害他们这帮长老,是有人心怀不满,在挑战他们的权威,叔可忍,他婶忍不了了!有长老马上一语不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的功夫,所有监狱的人都被押了过来,勒令他们在走道的里跪成一条线。

    一个长老背着手,带着杀气的声音清晰而洪亮,“我们是谁你们清楚,我下面问你们的话如果证实是假的,我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有多少功劳,是谁的子弟,谁的关系,谁的血脉,当场格杀。请你们不要自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