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王后,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脆弱,这种事情我知道怎么做。  事关西米王后的事情,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来主动触霉头,我不在乎,他们敢开口,就是目无尊上,如果他们敢,我会让他们知道后果是什么?”

    牛千木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帮助不帮助的,他执法堂成立到现在也做过几件事情了,要是有人不开眼,那就来就是了,他牛千木以前怕那些牛鬼蛇神,现在不怕了,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气候了,敢蹦出来就要有掉脑袋的觉悟,如果没有,那就老实点。

    不过,牛千木还是忽略了一点,天机仙翁找到他,就今天的事情婉转的表示出自己的不快,牛千木逮走的是自己的朋友,都这个时候了,老朋友抵不过岁月这把杀猪刀,就是抵得过,也抵不过雨打风吹的,已经所剩不多了,剩下几个人就让他安度晚年不好吗?》都是从仙域下来的,经历了这么多,都给对方留一条活路吧,没有必要做的这么过份。

    牛千木脾气老好的,唔唔唔的应着。天机仙翁一走,他就变脸了,摆摆手,有机器人把一份监控资料给他送来。他嘀咕道:“看来是我说大话了,还说不用王后帮忙,蹦出来的这一个就不是我能处理的。还是让王后去处理吧!”

    雷蓝依儿拿到监控资料,气得脸到绿了,他把天机仙音找来,直接把监控资料扔到天机仙音脸前,说出的话很不客气,“这就是你家的镇海神针,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现在牛千木奉我的命调查西米的死亡事情,他竟敢阻止,难道你们天机家族还不死心,还要想着拉拢人心,在合适的最候,把我们夫君打下来,取而代之!”

    雷蓝依儿说这话是极其严重的,严重到天机仙音不敢接话。要是雷蓝依儿说的是真的,一旦公开,就是尊上不怪他,知道她是清白的,出面保她,她以后也没有办法在王朝任何一个人人面前直身说话。这个上该死的天机仙翁又给她惹了什么事情?现在,天机仙音对天机仙翁说不出来的厌恶,怎么就不能消停一下,安安生生的活着就那么难吗?

    看了监控资料,天机仙音二话不说,直接去找雷森,请旨,罢去天机仙翁一切公职,以后不得她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复启天机仙翁。还有,天机仙音再请旨调查天机仙翁在升龙星交往的所有人,只要有所交往,必须接受调查,调查的事情就交给牛千木的执法堂。

    雷森好言安慰了天机仙音好久,最后还是同意了天机仙音的请求。说起来,雷森和所有人都能处在一处,就是态度再恶劣都行,但是和天机仙翁在一块,他就感到不自在,虽然他和天机仙翁之间有魂印的存在,但是他相信如果以天机仙翁的深不可测的本事,掩藏起自己的想法不让让知道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所有人都忘了,他雷森是全系都能修炼的人,他最强的不是什么空间系,雷系,而是魂师,魂师的修为最高,现在已经是分神期层了。不管天机仙翁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的心思隐藏起来,他一接近雷森,雷森因为魂师而强大起来的灵魂魂觉就感到难受。魂觉是魂师特有的觉能,能感受到别人灵魂对自己的善恶,灵魂是难以掩藏的,雷森相信,天机仙翁在他面前藏得很深,换句话说,这个人不镇得他信任。他的信任,将来也许会变成养虎为患。天机仙翁已经人所共知的反叛了一次,如果再来一次,天下人笑话的不是天机仙翁,而他雷森了,是笑他雷森太过天真,连敌人都相信。

    天机仙翁没有想到王宫的反应这么快,这么激烈,他不过是向牛千木表达了一些他的不满而已。你牛千木就是再牛,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说白了,你只是尊上面前的一条狗,而我是谁啊,我是当今王后,仙音后的祖宗,当今两位王子,两位公主各有一位身上就有我天机的血脉,你和我能比吗?

    再说了,你牛千木就是再牛,你也不能那么狠吧,西米是谁?不过是这个宇宙出生的众多的人类之一而已,我们是谁,我们天生就是高贵的,是我们这些人舍弃了在仙域的尊荣,冒着大风险从异族的铁蹄之下把这些人救出来的,西米就是再尊贵,如果没有当年我们救出她的先人,她能不能出世还在两说。人啊要思恩啊。

    向他传达尊上旨音的是他的熟人了,一位跟着在天机仙音身边,是他天机机家族的老人。这人传达完尊上的旨意以后,一脸尊敬的对天机仙翁说道:“我来时,王后让我给仙翁捎两句话,第一句是,狼子野心,该诛!第二句是,天机家族如果再这样,该亡!”

    天机仙翁简直呆了,天机仙音这两句话如同两盆冰水浇下,浇得他一个激灵灵,这两句话的份量他承担不起,莫说是现在,就是以前,狼子野心这四个字的评价也足以让他没有立锥之地!他很想吼着问,我做错了什么?

    传达命令的人走了,天机仙翁精气神一下子就没了,他忙活这么半天,到头来还是这样,尊上两道旨意就把他的一切都给剥夺了,这天下的人都在和他做对。

    过了一会,他振作起精神,不能就这样,他得争取,他要去见见天机仙音,要当面向她解释清楚,自己一心为公,已经洗心革面了,天机仙音是误会他了。这种误会以若不化解,他不会安心的。想着,他就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刚走出门,就看到牛千木站在门外等他,“仙翁,准备去哪里?”

