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酒师把茶放下,看着美女,揉了一下眉心,“我不知道你了解我多少,每个要都不是像表面那么简单,我也不例外,我内心深处在想着什么,你不会了解……’”

    “我没有必要了解那么多,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如果有残酷的真相,我只是希望,你永远不把真相告诉我,让我活在快乐,哪怕这快乐是虚假的,我也很幸福了。”

    调酒师说道:“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没有想到,他们的动作会那么快,说了解,直接就把你安排在我的身边了,近距离的了解,这用心我也只能说一个字,服。你先了解几天,生活相处不是光看表面就能解决的,我建议你缓一缓……”

    美女看着调酒师,“多从被派到你身边做机要密书就注定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我们这样的家族,在我们自己的圈子里是没有秘密的,你成为你的机要密书,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你的女人,现在应该已经在各个家族传遍了,你是男人,你可以选择好或者不好,是或者不是。我是女人,我不行,我们最终若是走不到一块去,这一辈子我可能就没有幸福可言了,就是再嫁人,也会背上被人抛弃的污点一辈子。”

    “呃!”调酒师听美女这么说,想了想,“我也不是不喜欢你。我也说实话吧,看到你的影像资料,我就喜欢你了。你是我喜欢的女孩的那种类型。尤其是看到真人,你是我梦完美女人的化身,你对我来说无可挑剔,只是,有些事情吧我得多考虑……”

    “不说是你身边有一个女人吗,她只要对你好,我同意她的存在,我对此接受。你也不用惊讶,在大家族,这样的事情很常见。男人总要女人管住自己,可是男人十个有九个是管不住自己的,自制力特别差。既然这是一个无可更改的事实,我就接受,不准备去更改什么,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放弃那个女人,对她不管不问。”美女笑着说完,长松了一口气,似乎做出了很重要的决定,又似乎放下很重的心事似的。

    调酒师愣了愣,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没有喝出滋味来,又放下,他看着美女,认真无比的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不是吗?既然没有那么复杂,也许也没有那么简单,最直接的问题是你需要一个女人,我的家族需要我嫁给一个对家族有所帮助的男人,我不讨厌你,好像你也不怎么讨厌我,对不对?如果是这样,你也许还有的选择,你其他的选择会得罪我的家族,你的师父也会对你失望,觉得你太过自我,不知道妥协和付出。我呢,如果你拒绝了,我的名字会一落千丈,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多么的幸福。你想想那种情形吧,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会希望那种情景发生,那对我们都不是聪明的选择。”美女笑着,又道:“咱们可以在生活慢慢的培养感情,我不是那么娇贵,我知道该怎么样和你相处,我认可了你,我会用真心和全部的精力让你喜欢上我,爱上我。我会以有你这样的男人而感到自豪,你呢,我相信你以后也会以有我这样的女人在你身边而感到幸福。”

    调酒师考虑着如何用言语来告诉面前的美女,他们之间是有着距离的,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用何种理由来说服她,最后只好说道:“咱们不是说要好好的相处一段时间吗?不着急,咱们慢慢来,互相了解,再互相认可了再谈会更好。”

    “我赞同。”美女举起小手,“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回去就有理由了,我会告诉我的家族的其他人,告诉他们,你不讨厌我,我也喜欢你,我们会有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结果的。我这么说,你会赞同,像我赞同你的观点一样,对吧?”

    调酒师把茶杯递向美女,“好吧,我赞同,你目前最主要最应该去做的任务是照顾我好,茶有些凉了,你去帮我加热一下。这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你将来是我男人,我侍候你是应该的。我现在就去给你加热。”

    调酒师不得不更正美女的一个说法,“只是有可能是你将来的男人,你还有的选择。”

    “我认为你是我最好的选择了。我可不想那么麻烦。就这么说定了呵,家族给了我个月的时间确定,呃,不如说是要我搞定你。我会用更短的时间来确定我们之间的事情。你需要我,我确定,因为在神族那里,你不会是太受欢迎的人,如果我拉家族愿意帮你,你有现的在威望,再加上有我们家族做后盾,你以后在长老会前景会更好。”

    “呵呵,”调酒师笑起来,“和你聊天让人很舒服,不过,我可没有想着借你的家族来做些什么,我的心没有那么大,要那么多的权力,没有自主,只是替神族去管理自己的族人,权力越大,我会感到越恶心。你说的可不是我想要的。”

    美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拿着水杯走出,“我去加热。你稍等。如果不是太过私密的话,我想从那间屋里搬进来,这样,我们两个就真的能天天相处了。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工作,我只是给我们两个创造一个近距离观察的机会。”

    调酒师能拒绝吗?当然不能,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当有女人,还是美女说要陪着你一起工作,近距离的接触观察,秀色可餐啊,这是一种上好的享受,他不会拒绝这种送上门来的福利,当然他要表示欢迎了。

    美女进来,把热了的茶水放在调酒师的桌子上,紧接着,她就真的搬进屋里来了,坐在调酒师的对着,眨动着美目观察打量着调酒师,这让调酒时感到压力骤然间增大了许多。他以前也在大众面前工作过,调酒的过程就是一个表演的过程,有人看是每个调酒师最喜欢的事情,现在他不怎么在公开场所调酒了,但他还是喜欢那种被人注目的感觉。美女在旁边看着他,让他生出别样的体验的,怪不得人总说,能在花一死,做鬼也风流。

    好有道理。美女就那么盯着调酒师看,直到下班的时间。下班了,美女飞快的帮着调酒师整理好他的桌面,当一切变得井井有条起业,美女欢笑道拍拍手,“好了,我就说吗,我很适合做你的机要秘书。看看,我做的怎么样,是不是很合格?”

