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等,等这阵混杂在一处的人过去,他相信如果前面有振翅飞行的,不在乎他的病毒,那么后面一定有,大部队在前面,拉在后面的上修为的翅目族,只要不是比雷森高出好多,雷森就有把握一举把其拿下,下了禁制,交给约翰森去做实验。

    一片有着飞船,飞车,机甲,裸飞的翅目族人飞过。紧接着又一片飞过,这一片不但有飞船,飞车,机甲,裸飞的带翅膀的人,还有几艘明显是舰艇的大型船只。石缝里,那条蛇伸出信子舔了舔空气,黑漆漆的小眼睛里透出一股子怪异的兴奋感来。

    蛇和大样没有变化,只是在额头正慢慢的出现了第只眼,第只眼一片灰败色,但给人却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

    又一大片飞过,之后66续续有飞船飞来,有飞车飞过,有机甲飞来。其间也有结伴飞行的翅目族人扑腾着一对大肉翅从小蛇的头上飞过。小蛇没有动。

    他在等机会,等落单的翅目族飞过,动突然的袭击,一举击落,然后把目标拿住,直接闪人,敌人太多,他不陪这些人玩了。

    去支援小镇的人一波接一波的,雷森变身成小蛇在石缝里等了好久,过去的人阵势才降了下来,飞过完去的人没有那么密了。

    终于,他看到一个单独飞行的翅目族人从远端的山头上飞朝这边飞了过来,他把神识快放出,又快的收回,确定周围一定范围内没有其他的翅目族能在短时间内增援,便摇摆着身子,滑出石缝,在地上变成一个翅目族的样子,扑着翅膀飞起来,看到那位向他这边飞过来的翅目族人眼前一亮,高声叫道:“你也是去支援我们族人的吗?”

    那位翅目族人没有在意,对于突然从下面山林飞出一位同胞来,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人不管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地位,总有一些偶的事情要处理,处理的时候自然要背着别人,这位认为雷森变成的翅目族人就是处理自己的事情情去了。

    “嗯,我是去看看。走吧,一起去,我估计我们去到那里也没有用。每次都这样,等我们知道消息,前去支援,到地方只是给那个地方的人收尸,其他的什么事情也干不了。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又必须得去,这是我们的族人啊,我们不去谁去。”这位落单了的翅目族很善解人意,邀请雷森与他同行,又顺道说了一嘴略带抱怨的话。

    “我看也是啊,我们赶过,恶魔就走了,他不会等在原地等着我们过去的,这么多人这么大的阵仗确实是有些浪费了,我们就没有有效的方法吗?”

    “方法?你说指望那些长老会的长老们,别逗了,兄弟,他们要是可信,我们翅目族都能变成神族奴役其他的种族了。之所以我们没有,就是因为我们还在这帮弱智的人统治下。让他们想办法还不如让他们去死来得好!”

    雷森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对长老会的长老们会有那么多的不满,一个民族到最后关头了还不能抱成一团,这个民族前途真的无望了。虽然雷森立志要灭掉翅目族,但是他还是对翅目族现在的状况感到不满,一些人生生的把一个有希望,有前途的民族带到绝路,这不能说是一个民族的宿命,只能说是一件让人感到悲哀的事情。

    雷森在空掉了一个个,飞到这位翅目族的身后,笑着说道“你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背着,我刚在下面大解,身上还有味道,落在你后面比较好。”

    这位翅目族人显然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听了雷森的话一个加拉来和雷森的距离,口说道:“你可以离我再远点,真的,我这个人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太爱干净了,不能闻到让我不能忍受的异味。你不用跟我跟得太紧了,要是远了,我们可以用传音聊天。”

    雷森笑了,“不用,不用!我看过地图,前面就快到目的地了,再飞一飞,就差不多了,你先飞,我飞得慢一点,你不用特意等我。”

    这位真不等雷森,雷森话说完,他就又一个加,身子向远方快的飞去。雷森在这位背后一抹眉间,一道灰光从他的眼睛射出,射前面那人。那人又惊又痛,翅羽乱飞,一个歪斜,便从空掉了下去。雷森嘴低声念了一句,“空间闪进!”背后的翅膀一拍,突然从原来的空消失,下一刻,贴着山森树尖捞住朝下面掉落的翅目族,伸手在他身上一阵列乱点,确认封禁着这个人的修为之后,提着这个翅目族从原地消失。

    这位翅目族看着面前一个尺把高的小灰人,头上还生着双角,他就哆嗦了。他知道他是了恶魔的圈套,恶魔突施冷手,把他给活捉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从原来很熟悉的星球上来到一个未知的空间,恶魔把他转手送给眼前这个小灰人做实验,当成病毒受体了。拿他来做**实验,这简直是不尊重生命,太没有人性了。

    约翰森很高兴,主人还是抓了一个不错的实验的**给他送了过来。为了保险起见,约翰森从炼魂幡借了几个厉鬼,他命令厉鬼钻进翅目族人的脑袋里,直接看管住这个翅目族人的灵魂,一有异动马上就可以反制,让这个翅目族人不敢做出其他的事情来。这是主人废尽了力气才找来的这么一个**,要是浪费了就太对不起人了。

    雷森可不管约翰森是怎么想的。他用类似的手法把目标先重伤,然后再活捉,一连捉了五个,约翰森说可以暂停了,他才不去冒险。说冒险一点也没有错,其有几次,他都感受到了威胁,还好他跑得快,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

