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马上脸沉了,有些惊慌起来,质问牛千木道:“牛千木,我倒底哪里得罪你了!”

    牛千木摇头,“你不是得罪我,是你犯的罪过,以前本人没有那个权力去管你,现在尊上让本人做执法堂的堂主,尊上的事情我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你也不要怪我,怪就怪你自己没有管好你自己,犯了那么多的事情。若果真都是星盗的事情,没有牵涉到西米王后,我牛某人不会追究,可惜啊,西米死在星盗的手,你说的再好,你的罪行都不会少掉半分。”

    牛千木想了想,又道:“要说得罪,你肯定得罪我了。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大度,可以说心胸狭窄,这一点大家都这么说,我也认。你们和天机仙翁在一起可是一直充当我们这一批人的头头的,一直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脸孔的。以至于老子我那个时候都不敢得罪你们,借着得罪雷齐和雷齐疯婆娘的功夫,跑到一边建立了一个门派。天机仙翁那个时候看我有用,就大力的帮助我,帮我在我占领的星域建了一个大型的星空大阵。嘿嘿,这一点说起来我很感激他,但是,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天机星去建立一个门派吗?为此我甚至不惜和雷齐夫妇成为仇人?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在天机星呆够了,除了你们几个,我们这些虽然和你们一样是从仙域名过来的半仙,但是在天机星没有半点发言权,我忍受不了,只好巧妙的的离开,离开能得到你们的帮助这是最好不过的了。我说这些事就是告诉你,要说得罪,你们从一开始就把我给得罪了,你们的态度让我很不爽!”

    牛千木今天的话很多,说完了,他瞅了这个可怜的半仙一眼,眼闪过一丝满足,“我早想到了,我早晚会废掉你的修为,今天本人得尝所愿。好好享受接下来你为数不多的日子吧,我牛千木对旧同僚还是有感情的。”

    雷森有时会一天的时间躲进空间修炼不出来。反正他也不担心翅目族,神族那边会攻到他这边来,能找到这边来,他可不怕他们,他手有天劫,他早就给天机之机变下了命令,若是感应到异族人入侵,第一时间摧毁,不用客气。

    他不担心,有天机之机变护着的盘龙王朝,不管对方有多少人马到来,只要是来到他的宇宙,只能是有来无回。雷森会把他们全部留下来。

    雷森现在想放松一下节奏,快节奏的战斗和试探多了会让人疲倦,他不想一直就这样。虽然他也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不知道他要面临这样接连不断的战斗要多长时间,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想着生活平静,对于战争,他是不喜欢的。

    调酒师最近过得又开心又心焦,开心的是,美女很粘他,和美女在一起他很快乐。在女人这一快,他对原来那个跟他的女人是没有负罪感的,那个女人本身就不自爱,若要自爱,早些时候也不会去做到酒吧拉客的女人。后来,见他好了,才跟着他,虽然这女人做的一直不错,可以说是改过自新了。但是,调酒师对她还是没有完全接受,他知道不管怎么样,在灵魂上,他这一世是无法对接受和这个女人完全融合的事实。

    心焦的是,他一直想着要见恶魔,甚至他都为此做好了准备,但是恶魔却迟迟不肯出现,像似忘掉他这个人似的。

    他最近很矛盾,他不想拖累美女,不管怎么样他是不肯再回到过去做神族的奴隶的,就是神族说的再好,他都不会愿意。他只想恶魔能按照他自己说的那样,带着他的灵魂去恶魔的族群里重新投胎做人,这样,不管怎么样,来世他能挺直了腰板做一个人了。

    如果他现在就接受了美女,将来不管怎么样,他都会让美女失望,除非美女能真的爱他,爱到死去活来,愿意和他一起去转世,去做恶魔的族人。这件事情,他就是有心,也不敢去找美女挑明,这美女说是师傅给他找来的伴侣,有没有其他的目的,他一直都不敢肯定,说不定就是师傅选来监视他的,对此他可不敢大意。

    现在的调酒师非常的谨慎,不管美女怎么表现,他都保持着最大的警惕,甚至于,他可以和美女滚床单,但是他绝对不会和美女聊这件事情。

    让他痛苦的是,他这两日发现,他竟然爱上了眼前这位美女,没错不是喜欢,是爱。他是一个没有太多爱情经历的人,甚至于能说他从来都没有谈过一次认真的恋爱。和那位女人之间不叫爱情,就是他和那个女人在床上能配合到紧密无缝,他一个眼神女人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摆出他想要她摆出的姿势,但那也不是爱情,这一点他非常肯定。

    他和眼前的美女之间竟然产生出了爱情,这十分的不可思义。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一开始不过是抱着大家在一起没必要那么严肃的心思来和美女相处,该说说,该笑笑,他可不会让美女认为他古板,那个时候,他认为他准备好了,可以在短时间内和恶魔一起离开这里,重新转世投胎,做一个自由的人。现在,恶魔一直没有来,他心里没有底了。

    这几日,晚上他都会在女人身上发泄一通,女人十分理解他。问他是不是爱上那个女人了。他承认了,但是他没有说为什么会这样。女人也没有问。

    他给了女人一个光脑,里面复制着他搜集来的所有功法,他没有和女人说这是里面是什么,他只是担心自己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答应恶魔的事情没有着落。他相信恶魔是高智商的恶魔,假如他出了意外,恶魔还能想起来他们之间的谈话,一定会去找到他的女人问一问,女人也许就会把光脑交给恶魔。

