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眼睛霍然一亮,拍了拍手,引起所有人抬头朝他看后,他一脸正义的说道:“不好意思,诸位,现在执法堂办事,需要用一小段时间,我希望大家配合好,不要和我们执法堂发生不愉快。发声不愉快就是抗法,必须得到惩罚,这是尊上亲口许的执法堂的特权。我们能对你们动手,合法,你们如果被认为是抗法,我牛千木绝对会不客气。”

    牛千木咧咧嘴,拿出一张纸,打开瞅一眼,“现在我宣布名单,在名单上的各位最好是配合我和我们执法堂的人员。”牛千木居高临下看着众人,“我是希望有人反抗的,在这种场合,只要有人敢反抗,就会被视为极端危险,本人以及执法堂的人员可以合理合法的把反抗的人当场击杀,如果本人及执法堂不是反抗人员的对手,旁观不相助者有纵容之嫌,事后所有旁观者都有连带责任,要接受全方面的调查及惩罚。”

    “朱管,还记得本王朝一位叫西米的王后吧,他死在星盗的手,而你就是亲手打造星盗势力,并纵容和保护他们成长壮大到不可收拾的黑手之一。嘿嘿,不要以为有人给你掩护,就没有人记你你都干过你黑心的事情,我还在呢。来啊,把他给我拿下。”

    随着牛千木一声断喝,整个大会堂的空气都震颤了,朱管可是老半仙,也是从仙域下来的,为了保护地球人也曾拼死和异族人战斗过,如今却要被治罪了。

    朱管脸色苍白,天机仙翁传音给他不要妄动,否则一线生机也不会有了。惹怒了尊上,别说他是半仙就是真仙来到这个宇宙也扛不住尊上雷霆一怒。

    左右上前把朱管拿下,牛千木飞了下来,飞到朱管身前,一把揪住朱管的胡子朝下猛的一拉,松手,揸开手掌,一个耳光抽朱管的脸上,语气变得森冷起来,“朱管,在仙域你就没有害人,你是犯了事被仇人追杀的无处躲了,才找人找关系,加入到从仙域到地球救人的行列,没想到你恶性不改,到了这里,你和一些人勾结,做黑心的卖买卖,胆是实在不小。我早就看不惯了,没想到机会这这么来了。”

    朱管瞪着牛千木,不在意的狞笑道:“牛千木,你不要猖狂,也不要血口喷人,星盗的事情和我朱管没有一丁的关系。王后的死更是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尊上护着你,就你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得意便猖狂,你是在招祸,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不要让大家都恨你,欲杀你而后快,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牛千木挑了一下眉毛,转眼间看到其他人一副赞同朱管说法的表情,摇头转身,猛然间他一回手,快速的挥手拳头,一连拳击打在朱管的丹田上。朱管感到丹田破碎了,脸上的表情由得意和不屑换成震惊和惊恐。

    牛千木居然敢废掉他的修为,这胆子也真是太大了。他怎么敢!

    大会堂里的人都是震惊莫名,天机仙翁正捋着胡须看戏,猛然间见此情形,打了一个哆嗦,手一使劲,拽下几根银白色的胡须来。

    牛千木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我想起来了,你刚才是在威胁我。我提醒你一下,现在的我不但是尊上府的总管,还是执法堂的堂主。你是在发起挑衅,是在向尊上示威,一切都表明了你意图不轨,稳妥起见,我只好废掉你的修为了。带他下去!”

    “是!”拉着朱管的两个执法堂的人员吓得腿都哆嗦了,朱管在他们眼可是牛得不能再牛的人了,可是有着传奇般的经历的。就是这么一个牛人,在堂主手里,说抓就抓,说给废掉修为这给废掉修为,一点也不客气。

    两人对堂主的景仰之情一刹那间就拔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同时他们两个对于执法堂那种迷糊的意识慢慢清晰起来,原来执法堂是一个权力如此大,如此重的部门。

    “牛千木,你不得好死!”朱管一脸狠毒的诅咒着牛千木,如果能,他现在就想扑上去,用牙齿把牛千木撕成碎片,一口口的全吞进肚子里去。

    牛千木抬起手,神情轻蔑的拍着朱管的脸,“我好不好死是由尊上决定的,和你没有关系了。朱管啊,放心,入了我手,你不会再有任何意外。我倒想看看,在我面前还有谁敢跟你通融关系。呵呵,总有些人不甘心啊,还不死心啊。”

    说着,牛千木看了天机仙翁一眼,眼神意味深长。一向素以淡泊心志,有着波澜不惊胸怀的天机仙翁心里面一突,突然意识到不好,他又犯了一个大错,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西米死在星盗手里面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一些事情早晚会被清算,沉在水底下的石头也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他在背后从一开始就包容星盗背后的那只黑手,甚至还有更深的黑手,以至于害死了志在扫平星盗,廓清宇宙的西米王后。

    西米王后是谁,在尊上心目当的地位如何,天机仙翁不是圈外人,自然是知晓的,如果尊上知晓了他在其的冷漠和不作为的话,后果难料。他背后流下汗来,像是突然间就明白了什么似的,他所谓的智慧最终可能给他带来的不是他要想的美好事物。

    牛千木飞回到大会堂上层,继续宣读名单,这一回被宣布的人都老实了,宣布了以后都老老实实的被下了禁制,十分配合的被带出大会堂。

    宣布完了,牛千木一语不发,飞下来,迈步向大会堂门口走去,他身后,那些分散在各个地方的执法堂成员护在牛千木身后,一脸冷厉的拥着他们的堂主离开。

    大会堂里一片死寂,几乎连喘息声都听不到了。天机仙翁脸色十分难看,他现在都后悔自己做的一些事情了,以为和光同尘,以为圆滑世故会让更多的人舒服,会认可他的领袖地位。牛千木刚才那一句话让他猛惊猛醒,他没有想像的那么强大,自己想做个让大家都喜欢,从而可以让自己在大家的喜欢当得到想要的利益和权力,那是不可能的。聪明的人早晚会倒在聪明的上面。

    天机仙翁在想,如果他没有那么多的聪明,也许就不会因为他的错误而连累了家族,甚至自己的女人也被自己狠心处理掉,导致他和他所看重的孙女之间有了不可弥合的裂痕。如果早知道……只是天底下哪来的那么多早知道!

