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新的麻烦

 热门推荐:
    调酒师就是遵循着这么一个原则来做事的。到了时间,他可以下班了,他想了想,给自己的女人通了一个话,他让女人回来一次,有些事情他要和女人沟通一下。他的师傅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女的长得很漂亮,出身也好,人家愿意跟他。他对这门急促的亲事是不怎么同意的,但是,这种事情由不得他,师傅和他长谈了一次,给他分析出了种种的好处,如果他不是有其他的想法,早就被说动了。他必须把这件事情和女人谈一谈。

    当然,这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想要和女人说他和恶魔之间曾经达成过的模糊的交易,他想让女人做一个选择,是这一世做一个翅目族人憋屈的活着,还是信了恶魔,把恶魔想要的东西给恶魔,让恶魔带走他的灵魂,下一世活成恶魔的族人,能自由一点的活着?

    女人答应得很愉快,两人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就连这一次调酒师受刑,女人也没有回来,更没有出现。她听调酒师的躲在酒庄里,先把自己保护起来。

    女人不是良配,因为女人的出身,女人是风尘女子,不管女人后来改得多么的彻底,对调酒师的爱有多么的深,多么的真,在所有人眼里,她做调酒师的女人都是不合适的,甚至于调酒师都不该找她做情人,可以想见,一个长老会的长老,位既高权又重,有这么一个有着不堪背景的女人做情人,体面无存啊。

    两个人的缠绵情真意切,激情过后,调酒师调了两杯酒,在他的家调酒的设备齐全,也许是出于职业上的习惯,他在家也准备了一套调酒的设备。

    “自家的酒,调出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调酒师对面色酡红的女人说道。

    女人似有感慨,接过他的话说道:“不管是不是自家的酒,要看是经谁手调的,经你手调出来的酒水,不管什么味道对于我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换个人来调,也许他的调酒手法会更好,花式更多,但是对我来说,那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人和味道。有一个人在,这个人还有独有的味道,这就是独一无二,难得!”

    调酒师被女人一番话说的快乐了许多,他说道:“我现在意外的成了长老会的长老,一切都跟做梦似的。我现在的师傅跟原来的那一个比要强很多,他和我谈了许多注意的地方,用四个字总结就是权力和义务。权力很大,理论上承担的义务也会很多。他还和我谈了个人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听?”调酒师拿着调酒器抛了起来,看着女人,笑着说道。

    女人耸了耸香肩,拿一件衣服穿在身上,“你想说就说。不就是我配不上你,你的师父要你找一个和你身份及地位相称的女人,能带得出去,我理解。我没有意见!”

    调酒师感慨的叹了口气,“时间使人成熟,理智使人难受。和聪明的人聊天很无趣唉!”

    “得了吧你,”女人白了调酒师一眼,“得了便宜卖乖。我知道我以前太过放荡了,我这身体上趴下过很多男人,我的身体里进过很多男人的生植气。我是不干净的,我配不上你。我有那个自知之明。虽然你不说,我也知道。从一开始和你接触,我就没有想到从你那里得天什么独有的爱情,我喜欢你,全身心的喜欢你。然后能替你做任何事情,这已经够了,对我来说,这就值了,最起码我不是空虚的,我了心是满的。因为有你在。你找别的女人,我没有意见,真的。我希望你身边能跟着一位得体大方的女人,能给你挣足了脸面。我早就说过,我会祝福你,如果你不嫌弃我,我可以像现在一样替你打理你的产业。”

    女人从衣服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烟盒,弹出一根点上,妩媚的看着调酒师,“如果一会你还需要我,还要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尽快的刷牙,让你闻不到我口的烟味来。你叫我过来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你可以放心了,我在不乎,我一个有过不光彩过去的女人,能和你男欢女爱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以后唯一的男人。你会给我荣耀,虽然我给不了你相应的,但是我会知足,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调酒师点点头,“这件事我会考虑。你知道就行了,也许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许就没有机会和时间再去找一个向你说的得体的大方的女人跟在我身边。因为我们翅目族不但有神族这个最强大的敌人,还有一个我们翅目族没有办法对付的,那就是恶魔,恶魔不会放过我们,他是要灭绝我们翅目族的。就是神族也挡不住他的决心和脚步,他会一点一点的把我们翅目族啃掉。除非他突然死掉了,不然,我们翅目族没有人能躲得过去。”

    女人吐出一口烟,轻轻的挠了挠头,“恶魔,倒真是一个麻烦,他的报复心非常强啊,都过去那么久了,当年的事情和我们这一代人隔得很远了,不该把帐算到我们头上。他倒好,只要是长的一样的都不放过。穷尽了精力也要把他的仇人全都干掉。这叫什么事情?”

    “喝酒。”调酒师把一杯轻调的酒放在女人面前,他在酒水注入两滴麻凉的汁液,这会让人的头脑更加的清醒,谈话更加的理智和有条理。

    “谢谢!”女人把酒杯拈起,轻贴了唇边,性感的沾了沾唇,“我得夸你一句,这是我喝的最好喝的酒,没有例外。真的,你很棒,各方面都很棒!”