    “我要进宫见仙音王后,牛堂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如果不是急事,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有急事要见仙音王后。”

    牛千木手一抖,一道手令就出现在他手,他拧眉看着天机仙翁,“仙翁啊,仙音王后给我有一道手令,她让我在传达她的手令之前,先替她向你捎一句私房话,王后说了,仙翁以后就养老吧,这样的人活着总是想说让别人不安心,死了才好,正好能去陪陪我的亲人,手头上沾的血太多了,就这样吧!这是仙音王后说的话,我可没有改噢。”

    天机仙翁身子晃了晃,强笑道:“仙音王后不会说这种话,我了解她,从她出世时,我就最疼她了,他不会这么对我。牛千木,一定是你说谎了!你好大的胆子!”

    牛千木可不会接天机仙翁的话,他直接抖开手令,一字一板的念道:“牛前辈,因西米姐姐的事情不清不白,事出有因,必须查明一切的根源所在。所有牵涉到其的人,不管是谁,一旦查清,马上拿下,如有反抗都,就地格杀。雷蓝依儿王后已经表态,我和她的态度一样,不管是谁,敢对我夫君的女人下手,甚至包庇,这在我眼都是死罪,不可饶恕。令你通知天机仙翁,从现在起,他老实配合执法堂调查还好,如果不老实,就直接处死吧,我会向尊上为他申请哀荣!人不可无良知,其人良知已无,活着无益!天机仙音!”

    牛千木念玩,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天机仙翁,“仙翁啊,我不明白一件事,你做过什么样的事情让两位王后同时不满的,甚至都捅到了尊上面前,尊上连替你说句好话的心情都没有?咱们也是多少年的好朋友了,你能给我解解疑吗?”

    天机仙翁激动的挥着手,“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是他们误会我了。我知道,他们知道了我因为西米王后事消极了一些,可是我就是想保住两位重要的人,这有什么不对吗?”

    “呃……”牛千木拉长了声音,“在你眼,西米王后不重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牛千木,你不要胡说,胡说对你没有好处。你想想,西米人都死了,就是为了她死再多的人又能挽回什么,我不过是争取把王朝的损失降到最低而己,他们是有错,但罪不至死,不管是谁,也不能随便杀人是不是……”

    牛千木不屑的笑了,“说来说去,在你的眼,西米王后的价值很底,她死了,一些背后的黑手就不用付出代价了,因为你的原因可以逍遥法外,不受惩罚。理由我都想好了,为什么,是因为,一,他是天机仙翁的熟人,天机仙翁有面子,不想他死,他就死不了!二,这天下天机仙翁就是天机仙翁,能决定别人生死,不服不行。尊上算什么啊,你们看,尊上那么牛,我天机仙翁的意志照样能在尊上统治的大地上畅行无阻,我天机仙翁就是牛。我的智商高,我的人缘好,我的修为高,我的手段高……”

    天机仙翁手指着牛千木,“你胡说,你胡说,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你是胡说。”

    牛千木又摸出另一份的手令,叹了一口气,“天机老儿啊,我都服了你了,你是让仙音王后如何的不开心,左一道手令,右一道手令来着,自从仙音王后和尊上在一起以来,手令不出王宫,今天一连了这么多道,啧,你可真不让人省心呢!”

    “牛前辈,牛堂主,全面调查与天机仙翁来往的所有人员,必要是用酷刑,此人心思低沉,为了王朝万年永固,一些不服从,有逆志的人必须除去。我授权于你,只要是现有人有这方面的举动,有证据,可以抓捕,不论出手,不论背景,谁敢讲情,以同罪论处。当下,你第一件任务就是挖出天机仙翁身边的人,所有人都必须查清,卷宗交由我过目。再说一遍,任何人不配合,阻挡,就拿下任何人,定要还西米王后一个公道,还我盘龙大王朝一个清静的环境。本王后从尊上嘴里听过两个字,他说可惜。本王后对你们执法堂充满希望,希望你们执法堂切实运转起来,不要让尊上再说出失望两个字来。”

    牛千木抖了抖手令,“天机仙翁,你现在是不是还说我胡说。还认为西米王后一条命就是一条命,死就死了,死了就没有价值了,而那些直接或间接造成西米王后死凶手们可以无事,可以逍遥法外?什么都不因为,因为他们和你天机仙翁相识。你天机仙翁是谁?这天下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你想保住谁就能保住谁?”

    天机仙翁失态的大叫道:“你胡说,你胡说,我没有说过西米王后的命就是一条命,对于她的死我也很痛心,很痛心你知道吧?我保那些人,只是想他们在将来能成为尊上的左膀右臂,我想的不过是长远罢了。我反叛的事情那么大,尊上都能原谅,尊上也一定能原谅他们,他们只是无心的,当初从仙域下来没有几个情愿的,到这边来,压力很大,他们想找一件好玩的事情,泄一下,很正常,很正常,这种事情没有错。”

    天机仙翁叫着,“没有错,人类是我们救的,没有我们人类就不会在这个宇宙出现,没有我们,人类早就灭亡了,你说是不是?如果是,我们有这么多的功劳在身,大部分的人都不问俗事,只有那么几个心里压力过大,做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

    “你说的无伤大雅就是害掉一个又一个人的性命,夺走他们的财富,这就是你想要的吧?”牛千木脸沉了下来,“天机仙翁啊,我现当时尊上真的是心太软了,他应该在你离开天机星后,狠下心来把你直接劈死,留下你就是个祸害。你永远都是站在你的角度看问题,觉得你都是对你,别人不听你的,那就是错,一错再错的错。规则和法律在你眼和屁一样,有用时你拿来说说事,没用的时候,他对你一点束缚也没有。天机仙翁啊,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个样子?狼子野心四个字真是恰当的到了极点。仙音王后实在是太英明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