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问题,是谁下狠手行的刑?”

    下面马上报出了一个名字,这名字传到调酒师师傅的耳,他吓了一跳,也吃了一惊,这个人竟然是他的徒弟,很看重的一位。因为看重,在新成立的调查恶魔机构里,他出面替其谋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而且这个人和调酒师之前有交集,这个人曾向他保证过,他对自己的师弟很满意,两人之间处得很好,他信了!

    “第二个问题,是谁把我们的英雄扔在这里,不管不问,让其自生自灭?”

    下面的人说出的名字和第一个一样。调酒师的师傅脸色不再是铁青和惊愕了,他现在出离的愤怒了。自己最信任的人居然背叛了自己,背着自己这位师傅,阳奉阴违的对对付别一个师弟。还下这么大的狠手,用意歹毒。这,这让他难以接受。

    问话的长老又问了几个问题,一伸手让这些跪着的人滚出去,然后冷冷的看着调酒师的师傅说道:“事情已经明了,是有些人授意的,看样子,这背后的阴谋很深,不是我们坐在长老院里想的那样,只是演戏,有人对现状不满啊,想要给我们一个痛击!“

    调酒师的师傅身体晃了晃,忙道:“这件事我不知情,让人鞭打也只是演戏,我不知道会是我的另一个徒弟,你们也看到了,他不敢以脸示人,要是不来,我也不知道是他。”

    没有人理他,现场的长老们简短的交换了一下意见,马上出去两个长老,去捉拿调酒师的师兄,关押起来,马上审讯,可以用尽一切手断,掏出背后的秘密。这种事情严重的激怒了这些长老,所有人把不满和怒火都转移到了这对师徒身上。只是由于目前证据没有拿到手,他们才引而不,但已经把调酒师的师傅给排除在他们的圈子外,并给监视了起来。

    调酒师的师傅想和外面联系一下,马上就被一左一右给夹住,夹住他的不是别人,是他最信任,交情最厚的两位老友,这两位老友无情的警告他,“现在你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都不做,不要逼着我们现在就对你出手!”

    调酒师的师傅惊了,“你们干什么?我们都认识几千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知道吗?我怎么能做出害自己徒弟的事情?你们要相信我,是他自己擅自做主,出于我不知道的原因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等见了他,我会亲手了解了他!”

    不管有没有把柄,这个时候调酒师的师傅自然是不希望别人插手进来,他深知在长老会斗争很严酷,要是被敌人给利用了,故意整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来指证他的不是,他到时候可就陷入极其不利的局面了。他不想这种事情生,只是他的想法被有些人给看穿了,直接就给堵住了,“这件事因为双方都是你的徒弟,你对他们都是什么态度,大家有目共睹,而了避嫌,你还是不要过问好了。”

    “我不同意!”调酒师的师傅义正辞严,“出了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一大侮辱,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就这样生而不受罚。我一定要亲自审问是谁指使的,他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人别有目的,收卖了他,准备陷我和我们长老会于不利的局面当。我一定要参加。”

    他说的掷地有声,很多人倒是不好直接就这把把他的面子撅了,只好现场表决,表决,除了调酒师的师傅自己反对外,其他的都同意让他避嫌,并且附加通过,在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有明郎之前,他暂时会被全面监视。

    位掌权的长老还假惺惺的安慰他,“你不要担心,像你说的,大家处事这么久,私人感情,公事上的情谊都很深厚。我们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这件事情的生让我们很被动,若是平时怎么样也就算了,这个时候你我都明白,出了这种事恶性肿瘤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你就委屈一下吧,相信时间会很短,正好也给你们清白,何乐而不为,如果你再反对的话,想想外面那些人吧,如果公布出去,他们会相信谁,他们不会再让我们长老会管任何事情,你可要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如此这般,调酒师的师傅只能同意了,他不同意也不行,他是半仙,现在的长老会的长老们都是半仙,他在这些人间,还不是顶尖的,翻了脸,难堪的只会是他。人家和他客气,那是给他面子,他若不接,人家面子也不用给,直接拿下就行了。

    调酒师很快被转走了,去掉了戒具,在几名长老的亲自护送下转到长老会被好好的安置起来,养伤,调修炼神族功法的半仙族人亲自给他疗伤。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在翅目族间对神族功法很敌视,甚至在这次战斗,冲到最前面的,最先死在神族手里面的都是修炼过神族功法的族人,但是,神族功法对各种伤病人奇异的治疗效果也是公认的。长老会为了周全,还是保护了一两个半仙级的修炼过神族功法的族人。正好,现在这一两个人可以给调酒师治疗了。政治人物,现在这些长老们都是政治人物,甚至来说是政治动物,因为动物只有本性,称其为政治动物,正好彰显出他们的本性,那就是一切都是以利益为出点。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在和神族谈判的时候,把修炼了神族功法的人放出来,这其传递出的政治意味相信神族心知肚明。同时也显示他们对调酒师所受的一切是多么的重视。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能显出他们的手段来,这一箭双雕计,端是高明。

    在调酒师被治疗的过程当,他的那位对他一直都不满,甚至是借机会报复的师兄被捉拿住了,去捉拿的长老向在监狱里等待的长老们通报,捉拿过程当,其人甚是嚣张,还口出狂言,说长老会就是一帮狗屁的在坐在那里无所事事,除了他的师傅别的人都是吃干饭的,还说他做的事情上对得起天,对得起他们师傅,下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整个翅目族,他做的是正确的,他得到师傅的暗示才这么做的,他没有错!

