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调酒师笑着拍着桌子,“你这让我很为难啊,只要是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话题,自古以来就没有太过正经的,话说男女那些事,说穿了,就其本质来说不外乎两个字,食和性,食就是吃,性,我想你懂的……”

    “停,停!”美女急着打断调酒师的话,甩了甩长发,跑出去了。调酒师开心的拍着桌子大笑,这是他最开心的事情了。

    调酒师的生活过得相对愉快起来,雷森这两天却比较心塞。他弄来的两辆飞车被突然出现的神族给毁掉了。这几日神族开始对无人的星球进行巡视,为了不和神族正面冲突,以防止自己吃亏,雷森只好停下一切的行动,灵植移植的工作停了下来。

    停是停下来了,他不死心,又跑去万古族的宇宙去,这里的神族本来人数就众多,巡视的程度更重。

    他又跑到刀臂族的宇宙,这里刀臂族和翅目族一样也在和神族谈判,两方已经停止交战,神族除了一部分压在前面保持对刀臂族的威慑和压力之外,大部分的神族分成很多很多的小队,在各个无人星球上巡视。并且顺便用信仰之力,也就是神族所说的神力来净化各个星球上因大量死人而带来的戾气和煞气。

    这边的生魂雷森还没有来得及收到炼魂幡啊,全部净化了。让雷森肉疼。

    雷森避着神族,还是不小心就和神族撞上了,这是一队五人的小队,全是半仙。雷森刚从空间里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了五个半仙瞪着眼看他,他第一时间睁开间的第只眼,向着一个神族射出湮灭之光,顾不得看战果,一扭头就回到空间。

    神族的长矛在他腿上留下一道血印,还好他的身体很强,要不是有空间一直改造他的身体,这一下子得轰掉他半条命去。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是吓得。他怕就怕自己从空间里出来,猝不及防之下遇到不可力敌的敌人。怕啥来啥,这是他第二次和神族面对面的遭遇了,第一次也险,这一次更险。

    神族很混蛋啊,留着两个已经反叛的异族人不消灭掉,居然有精力巡视,这些星球上只要是长腿的都被他们给灭掉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巡视的。这明显的就是针对他啊。雷森觉得就是这样,让他感到深深的蛋痛。刚对付完个异族,还没有完全清扫掉手尾,就有精力来对付他,难道神族一直都很闲,还是把他雷森当成了天生的大敌。

    雷森也不想想,他被称为弑神者,对神族来说就是生死大敌,让他成长起来,他日必成为神族的恶梦,神族要是能容下他,那是找死。

    雷森无奈之下只好回到升龙星陪老婆和孩子,他抽空把从万古族那里捡来的家具搬出来,雷蓝依儿对异族的家具很感兴趣,选了几套她们喜欢的放到各自的住处,剩下的她们两人一合计,干脆来一个异族家具大拍卖,得来的钱捐出去做公益,给目前人丁稀少的王室换来声誉,同时也昭显尊上在功绩。

    雷森也是闲得无聊,对拍卖很感兴趣,他决定也参与到其去,打发一下时间,同时也在王朝露露脸。人啊,不管地位多高,如果长时间不出现,这影响力就会下降。

    两个儿子对雷森越来越恭谨了,这让雷森很不喜。他也明白,这是做为王室必有的结果,得到些就会失去此,天道如此,谁也更改不了。就是他想和两个儿子亲近,两个儿子明白了很多事情,再加上他们接触的人对他们灌输的东西,让他们在雷森面前不敢像小时候那样敢胡闹,不然,很多人会对他不不满。雷森才是这个王朝真正的主人,他们两个不管是不是雷森的儿子,不管是不是法定上的继承人,在民众和重臣的眼,只要他们对雷森做的稍有失礼,都会引起不满,对他们的将来都会有很大的影响。

    让雷森稍感欣慰的是,两个女儿可不管他是不是尊上,是不是千亿张口的王,在她们眼,雷森就是父亲,是疼她们的人,她们可以在雷森面前做任何的事情而不会受到责怪。两个女儿一直缠着雷森,也许是雷森陪她们的时间太少了,两个女儿成天腻在他的身边,喜嗔怒怪怨,让雷森看得乐到不行。她们扯他的脸,他就把脸有意的早过去让她们去扯。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从两个儿子身上没有得到的亲情,在两个女儿那里完全得到了。

    牛千木面见雷森把执法堂的事情做了一个汇报,结束时,他向雷森表示,“尊上,执法堂已经初建完了,你看,我这个堂主是不是该拿掉了,换个合适的人上来试试?”

    雷森一开始要建执法堂的时候想到过要牛千木来做,后来一想,牛千木本身就是一个门派的创建者,他担心牛千木本人不能很好的理解他的意思,做事由着心思来,朝执法堂塞进一些私货进来。现在看来,牛千木做得相当出色,值得放心。

    于是,他没有理会牛千木,直接把话说明了,他向牛千木说出了当初自己的担忧,这一点他没有两位王后识人,知道谁该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最合适。若不是两位王后作主,就是人都挑了一圈,他也不会去想到牛千木。

    牛千木对此表示理解,人都是有私心吗,他也不利外,他在执法堂一些关键的位置上选用的都是自己放心的人。他还把名单上这些人指给雷森看,声明这样的位置有其他更合适的人,只是他考虑到草建时立大规矩的重要性,担心这些人不能确切的执行他的命令,这才用自己的人。年千木直说自己还有私心,不适合做堂主,请雷森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给拿掉,他做尊上府的副总管挺好的,他愿意马上回到尊上府去。