    “每次喝酒你都是这么说,我都不知道哪一次才是真的是最好喝的一次了。收回你的好听话,虽然我听了沾沾自喜,喜欢得不行了,但是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我承认,我调酒的技能是一绝,好吧,我承认。只是,你最好不要每次提醒我这个残酷的事实,这会让我骄傲的。骄傲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你继续说。”

    “不说了,好好的喝酒。虽然我不介意你有一个女人,尽管我认为她就是出身再高贵,长得再漂亮,再有教养,她也是在我之后才成为你的女人,想到这一点我就会很开心了,我比她先,不管她是谁,我都比她先!”女人抽着烟,浅浅的笑着,在灯光下,她显得很美,很认真,她说:“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一定会洁身自爱,干干净净的成为你的女人,我不会让任何女人,一点也不会让。这一世,我爱你,但是我没有理由独自占领你的全部,因为,我不配,那么,我就退后一点,成全她,让她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女人,只要你愿意,我这边一点关系也没有。”

    调酒师拿着酒杯对着灯光,酒水透过灯光,折射出几种光来,有一种光红老了,近紫色,只是一闪就闪了过去。调酒师反复的试着酒杯的角度,找到那种光后,端着杯子的手停在空,“也许,我是说也许,如果我活不到再娶一个女人的话,你会怎么办?”

    女人白了调酒师一眼,见他双眼盯着手的透明杯子,眼神涣散,知道自己这个有着无限风情的风情眼是白做了,她收拢一下双腿,拉了拉亵裤的蕾丝边,抱怨道:“没有你在身边,我一不小心就吃胖了点,你看,这都绷成这样了,原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怕你不喜欢我了。你看啊!想什么呢,想你接下来会娶哪个女人吗?哼,她一定没有我好,侍候的你舒服,她可不懂。她要是什么都懂,这样的女人还不如我呢!”

    调酒师点头,“是啊,不如你。我承认,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意,我不会同意别要在我面前说要我替掉你。可是有些东西不能假设!好吧,我们谈不下去了,喝完酒,我们就继续吧,看你的样子,好像憋了几千年似的,眼里都是春水!”

    女人轻轻抬手,弯着手指无力的点着调酒师,风情无限,娇羞无限的说道:“讨厌!人家早就想了,人家身体诚实吗!你讨厌,坏死了!”

    又是一场激情过后,累坏了的女人在调酒师怀里沉沉睡去。调酒师把女人的烟拿出来,点着一根抽上了,他决定不和女人谈恶魔了,到时候他会给女人留下一些东西,能不能说服女人,就看女人自己的选择了。

    第二天,调酒师照样的来到长老会上班,准时准点。他的师父叫他过去,给他介绍了一位年人,师父说道:“为师替你选择了几家,选来选去,经过反复的比较和考量,这位的后辈有一位天资很高,长得也是绝色,为人吗,经过调查,我只能说很难得,她非常自爱,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传出来过,可以说完美。我这里有她的一些资料,如果你同意,就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这个便宜的师父就可以了,你什么都不要管。”

    女人确实漂亮,羽翅光洁修长,脸庞也是长了一副绝色的样子,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不过,调酒师还是决定推一推,他说道:“感情的事情是一辈子的,我不想这么伧促就给决定了,给我一点时间,我和她互相了解一下,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去牺牲自己,对她来说也许她是情愿的,但是我不是从大家族出来的人,我对这个很介意。如果结了婚,她的心不在我这里,夫妻两个相处就像是应付公事似的,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还不如不结。师父,容我一段时间,如果她也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交往着。”

    对调酒师的这种说法,他的师父很理解,说道:“确实,你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你背后没有家族,不要考虑家族这一块的压力,你就代表了一定的实力。呵呵,是师父我考虑的简单了。哪,我问你,你和我说说,光看这些资料,你有没有感觉?”

    调酒师老实的回答道:“有!”但他又解释起来,“师父啊,有感觉和能不能走到一块不是一回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见漂亮的女人,我都有感觉,但我知道,那叫冲动,不是真的喜欢。两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的观感,而是两个人在一起会不会感到很舒服,如果会,那就可以,结了婚两人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师父拍了拍手掌,“哪就行,如你所说,你们先处处。处一段时间,如果合适了,就把婚事给办了,你现在的岁数也是只大不小,早就应该成家了。现在你又是长老,位高权重,没有一个家庭,给人的感觉就不踏实。你先和这位打打招呼,如果你喜欢他的后辈,又能成就了好事,他就是你的长辈了,提前见个礼也是好事。”

    调酒师老老实实的上前行了一礼,那人面生,他不熟,等那人介绍完之后,两人说了些客气的话,调酒师适时告辞,返回他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他查了一下内部资料,不得不主现在的师父有心了,给他找的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家族。绝密的资料显示,这个家族有不出世的半仙,既不问世事,也不去争权,一心只要在半仙之后再做突破。此家族有个族训,就是立住根脚,不争世事,只事修炼。希望有一天他们的族人能获得突破,脱去桎梏,靠着一己之力飞升到更高级的宇宙,从而获得长生不死,获得更大的力量。

    因为如此,这个家族在翅目族的社会公开资料几乎没有他们的痕迹,就是有也被有心人一笔带过。草草了事,阅读的人绝不会注意到其的不妥。

    他又看了一下女人的资料,很漂亮!一股子清清凉凉的感觉从资料扑面而来。让人不得不动心。调酒师对这个女人动心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下了决心,他有可能不会顾及到什么女方情不情愿,直接就说同意了,把女人娶回身边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