    “晚上去吃什么?”美女坐在调酒师腿上,搂着调酒师的脖子问道。

    “你想吃什么?”调酒师反问了一句,现在,他和美女一日餐都是在一起,除了晚上美女回家外,其他的时间两人都是在一起的,形影不离。

    他和美女说的,美女如果没有事情可做可以出去走走,他不会打扰她,美女也没有一次出去过,一直在陪她。显然,美女对他也是认真的,美女认为他们两个之间的结合是不可更改的结果,因此美女认命了,也认可了他,用心在和他谈一场恋爱。

    也许是他过敏,他总是不安,他觉得这美女给他带来了从前没有过的体验和享受,也给他带来了一些负担和感情上极大的负罪感。美女越是粘他,越是表现出一日比一日迷他,粘他的样子,他这种感觉就越重。

    美女甚到直接和他说了,如果他想要做更多的事情,美女随时都可以。美女这一生认识他是最大的幸运,美女不管他怎么想,美女都不会再离开他了。

    长老会外面的路上,两人步行,美女挽着调酒师的胳膊,间或有飞车从他们身边飞过,停下来和他们打招呼,美女都会笑着回应。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两个现在感情很好,美女喜欢上了调酒师,调酒师也喜欢上了美女,真正的男欢女爱。

    两人走进一家饭馆,坐下来,要了很简单的饭菜。饭菜是美女点的,美女和他在一起并没有要求要去很高档的地方,吃上很随意,也不挑食。调酒师了解到,美女本来就没有想过要高高在上,她觉得生活就是平常的好,刻意表现的与众不同并不是好事,她喜欢简单随性的生活。对于婚姻也是,心动就好,相处在一起,自如就好。没必要对物质,对各方面都去强求,无穷无尽的要求不但会毁掉受情,也会毁掉生活,毁掉自己。

    调酒师很喜欢美女这一点,说到底,他还是普通出身,不希望自己的处的女人有着那么一种看不起普通人的架子,那样会让他很不舒服。

    吃过饭,美女让他送她回家。他答应了。美女是单住的,家族为了她和调酒师交往上的方便,对她很是支持,让她出来住了。

    到了美女的家,美女就抱着调酒师热吻。调酒师也热烈的回应。等美女明示他可以进一步的时候,他退缩了,走了出来。

    他打了飞车回去,在屋一个人坐在黑暗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恶魔如果再不出现,他会犯错的,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正常无比的男人,再有一次,他就不一定能把控住自己了。

    由于他做了长老,他的酒厂又回到了他的手,现在白酒在大量的生产,只不过他没有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酒厂交由女人去管了。

    酒吧出售的计划也暂停了,因为他身份特殊,暂时关张的几家酒吧不像以前会有各种必缴的费用产生,关着就是赔钱,他是长老了,各种费用自然就没了,损失的不过是房屋空置,不过他不在乎,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把收入放在心上。

    第二天,他照常上班,美女照常来陪他。不过他能从美女脸上看出不高兴。他笑了,如果女人不在乎,他一个男人还顾前顾后的,确实是有失风度,不像个男人。

    他叫过美女,很认真的问道:“你真的愿意我们之间走到最后一步?”

    美女很大方的说道:“当然,我为什么不愿意。我们俩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既然是早晚的事情,我知道你有需求,我是你女人,我为什么不满足你?如果我不满足你,我这个女人是不是失失败?你昨天那样,我很伤心!”

    看着美女一副受伤的模样,调酒师笑了,“是,我很正常,只是我在你面前控制也是有原因的,我不一定能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如果我不能保证,你还愿意吗?”

    美女愕然,“为什么不一定给我一个幸福的未来?难道你不想娶我?”

    “不是!我是说,以后发生什么意外,咱们谁也不敢保证。你要知道,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比如,我要是突然死了,你怎么办?我们之间没有实质性的举动,我死了,你可以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要是有了,你会有负担的。”

    美女释然,“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我们都说不准,既然说不准,我们管好眼下就行了,管那么多岂不是太累!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如果是我出意外,我连女人都没有来得及做,岂不是太亏了?咱们俩个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调酒师一指里屋,“既然如此,进去吧,脱衣服,我现在就要了你!”

    调酒师突然而来的果断与霸道让美女惊了,“你干嘛?这是长老会,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我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不行,要是你需要,咱们现在出去,不能在这里!”

    调酒师过去二话不说,把美女抱起来直接走进里屋,用脚后跟把屋门带上。既然做出了决定,他就不会更改了。他怕一出去他又后悔了。

    屋里面传出美女低低的惊叫声,过了一会又是一连串的喊疼,紧接着就是其他的声音传出来。办公室的外面,高大的树木投下阴影,这是一个在心星球的夏天,在所有翅目族的权力心,长老会里发生了这么一幕。如果有人知道了会惊掉一地的眼球。

    调酒师太大胆了。美女就是这么认为的。云收雨歇后,美女娇嗔道:“你怎么敢在这里和我做这种事情,要是有人知道了,可就是丑闻了。你就不怕?”

    调酒师仰面朝天,不在乎的反问道:“我不怕,你怕吗?”

    美女哼了一声,“我怕什么,我是你女人,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身边陪着你,只要你愿意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就是担心对你不好,必竟这里是长老会。”

    调酒师道:“长老会怎么了?长老会如果是英明的,是真正的替我们族群考虑,我们族群也不会走到现在,走进死局里再出无法走出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