    “很合格。你的表现我给满分,最主要的是,你现在不但是一个合格的机要秘书,更是合格的生活秘书。我非常的满意。”调酒师不吝夸奖的说道。

    “生活秘书啊,也不错啊。你以后就不要用生活秘书了,我可以一起做。还只要长老会付一份的薪水,怎么样,我可以吧。”美女有点小自豪的说道。

    “生活秘书啊,生活秘书管我的吃喝拉撒睡。你目前管理我吃喝拉撒就可以了,至于睡吗,现在还不是时候,到以后,会让你一起管。”调酒师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美女脸红了,“那你还是找一个吧,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哪个啥,我饿了,咱们出去吃饭去吧,我上午没有吃好,这一次,我要好好的吃一顿。”

    美女给调酒师拿着外套,调酒师要她没有给,咬了咬唇说道:“我想,如果你需要睡的话,我也可以,反正早晚的事,你有需要,我可以满足。”

    “啥?”调酒师真愣了。他马上反应过来,大笑起来,张开胸膛,调戏美女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不去吃饭了,我先吃了你。”

    “才不!”美女逃了出去。调酒师耸了耸肩,对自己的放纵感到有些小吃惊。他本来不是这种人,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却下意识的要放纵一回。他知道自己有些急燥了,不该做这么没有水平的事情。全是一股子冲动,整个人被**给支配了。

    晚餐吃得很开心,吃完晚饭,美女又拉着调酒师去公园里去,保镖远远的跟着,调酒师不介意,美女也早就发现了,她也没有表示不舒服,有些安排是必须的,你不能任性的去更改什么,最合适的做法是毫无痕迹的接受。

    分别的时候,美女主动拥抱了调酒师,很是温婉的道了晚安。

    第二天,美女果然拿来了几份功法秘诀,调酒师夸奖了美女一通,很快的就又安排美女去要其他他没的看过的功法,趁美女去拿功法的时候人,他仔细的看了美女拿过来的功法秘决,是他没有见过的。大家族果然还是有些底蕴,不可小视。

    美女拿回功法,见调酒师只是粗看一下,就把功法收录进光脑,提醒调酒师道:“修炼一途,贵精不贵博。功法看得太多了,容易分神。”

    调酒师知道美女的担心,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只是粗略的看一看,根本就没有想着钻进去借鉴某种功法去修炼。他笑笑,表示自己只是以前没有功法,现在身份和条件都大到了,才会有这种想把所有功法都存下来的想法。他见美女还是担心,便开玩笑道:“如果以后我和你有孩子了,这些功法也是给他们准备的。你想想看啊,以后也许在金钱上我们不能让孩子拥有最好的,但是在功法上,我们可就谁也不服,啥功法咱都有,孩子想要啥功法咱们一翻手就能拿得出来,那种感觉会不会很爽?”

    美女却很认真的考虑调酒师的话,她说道:“我可不这么想呢,再说了,就是我们有孩子了,如果让我管,我不会让他们接触这么多的功法,只给他们一种,要他们专心的去修炼,也许一开始很慢,到最后,他们会发现,原来专心是最重要的。”

    忽然,美女又忸捏道:“我们现在就谈论生孩子,是不是太早了些?”

    “不早,我觉得不早啊。”调酒师揶揄的笑了,“你都准备做我的生活秘书了,吃喝拉撒要管,还管睡。你都准备好了,还早吗?我看一点也不早,万一不小心,种上了,生还是不生,这是个大事。不生,咱们会让人笑话,生吧,没有准备好,咱们这一对当爹当妈的什么都不准备,是不是太没有溜了,太不负责任了?所以,我这准备正当时,一点也不早。”

    “你可是长老唉!这是长老会,是谈正经事的地方,你和我说这些有些失职了。你这人也真是,开口就把人朝歪处带,还让不让人和你聊天了?”

    “怪我,怪我!”调酒师忙着承认错误,“怪我没有自控力,面对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太容易想入非非,走火入魔了。唉,你说吧,如果一个女人让一个男人自惭形愧,那会是什么结果?你想不想知道,你要想知道,我告诉你?”

    美女显然很想听调酒师说话,虽然他嘴上怪调酒师说话很容易不正经,一本正经的念歪经,但是她就是想听,她为了不让调酒师看出来,也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要是说正经的我就听,不是正经的就算了。你说吧?”

    调酒师疑惑的问道:“我是说还是不说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经的?”

    “你就不会说正经的吗?难道你在女人面前一直都是这样,色眯眯的看着美女,然后嘴上说一些不正经的话?这是你的本色,我是不是可以这么想像?”

    “不!你错了!”调酒师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美女我见的不多,一般的我都是敬而远之,因为我知道美女有毒,就是没有,也不属于我。而你不是,你发现没有发现,你对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见到你我就容易朝歪处想……”

    “说,说你刚才说的,要是男人自惭形愧的话会怎么样,别朝我身上说。”美女发现调酒师越说经越歪了,忙打断调酒师的话,想把他朝正经的话题上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