    我了个去,这是一个好大的料啊,当是这些长老们就欢喜透了,这会找着了背锅侠了,份量够,还能把整个事件都定性会是迫害,是调酒师的师门在打压他,让他意志不得伸张,这其很有故事情啊,这打压肯定不是突然生的,一定是生过很久了,要是把整过程都掘出来,不但能给外面的民众一个交待,更能把这些事情的影响由坏转好,操作的好了,其的好处那可是大大的有啊。

    个掌权的长老传音沟通了一番,又和其他的长老沟通过后,其一个得到授权,直接就下了命令,“全面挖掘,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不是喜欢酷刑吗,那就用各种酷刑招待他,把整个过程全部给挖到手,只要挖到手,人死活不论。”

    这个狠啊,吓得调酒师的师傅一个哆嗦,这明显的是要把他当替罪羊和背锅侠了,这个锅一背,他这一支可真就完了。他当即就强烈的反对,“这其肯定有误会,一定是。我要在一旁监视。你们这是滥用酷刑,这是不人道的。我反对!”

    “你反对?”他旁边的一个半仙一脸的鄙视,“你反对之前也看看你另一个徒弟是如何受刑的吧,你可真行,早知道你收徒弟这么勉强,又这么偏心,我当时就应该反对了,直接把这个调酒师收到门下,他也不用受到各种排挤和打压了。我说呢,一开始他还对翅目族的各种事情上心,还时不时的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来,间到现在为什么突然就消沉了,不愿意再到长老会来啊,原来原因在这里,是你们整个一系妒贤嫉能啊,怪不得!我还听说,你还有一个徒弟,正是被你这个你要保护的徒弟给整得现在很狼狈,你这个徒弟给他一个心向恶魔的名头,把他拘起来审问了好久,到现在,人虽然放了,但是却迟迟不给恢复名字,也不给定性。你这师徒上下可是很热闹,整自己人心狠手辣啊,让我们这些对门下宽松的人很汗颜,简直对不起我们这个族群啊!”

    “你,你放屁!”调酒师的师傅急眼了,“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付恶魔是长老会提出来的,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你们怎么做我不管,我的门下绝对就清白,不允许有人同情恶魔,为了整个翅目族的大局,我做出这么大的努力和牺牲,在你们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们这么说,会让整个人寒心的。”调酒师的师傅的缓了一口气,对场上个权力最大的长老说道,“我说的可都是我的心里话,我怎么做的,位前辈也清楚,在整个事件当,我是一片公心啊,一片公心!可到如今却有人拿这件事情说事,攻击我,我,我从头寒到脚了!”

    位长老不管调酒师师傅是如何想的,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就是这样了,在刚才传音沟通,除了调酒师的师傅外,大家都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把眼前这位处理不好自己门内之事的人推出去,以此来挽回长老会在民众的声望。为了以后的大局,为了以后在场和不在场的诸位的前程,一个半仙的去和留还用得着多考虑吗?

    其一个长老一脸慈善的说道:“正好趁在这机会我也说一件私事,那个小子很有胆,在我们准备反抗神族还没有起事的时候,就敢对上族动手,一点也不惧,这一点我们很多人做不到,我很欣赏他。当初我是不想和大家争,这才让他成为别人的弟子。其实我心一直都在关注他,很不错的一个小伙子,我在这里有个请求,请求各位核准他从这位手下弟子除名,让我来把他收为亲传弟子。我先谢谢各位了。”

    调酒师的师傅要跳脚下,他大声反对,但是不好用,其他的长老齐声同意了。那位长老也是会来事之人,当场联系了其他不在场的半仙,把自己的意愿一说,其他的半仙也都同意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调酒师的师傅是犯了众怒,改变不了什么了。

    长老会直属的人马冲进监狱,把监狱上上下下所有人全部上了戒具,押到大门口示众。同时,长老会也把调酒师受刑后倒地无人管的影像公布了出去,表了言辞激烈的言论,对于这种不经长老会允许,对整个族群的英雄动用私刑的行为,他们的态度是坚决的,不管是涉及到谁,一查到底,从严从重处罚。这种事情性质恶劣到了极点,长老会将会直接审判所有人员,并随时向民众公布整件事情的进程。

    紧结着就有长老会已经命令拥有神族功法的半仙全力救治调酒师的影像资料。又紧接着公布出行刑人员是调酒师的师兄,其人已经交待,其行为是有人指使的,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据可靠的证据显示,调酒师在其师门一直不受重视,还倍受打击。为此,长老会决定把调酒师在师门所有经过调查清楚,随时会向公众公布出调查进程。长老会相信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情,是有人,是别有用心的人有计划有步骤的毁灭族群英雄的恶劣到极点的事情。只要是一个有良知,有公德的翅目族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在阳光之下生!

    于是外面的人看到这个消息,纷纷散去,不管他们相不相信这种说法。长老会的态度已经出来,短时间内就做出这么多的事情,还给了大众一个初步的交待,这让他们稍稍放心。

    人们退去后,这些长老才松了一口气,带着调酒师的原师傅离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