    雷森走在前面,他稍后是雷蓝依儿和天机仙音各抱着女儿,在他们后面跟着两个个头蹿了起来的小男孩,两个小男孩挺着胸,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王上的正规出行当然要有车队。自从盘龙王朝建立起来以后。王朝这之王很少摆出车队出行,民众倒是在一些官方的推放和新闻知道两位王后经常性的的带着各自的车队到各个星域去视察,每次都会深入到最下层,了解真实的民生民情。人们对王室的了解大都是从两位王后身上得到的,他们很想知道他们的王是怎么样了。

    这一次因为有王上在,两位王后各自的车队自然就不会拉出来,今天雷森这位王上才是主角,她们都是从属于雷森王上的。两位王后满心的高兴,这是王朝成立以来自家的夫君带着她们一起出席重大的活动。

    两位王子装着大人,都板着脸,把脸上的表情烫平了,整个脸上都是平的,紧抿着嘴,对于王后来说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对于这两位本就天生聪明过人的人来说,这样全家一起出行也是头一次。在他们心目当,自己的爸爸就是个传奇,就是个英雄。一个人,在孤儿院长大,靠着自己的能力亲手统一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发出一个声音,这是不世之功啊,从古到今就没有人能做得到。

    雷森的飞车是加长的,数目五排,九座,一家人坐到车里正好。

    飞车刚起飞,车队依次前行,左右上下把雷森的特种飞车围在正。当前的飞车的随护人员发出车队起行通知,“报告,一号专车启动,正在前行。”

    高空,一队在云层之上的巨大的舰队静静的悬浮在上空。“已经收到,各监控单位没有发现异常,可以放心前行。请各单位随时注意,不可轻忽。”

    “明白!明白!……”随着一连串的的明白应答声,围绕王室布置的卫安措施第一次全面的激活了。雷森不知道,军有协议,军轮流警卫,从始至终,在这个星球的外围就有着一支武力强大的团队。而地面上的王相府也没有闲着,配合着这些搞了许多监控的设施,升龙是所有星球当最安全的一个星球了。、

    雷蓝依儿刚上飞车,把女儿放下,整理一下仪容,就接到了汇报,牛千木搅和了这场为公益而举办的拍卖会,逮走了不少的人。还直接出手废掉了一个老牌的半仙。据说那位老牌的半仙和西米王后当年的死亡有着直接的关系。

    雷蓝依儿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对她来说,西米是她心永远的疼,西米突然的死亡,连尸体也没有留下,如果说谁最难受,除了雷森之外,另外一个人就是雷蓝依儿了。

    雷蓝依儿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雷森,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雷森,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天机仙音聊天,聊各自喜欢的事情和人。

    到了地方,雷森的关注点并不在场上,场上的气氛有些冷,他也没多想,他都习惯了,好像只要有他出现,修士就不会热情。他没指望着现在这些修士能做些什么事情,他只想这些人不闹事,不逼着他出手杀人就行。他的后备力量是由他做出全民修炼决定后修炼有成的这一批力量。就是这些人,他也没有指望着这些人能替他做些什么事情,只要这些人在异族人面前有还手之力,不让别人小看了自己就行了,至于其他的,等他们的修为可以了,他自己早就超出他们老远了,根本就用不上他人。

    他坐在那里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搬到现场的异族家具被拍出一个个天价来。这让他很高兴,不管出钱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最后这钱都会花到实处。

    拍卖结束了,雷森直接离开了,他只是露露面,整个过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陪她来的两位王后同样是不说一句话,两个女儿也都很安静,更不用说一直想装出大人样的两个王子了,这一家子给人一种非常高冷的范儿。

    回到王宫,雷蓝依儿马上就联络上了牛千木,她要向牛千木确认,牛千木抓到的那个半仙是不是真的是幕后的元凶。虽然当初的事情已经解决,雷蓝依儿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由于怕牵连过大,影响到了王朝稳定的根基,她始终压着此事,连用天机术推算一下真相也不管,生怕自己知道了会忍不住报复。

    牛千木给雷蓝依儿的话是这么说的,“雷蓝依儿王后,他的西米王扣的事恶性肿瘤有没有牵连,有多大的牵连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这个人和其他几个人手诞生了星盗这个势力。用星盗来强取他需要的修炼资源,这本无可厚非,只是他们做事的风格太过暴烈了,杀人杀起来毫不手软,才惹来了尊上的雷霆大怒。王后,我保证一点,我废掉他的修为是有证据的,不是乱来的。是不是有人把情求到王后的头上了?”

    雷蓝依儿心里面稍松,她马上道:“牵涉到西米王后,谁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讲什么情谊,如果被亲下知晓了,这些人能活着是奇迹。尊上会把所有牵涉到其人的一扫而净。这样,我授权给你,全面调查这件事情,需要什么帮助,我会帮你想办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