    雷森对牛千木的心理活动一清二楚,他和牛千木可是最早的主仆关系,因为魂印的关系,他现在就是不用魂师的技能,也能感受到牛千木这一次是在执法堂初建上是认真的,做得非常出色,理解了他让执法堂独立的意思。

    执法堂要公正,首先就是领头人要知道如何去公正,知道怎么样才能给下面的人灌输公正的意识,如何给下面的人确立一个标杆。牛千木做到了,这样的执法堂堂主再合适不过了,雷森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再去把牛千木否定一回。

    所以他对牛千木交底了,他说道:“牛千木,牛近卫,你做的非常好。”

    牛千木摇头,“不好,我知道我自己的事情,有些事情我现做不到,想让他们完全的公正,私情上不过重很难,我现在也没有办法了,需要比我更有能力的人来接替我。尊上,我明白执法堂的重要性,我不合适,就让合适的人上来,这不是给尊上大人做近卫,这是大事,马糊不得。还请尊上选个有能力的人过来接替我。”

    雷森摸了一下下巴,嗯,早上天机仙音刚给剃的,很光滑。

    “牛千木,我也和你说个实底,这个执法堂如果建好了,将来就是我们王室最直接最精锐和最忠心的一支力量,它将是我王朝平稳的基石,也是我雷森后代的平安的保证。在我的概念里,它不但是一支凶猛公正,代表着公理和公义的力量,还是一支在将来能成为王朝最快的刀,最让人心悸的力量。你可以这么做,只要是在册的,考核一下,暗地里分几个等级,但是这个暗是你们几个核心考定的,是机密,除了几个核心,下面的每一个人都互不知情。你可以把考核的事情公布出去,只说考核,除了本人之人,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处在考核的那一级上。考核的等级,也许和他们在执法堂当时的地位不一样。你可以跟所有人说,大家有相互监督的权力,可以直接向你加密越级汇报。在别的机构,越级汇报是大忌讳,在执法堂不必,越级汇报是一条最直接最有效的通道,如果证实了汇报有价值,记功,并影响考评,如果汇报不实,甚至捏造,同样记过,甚至定罪。执法堂内部定罪,不用经过法院,执法堂可以内部设立自己的审判部门,由你亲手抓,最高罪罚死!当然,这个执行和批准的最终决定权在每一位盘龙王朝的唯一的王手,任何人都没有这份权力,这是铁规,谁越权谁死,我也会在天道加上这一条。”

    牛千木听呆了,“尊上啊,我越发的觉得跟着你是最英明的决定了。”

    雷森不在意雷森的马屁,“这种机构,最重要的是内部上要明暗两条线,暗地里分等级,明处也分等级,待遇和资源也是明暗两份,这种事就不用我说了吧?”

    “不用,不用!尊上这一说我马上就通透了……不对,尊上,我是说我的能力有限,是来让你换人来的,怎么回事,怎么又绕回来了……”

    雷森把牛千木哄了出去,在他背后骂道:“滚,我怕你做不好,当初就没有敢用你。现在你做得比谁都好,你还让我选人,是不是嫌我没有第一个选你,你在肚子里埋怨我啊!滚回去,给我把执法堂弄好了,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什么时候你再滚回来给我做近卫,和我一起去仙域,那里我陌生的紧,需要你给我领路!”

    牛千木挨了骂,却高兴的不行了,嚷嚷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尊上你一定在有办法找到通往仙域的通道,我是尊上第一近卫,除了我能陪尊上回仙域,别人资格上都差我一点,尊上,你一定带上我,你放心,我牛某人豁出命去也把执法堂弄得有声有色。”

    雷森又大骂了一句,“滚!下次再在我面前多说一句你不合适,你就不用去了。”

    牛千木已经走到了殿外,听到了雷森的话,大声应道:“我合适,我绝对合适。尊上,我发现了,我是最合适的执法堂堂主,其他的人都不合适。我不会再说了,保证!”

    雷蓝依儿听到雷森和牛千木一应一和,低声对天机仙音笑道:“这个牛千木,也只有夫君能使得动他。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分寸。”

    天机仙音淡淡一笑,“我想尊上不会满足他的要求,执法堂在他手短时间内完全搭建起来了,现在执法拿人已经不用尊上府配合了。只是,他的胆子可真大,一半多的是星兽,许多还卡在关键的位置上,咱们人族在执法堂可是很弱势啊,他也不怕人族反对!”

    “有尊上呢,他怕什么?妹妹你可别忘了,他可是第一个投靠尊上的半仙,也是第一个向尊上放开神魂的人,虽然以前气量偏狭,但是那也可能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现在他的表现可是强了许多,小门小户的意识淡了许多。你说他启用星兽,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当初八成的修士不认可尊上,阳奉阴违,那个时候他的压力可比现在大多了去了。也是因为有那么一段,他大可谁的面子也不卖,必竟吗,我说过,他气量偏狭,是所有的修士公认的,谁敢对他有意见,他还有理由打击报复,这样的人,我要是曾经不配合他的修士只会躲着,不想让他盯着,万一盯着,我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执法堂堂主,就是不怕,也会麻烦不断。再说了,还有尊上呢,尊上对他信任,他对尊上忠心,只要有这一条就足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妹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天机仙音一直在学习雷蓝依儿的处理事情的方法,选用牛千木也是雷蓝依儿想出来的,拿出来和她商议,她觉得牛千木可以试试,在执法堂初建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人压得住阵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