    调酒师的事情结果6续公布了,调酒师是清白的,是调酒师的师门嫉妒他的功劳和名声,做出这种让天怒人怨的事情。对调酒师行刑的师兄已经被废去修为,交由特设法庭进一步的审理。因为调酒师师傅师德亏损,对调酒师没有尽到一个师傅应该尽到的义务和责任,长老会做出决定,剥夺此人的长老职位,同时剥夺其人收徒授艺的资格,严禁此人今后在翅目族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收徒授艺。而没有了师门的调酒师却被另一位德高望众的长老收为亲传弟子,大家可以放心,以后调酒师在修行上只有更快更好,没有更差更坏。

    事情生到现在,似乎一切都说的过去了。就是在长老会里,大家都明白知当初把调酒师送到监狱里保护起来,他们也同意了,初心是好的,奈何想像不到这么一件很正常的小事情竟然引出这么大一宗的事情了,到头来他们长老会反而落了个不是。

    一切都是为了恶魔,可恶的是,现在他们闹得上八下的难受着,那恶魔并没有就此住手,一连几日屠杀了数个有翅目族聚居的小镇。这是挑衅,这是恶魔在向他们下战书。也许恶魔很聪明,知道他们做局想把他给诓住,直接就是暴力回击。用杀人来告诉所有的翅目族人,恶魔就是恶魔,其永远是不会妥协的。翅目族想在恶魔身上占着便宜,那是想都不用想了,恶魔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就是长了一嘴好牙齿,想咬恶魔一口,了得想着崩坏一嘴的钢牙。数个事例证明,恶魔是不可理喻的,恶魔就那么一个人来来往往于各个宇宙间,不时的出手制造出让人难以接受的惨案,。翅目族从一开始与恶魔交往,就没有从恶魔手占过便宜。这家含糊不清太在是太过诡异了,说走说走,走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而且各个情况串连起来,其人能随心所欲的出现他想出现的任何地方。这种情况很诡异。如果是靠着法器法宝类的,相反,他们还有些兴趣,要是真的抓住了恶魔,把这种能自由穿梭时空的法宝或法器拿到手,对翅目族的某些人或者是说某个要来说,简真是再好不过了。

    如果不是,是为为天份的原因,一出生就能穿过众宇宙时空,那么这样的人要处掉啊,留下他早晚会成祸患。也不用早晚,也在已经成祸患了。

    恶魔手段残忍啊,杀了那么多人,还接着杀,一处接一处,大小不留,这真是要灭族的节奏啊。前面的人在和神族搏斗,虽然无济于事,但是死了,对翅目族来说是一份验证。再说了,神族也没有这个样子啊,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只要是不怎么招惹神族的,神族很少去攻击老人和孩子,这一点,恶魔果然是恶魔,不如神族的做法啊。也是,去和恶魔讲人性,那是找错对像了。恶魔就是要把当初攻陷地球的所有种族都给灭掉的,一个不留。

    翅目族从星兽那里得来的资料上对于恶魔的描述比较齐全,恶魔这个人,并不是天生喜欢杀人,他对自己的族人很有爱的,只是因为翅目族注定了是恶魔的敌人,对于敌人,恶魔从来都不会放过,说到做到,不达到自己的目的决不罢休的那种人。这种人犯起狠来,一般人拦不住他。就是狠人也没有办法,要么杀死他,要么打到他不敢反抗。目前这两个要么,翅目族一个也没有办法达成,他们根本就抓不住恶魔。

    “让调酒师进长老会。”这是在长老会在一次紧急会义上做出的决定。如果是在以前,调酒师根本就没有可能进长老老会,这一次要被破例,一来是他换了师傅,新师傅比老师傅给力了许多,在许多事情要都挺他。二来的是,他现在身份敏感啊,只有他能得到下面民众的认可,长老会长老们没有一个能像他这般模样,得到众多人的拥戴,他不做长老,不参与到长老会的管理和运行当,长老会再出任何声音就跟放屁没有差别。拉他进长老会也是一种补救的族法,重新接抬长老会的声势。

    调酒师同意了。当上长老后,翅目族所有保密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没有秘密可言了。他就是在整个翅目族拥有少有的至高权限的那一小部分的人。他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普通人啊,因缘际会才造成他今天的地位。说起来不得不让人感慨。

    看着桌上几份完完全全的功法,调酒师心潮难平,神族的功法有简略版的,有详实版的,简略版的是针对大众的,详实版的只有翅目族有权有地位,阶级高,出身好的人才能修炼。而翅目族的功法也有几种,雷森现,他跟原来的师傅学习的也是本族功法某种的一种简略版本,他的师傅还真没有把他当回事啊,当初传他功法也是应付了事。

    本来,调酒师对师傅的下场还有些于心不仁,看到这些功法他,他的想法立马就变淡了。人家不仁,收他做弟子也是为了利用他,他也没有必要再讲人才能师徒情份了,会被别人笑话,一个人被人玩了还去感谢玩他的人,就是一个傻吊!

    他把这几份功法全部复制了一遍,收了起来,把原本送了回去。他只有调阅的权力,可以复制,但是对于当成母本的原本只能交回原处。不过,他能把功法复制一遍,对他来说已经很有用了。仅是这些功法已经完成了他答应雷森的事情,功法,他把翅目族和神族的功法都拿到手了,回头交给雷森这个大恶魔就行了。

    调酒师在长老会里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每天送到他案头的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他的师傅,也就是长老会里最有权的那一会告诉他,在长老会里他最年轻,也没有资历,修为也没有,能入长老会完全是机遇的事情。所以,人在长老会里就不要想着夺权的事情,要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了,不要多管,也不要多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